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寄北88
寄北88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860
  • 关注人气: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忆大学室友(下)

(2013-05-21 22:28:31)


泰州算命大仙



这货绝对是个极品,即便我后来遇到极品无数,这货绝对能排进前三,虽然开始因他是梅兰芳的同乡还长了一张娃娃脸我还对他较有好感,但后来明白了内心猥琐的人往往表象都很单纯。



他那几年似乎没干过别的事,除了算命就是摇卦,开学第一天便要我们的生辰八字,我说忘了几时生的他就逼我打电话问,盘腿坐在床上摇头晃脑分析着我们的命理,洋洋自得夸夸其谈,好像今后我们的人生全掌握在他手中。他自己带有三枚铜钱,专给人摇卦用,并且声明一天只能摇三次,天机泄露多了他会折寿。



和他去超市,看见路边摆摊算命的他就止步不前,聆听一阵便说:“你这说的不对,所谓金钱神课应该是……”不顾人家生意当口,争执起来口沫飞扬面红耳赤,直到算卦的找来旁边修鞋的摆棋局的卖水果的要群殴他,才灰溜溜撤出人群,回到宿舍又向别人显摆,说自己如何用知识扳倒算命先生,拉着我作证。



他的名气不断由宿舍向班级再到学院高涨,不时有女生前来问卜感情问题,人多还得提前预约,外班一个女生,感情不顺,宿舍楼下一把鼻涕一把泪哭诉,他用拇指在中指与无名指间来回捏着,话语低沉说:“你们两个注定缘浅,从八字来看,他是克你的,阴错阳差挎了枪,你受伤要比他厉害许多,我还是劝你早些放手好……”后来卧谈会上,他没少提这个女生,说她命理旺夫,八字和畅,主一生平安吉祥……



再后来,他与这女生遮遮掩掩出去几次,熄灯前才回,又爱炫耀,又故意卖关子不说,还时不时做出小儿女羞涩状,扭捏造作让人哭笑不得。过段时间,女生的男朋友打上门来,砸了我们宿舍一个凳子,把一只凳子腿扔给他扬言去楼下较量,他倒开始怂起来,缩在一边小声说:“我是知晓后来的人,打我你会伤神祗,再说我也是为了你们好呀。”我们几个劝架的把那哥们架出去,他说:“听他讲算命,比吃了苍蝇还恶心。”



这以后,他依旧不断提这个女生,只是没有好话,说她太瘦,将来生孩子都是麻烦事,又说她爱花钱,这样的女人傻瓜才要。



隔壁宿舍一男生暗恋一个女生,两人偶有暧昧,发乎情止乎礼,找他摇了一卦,他解释说:“别想了,人家的心没在你身上,你俩的卦完全是反的。”没过几天,那个男生已经和他喜欢的人在一起了。他对我们说:“听他说我们没希望,我便死心了,谁知那女生见我不理她了,主动来找我,这才把话说开了。”



这两回以后他便不再给别人算命,说是机密泄露太多了有损寿命,“今年冬天我闹了一季胃疼,大致和这个有关,我总是为别人解难着想,也该考虑考虑自己了。”于是开始昼夜刻苦攻读,从旧书摊买了一堆竖版繁体字的《卜筮正宗》、《奇门遁甲》、《星命大全》、《麻衣神相》、《三世相》、《大清相》等,趴在床上,菊花四十五度角对准日光灯,读到妙处小娇臀兴奋摇动。



他是宿舍里挂科最多的,几乎逢科必挂,补考再挂,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他说这是泄露天机的报应,最后只拿到肄业证书。毕业后没联系过,只听说他回老家开了一个卦馆,几次同学聚会也没人通知他。





绯闻基友



广西桂林人,好山好水出俊才,大帅哥一枚,一米八七的大个,一双似笑非笑含情目,嗜喝咖啡,咖啡馆里静坐端起细瓷辈子,汤匙摇动间偶尔抬头顾盼,眼光流转不知迷倒多少女生。



他是宿舍老大,足比我大了四岁,爱当大哥,喜欢称我小弟,上自习总爱叫着我,漫步校园,总爱把胳膊吊在我肩膀上,我恨恨拿下来,他又吊上去,我骂他变态,他说我比你大,我得看住你。



他秉性温良和善,是全宿舍我欺负最多的一个,且变幻花样,常骑在他身上用枕头盖住脸一顿乱捶,或者夏天把他的竹席竹枕扔到床下,看他跪趴着从床底抽出来。有次把他惹急了,只黑着脸不争辩,说你老大不小了别这么瞎闹行不。我只当他不会生气,说行啊,除非你求我。他把拖鞋往地上一垫,双膝跪上去说,这么着求你行不行?这么着求你行不行?我亦生起气来,两天不理他。



第三天他坐不住了,买了啤酒上来嬉皮笑脸主动示好,我说你跪呀,有本事你再接着跪呀。一面笑一面用枕头抡他,他也不闪避。被对面宿舍人看见,倚门框笑着说,你俩真像夫妻。



于是绯闻便如此传了出去,他人长得好看,又不找女朋友,容易让人产生遐想,何况文科班素来多腐女。一次晚自习,他去洗手间,有同班的女生凑过来,一脸八婆相问,听说你俩晚上睡觉都挤一张床。我说顶好你晚上亲自过来看,而且男生都裸睡,绝对有你想看的东西。



一度我也怀疑他的性取向,可宿舍每次卧谈会他说起女生来比谁都激动向往,我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后来我玩他手机,见他和一个女生老公老婆相称,盘问了才知道他和一个中学同学好三年了,同是桂林人。他还有个弟弟,十四岁得脑膜炎去世了,比他小四岁。



暑假我去桂林找他玩,他带我到稻田水渠里捡田螺,穿他的长褂子布裤,摔了一身泥。带我去橘园偷橘子,那种皮薄肉甜的大蜜橘,吃到蜜汁顺着嘴流了下来,被看园人发现了,他让我躲在草窠里,自己过去跟人讨价还价,“我摘了你四个,也就半斤,不走批发价也是六块钱一斤,赔你三块钱一点不少,不信你数数橘子皮。”直到人家说要放狗,才不情愿掏了五十块钱。



他介绍我认识他女朋友,也是极温婉柔顺的女子,默默倚在他身边让我想起了山中只见藤缠树的民歌。他还会吹当地的芦笛,不足二十厘米的芦笛十一个孔,他能吹出《刘三姐》的全部音乐。



毕业前他考取了贺州的选调生,在一个乡镇政府工作,因为关系不够硬往上面调困难,一年多才调到市里,可惜初恋女友前一个月等不及嫁人了。有次他来北京出差,我们在东来顺涮羊肉,一年的乡镇生活让他偶现沧桑,然而气质愈发温良,眼睛仍是有神。谈到他女朋友,他苦笑说,不怪她,咱总不能耽误人家。饭后他坚持买单,说哪有当哥的不买单的道理,在哪里都是一样。



去年年底我因两件不太顺心的事,独自冒雪去逛街,买了件羽绒服,拎着大包装袋在街头溜达,正好他打电话过来,说调到市里工作还算顺利,就是忙,问我有时间去桂林玩不,那边冬天不冷。我说去呀,早就再想过去看看了。他说这时候没田螺了,头茬的橘子正熟,虽不很甜,但果汁很多,你来了我再带你偷橘子去。漫天飞雪里,我眼泪滔滔流了下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013年05月14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013年05月14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