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甑
阿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7,827
  • 关注人气:9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萨瓦多尔•夸西莫多(1901-1968)

(2008-08-13 18:24:50)
标签:

文化

诗歌

分类: BLOG外国诗选

二十世纪意大利重要诗人。主要作品有诗集《水与土》(1930)、《消逝的笛音》(1932)、《厄拉托与阿波罗》(1932-1936)、《新诗》(1936-1942)、《生活不是梦》(1947)等。“由于他的抒情诗,以古典的火焰表达了我们这个时代中,生命的悲剧性体验”,诗人于1959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瞬息间是夜晚

 

  每一个人

  偎依着大地的胸怀

  孤寂地裸露在阳光之下:

  瞬息间是夜晚。

 

 

  海涛

 

  多少个夜晚

  我听到大海的轻涛细浪

  拍打柔和的海滩,

  打出了一阵阵温情的

  轻声软语。

 

  仿佛从消逝的岁月里

  传来一个亲切的声音

  掠过我的记忆的脑海

  发出袅袅不断的

  回音。

 

  仿佛海鸥

  悠长低回的啼声;

  或许是

  鸟儿向平原飞翔

  迎接旖旎的春光

  婉转的欢唱。

 

  你

  与我──

  在那难忘的年月

  伴随这海涛的悄声碎语

  曾是何等亲密相爱。

 

  啊,我多么希望

  我的怀念的回音

  象这茫茫黑夜里

  大海的轻波细浪

  飘然来到你的身旁。

 

 

  岛

 

  对你的爱,

  怎能叫我不忧伤,

  我的家乡?

 

  桔花

  或许夹竹桃

  清幽的芬芳

  在夜空微微荡漾。

 

  一湾碧蓝的流水

  催动悄然东去的玫瑰,

  落花轻舐堤岸

  在谧静的海湾低回。

 

  我依稀回到你的怀抱

  街头隐隐流来

  温柔而羞涩的声音

  呼唤我弹拨诗人的弦琴,

  我茫茫然

  这似乎是童年

  又仿佛是爱情。

 

  一腔乡思

  蓦然翩飞,

  我赶忙潜进

  留不住的迢遥往事。

 

 

  我这个游子

 

  啊,我又回到静寂的广场:

  你的孤独的阳台上

  一面早已悬挂的节日彩旗飘扬。

  “请出来吧。”我轻声喊你。

  多么希望奇迹显现,

  但唯有从荒废的石洞传来的回音。

  我沉酣于这无声的呼唤,

  消失的人儿再也不答应!

  人去楼空啊,

  再也听不见你对我这个游子的问候。

  欢乐从来不能出现两次。

  落日的余晖洒向松林

  仿佛海涛的波光。

  荡漾的大海也只是幻影。

 

  我的故乡在南方

  多么遥远,

  眼泪和悲愁

  炽热了它。

  在那里,妇女们披着围巾,

  站在门槛上,

  悄悄地谈论死亡。

 

 

  柳树上的竖琴

 

  我们怎能歌唱?

  当侵略者的铁蹄

  踏在我们的心上,

  烈士们的尸体

  横卧在广场。

  冰雪淹没的草地,

  无辜的孩子们

  悲伤地哭泣,

  善良的母亲

  扑向钉在电线杆上的儿子

  恐怖地哀号?

 

  柳树枝头

  我们的竖琴

  高高地悬吊着。

  在凄凉的晚风中

  忧伤地摆动。

 

 

  廷达里的风

 

  廷达里,我知道

  在开阔的山峦之间,你是

  那么温柔可爱。山峦下面

  是上帝妩媚的小岛,

  小岛周围流水潺潺,

  今天,你震撼了我,

  在我的心里俯下身子。

 

  我登上山巅和悬崖峭壁

  一心想领受松树上的风,

  而快乐地伴随我的一群生物,

  此刻却离开我,飞向空中,

  ——声音和爱情的波浪,

  你把我紧紧抓住,

  使我难以脱身,

  而我所恐惧的

  是阴影和寂静。

  这些隐蔽的地方

  一度曾甜蜜无比

  ——心灵已经死亡。

 

  我每天深入,那块

  你不熟悉的土地,对于它,

  我还用隐秘的声音哺育,

  在玻璃窗上

  另一种光披着夜服

  把你显现。

  喜悦栖息在

  你的怀里,

  可那喜悦已不属于我。

 

  流放是严酷的。

  我本来在你那里

  追求和谐宁静的生活

  可今天,这种追求

  正变成临死前过早的焦虑,

  一点一滴的爱情

  都能抵御忧愁的侵袭。

  黑暗中,响起了默默的脚步,

  在那里,你安排我

  把苦涩的面包咬碎。

 

  廷达里,安静地回来吧,

  亲爱的朋友,

  把我唤醒吧,

  这样我就能

  离开山岩,登向天空,

  对于那不知道

  什么样深沉的风儿

  把我四处寻找的人,

  我却假装出

  惶惶不安的恐惧神情。

 

 

  古老的冬天

 

  在半明不暗的火光中,

  你那纤巧的双手我渴望一见,

  它们散发橡木和玫瑰的味儿,

  也有死亡的气息。古老的冬天。

 

  鸟儿寻找谷粒,

  转眼间披上雪花,

  于是就有这样的话:

  少许阳光,一个天使的光圈,

  还有雾,还有树,

  还有我们——清晨空气的产物。

 

 

  消逝的笛音

 

  贪婪的痛苦啊,在我

  渴求孤独的时刻,

  别急于送来你的礼品。

 

  冷冰冰的笛音,重新吹出

  常青树叶的欢欣。它使我

  失去记忆;欢乐没有我的份。

 

  夜晚降临在我的心灵,

  在我沾满杂草的手上,

  水儿一滴滴流尽。

 

  翅膀在朦胧的天际

  振摆:心儿从一处飞向一处,

  我这片土地却无法耕耘。

 

  每天都是一堆废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