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甑
阿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4,466
  • 关注人气:9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奇异的恋爱”另一种结尾之二

(2006-06-30 22:36:14)
标签:

原创

小说

文化

分类: 原创小说

        “这对她来说无疑就象一场灾难,临了临了,她

             竟不晓得这究竟该算是喜剧?还是悲剧?”

 

  等她得知消息时,事情早已闹得满城风雨。要不是小姐妹阿G偷偷跑来告诉她,她还蒙在鼓里。经阿G这么那样的一学说,不禁呆住了:这是怎么啦?难道天底下还真会有这样稀奇古怪的事?

  望着她一脸茫然的样子,临走时,阿G可是一腔真心诚意地告诫她:

  “我可告你噢,不要说事先没告诉过你,这肯定是假的!听人说他叔叔几十年前早就死了,怎么啦,现在又活了?天底下哪能有这样的便宜事,死而复生,见他们的大头鬼去吧!骗谁呢?这里边肯定有阴谋!听说他那个铁哥儿们叫老K的,就是个大阴谋家,号称赛诸葛小神仙,专出这号臭棋,他自个儿的老婆就是靠这样拐蒙哄骗搞到手的!”

  是啊,这事谁会信呢?就连她也觉得这事太离谱了。好端端的一个小工人,眨眼间,就变成了一个“百万富翁”的侨眷!简直就是在听天方夜谭阿里巴巴的故事。打死也没人信啊!

  更何况,就算是真的吧,哪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她和他之间已经完了。就好皇母娘娘下凡,法海和尚再世,在牛郎织女之间划了一条银河,在白仙子娘娘头上镇了一座宝塔,可望而不可及。世俗的偏见,就一把利剑,深深地剌进她的胸膛,她的心已经死了。

  如果说,仅仅因为他是“百万富翁”的亲侄儿,海外侨眷,就认为她会和他重新言归于好,重修秦晋之盟,那不是滑天下之大稽,让人贻笑大方吗?

  那她还是她吗?

  可谁知生活竟偏偏给她开了个巨大的玩笑,就“白雪公主”里皇后娘娘手中的那张魔镜,说变就变!还不待她明白怎么回事?全家人,包括她爸她妈她哥她姐,七大姨八大姑,凡是能沾点亲,带点故的亲朋好友,世交旧邻。连日来,不约而同,简直可以说是前赴后继,登门造访,明示暗劝,轮番进攻,对这事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一句话一个意思,就是希望她能放弃前嫌,不要太计较个人得失,和他握手言和,重结并蒂之莲!

  生活么,不就是这样的吗?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人家不会说什么的啦。关键的关键,是要抓住眼前的这个大好机遇。如果她拒绝,那无疑就是有失众望,辜负了大家的一番美意,虽说不上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可闹不好也会落个众叛亲离的下场喔。七嘴八舌的,大有一番不攻破罗马城夺回雅典女神,决不善罢甘休似的!

  就连单位里的胖大姐,那位曾一心一意,力挽狂涛,要阻止她干傻事,曾表示这辈子不给她找个如意郎君、白马王子、郎财女貌对象决不收兵的善心观世音菩萨。这回也是见风就是雨,来了一个天翻地覆的大转变。忙不颠地抖着她那两个由于生育,显得更加丰满的大奶子,跑来一本正经地说:

  “哎哟,这就好了!也许,这就叫千里姻缘一线牵,有情人终成眷属吧?你想想,如果你俩没缘,能发生这样的奇迹吗?啊,真得是郎才女貌,珠连壁合,天生的一对,地造的一双!就是天上掉馅饼要砸在你头上,你就是想躲也躲不开呀!再说,他不就是你心中的白马王子吗?难道说,这不正是个天赐良缘的好机会?你还犹豫什么啊?”

  临了,胖大姐还神神秘秘的,掏心掏肺地告诉她:“听说,他还想着你?”

