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甑
阿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7,827
  • 关注人气:9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帕斯捷尔纳克 (Pasternak) 诗选

(2008-08-12 20:51:54)
标签:

文化

诗歌

分类: BLOG外国诗选

帕斯捷尔纳克(1890-19601958年获诺贝尔文学奖。出版的诗集有《云中的双子星座》、《生活——我的姐妹〉、《主题与变奏》、《第二次诞生》、《雨霁》以及长诗《一九零五年》和《施密特中尉》。

--------------------------------------------------------------------------------

 

二月

 

二月。墨水足够用来痛哭,

大放悲声抒写二月,

一直到轰响的泥泞,

燃起黑色的春天。

 

用六十戈比,雇辆轻便马车,

穿过恭敬、穿过车轮的呼声,

迅速赶到那暴雨的喧嚣

盖过墨水和泪水的地方。

 

在那儿,像梨子被烧焦一样,

成千的白嘴鸦

从树上落下水洼,

干枯的忧愁沉入眼底。

 

水洼下,雪融化处泛着黑色,

风被呼声翻遍,

越是偶然,就越真实。

并被痛哭着编成诗章。

 

荀红军译

 

--------------------------------------------------------------------------------

 

就像火炉中青铜的灰

 

就像火炉中青铜的灰,

睡意朦胧的花园撒满甲虫。

已经盛开的世界

与我和我的蜡烛挂在一条线上。

 

就像走进从未听说过的信仰,

我走进这夜晚,

陈旧发灰的杨树,

遮住了月亮的界限。

 

这里,池塘像被发现的秘密,

这里,苹果树像海浪一样低语,

这里,花园像木屋悬挂在空中,

而花园又把天空托在自己面前。

 

荀红军译

 

--------------------------------------------------------------------------------

 

 

我梦见秋天在半明半暗的玻璃中,

你和朋友们在滑稽可笑的玻璃堆里,

一颗心向你的手上下坠,

就像斗伤的鹰从天空跌落。

 

但时光在赶,在衰老,流逝,

朝霞从花园里升起,

给窗框镶上银缎,

用九月的血泪染红玻璃。

 

但时光在赶、在流逝。椅上的锦绸

取冰一样在开裂,在融化。

大声说话的你,忽然打个呃,不再言语,

梦也像钟的回声,无声无息。

 

我渐渐醒来。黎明像秋天般灰暗,

晨风带着白桦朝远处奔去,

随风狂跑的白桦在天空拉成一排,

就像狂风追赶着一车麦秸。

 

(力冈译)

 

--------------------------------------------------------------------------------

 

雨燕

 

傍晚时候的雨燕

无法压制内心的欢畅。

欢畅冲出洪亮的胸腔,

在空中到处回荡。

 

雨燕在天空纵情翱翔,

那千回百转的歌声任意飞扬。

啊,雨燕哪,多么得意,

你们瞧,连大地都要逃避!

 

翻腾的云雾扩散开去,

就像锅里翻滚着一股白泉,

你们瞧.从峡谷到天边,

大地已找不到安歇的地盘。

 

(力冈译)

 

--------------------------------------------------------------------------------

 

生活——我的姐妹

 

生活——我的姐妹,就在今天

它依然像春雨遍洒人间,

但饰金佩玉的人们高傲地抱怨,

并且像麦田里的蛇斯斯文文地咬人。

 

长者怨天尤人自有道理。

你的道理却非常、非常滑稽;

说什么雷雨时眼睛和草坪是紫色的。

而且天际有一股潮湿的木樨草气息。

 

说在五月里前住卡梅申途中,

你在火车里翻阅火车时刻表,

那时刻表比圣经还要恢宏,

虽然看得非常潦草。

 

说夕阳刚刚照射到

拥挤在路基上的庄稼人,

我就听出这不是那座小站,

夕阳对我深深表示同情。

 

三遍铃响过,渐去渐远的铃声

一再向我道歉:很遗憾,不是这个站。

渐渐烧黑的夜色钻进窗来,

草原扑向星空,离开车间的台阶。

 

有些人眨巴着眼.却睡得十分香甜,

此刻,生活犹如梦幻,

就像一颗心拍打着车厢平台,

把一扇扇车门撒向草原。

 

(力冈译)

 

--------------------------------------------------------------------------------

 

雷雨一瞬永恒

 

夏季就这样告辞了.

在半途之中,脱下帽,

拍一百幅眩目的照片,

记录下黑夜的雷声隆隆。

 

丁香花穗可冻坏了。

这时,雷,摘下一满抱

闪电——从田野摘来闪电

好给管理局做灯。

 

暴雨爆发,扑满篱笆,

仿佛炭笔画出无效线条;

穷凶极乐的波浪

漫溢在大楼的屋顶。

 

此刻,“意识崩溃”在使眼色

就连理性的那些角落——

那些明白如昼的地方

也面临如梦初醒的照明。

 

(飞白译)

 

--------------------------------------------------------------------------------

 

屋里不会再来人了

 

屋里不会再来人了,

唯有昏暗。一个冬日

消融进半开半掩的

窗帘的缝隙。

 

