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甑
阿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2,531
  • 关注人气:9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奇异的恋爱六

(2006-07-05 22:23:45)
标签:

原创

小说

文化

分类: 原创小说

        “可是,他却不晓得她怎么又变了……”

 

  家庭舞会上,快有一个多月不见她露面了。街上更不见她的踪影。就连办公也移到了四楼,门卫就牢头一样严厉地禁止上班时间会客。他的信,一封封都被原封不动地退回。他托老K去找她探听消息,说她业务忙。他打电话约她见一次面,她回答,没有空。看来,事情确已发展到不可挽救的地步了。

  他心里不免蒙上一层阴影。

  每天晚上,他穿戴整齐,徘徊在她家门口,远远地望着那扇亮着柔和灯光的小格子窗,犹豫着,几次鼓起勇气想闯进她家,找她谈谈。可是,每次刚走近门口,他想抬手敲门,又突然之间失去信心,怕被人瞧见似的,慌忙走开去。

  谈什么?你是她的什么人?要是见了她的父母、兄弟姐妹、七大姨八大姑,你怎么开口?或者干脆公开求婚,有这样求婚的吗?你不怕人家瞧不起?万一回绝呢,你这张脸又往哪儿搁,还不让人笑掉大牙?也许索性把你赶出来:你是什么人,我们不认识你,莫名其妙,哪……

  可是,就这么善罢甘休,那几个月来的心血不是白化了?其实,谈恋爱又有什么可耻的呢,正大光明,怕什么?肯就肯,不肯就不肯,好趁早死了这条心!对,干脆就这么一棍子捋到脚,更何况,前些日子他也曾托老K,在她父亲面前试探过,不是说:现在年青人喜欢新事新办,主要看女儿自己的意思么?豁出去吧,横竖这一关总是要过的,脸,红就红一次吧……

  但,一走到她家门前,他又……

  他真恨自己怎么会这么软弱起来了。那天,他在口袋里装上一包带把的“红牡丹”牌香烟,横下心,强迫自己不去思考,就去找一个什么朋友,或去办一件什么事一样,闷着头,径直走到她家门口。终于,“噗噗”轻轻地敲了几下。

  开门的正是她。

  一见是他,她的脸,瞬时红了起来,声音低得就怕人听见似的:“是你?”

  “嗯,来玩。”他的脸也红了,心,紧张的兔子似的扑扑直跳。

  她把他让进屋。刚巧她的父亲也在。于是,介绍,让坐。他掏出过滤嘴香烟,刚要递过去,她父亲敏捷地从桌子上捡起一支烟,向他摆摆手:“这、这……”说着,喀喳一声点上火,并把火送过来。

  他只好尴尬地缩回手:“不、不会……”

  她给他倒了杯茶,放在他旁边,就拿起一本书,坐在她父亲身后的床上,低着头随意翻了起来。

  于是沉默。屋里的气氛,顿时显得紧张起来,静的仿佛听得见他自己的心跳,就好他是来接受审判似的,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他真恨自己窝囊,也不晓得原来的那股勇气躲到哪里去了,脑子笨得一锅粥,刚才想好的那一肚子话,早已不晓得跑到什么哇爪国去了!

  后来,他甚至不晓得她父亲又是怎样打破这难堪的沉默的;又是怎样跟他天南地北地扯了起来;又是怎样巧妙微婉地说起他女儿的要求,以前曾有什么什么样的军官、大学生来追求,都没有同意;他女儿,现在年纪还小,正是年青人钻业务,求上进的时候。他也不晓得自己又曾向她父亲说了些什么,表示了些什么,只是每当他开口要说到她的时候,她父亲总是马上摇着头阻止说:

  “你的意思,我晓得我晓得,其实,你这样的年轻人,机会是有的、有的……”

  他甚至不晓得她父亲又是怎样站起来送客的,他自己又是怎样稀里糊涂走出来的。他总觉得自己好还有些话还没说出来,可是,又觉得其实不是该说的都说了吗?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一句话,你不配!