这对她来说,无疑就是晴天遭雷击,开船遇着顶头风,打的她不知所以然。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她成什么了?嫌贫爱富的金牡丹?出尔反尔的当代女陈世美?恍惚之间,她觉得自己简直成了她们商场里的货物,柜台上的商品,随她们论斤卖,或者干脆就地批发!原来在她们眼里,这就是生活,这就是爱,一颗小小的心灵简直冰到了极点。

自以为能摸透自己女儿心思的她老爸,此时,用不经意的但却不容置疑的口气,谆谆开导她说:“其实啊,你的难处,爸也晓得,可是这算什么呢?人,谁不为自己着想啊?这是不可违背的客观规律,天经地义的事!人家爱说说,自己走自己的路。做人么,就应该学会机灵点,这就叫一通百通,以不变应万变。不能太认死理喔!”

  你们也信?”她不无幽幽地顶了一句。

  “哈,这还假的了!你忘了你爸是干什么的?嗯,就是专门负责接待侨胞,招商引资工作的么,是真是假,老爸还看不出来?那封信,你老爸我可是亲自考证过的喔!”

  当然罗,她妈,那就更不用说了,在这小小的县城里,也算得上是个见多识广,精明能干的女中豪杰,人中龙凤了。此时不失时机地插上来,豪迈地对女儿说:

  “你啊,就放一千一万个心,你爸的眼光还错的了?老话说,大人走过的桥,比你小孩走过的路还长,大人食过的盐,比你小孩食过的饭还多。现在看来,我觉得这人还真不错,听说,事情都这样了,他还扬言非你不娶,看来,他对你还是蛮真心的罗!”

  “可是我和他,本来就没什么!”想起她妈当初那副咄咄逼人的气势,她就来气,恨恨地顶了她一句。

  “可是他心里只有你!”不想她妈毫不松口的马上回敬了她一句,还不无心痛地睨了她一眼,说:“你啊,就是个死心眼!”

  当然罗,在父母眼里,儿女永远是长不大的小孩!可人的心,一个人的感情,爱,难道也能小孩的脸,六月的天,说变就可以变的?他们看上的倒底是他这个人?还是他那个远在海外,可望而不可及的富豪侨胞叔叔?

  假若说,生活一架风水磨盘,可以把人们的思想、良知、感情,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一切的一切都转换洗濯得这么彻底、这么世俗、这么干净的话。那她的尊严、爱情、心灵,这一切的一切,难道也非得重新放进这生活的风水轮盘中去,这么彻底、这么干净地进行一次洗濯、沉淀、改造不可?以求其脱胎换骨,改变自己一生的命运,换取自己一世的幸福?

  也许,生活本来就是这么严峻、这么世俗,这才是生活本来的面目、人生的真谛?只是她自己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没有及时领悟罢了。

  不是么,其实,从她和他自打第一次交往起,除了跳舞,唱流行歌曲,穿时新服装,不也就是玩玩照相机,听听“8080”大三洋,大谈其谈什么空泛无聊的美和不美……还不也是把这当作友谊的媒介,爱情的象征?把物质的享受,搂搂抱抱,唧唧我我当作自己的理想、爱情和追求?现在看来不也是显得那么庸俗、无聊、世俗,这又有什么崇高、伟大、风雅而言呢?

  难道说,这一切真的都是她的错?

  难道说,这一切都该推倒重新来过?

  难道说,这一次(如果上一次挫折,她多多少少还有点心犹不甘的话),她确确实实应该,就好他们和她们所说的那样,让自己头脑好好清醒清醒,从虚无飘渺的太幻世界之中,回到坚实的大地上来。重新认识生活,认识自己,认识什么是她要追求的爱?仰或是说什么才是真正的爱?真正的理想?

  隐约之中,她不无怨恨地感到,自己最近所遭遇的这一切的一切波折、变故、打击,无不都是因他和他那个所谓的“百万富翁”侨胞叔叔造成的!为了爱,为了达到他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不计后果、一意孤行,难道这也就是他追求的爱和幸福?

