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甑
阿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4,466
  • 关注人气:9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奇异的恋爱”另一种结尾之一

(2006-06-30 23:56:44)
标签:

原创

小说

文化

分类: 原创小说

  ………………

  (有人说,生活是教课书。这,不愧为是一句伟大的格言!)

  终于,她认输了,同意和他停止往来。于是,一切的一切都归于风平浪静,恢复常态。妈妈为她特意做了碗可口美味的鸡汤面;哥哥给她送来了一盒最新的,时代流行曲磁带;当然,这是理所应该的。因为,生活本来就应该为那些能给大家都带来幸福的幸运儿格外效劳的。于是,生活又给她带来了欢笑和鲜花,不管她走到哪里,投向她的眼光,充满了羡慕、赞美……

  (上接)

  

        “谁晓得,一夜之间,老母鸡

             变鸭,他竟成了‘侨眷’!”

 

这一切的一切,好都在意料之中,又好全在意料之外,他自己倒并不觉得怎样。

可是,他的一帮朋友哥儿们却不依不饶了。

  “妈的!财迷、权迷、势迷!纯粹是一帮势利眼,不识货!”老K晃着一双肉鼓鼓的膀子,不无忿慨地说。

  “这有什么,天下乌鸦一般黑,哪有财迷不贪财?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来个以毒攻毒,以牙还牙,把她们征服?”小D眨着狡黠的眼睛,得意地摇头晃脑说。

  “以毒攻毒,以牙还牙?”从何谈起!他不禁疑惑地摇了摇头。

  “哈,真是贵人多忘事!可惜你又不是贵人,却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老华侨,百万富翁,信!”

  “老华侨,百万富翁,信?”

  他的家,就住在城内东大街上那有名的“贫民窟”。但你不能小看这“贫民窟”,东大街可是个藏龙卧虎之地。解放前,这里军阀、学者、大官、豪富、强盗、匪首、小偷、暗娼……三教九流,无所不有。街两旁到处是货栈客店,鼓乐喧天,南来北往,人集如云,到如今还是虎死威犹在,处处可以看见铜门兽环、雕栋画梁的青砖大宅,幽深的天井,如泣如诉的小巷,白亮亮的石板街心。只不过树倒猢狲散,一朝天子一朝臣。东大街的居民们,搬的搬,迁的迁,几进几出,解放后,烟消云散,东大街却成了工人、小市民们几代同堂,咫尺蜗居的“贫民窟”。

  但东大街的居民们,解放前,最多的还是走南闯北,漂洋过海,经商耍艺,出外谋生。据说,被强拉硬逼去台湾充当军夫炮灰,和下南洋经商耍艺的人,少说也有半轮船!几十年过去了,其中不泛生出了许多商贾大亨、名流伟人。

  俗话说:树高千尺,叶落归根。到如今回国探亲,祭祖拜坟,访故会友,父寻子,子找母,夫聚妻,兄觅弟的,比比皆是。信函、电报、汇款、货单,有如雪片般飞来。被冷落、遗弃多年的东大街,又热闹起来了,难道说还能恢复往昔的繁荣?

  那一天,居委会的H阿姨,拿着一只雪白的,贴有外国邮票的特大号信封,来寻访他妈。再三询问他家,解放前,可曾在一个叫太平巷十五号的门墙里住过?她的丈夫可叫A?并且,反复说明,这是一个旅居海外三十多年,现已拥有资产上千万的大富翁、大老板,在寻找他解放前失散的亲哥哥。如他的亲哥哥,或他亲哥哥的家属子女还活着的话,他将不惜一切代价,回归故里,以聚骨肉之情,以了乡思之苦!

  可是,这事和他,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的父亲是叫A,他的家也曾在太平巷十五号门墙里住过。据他妈的回忆,他父亲在世时,恍惚也好说起过,曾有个胞弟解放前被国民党军队拉夫,一走不知去向。可他父亲的胞弟,那个他从未得以见过一面的亲叔叔,早已在战争中作了炮灰,沦为异乡孤鬼,怎么又能死而复生,去了国外?而且,直到这时才来找?难道天下的事情真有这么巧?

  他不禁疑惑地望着小D发了呆。

  “啊哟,我的傻哥,你怎么这样死心眼?天底下同名同姓的固然有,可那有同名同姓,又住同个墙门同条巷的?你亲叔叔作了炮灰,难道不会死里逃生,辗转国外,艰苦创业,运转时来?中国的小说,电影上的故事,不就是这样的吗?得,照我看,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错不了,你就是那个老华侨的亲侄子,百万富翁的小‘侨眷’!”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哪又怕什么?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何况,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说不定,时来运转,真是你傻哥洪星高照的大好时光呐!”

  “可人家也不见得会这么傻?”

  “喝,俗话说旁观者清,当事者迷,天底下就有那么些势利眼,财迷心窍,愿意上当受骗!这叫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到时候,不管是真是假,木已成舟,生米煮成热饭,上了床,还不是你的老婆!”

