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甑
阿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4,466
  • 关注人气:9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奇异的恋爱四

(2006-07-05 22:32:59)
标签:

原创

小说

文化

分类: 原创小说

        “但是,他并非灰心……”

 

  他的朋友老K说:“爱情贵于真诚。只要真诚,金石开口,铁树开花!”

  老K的爱人也在针织厂。一个挡车工,一个搞机修,日夜相陪,形影不离。机器铿锵,唱不尽的是情歌;彩线万缕,姑娘纤细的手里,织不完的是绵绵情丝。

  当然,他是成功的。

  当厨师的小D,抖着崭新的料子昂贵的西装裤,不无得意地说:“爱情,是磁铁。不是她来沾上你,而是你要吸住她!对姑娘要有吸引力,可是你有什么?铃木?大三洋?索尼?照相机?跳舞?溜冰?……我的傻哥,要迷住人家,首先得武装自己,把自己变成强大的地吸力,就人离不开地球一样!要是我,哼……”

  每天,都会有人求他,他当然也就成了不是地吸力的地吸力!也许他觉得爱情,也他手中油腻腻的锅铲、菜碟,不过是另外一种以物换物的交易罢了。

  可是,真诚,吸引力,也许并非只有这么一种简单的解说?

  每天,连他自己也觉察不出他在变、变、变……

  跳舞,他本来就会一点儿,探戈、伦巴、迪斯科……也许学起来也并不那么难。至于嗓子,他本来就是个出色的男中音,最适合唱“送你一支玫瑰花”,“花中的月夜,静悄悄”……只是由于工作忙,荒疏了,现在正是它焕发青春的时候。

  于是,每天他都刻意留心自己的一举一动,不让那烫着微型波浪式的卷发上,留下一丝铁屑;不让那线条显明的喇叭裤,有着一点细微的皱纹。于是,在车间的角落里,铿锵的车床旁,响起了轻轻的歌声,浏利轻快的口哨声;在宿舍的楼板上,饭厅的水泥走廊里,响起了嘣嘣、嘣嚓嚓踢踏舞般清脆的节奏。

  跳、跳、跳,唱、唱、唱……

  其实,这本是一种青年人交流心声的进行曲,可是,又在什么时候起,把它变成了一种手段呢?

  他在努力寻找每一个能接近她的机会,一个接一个地主动去创造有可能向她表示爱慕的种种场合,借书、送磁带、拍照、跳舞、唱歌,甚至郊游……

  每一次,她发现他在场,总是高高地昂起她那洁白的象牙般美丽的脖子,脸颊鲜红,活泼地扇动着黑黑的长睫毛,明丽的眼睛,湖水一样深不可测。

  是笑?是爱?是拒绝?是淡漠?它,总能颤抖似地拨动着,年青人心灵深处爱的琴弦!

  当第一次,在家庭舞会上,一间窄窄的不到二十平方米的房间里。床被拆掉,家具靠边站,椅子迭成了墙,“大三洋”被高高地搁在沙发上,播放着撩拨人心,绯则缠绵的舞曲。人们在四周站着、靠着、挤着、笑着、嚷着,紧紧地围住中间小小的一圈——一个只容得三四对伴侣的舞池,仿佛就围着他或她们,工作后,全部生命的青春、热血、欢乐和活力;那舞曲、那欢乐、那笑声、那飞旋的步伐,仿佛渲染着每一颗年青的心灵。

  他大胆地邀请她跳舞。她却不禁迟疑地犹豫起来,轻轻地说:“我不会!”

  “我也一样,刚学。”他坚持着。

  终于,她笑着站了起来,把手搭在他的肩上。

  他微微地搂着她的腰,轻轻地跳进了舞池。

  他望着她的眼睛:“人家都说你跳得不错,果然,比我好。”

  “瞎说!”她把含笑的眼睛望着远处。

  “你常参加舞会吗?”

  她迟疑着,摇摇头:“你呢?”

  他也摇摇头:“真可惜,这样的舞会很少举行,单位里又不准跳,我们这样一个县城却连一个跳舞的公共场所也没有。其实,年青人跳跳舞又有什么不好?听说,外国人还把跳舞当作一种煅练身体的运动呢。”

她注意地瞥了他一眼,灿然一笑。

“听说,他们这里每个周末都有这样的家庭舞会,以后,我能来请你参加吗?”

  “为什么?”

  “因为,“他迟疑着,注意地盯着她的眼睛,然而,轻轻地一字一顿地说:“喜、欢、你!”

