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甑
阿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2,531
  • 关注人气:9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奇异的恋爱”另一种结尾之三

(2006-06-29 23:50:16)
标签:

原创

小说

文化

分类: 原创小说

        “而最后的结果,想不到还真

             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原来,他的叔叔,那个传说中旅居海外拥有万千家资的豪富、大董事长、海外华侨,真的没死。

  随着家信的频繁来往,真的带着他的夫人,跨洋过海,衣锦荣归地回到了他那阔别将近半个世记的小县城,回到了他梦魂绕的太平巷十五号门墙。可惜的只不过是,他的叔叔并非人们所想象的那么富有,命运也不人们所猜测的那样充满传奇。就所有当年被抓走去台湾的大陆老兵一样,到了晚年,也是孤苦一人,四处迁徒,流离失所。最后,终于拿着他那笔唯一的抚恤金,和几个同乡在菲律宾购买了一小块香蕉园,定居下来。

那带来的所谓夫人,说穿了,也就是和他们几个同乡共同居在一起的当地土著,一个矮矮胖胖,带着明显亚热带特征的菲律宾普通妇女。谁要是出国访友,或回大陆探亲,她就是谁的夫人。经过多年的辛勤耕作,虽说薄有积蓄,可跟人们所传说中的万千大富翁,还不相差十万八千里!

这一次,历经艰辛,碾转反复终于回到了老家,见到了亲人,免不了对着老嫂子一番唏嘘憾慨,相对而泣。接下来,自然而然不外乎的,就是拜坟祭祖,探亲会友,观光游览,赞叹一番家乡日新月异的巨大变化。

  当然罗,这一切都是在她父亲,那个瘦筋巴巴,精明能干的县侨办干事亲自陪同接待下进行的。因为,即然兴学办厂,引进外资的希望泡了汤,那应有的礼貌,接待的规格,还是不能少的,这可关系到对海外华侨的待遇,国家的威望。之于县里镇上那帮日理万机的头头脑脑们的接待陪同么,当然该免的就免了罗,难道还能让当领导的亲自来丢人现眼?

  临了,当他叔叔得知自己的亲侄儿,正和这位近几日来一直陪同自己游览观光的政府领导的千金在交朋友搞恋爱时,感激之余,非免有一番表示。拿出一条足足有半斤重的金项链,一定要麻烦他转交给他女儿。一来以表他这几天来所受到盛情款待的感谢之情,二来也希望自己的亲侄儿能早日喜结良缘。

  这一举动,不啻又一颗重磅炸弹落在了她的家里。

  她妈头一个作出了剧烈反映,看也不看地把金项链往桌子上一摔,悻悻地说:“这算什么?他们把我女儿当什么啦,啊,还想交朋友,门也没有!”还扬言要告他。

  她父亲当然有理由一言不发,经过这几天来的接触,他明察秋毫,观如洞火。至于告状么,那本不是他家的一贯作风。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倒是她(连他也不晓得这是为了什么?难道说真是日从西出,海水倒流,仰或是她改了心,观世音菩萨再世?),不仅没有怨天恨地,甩手而去。反而就好没有事发生过似的;就好他叔叔,就是传说中的那个“百万富翁”,那个不是“百万富翁”的百万富翁华侨叔叔,也就是她的亲叔叔!不仅不顾家人的激烈反对,亲朋好友的极力劝阻,每天陪他,一起上街逛商场,一起探亲访友,一起游览名胜古迹。而且还亲自上街买菜下厨,为他们做一些丰盛可口的家乡小菜,风味小吃,盛情款待。喜得他那飘洋过海,小少离家老大回,早已不晓家乡菜为何味的华侨叔叔,搔腮抓耳,泪流满面,连连打揖作躬,恭喜老嫂子有福,寻得这知书达礼,心灵手巧,人世间难有的好姑娘作媳妇;夸奖亲侄儿,有眼力,几世修来的福气,找来这美丽贤惠的好老婆!连连叮嘱他,要好好待人家,爱她一辈子,可不要辜负她的一番心意喔!

  弄得他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头雾水。难道说,物极必反,真老K说的那样,女人的心,九月的天,说翻脸就翻脸。莫不是自己这一闹,造成既成事实,搞得她下不来台,因恨生仇,故意使出来的杀手锏?有朝一日,等他那“百万富翁”华侨叔叔一走,她再找他秋后算帐,到时候,后悔都找不到北!