  想着想着,她的心反而好有些定下来,痛定思痛,她觉得不管事情是真是假,是福逃不掉,是祸躲不过,要来的它总是要来的,那就倒不如让它早一点来。她甚至考虑,自己该不该主动去找他,把事情说清楚?

  想不到那一天,很快就来了。

  而是在她那瘦筋巴巴精明干练的老爸及胖大姐的亲自陪同下进了门。一家人忙开了锅。让座、泡茶、递烟、削苹果。妈妈的脸上笑开了花。就好进来的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追求她女儿的未来准女婿,而是一个左脚踏金,右脚踩银的财神菩萨。仿佛只要他一开口,掉下来的准是个金元宝;只要他一抬手,没准手里就多了个金苹果。

  老爸倒是挺镇定。客气地接过他递来的烟,客气地给客人点上火,客气地敬着用他刚从集市上买来还撒发着乡野清鲜芬芳新茶叶香的好茶。仿佛这一切都是那么地应该,那么地当然,那么地顺理成章,从容不迫,自然而然地发展。就好今天接待的,就是他日常接待过众多的海外归侨,港澳同胞中一个,足以显示出他的宽宏大量,胸有成竹,和做老爸的尊严。

  就好从前发生过的和今后即将发生的一切的一切,都和他没关系,眼前他所关心的只是如何做好接待一个海外归侨亲属的工作,以便能引来更多的投资,梓桑乡里,和完成县侨办交给他的任务似的。

  还是胖大姐先开了口,打破了这热闹中的尴尬:“好了好了,一切应该过去的过去了,一切该来的都来了,我的工作总算圆满完成了,我也该走了,往后可都看你们自己的啦!啊?”

  这一切,他都显得那么从容不迫地应酬着,不卑不亢,脸上挂满谦和的笑意,却没有常人那种小人得志就猖狂的疯狂劲。就好这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稀松便常,他还是他。他和她之间,仿佛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什么龃龉,存在过什么介蒂。海外归侨,天下掉下来的横财,那都是身外之物,根本不值一提,更不用说什么会不会影响他和她之间的关系了。

  仿佛他真的成了那个挥金如土,谈笑间,千亿外资万贯家财滚滚而来的谦谦君子。只要他一开口,什么投资开发,修桥铺路,兴厂办学,都不在话下。

  直说得她父亲,那个瘦筋巴巴的县侨办干事唯唯喏喏,点头哈腰,连连称是,恨不得此时此刻自己身上就能长出翅膀来,飘洋过海,去拜会拜会那位素昧平生,却大名鼎鼎的海外归侨,千万富翁。

  她妈妈更不用说了。俗话说,丈母娘见女婿,奶水嗒嗒滴。虽说碍于情面,脸上还是一幅踌躇满志,皇帝的女儿不愁嫁,死猪不怕开水汤的样子,心里却是恨不得女儿今晚就能嫁过去,怕得就是夜长梦多,闹最后个鸡飞蛋打!

  可是她心里,却是透着一股子别扭,总觉得这一切好在做梦一样,眼前的他,就一个高高在上,躲在云里雾里的白马王子,时近时远,似真似假,忽显忽隐,总是显得不那么真实那么确切。一个晚上,甚至她不晓得他们在说些什么,他又和自己说了些什么,甚至在她妈的连推带攘下,自己又是怎么送他出门的。

  恍惚之间,她觉得自己就好完全成了个机器人,一切都是那么机械地说话,机械地思维,机械地行动。就连后来她和他一起上街,逛商店,下舞池,进影院,听音乐(当然,这是她妈下的死命令),她也觉得伴在他身边的那个她,只不过是她的一具空壳躯体而已,而她的心,她的灵魂,还远飞在九霄云天之外。

  原来心里准备的责疑,忧虑,一下子却不晓得从何说起?