  她脸微微一红,慢慢地避开去。

  渐渐地渐渐地,他和她之间的接触频繁了,感情自然了,在她那秀丽好看的嘴唇上,永远挂着真诚的笑容。就好,那轻松、欢快、优雅的步伐,变成了一曲曲和谐的共鸣;就好,那浏亮优美的歌喉里,响起了共同的心声;就好,那强烈鲜明的节奏,拨动了年青人沸腾的脉搏。

  每一次,他轻轻地搂抱着她那纤细的腰肢,飞快地旋转着、旋转着,恍惚之间,就好那年青英俊的王子拥抱着纯洁美丽的小天鹅,在这自由幸福的天地里尽情翱翔。

  每一次,他从她那温柔、深情、妩媚的眼光里,那鲜红如霞的脸颊里,那甜甜的笑容里,得到了勇气和鼓励……

  “为什么用这样的眼光看着我?”她问。

  “可以让我说真心话吗?”

  “嗯。”

  “你真美!”

  “你真坏,下次不跟你跳了!”

  “不,真的,我觉得,今天,你穿这件玫瑰红的连衣裙,使你更美了!”

  “是么,我还不敢穿呢。”

  “为什么?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美,假若埃丝美拉达、卡尔曼、思嘉的美,是一种粗犷、娇艳、外露的美的话,那你就是属于那种自然、秀丽、内在的美。你这样的人,穿这种淡雅俏丽的衣裳,更会使你显出一种朴素、大方、庄重的美。”

  她不无娇羞地深情地,瞟了他一眼。

  他脸一红,急切地说:“真的!其实,现在的年青人,又有多少人真正懂得美?大多数都是不分好歹,只管赶时髦,拼命往自己身上打扮,以为这就是美。其实,有的本来就已经够漂亮的了,可是她越打扮,却越显得她艳俗平庸;有的本来还可以,可她一打扮,反而显得更加丑了、笨了!你说是吗?”

  她没有马上回答,只是脉脉含情地盯着他的眼睛,轻声地说:“其实,美有什么好?你越打扮的好看,人家就越会反对。”

  “那是他们不懂得美!其实,一个人讲究美有什么不好,生活中谁不爱美?爱美的花,爱美的衣服,爱美的家具,爱美的房子,爱美的一切!一个人在工作之余,把自己搞得美些,把生活搞得美些,究竟又有什么不好呢?只不过,世界上真正美的人不多罢了。”

  “为什么?”

  “因为,她,又要外在美,又要内在美。”

  “这样的人,世界上能有吗?”

  “为什么会没有?”他忘情地,几乎用一种火辣辣的眼光,盯住她的眼睛说:“她,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她鲜润的嘴唇微微一动,眼睛久久地凝视在他的脸上。他感到,握在他手里的那纤细的小手,在剧烈地颤抖。霎时间,他的心就喝醉了酒似的,仿佛停住了跳动,久久地凝视着、凝视着……

  突然,手一松,她无力地挣脱了他的胳膊,他急忙扶住她:“不舒服?”

  “不,”她羞涩地,低低地说“累了。”

  但是,他不累!

  因为,他看到了希望。就好,世界上一切的一切,都在为他增添光彩。车间里,那马达的轰鸣,闪烁的孤光,飞溅的铁花,也在为他欢唱;就好,生活中的道路都变短了,就连这简陋、固执、令人窒息的小小县城,也变得可爱起来。连他自己也觉察出他在变,以往的一切意识都在变。他,变得更加现实起来,忙碌起来;他,学会了精巧地按排自己每一分钟的工余时间;他,失去了以往对车间里一些技术革新的热恋;他,把几份图纸深深地锁进工具箱的底层;他,更热衷于每一个珍贵的家庭舞会……

  当然,这无疑地引来了新的诽谤、议论;领导的指责;好心人的规劝;同事们的讽言冷语……

  可这一切的一切,和爱情比,哪,又算得了什么?爱情和工作,难道一定应该是互相排拆,水火不相容吗?马克思不是也有伟大的爱情吗?谁能说,等他有了爱情以后,她会不支持他的工作?他的理想?他的追求?谁又能肯定说,这就不是伟大的爱情?因为,他深信马克思和燕妮之间伟大的爱情,决不仅仅是因为马克思的伟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奇异的恋爱五
后一篇:奇异的恋爱三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奇异的恋爱五
    后一篇 >奇异的恋爱三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