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甑
阿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4,466
  • 关注人气:9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奇异的恋爱五

(2006-07-05 22:26:41)
标签:

原创

小说

文化

分类: 原创小说

        “想不到,她,却成了众人‘围攻’的目标……”

 

  得到消息,胖大姐立刻庄重地跟她谈了几次。

  “真真想不到,你会这样傻!他有什么条件?他那点配得上你?你怎么会爱上这号人?大姐再不济,随便怎么捞捞,也要比他强!我看你趁早不要再和他谈了!啊?”

  (她的小姐妹阿G,也神秘地告诉她:他,已经谈过好几个了,都因为条件太差,人家又和他吹了!)

  “我和他,还只是朋友!“她也不无几次这样辨护过。

  可胖大姐说:“外国的一个什么老头子作家说过,男女之间除了爱情,不存在友谊;现在的年青人,那个不是朋友、朋友,其实早就……”

  胖大姐是六六届货真价实的高中毕业生,她当然晓得托尔斯泰、莎士比亚、但丁。可她却不防她也会说出这种庸俗的话,不禁红了脸,低着头喃喃地说:

  “真的,我们之间没……”

  “我不信!是不是他死乞白赖地缠着你,你自己不好意思开口?那大姐跟你说去!”

  “不不,真的,不……”

  “咳,你啊!我真不懂,究竟是什么让他迷住了你的心?因为,他帅?漂亮吗?”

  帅?漂亮吗?似乎是,似乎也不是。其实,一般男女之间最初的爱慕,大都不是由于帅,漂亮吗?谁又能相信一个人倒偏会爱“丑八怪”!

  或是因为他聪明、机灵、温雅?每当她让他轻轻地搂着腰,在那柔和、温暖、乳黄色的,梦一样的灯光里,随着那节奏鲜明、强烈、有力的舞曲,尽情地旋转着、旋转着……一霎间,仿佛感到天地间、世界上,只剩下她和他,再也听不见周围那刺耳的尖笑,疯狂的音乐节奏。她脉脉含情地望着他那潇洒的舞步,柔软的黑发,英俊的脸庞,明亮的眼睛,梭角分明的嘴唇,仿佛在向她作无声的肯求,温柔的表白:

  “我爱你!我爱你!……”

  心中不禁为之颤颤一震,一股强大的电流通过她的全身。使她第一次感到一种强烈的,不可抗拒的渴望、温暖、爱慕、冀求……

  也许,这就是爱!这就是她日思夜想,冥冥追寻中不得甚解,却实实在在可以感觉得到的那种爱!

  他爱她!他了解她!她和他在一起,她觉得,心里好多了一份温暖,多了一丝牵挂!

  难道这真是她要追求的那份爱?

  人们就好不承认它的价值,不承认她的思考似的,七大姐八大姑,好心的朋友、同学、同事,接踵而来。做长辈的当然有资格可以教训她:

  “乖面孔,呆肚肠!”,“鬼迷心窍!”

  就连领导——当然不是干涉,而是随意谈谈心。不也谆谆地告诫她:要慎重,要关心自己的前途罗,其实,靠这样找朋友能有好吗?你了解他吗?家庭、生活、政治面目、思想状态等等……

  于是,不管走到那里,街上、食堂、上班、宿舍,甚至连平时常去的图书馆,她,似乎都成了人们议论的中心,目光注视的焦点:惋惜、同情、好奇、猜测。就好,她明天真的要和他结婚似的;就好,她犯了她们的什么“天条”,该受罚获罪似的,舆论就一块无形的巨大的铁板,夹得她透不过气来。

  家里更是闹翻了天。

  妈妈势如大敌当前,冲锋临阵,得碗碟叮当响。当然,爸爸是能够理解自己的女儿的,保持沉默。但那可怕的沉默,不也可以理解为不支持和不同意吗?俩个哥哥,不动声色,一个抱着两条胳膊,靠在写字台上,如有所思;一个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地翻着一本色彩绚丽的“电影画报”。不屑于?不干涉?还是怎么的?

  “你热昏了头!”

  终于,妈妈解了围兜,往桌子上一,来了。这是第一句。

  发昏?不就是因为和一个不惹眼,油腻腻的四级钳工交朋友,有来往吗?这又犯了什么罪?要是我和他恋爱、结婚,那又该怎么样?大胆的念头,大胆的勇气,连她自己也不明白从哪里冒了出来!

  “你就不替家里人想想?”