  但不管怎么说,她这一来,又惹得这小小的县城风风雨雨,说什么的都有。就连她再贴心的小姐妹阿G,都猜不透她是怎么想的

  “你疯了你!难道说,你还跟他来真的?你这不是害了自己吗?往后你还怎么见人啊!”

  她妈,那更不用说啦,早气得一佛跳脚,二佛出世,几次三番要冲上门去寻衅闹事,都被她爸拉住:

  “要相信自己的女儿,她不会干傻事!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她这样做也是箭在弩上,不得不发。这不证明我们的女儿,宽宏大量,有身份有教养吗?”

  可心里也不禁发毛犯嘀咕:是不是自己这回真的弄错了?这么明摆着的事,难道女儿连真假好孬也看不出来,还直往火坑里跳?莫不是弄假成真,女儿真的有了这份心思?哪自己不做了桩鸡飞蛋打,赔了夫人又拆兵的卖买!

  说归说,做归做。一连十余天,她就是这样顶着满城的风言风语,和家人亲朋好友们的责难疑惑,没有表态,没有承诺,却是一心一意,无微不至的,和他的家人们一起,照顾款待好他那“百万富翁”华侨叔叔的这一次,也许是他毕身最后一次回归故里,探亲访友的难忘历程。直至送他们上车,乘飞机,返回海外那个曾日夜相依为命,风雨飘摇的菲律宾橡胶园老家。

  望着头顶耀眼眩目的云海中渐渐消逝的飞机,他那颗忐忑不安的心,却悬了起来。呆呆地望着她那镇定如是,就好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似的美丽脸庞,一双湖一样深不可测的眼睛,心里有很多疑虑和话要问,可嗫嚅了半天,最终,仅仅只说出了“谢谢”两个字。

  她却淡淡的,仿佛猜透他心思地说:“你们也许都奇怪我为什么这样做?是不是太傻了?”是回答他,又好是把多天来的压抑心情,现在终于能吐出来似的,她长长的嘘了一口气地说:

  “你想,你叔叔,一个飘泊海外几十年的老华侨,好不容易千里迢迢回国一趟,难道说,你能让他在难堪,失望中离去?再说,我年,就算是给长辈多做一点小事,也算不了什么啊!”

  他的心不禁为之一动,想不到原来她是这样想的!想不到她还有如此让人难以置信、宽大豁然的胸襟!由不得肃然敬佩起来。思前想后,两厢对照,更显得他做事孟浪鲁莽,不计后果,不考虑人家姑娘的处境,盲目行事,非免显得小家子气,猥琐形秽了!

  这一次,要不是她帮忙,自己几乎下不了台!一番自责自怨之后,痛定思痛,他情不自禁的,喃喃地说:

  “你心里真的不怪我吗?”

  “为什么?”不晓得她是明知故问,还是有的放矢。

  他脸上顿时有些火辣辣的发烫:“也许前几天的事,我真得不应该那样做!”

  “是吗?”

  她似乎也感到了他的真诚,不禁抬了一下她那被浓浓的睫毛盖住的眼帘,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脸上闪过一丝不易人觉察的淡淡的笑容,是自我反思,又是自言自语地说:

  “其实,这几天,我也明白了许多。也许你说的对,爱,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幸福不会自己找上门来。不管生活是真是假,是假是真,但对一个人的爱不应该有假,为了这份爱,这份幸福,一个人应该大胆,勇敢地去追求!因为这样得到的爱和幸福,才会是真实的、永恒的、刻骨铭心的,值得一个人一辈子拥有!不过,”她迟疑片段,眼里瞬时闪过一丝姑娘们所有的那种狡黠,而又让人捉摸不透的神秘的眼光,是在问自己,又好是在考他似的说:

  “不过这样的爱,只有靠两颗心灵的撞击,才会发出火花,靠你的那套办法能行吗?”

  说着,就好不用他回答似的,轻轻地跨上她那辆天蓝色十八寸凤凰牌女式自行车,飞快地消逝在远处的春光里。把他孤冷冷地丢在他和她第一次相遇的那个路口,迷迷惘惘,混混沌沌,激烈地思考着: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他还有一丝希望?那这一回,他倒底该追?还是不追?

 

 

                                 1983.6 稿于西柏寺林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