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离开“厦门爱乐”三个月

(2013-12-27 01:07:29)

2013年的冬天并不冷!                   郑小瑛

 

    我首先是享受到了16年来没有过的轻松!卸下了厦门的事务,在我个人还有自主权的“媒体”上发表了告别博文“活到老,学到老”,还向几位我尊重的厦门文化人和官方人士发出了已被新任领导停止印刷的“厦门爱乐乐团15年画册和耕耘录”的打印稿,作为我在厦门工作16年的告别汇报,现在我在这里向所有关心我的朋友们报个平安,康宁。

             离开“厦门爱乐”三个月   2013。12。7。应漳州招商局邀请与中央歌剧院

                                 在福建漳州,福清演出歌剧精粹音乐会                  
                              离开“厦门爱乐”三个月

    三个月来,我做了7次讲座和活动,包括给阔别了10多年的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年青的孩子们上课和座谈指挥的职责;在清华大学“艺术名家讲座”畅谈音乐人生时,高兴地看到当年的“粉丝”,“业余”学生,现在都已是成熟的音乐教育家了;在中国音乐学院的讲座也受到了热烈的欢迎,还赶到福州为再次获得政府文华奖的优秀青年歌唱家阮余群“故乡情”音乐会担任“导赏”(我喜欢这个刚从EOS音乐会上学来的新词);接着又是为厦门市出入境管理局的“道德讲座”,为重庆市法院的“音乐鉴赏与修养”讲座,以及参加厦门市地税局生动活泼的“经典诵读‘点评活动等等,继续与大家分享美好音乐和人生。

 

    10月,我接受福建省歌舞剧院之邀,在潍坊举行的第十届中国艺术节上执棒了2场莫凡的歌剧

         《土楼》,获文华指挥奖; 

    12月初,应漳州市招商局的“特别邀请”,在漳州新建的永鸿-金水仙剧院和福清文化中心剧场与刚从罗马演出归来的中央歌剧院携手上演了2场国家最高水平的歌剧精粹音乐会。我与剧院里已经换了若干代的年青乐手们一起重温了剧院的(也是我的)保留节目-中文版的歌剧《茶花女》和《卡门》的主要唱段,还有厦门的“粉丝”闻讯渡海来献花捧场,气氛十分热烈。说它“特别”,是因为招商局的胡总已知我已离开“厦门爱乐”,而宁可多出几倍的费用,也要让我请到我想合作的乐团,我很感谢他的“仗义”,在这个时刻,给了我一个率“母团”巡回福建的机会。俞峰院长在经过严格考试后,接受了坚决从“厦门爱乐”辞职的五位业务骨干,还说,郑老师,欢迎你归来!你是我们中央歌剧院的终身荣誉指挥,名誉音乐总监!也给了我极大的支持和安慰。

                    离开“厦门爱乐”三个月

    接着,我的另一位学生、中央音乐学院乐队学院院长胡咏言也邀请我于12月18日在北京音乐厅与由研究生组成的EOS乐团举行音乐会,演奏了Verdi的歌剧《那布科》序曲和8首浪漫曲,以及门德尔松的第三“苏格兰”交响曲。我与青春稚嫩的孙辈乐手们的合作非常愉快,他们规范的技艺和对音乐的敏感,也是我始料未及的,经过了乐队学院这样严格的训练,他们的毕业生已有100%的就业率就不奇怪了。音乐会开始前,自7:15-7:45特邀了著名“导赏”田艺苗教授进行讲解,这看样子已形成了惯例,大约80%的观众都提前到场,安静地聆听带视频投影的音乐导赏,晚到的听众也轻步踮脚悄悄入座,回想起35年前我自己拎着个砖头录音机在剧场门口吆喝:“现在休息厅里有20分钟歌剧音乐欣赏讲解,有兴趣的同志请跟我来——!”,真是时代进步,今非昔比啊!我忍不住拥抱田老师:“普及大众,后继有人啦!”北京观众对久违了的我也报以格外的热情,返场两次,谢幕5,6次还不让我离去,也感动得我热泪盈眶啊!

 

    乐队首席高参发来短信:“您不知道这次与您同台音乐会对我们所有人来说是多么的荣幸和难以忘怀,这是学校乐队有史以来演得最好的一次之一;我同样非常的感动,并不仅仅因为您高超的指挥技艺,‘宝刀不老’或‘大师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这个层面,而更多的是您高尚的情怀和对艺术和对大家的爱!谢谢你这次来,带给我们无与伦比的感受和美好的留恋,希望您以后常来!”作曲家王西麟也发来短信:“特别慰问!向你致敬!一手创办厦门爱乐,风雨四五秋,为中国交响乐事业殊勋!历史会给你公正!这话不会落空!”...... 我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世界,重获了那种对艺术和艺术家劳动亲切的理解和深深的尊重和珍爱,也认识到这些年由于远离祖国文化中心,我的知识与思维已经滞后,必须努力补课跟进了,对比厦门的某些权威人士对文化建设的鼠目寸光,真令我无限感慨啊!要“扎根厦门”,要提升一个城市的文化自觉,何其难也!

 

    还要汇报的是,为了打消老伴的抱怨:“我等你一同去旅游,都等了16年啦!”我们在美丽的西双版纳度过了一个开心的四日游,奇花异果,傣家“女儿国”,飞翔的孔雀,顽皮的大象。。。真是好久没有这么放松了!不过体力和腿脚已大不如前,恐怕此生难登布达拉宫了!

         

    昨天与友人在厦门老字号大排挡“乌塘沙茶面”用餐,一位同桌的食客认出了我,兴奋地大声说道:郑老师,别听那些政客们的胡言乱语,厦门普通百姓都支持你,都不会忘记你给厦门的贡献!回到家里,又接到现在丹麦的水蓝(新加坡交响乐团音乐总监)的电话,他刚刚才听说我的厦门遭遇,激动地说:“郑老师,这种事历史上是常有的,您在厦门创造的不止是中国的奇迹,也是世界的奇迹!因此您应当无比骄傲,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啊!”还有来自远方的和微博上的一封封问候,一份份关心―――这些都是给我的最好新年礼物,我感谢大家对我的真诚关心,我已经想开了,是权力与金钱对艺术的粗暴干预,掀起了这场风波,而根本原因还是出于那些掌门人对音乐文化社会功能的认知仍然浅薄却傲慢,他们对艺术的了解和尊重,真还不如经常出入音乐厅的普通百姓受益人啊!至于无理伤害我的人,我已不屑于与他们理论,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历史会做出公正判断的。我就在这里向所有关心我的音乐家,朋友,广大爱我支持我的观众们鞠躬致谢啦!也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万事如意啊!    

                                                      您们的85老友 郑小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