  发火吗,她父亲对你客客气气,仁至义尽;哀求吗,笑话。他后悔,他恨。他后悔自己根本不该来,他恨这无情的生活。

  他原以为,也许这只不过是一场误会,一场梦;也许是她遇到了家庭的某些阻力,社会的影响;也许这本不是她的意愿;也许只要他敢于冲破阻力,一切都能挽回,重新产生希望。他自认为他是理解她的,他是有把握的,只要他开口,就会得到她的支持,就会重新鼓起她的勇气,和他在一起。也许她会帮他说话;也许她会在暗中鼓励他;也许在他出来的时候,她会送他一起出来;然后,向他解说、摊牌。

  可是,在那短短的一个多钟头里,对他来说无疑有如渡过一个漫漫的长夜,她没有开口,没有看过他一眼,没有动过一回身子,没有、没有……甚至,连他走出她家时,她也远远地躲在她父亲身后,脸上淡淡的,连送送他的意思都没有。

  这才使他懂得,其实,这也是她的意思。是他自己太多情,太敏感,太痴心妄想了。也许姑娘的心,本来就是这样高傲冷漠,变化莫测;世界上,从来就是爱情和虚荣在一起,结婚和条件是天生的一对孪生姐妹;也许确是他不晓得天高地厚,生活中,本来就不存在什么真善美,只不过是他自己一味苦苦追求;他想喊,他感到一股无名的愤怒,他想说几句挖苦讽刺的话,他想痛痛快快地大笑一阵。

  临走时,他也不晓得自己究竟说了些什么,只是看见她终于抬起头来,脸色变得苍白,他心里不禁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痛快。他也不晓得最后自己又是怎样冲出那间闷得透不过气来的矮屋。

  于是绝望,悲观,从此一蹶不振,无颜见人,怕人笑话,扯谈;或是等待人们的讽刺,冷言冷语,庸俗的同情,廉价的怜悯、安慰,笑话!

  他还是他!

  第二天,不等下班,他突然掏出一迭崭新的钞票,在空中一扬,声明:

  “今晚我请客,在得春楼饭店,还有跳舞会,够朋友的都来!”

  人们顿时目瞪口呆,停住了手里的活。冷眼也好,惊讶也好,奈闷也好,窍窍私语也好,担忧也好,这有什么了不起?他今晚请朋友们吃一顿,有酒,有舞会,年轻人要朋友,要面子,作兴!

  楼上,灯红,酒绿。两张小方桌拼凑在一起,上面摆满了茅台、白兰地、五粮液、鱼、肉、香菇、三鲜……满耳只听见一片“嘣嘣”开酒瓶、汽水瓶的巨响声。小D头戴白帽,身穿白衣,手托菜盘,穿梭般地在旁边忙碌。今天,他是这里的主人,又是客人,可眼睛时时不安地对他察言观色。

  他的朋友老K,还有A、B、C……默默地不安地坐在四周。

  他举起满满的一大杯晶莹剔透的茅台酒,爽朗地望着大家:

  “来,干杯!”

  这是由于失望,悲痛;还是痛定思痛;还是嫉妒;还是复仇;是祸;是福……朋友们迟疑地面面相觑,举在手中的酒杯,就好举着命运神的千斤重闸。

  朋友们盯着他,他盯着朋友们。沉默,就好一首无言的诗,抒写在各人的脸上。

  终于,他大声地宣布:“从此,我将和昨天告别,重新开始我的生活,让我们遵照伟大的诗人佛罗伦萨的格言:走你自己的路,让人们去说吧!”说着,一口把酒喝干。

  霎时间,笑声、喊声、欢呼声,和着清脆的酒杯相撞的“当当”声,回荡在人们头上。节奏明快强烈的舞曲,伴着“嘣、嘣嘣嘣”的舞步声,从那高高的灯火辉煌的窗口,飞向绿树成阴,人流拥挤的大街。

  跳吧,笑吧。跳舞本来就是青年人感情交流的一种特殊的表达方式,它,燃烧着年青人的热血和青春;它,消除一天工作的疲劳和无穷的烦恼。

他甚至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跳得今天这样猛过,随着那疯狂的舞曲,一个接一个,不停地跳、跳、跳……仿佛那理想的火焰,青春的血液又在他身上沸腾起来。

也许,生活本来就是这样,没有单一的真善美;也许,他本来就不应该去追求这样的爱情。他有他自己的路,他应该去追求他自己的爱情,就好她有她自己的爱情,应该走她自己的路一样。其实,靠这样追求的爱情,没有共同的理想,没有共同的语言,没有共同的感情,又怎么能巩固呢。也许,这一切,只不过是他做了一个长长的梦而已。奇怪,倒底又是什么原因,竟会使他选择这样的道路去追求爱情;甚至会为了爱情而放弃自己的理想,自己的学习,自己的工作,自己人生的意义;是环境,是爱情本身,还是自己一时的意志弱?谁也说不上来。

  也许,这也是每个年青人必走的一个小小的、迷人的、弯弯的插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奇异的恋爱七
后一篇:奇异的恋爱五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奇异的恋爱七
    后一篇 >奇异的恋爱五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