  想什么?还不是家里为你分配,为你工作化了多少心血,哥哥姐姐们为你作出了多少牺牲,你就这样报答人家?你这样做对得起谁?等等,等等。不是么,至今家里还只住着两间不到三十平方米的小平屋,厨房搁在走廊上。一个哥哥找了个对象,就因为没有房子结不了婚;一个哥哥刚从外地调回来,在一家大集体小工厂当清道夫。当然,这一切都得想办法、寻门路。可是,这一切,就都该当作她应该找个有地位、条件高的对象的理由?就应该天经地义,心甘意愿地,让她把自己当成商品一样去等价交换、出卖?难道她就不应该有她自己的感情、灵魂、美好的心愿?就不应该有她的爱?她自己的追求?

  “你也不想想后果?”

  后果吗,当然有。被人瞧不起,被人闲话,被人揶揄。他的家里,她也曾去过一趟。一幢还不算怎么破旧的自己的老式楼房,一个慈祥的老母亲,一个可爱的挺热呼机灵的弟弟。没有靠山,没有关系,没有后门。如果结婚,无疑她就得跟所有生活在这样环境里的常人一样,从此,住在这拥挤简陋的房间里,去钻充满着烟雾、煤气、霉味重重的厨房间,卷起两只油渍渍的袖子,煎、炒、煮、烹。就得天不亮,一手高高地挎着小菜篮,一手紧紧地捏住钞票,拥挤着、尖叫着,去买一斤半斤带着一半骨头的条肉,或蹂烂了的青菜捆,老成筋的豆荚黄瓜儿。就得抱着婴儿,这祖国未来的花朵,求奶奶告菩萨,三天二头去坐托儿所的冷板凳。就得星期天排着长长的队伍,去买两张三十排三十号的影剧票……

  够了,够了,生活不就是这些吗?可是,人为了这些,就应该放弃追求、理想、爱?就应该把自己变成麻木的,没有感情的,冷血的木乃伊?捧着自己的心和灵魂,去寻找人间的地位、条件、金钱、关系?难道人生一世,就只是为了这些?这就是生活的全部意义?

  当然,他们晓得,他们的女儿是八十年代的姑娘,她不会掉泪,更不会去上吊!

  她烦躁地冲进自己的小屋,疲惫地倒在床上,用被单蒙住自己的头,只是用地一声摔上门,来表示她内心的那点抗争和可怜的挣扎。 

  也许,他们是对的。其实,人应该现实一点,感情算得了什么,难道为了他,而把父母、亲戚、朋友、领导、同学,一切都丢掉?犯得着吗?更可况她和他,又没有确立明确的关系。

  也许,生活本来就是这样。不是么,她的一个女同学,不久前,刚嫁给某商业局长的儿子,就顺利地从乡下小饭馆,调进了县城照相馆;还有她的一个小姐妹,不就是因为答应和房管所所长的儿子交朋友,连亲戚也沾了光,分房有了门路吗?在她的四周,有的人,不就是仅仅为了高攀,为了找到一个有地位、条件好的对象,却不惜挖苦心思找门路,千方百计打扮自己,奴颜婢膝地逢迎人家吗?只不过,她命好。就好,生活中的一切都用不着她自己操心策划似的,一切都会是走运的,幸福的,就是只要她不用自己的意志、感情、色彩去做自己的事!就好,命里她就会有好房子住,有个好地位的丈夫,有个条件高的家庭,受人尊敬,受人羡慕,一切都会自己送上门来,而她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这,无疑是自讨苦吃!

  也许,人的感情本来就是脆弱的,而物质是永恒的,没有爱情的爱情也会产生感情,自己不该“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被他一时的感情蒙骗住。

  是的,她羡慕电影里、小说里、诗歌里,那些敢于冲破社会传统习俗,冲破生活的牢笼,向往自由,向往光明,向往纯洁爱情的青年姑娘们。因为,他们和她们的追求,最后一定是胜利的、幸福的、完美的、崇高的。可她是她,她的生活不是电影、小说、诗歌,处处充满着诗情画意,说不定,她就得为这一时的感情冲动,戴上一辈子生活沉重的枷锁,精神的镣铐,这,后果……

  她不禁惊恐地睁大了眼,盯着头顶那低矮的灰暗色的旧天花板,长长的睫毛下,露出痛苦思索的眼光。就好自己做了一个长长的梦,现在才醒过来似的,那颗刚被青春的血液炙热了的滚烫的心,又动摇起来,开始冷漠了。

  (有人说,生活是教课书。这,不愧为是一句伟大的格言!)

  终于,她认输了,同意和他停止往来。于是,一切的一切都归于风平浪静,恢复常态。妈妈为她特意做了碗可口美味的鸡汤面;哥哥给她送来了一盒最新的,时代流行曲磁带;当然,这是理所应该的。因为,生活本来就应该为那些能给大家都带来幸福的幸运儿格外效劳的。于是,生活又给她带来了欢笑和鲜花,不管她走到哪里,投向她的眼光,充满了羡慕、赞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奇异的恋爱六
后一篇:奇异的恋爱四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奇异的恋爱六
    后一篇 >奇异的恋爱四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