只有潮湿的白色鹅毛雪

疾速闪现.飞舞。

只有屋顶、白雪,除了

白雪和屋顶,——一片空无。

 

又是寒霜画满图样,

又是逝去年华的忧郁

和另一个冬天的情景

在我的心底搅来搅去,

 

又是那无可宽恕的罪过

至今仍刺痛我的心灵,

木柴的奇特匮乏

折磨着十字形的窗棂。

 

可是,厚重的门帘

会突然掠过一阵颤栗。

你会用脚步丈量寂静,

如同前程,走进屋里。

 

你会在门口出现,

身穿素雅的白衣,

仿佛为你织就衣料的

就是那漫天的飞絮。

 

(吴迪译)

 

--------------------------------------------------------------------------------

 

松树

 

我们枕着手躺在草地,

昂首仰望万里长空,

泳浴在野生的风仙花、

雏菊和森林的百合之中。

 

松林间伸出一条幽径,

草儿茂密,难以通行。

我俩交换一个眼色,

又把姿势和地点变更。

 

我们顿时变得不朽,

化入了松树的行列。

于是从疾病、瘟疫、

死亡中解脱了出来。

 

有如润滑油,浓艳的蔚蓝

带着故意的单调,

亮晶晶地落向大地,

在我们的衣袖上留下记号。

 

我们分享着松林的小憩,

谛听着甲虫乱爬的声息。

呼吸着柠檬和神香混合的

松树林中催眠的香气。

 

我们长久、长久地

把手臂枕在头下睡觉,

 

周围的事物何等温柔,

眼前的一切广袤无垠,

使我时刻产生幻觉:

树后就有大海的一片奇景。

 

那儿的海浪高过松枝,

从圆滑巨石上俯冲而下,

海浪搅动了深深的海底,

降雨般地抛出许多小虾。

 

黄昏时分,朵朵晚霞

铺洒在拖船后的软木之上,

像是鱼肝油闪烁不定,

又像是琥珀朦胧地泛光。

 

夜幕落下了,月亮

把万物的痕迹渐渐地埋葬,

葬在泡沫的神术之中,

葬在海水的妖法之上。

 

可海浪掀得更响更高,

浮动的音乐厅里何等热闹,

观众聚集在柱子旁边,

看着从远处无法辨认的海报。

 

(吴迪译)

 

--------------------------------------------------------------------------------

 

哈姆莱特

 

嘈杂的人声已经安静。

我走上舞台,倚在门边,

通过远方传来的回声

倾听此生将发生的事件。

 

一千架观剧望远镜

用夜的昏暗瞄准了我。

我的圣父啊,倘若可行,

求你叫这苦杯把我绕过。

 

我爱你执拗的意旨,

我同意把这个角色扮演。

但现在上演的是另一出戏,

这次我求你把我豁免。

 

可是场次早就有了安排,

终局的到来无可拦阻。

我孤独,伪善淹没了一切。

活在世,岂能比田间漫步。

 

(飞白译)

 

--------------------------------------------------------------------------------

 

冬夜

 

大地一片白茫茫,

无边无际。

桌上的蜡烛在燃烧,

蜡烛在燃烧。

 

就像夏天的蚊虫,

一群群飞向灯光,

如今外面的飞雪,

一阵阵扑向玻璃窗。

 

风雪在玻璃窗上

画着圈圈和杠杠。

桌上的蜡烛在燃烧,

蜡烛在燃烧。

 

顶棚被烛光照亮,

影子投在顶棚上:

有交叉的胳膊和腿,

还有命运的交会。

 

两只女鞋砰砰两声

落在地板上。

扑簌簌几滴烛泪

滴在衣服上。

 

一切都沉入雪海里,

白茫茫,灰蒙蒙。

桌上的蜡烛在燃烧,

蜡烛在燃烧。

 

一股风扑在蜡烛上

一颗芳心荡漾,

就像天使一样,

张开两只翅膀。

 

二月里到处一片白,

夜晚常常是这样。

桌上的蜡烛在燃烧,

蜡烛在燃烧。

 

(力冈译)

 

--------------------------------------------------------------------------------

 

雨霁

 

宽阔的大湖像—只瓷盘。

湖的彼岸聚集着云团,

这一堆堆白色的云,

原来是严峻的山的冰川。

 

根据阳光亮度的交替,

树林也在把色调变更。

忽而整个儿燃烧.忽而又罩上

飘落烟尘的黑色阴影。

 

当淫雨霏霏的日子快要结束,

云雾中呈露出一片湛蓝,

天空在云隙问多么喜悦,

小草儿心田里多么欢畅!

 

风儿请除了远云,平息下来,

太阳把光彩朝大地抛洒。

绿色的叶儿晶莹滴翠,

就像有色玻璃上的写生画。

 

窗口宛如一幅教堂壁画,

圣徒、苦行僧和帝王

戴着失眠的闪光之冕,

自内向外朝永恒眺望。

 

仿佛辽阔的大地

就是教堂的内景,

有时透过窗口,竟能听到

圣歌合唱的袅袅余音。

 

大自然、世界、深邃的宇宙,

我守护你长久的造福,

满怀心灵深处的颠悠,

幸福的泪珠滚滚而出。

 

(吴迪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