  就连老K也迷乎着眼睛,不无矜持地说:“其实,生活中本来就存在着许多偶然、必然的因素。偶然的不一定失败,必然的不一定成功;成功的不一定幸福,失败的不一定痛苦;关键在于决心,幸福来自追求。一个人,为什么只是去考虑有不有其事?是不是其人?而不去考虑如何把偶然变成必然,把侥幸化成幸福?既然命运之神,已经来扣响你的大门,为什么把自己变成懦夫?”

  “可是爱呢?难道我们追求的就是这样的爱?”

  “其实,爱,本无所谓有和没有,关健在于创造,只要成功了,爱也就存在了!”

  他不禁苦笑了一下。

  也许,这一切都是对的?也许,生活中本来就是这样充满着惩罚、讽刺、和恶作剧?他原以为凭着自己的意志、毅力,能改变生活的航程,冲破命运的牢笼;凭他的真挚、赤诚,能感动爱情的女神,征服一颗姑娘纯洁的心!可谁晓得生活偏偏和他开了个不小的玩笑,把他撞得头破血流。也许,这一切真的都是自己错了?他为什么要墨守成规,作茧自缚?也许,世上的所谓“金玉良缘”、“天地合”无不是只有目的,不计手段?也许,爱情本来就是使人勇敢,有第一次,为什么就不能有第二次、第三次……他为什么要相信八斗的命,决满不了一升之类的鬼话?虽然,他永远也不会成为那种举臂一振,应者如云的仁人志士,英雄好汉,可他也决不会成为懦夫、逃兵!他是一个堂堂正正,有血有肉的男子汉,血管里流着的是青年人的热血,他爱她,只要有这一点,就足够了!

  于是乎,他首肯了,默认了;于是乎,摇身一变,一夜之间,老母鸡变鸭,他似乎真得成了个不是侨眷的“侨眷”了!

  铃木?三洋?录象机?……

  没有?那怕什么!哥儿们凑。老K一声不响,捧来了彩电、录象机;小D啪啪啪地开来了铃木、外带三洋收录机;阿E唰地一声,甩下一迭崭新的“大团结”……嘿,不就是几个臭钱,几件洋货吗?这算得了什么?只要用得上,哥儿们为朋友两肋插刀,也别叫人家把咱兄弟们给看扁了!更何况,这几年,随着改革,工资也有了增加,储蓄卡上少不了四位数,还存着干吗?得奖?生利?学老母鸡下蛋?笑话!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倾巢而出,全副武装。小D不是说了么,偷鸡还得蚀把米,何况,是为了爱,为了“偷”一颗姑娘的心!

  装不?出洋相?

  奇谈!难道说,中国人都是天生的贱骨头?穷胚?二等公民?穿不得西装?吃不了西餐?骑上摩托车会打跌?用了电冰箱会发热?原来只要有钱,他骑上摩托车,在大街小巷风驰电闪般穿行,也是这么神气、这么舒坦、这么活龙活现;只要有钱,他登“醉仙楼”、上“西餐馆”、进“咖啡店”,也是这么受人艳羡、受人仰慕、被人奉如上宾……

  而更为使人觉得惊讶、凑巧、有趣的是,县侨务办公室,那个瘦筋巴巴的小老头、上传下达的小干事,不想竟是她父亲!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不用说,小老头闻风而动,公私兼顾,亲自拿着盖有大红印章的介绍信,登门拜访,查对核实。原来,这是真的!原来,这东大街,果然是个藏龙卧虎之地!这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小小“贫民窟”却出了个百万富翁的大“侨眷”!他不晓得,这究竟应该算是他的失职,还是他的失策?

  一瞬间,春风又绿江南岸。

  “他家是侨眷”!“他家有个百万富翁的亲叔叔”!一传十,十传百,传遍了整个小县城。就连日理万机,德高望重,忙得从无暇顾盼东大街的臣民百姓们的县长大人、县委书记,以及大大小小的镇长、主任、局长、派出所所长,和多如牛毛的什么环球贸易中心、跨国公司的经理先生老板们,也纷纷从百忙中,或打电话,或亲自登门拜访这被人遗忘的荒漠中的绿洲,以示关怀、慰问。询问有不有什么困难?建议是不是马上换个墙门?这简陋的楼房,破烂的街道,太不附合八十年代的水平了,大大地有损中国人的形象。万一他爸爸的弟弟,豪富国外的大董事长、百万富翁,回归故里,探亲访友,那他们这些当干部的父母官,又如何对得起江东父老?海外骄子?

  当然,临了,免不了要拜托他或他家里人,能不能询问一下他那爸爸的弟弟,豪富国外的大董事长、百万富翁,梓桑乡里,投资开发,捐款馈赠,造福于民?大至建厂办学,铺路造桥,小至扶贫济穷,捐赠彩电、冰箱、洗衣机……

  这时候,他无疑成了天上的星星、地上的明灯、花中的魁斗、人中的王子,口唾液也能变成金,跺跺脚也能闹地震。这时候,不用说区区一个姑娘一个她,就是他要天上的月亮,海中的龙肝,也会有人摘给他!

  可是,这一切,难道真的都是因为一夜之间,老母鸡变鸭,他竟成了“侨眷”之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