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甑
阿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4,466
  • 关注人气:9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奇异的恋爱一

(2006-07-05 22:42:32)
标签:

原创

小说

文化

分类: 原创小说

这是一个平凡而又荒诞的故事,男女主人公就叫:他和她……

 

 

    “难道说,世界上还真会有这样的求婚者?”

 

  那天,她去郊外工厂看望几个小姐妹,回来已经很晚了。

  一路上,耳边仿佛还回响着小姐妹们天真无邪的欢笑声、戏谑声,是对爱情的憧憬?理想的探求?还是心中秘密的互相坦露?就一股春风鼓荡着姑娘的心。

  不巧的却是天低垂下来,春雾蒙蒙,就好马上要下雨似地,连空气也显得湿漉漉的,她只得加快踩动她那崭新的天蓝色十八寸凤凰牌女式自行车,一个劲地往前飞。白色的连衣裙,在绿色的田野里奔驰,就低低地掠过一只洁白的海燕。

  突然,她发现远远地,好有人骑着车子,在后面跟踪自己。她快,他也快;她慢,他也慢,和她保持一段距离。在这前不着店,后不着村的郊外大道上,她慌了,连头也不敢回,把车子踩得风快。

  可是,偏偏这一天就撞上鬼一样,只听得咯嗒一声,车上的链条断了!

  还没等她醒悟过来,又听得叮铃铃一阵紧响,后面的那辆车子在她面前停了下来。前站着一个个儿高高的青年,戴着鸭舌帽,穿着一件油腻腻的工作服。

  她几乎吓懵了,连嗓子都变了调:“你要干什么?”

  他凝视了她一会,就好全没听见她的声音似的,只是闷闷地说了声:“我看见你的车坏了!”

  说着,他咔嚓一声锁上自己的车子——就好怕她骑上他的车逃走似的。而且,就好他晓得她的车要坏似的,变戏法一样,从身上掏出工具板头、凿子、老虎钳……埋头给她修起车来。

  这时,天全黑了。远处城里的灯光,也好在天边眨着惊奇恐惧的眼光似的。在这荒郊野外,只有她和他,她紧张得两手不断地绞着手帕,放在嘴里狠命地咬。

  还好,只断了一节链条!不一会,他就修好了。

  她慌忙接过车,胆怯地说了声:“谢谢!”就想跨上车子飞快地逃掉。

  可是,他却站在车前不动,冷静地说:“等一等!”

  恐惧顿时又抓住了她的心:“你还要干什么?”

  “可以跟你交个朋友吗?”

  “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喜欢你!”

  “啊——就兜头一记闷棍,几乎把她敲得昏了过去。好半天,才哆嗦着牙齿挤出了声:“可是,我、我不认识你!”

  “我可以自己介绍”说着,他掏出工作证递给她。

  她凑着云缝里漏出的一丝微微的星光,打开工作证一瞧:县建筑公司。啊,是他?想起来了。在她们县银行后院,正在新建的一幢宿舍工地上,不时发现有一个人,常到她们办公大厅附近转游,注意地盯着她看。可那时,她压根儿不把这当作回事。对,是他!原来,他早就对她怀着坏主意。

  她又羞又怕,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作梦?她真想骂他……可是,此时此刻,望着眼前这又高又大黑幢幢一樽铁塔似的黑影,她不禁浑身打了个冷颤,身不由己地向他伸出了吓得哆嗦着的手。

  他握住了她的手。可奇怪的是,从他那粗糙、有力、坚硬、滚热的大手掌里,她感到有一种颤抖的热流,电似的触住了她的全身。

  这时,天飘起了毛毛细雨,他奇迹似的从身后车上取出了一件粉红色的雨衣,递给她:“可以让我送送你吗?”

  “不,不用!”

  她怎么也不能让自己从这悸梦似的感觉中清醒过来,只是一股劲地想从这里逃了开去。

  “既然是朋友,就该送送你!”

  声音仍然是低沉的,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说着,也不等她同意,就跨上车,护卫似的慢慢地跟在她旁边。

  她不敢骑快,也不敢骑慢,更不敢回头看。一颗心就悬在嗓子眼上,脚下的路无疑就成了上绞场。天!真不晓得他还会干出什么来?

  幸亏到了。

  眼前高大的居民宿舍楼,家家窗口上一片灯光辉煌,他在不远的一颗柳树下,停住了车:“好,我不能再送了。”

  她迟疑了片刻,就好突然才明白过来似的,真想放声大哭一场。蓦地,甩下雨衣,逃也似地冲进了自己的家。

  这一夜,她没有睡。

  第二天上班,他穿戴得衣冠楚楚,骑着车子来到了办公大厅。她看到了,连她自己也不晓得是怎么一回事,她想站起来离开这里,却有人把她拖住似的,身不由己地红着脸,低垂着眼帘,轻声地、颤颤打了个招呼:

  “今天,休息?”

  “嗯。”温文尔雅的,竟个知识分子。

  “坐一会去么?”

  “不要紧吧!”

  “嗯。”她满脸羞涩地点了点头。

  于是,他走进银行办公大厅那长长的围廊,坐在她的办公桌旁边。她起身要给他倒开水,他急忙阻止说:“你忙吧,我坐一会儿就走!”

  她抱歉地笑笑,又坐到办公桌前,埋下头去。

  “忙吗?”他没话找话。

  “嗯。”她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她那牙雕玉镂般秀丽动人的尖下巴。

  说着,他拣起她搁在办公桌角上的一本英语课本,不无惊讶地说:“你业余时间还学英语?真用功!”

  她不好意思地笑笑说:“学着玩,你也喜欢吗?”

  他摇摇头:“有时为了查点机械技术方面资料什么的也看点。”

  这时,她才敢大胆地抬起眼睛,把他仔细地打量一番。原来他也还这样俊昂、潇洒、文雅,高高的个儿,宽宽的肩膀,一身式样时新,深蓝色微型喇叭衣裤,一头浓浓的又密又细的天然黑发,两道修剪的长短得当的鬓发,配着一张年轻英俊的脸庞,一双炯炯有神,含蓄深情的眼睛,就好不管什么款式的衣裳,穿在他的身上,总显得那么熨贴合身,天衣无缝,洒脱大方,浑身透出一股机灵儒雅的王子风度。

  真帅!

  可是,他怎么又会和昨晚那个高大、粗鲁的“怪人”联在一起呢?想到昨晚那叫人恐惧的一幕,她不免有些后怕,却不禁呆呆地望着他怔在那里。

  于是乎沉默。整个办公大厅,众目睽睽,发出窃窃私语,轻轻的笑声。不晓得是谁,突然扑哧一声,接着,咯咯咯一阵忍俊不住清脆欢快的笑声,把她从凝呆中惊醒过来,顿时满脸飞红,腮如桃花,羞得连头也不敢抬。

  可是,他却异常镇静,大大方方地站了起来,笑着说:“我走了,下次再来玩!”说着,洒脱地跨上车走了。

  她望着他那翩翩而去的背影,仿佛觉得这一切都好在梦里发生一样,直到现在还怀疑,这一切会不会都是真的?想到昨晚那种传说般的奇遇,她不禁又气又惊又好笑,难道说,世界上还真会有这样奇异的求婚者?可更奇怪的是,连她自己也不晓得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不把这件事向领导汇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