  可他却还是那么地一往情深,还是那么地体贴入微,温柔地搂抱着她轻轻地在舞池里,旋转着、旋转着……

  仿佛他要用他那一腔充满春青活力的热血,他那一双宽阔博大的臂膀,伴随着头顶五彩绚丽,耀眼眩目的灯光,四周悠扬舒展,迷人动听的乐曲,来充实她那具虚无飘浮,恍惚不定的躯壳,唤醒她那颗高傲冷漠,麻木不仁的灵魂似的,硬要把她从迷迷惘惘的虚幻中拉回到坚硬的大地上来。

  “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终于,他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

“…………”

  就好晓得她不会回答似的。他轻轻地近乎自语自答地说:“我这样做,是不是太出格,太自以为是了吧?其实……”他犹豫片刻,渐乎断然决然地说,“我这样做,主要是想和多接近接近,给自己创造一个机会!”

  “那你意思,你叔叔……”

  那双湖一样的眼睛,开始亮了一下,又奇怪地望着他,就好是在看一个从太空中来的外星人。

  他却深情地看着她,仿佛从她脸上读懂了她的心思,眼里顿时露出一丝不宜人觉察,狡黠调皮,又是自我解嘲,又是故弄玄虚地说:“我晓得这一切,其实瞒不了你,可是世界上的事,谁又能说得准呢?你说假时假也真,你说真时真也假,本无一个定数,可是,爱,一个人的爱,你能说它也会有真有假?”

  她心里不禁“喀顿”了一下,握在他掌里的小手微微地感到了一点热气。

  “可是你就不想想后果?”终于,她开了口。“这样的事,会有好的结局吗?这样得到的爱,也会幸福吗?”

  是被她的话所鼓舞,他微微有些激动起来,如所思地,又不无激昂的轻声说:

  “是啊,后果?可这和一个人的爱,一个人的幸福比,那又算得了什么呢?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哪怕是只有片刻的拥有,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接着,又是自言自语地,又好是在问自己地说:

  “其实,什么是爱?什么是幸福?不就是能和一个自己真正相爱的人,一颗和自己心心相印的心相拥相伴,那不就是爱,不就是幸福吗?为了这样的爱,这样的幸福,一个人那怕是牺牲自己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其实,我这样做,真正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你明明白白晓得我的心!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龙潭虎穴我也敢闯!”

  这就是爱?这就是幸福?这就是他的爱的自白书?

  他的话顿时就一支强心剂,剌进了她那颗本已脆弱迷惘的心灵,身子不禁微微有些颤抖起来。仿佛觉得面前就好亮起了一道耀眼的曙光,拨开了重重迷雾,好自己又回到了自我,渐渐地有了感觉。只是觉得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太不可思议了。也许他说的对,爱,是要付出代价的。可是,难道说,为了爱,真的就应该来一个破釜沉舟,孤注一掷,鱼死网破?哪怕是只有那片刻的拥有,虚幻的剌激,无果的欢愉?就是落得个身败名裂也在所不辞?

  这样做值得吗?

  “那你也不考虑人家的处境?”她想起自己这几天来所受的委屈,不免有些幽怨的说。

  他顿了顿,就是下了决心似的说:“为了爱,我豁出去了!”

  此时此刻的她,还真说不出对他是怨?是恨?还是担心?心里乱七八糟的,凭空又多了一份惆怅。仿佛好第一次认识他似的,这么多天来心里积蓄的对他的不满情绪,顿时烟消云散,冥冥之中,只好觉得自己是否真得应该好好静下心来,重新认识一下他,重新认识一下这个发生在自己身边本不应该发生的奇异的故事?

  也许他真得不自己想象的那么好,也不人家说的那么坏,甚至,她忽然奇怪地发现,自己好对他这种古怪的勇气,大胆的追求,怎么也还有了那么丁点莫明其妙的好感?难道说,真的应了小姐妹阿G说的那句老话:

  只要心中爱,不怕烂干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