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甑
阿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2,531
  • 关注人气:9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水葡萄们的风流韵事二

(2006-06-19 11:25:31)
标签:

原创

小说

文化

分类: 原创小说

 

  本来么,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只要你跟着走,不落单,识时务者为俊杰,自然而然就会花好月圆,天下太平罗。可谁晓得偏偏有人要反其道而行之,据然对这股风靡全厂,几乎到了无孔不入无缝不钻的爵士热不屑一顾。

  这就是窗帘车间的青年女徒工“水葡萄”。

  她叫林俏丽,今年才十八岁,正值青春年华。不仅生得身材窈窕婀娜,举止文静幽雅,而且天生长着一张白里透红,一笑生百媚,俊俏艳丽的瓜子脸。无论谁看到她那细细的柳叶眉,一双水汪汪,会说话的大眼睛,直挺挺的高鼻梁,灵巧好看,甜蜜蜜的小嘴角,滑润光洁的尖下巴,都会不由得暗暗地打心底里涌起一股羡慕爱怜之情。甚至,就好她那弯弯的留海,浅浅的酒窝,那梳得整整齐齐,柔如乌云的齐肩短发,那燕子尾一样,偷偷地遮住了半个桃花腮的长长发角,配在她身上,也显得别有一番风韵似的。加上她平时又专爱穿一些花色淡雅清丽,式样朴素大方,富有民族传统特色的服装,远远看去,婉如一株惹人喜爱,娇中含羞的俏海裳;一朵幽静优雅,婷婷玉立的出水芙蓉;一簇含露沾香,冰雕雪琢的白梨花,更惹得那帮油头光棍们,魂倾南国,神不守舍起来。

  但使得那一帮小青年们所以抓耳挠腮,心痒难熬的是,水葡萄不仅貌倾六国,色压群芳,而且,为人羞涩持重,不慕虚荣,平时轻易不和人嘻戏说笑,不得罪人。就连有些不晓得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们,三番二次,没话找话向前搭讪,或故意在水葡萄面前惹事生非,拌嘴搅舌出洋相。她也只是羞涩地甜蜜蜜地瞅着他们微笑,三言二语,温和地回答他们的问话,从不让人难堪,也从不让人希望,只是一门心思扑在学习、干活上。

  因此,背地里,小青年们宁可恶作剧地把她戏称为是:一颗灵珑晶莹,又酸又甜,可望而不可及的“水葡萄”!

  有一次休息时,爵士无意中发现水葡萄又和往常一样,避开热闹的人群,悄悄地坐在一边,全神贯注地往一本精致漂亮的笔记本上,边想边写着什么。他不禁笑着凑过去问水葡萄,是记日记?还是什么诗?可不可以借给他看看?水葡萄迟疑片刻,点点头,不好意思地把笔记本递给爵士。

  爵士接过笔记本翻开一看,只见上面全写满了一些水葡萄利用工余时间记下的,有关安装机器用的水泥柱脚方位深度大小尺寸,以及每一次搅拌混凝土的配方比例时间,和一些爵士平时给青年徒工们讲的关于混凝土施工保养性能等方面的注意事项。许多关键地方,还特别仔细地作了说明。

  爵士忍不住好奇地问水葡萄,把这些记下来有什么用?

  水葡萄腼腆地红着脸回答说:

  “我觉得知识是各方面的,现在暂时用不着,以后说不定什么时候又会用上。到那时查查就方便了。您说是吧,杰克先生?”

  说得爵士连连点头称是,不由得对水葡萄刮目相看。犹觉得在这到处都充着奇装怪服,处处以争艳斗丽,模洋仿外为荣的庸俗风气里,水葡萄的行动,无疑有如那沙中的金子,水底的明珠,出污泥而不染,使众人黯然失色起来,从而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思慕爱恋之情。

  一天,他突然找到牛鼻子,提出一个意想不到的要求:

  就是希望牛鼻子厂长,能帮他找俩个年青漂亮的姑娘,每天陪他吃吃饭和玩玩。这样,以后就不用再让牛鼻子厂长亲自陪他吃饭了。

  这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异想天开!可把牛鼻子难坏了。

  早在爵士刚进厂时,他就拿出三百块钱,作为他在厂工作时间内,每个礼拜的伙食费。言下之意,就是要独立开小灶。这对他这样一个从小生长、生活在国外,享受惯了高工资高待遇的公司高级职员来说,当然只不过是一个极小的开支,极平凡的享受罢了。但在中国,特别是潇湘厂所在的这样一个乡下青菜只卖几分钱一斤,鸡蛋只卖一角钱一个的偏僻小县城来说,无疑又如一件耸人听闻的国际新闻,使人惊愕不已。

  因此,厂里特特地从外地高价聘请了一名会烹饪各式西餐点心,和烧得出中国各种名菜、风味小吃的高级厨师,来为爵士服务。

  可是,让谁来作为他的陪客呢?

  总不能把客人冷在一旁,让他自己独斟独酌唱独脚戏,做主人的自己倒躲避三舍,畏缩不前罗。如果就让厂长书记去作他的陪客吧,难道就不怕有揩油,沾小便宜之嫌?出于万般无奈之间,经过再三慎重研究,最后决定由厂里拿出一部份钱,另外再由厂长、书记自己各掏一部份腰包,规定谁在厂里,谁就陪爵士先生吃饭。

  谁晓得爵士更有一个怪僻,就是平时如没有俩个漂亮姑娘在旁陪同吃饭,他就好魂不守舍一样坐立不安,终有山珍海味,食之而不知其为何味也!

  因此,最初几天,爵士出于礼貌,每天勉强由瘦瘦的书记、胖胖的牛鼻子厂长,轮流陪同吃饭。可是过不了多少日子,这书记厂长,不是这个外出开会,就是那个因公出差,几乎没能有多少时间来陪同客人吃饭。别的人更是唯恐避之不及,为此,言谈之间,爵士常常流露出不快之意。可是,牛鼻子他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佯装全然不知一样。

  想不到现在爵士突然心血来潮,却会这样直接了当地提了出来,这怎么能叫牛鼻子他们不犯愁呢?

  本来,这种事既然你会当面提出来,我也可以装傻卖傻,给你个老实不客气的干脆回绝:在中国是不作兴这种事的!可牛鼻子必竟是一厂之主呵,他想到的事,总要比别人复杂的多全面的多周到的多。因为,这不仅将牵连到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牵连到窗帘车间的施工速度,成败得失。而且,更将直接影响到爵士先生的工作情绪,身体健康,利弊轻重,事关重大,万不能等闲视之。

  因此,纵然是牛鼻子心里一千个不高兴一万个不乐意,还是不得不皱着眉,红着脸,委婉地对爵士劝阻说:

  “嗯嗯,这个,这个……嗯,杰克先生,在中国不比国外,这个,在外面可能请不到这样的姑娘吧,啊?”

  谁晓得这爵士脸皮死厚,所有外国人一样,凡是他们所提出来的事,想办的事,就横着心非办到不可。

  这时听了牛鼻子的婉言拒绝,他却不慌不忙地说:

  “那不要紧,其实,厂里的也行。”

  牛鼻子一听,连眼乌珠都瞪直了,着急地说:

  “那、那怎么行?厂里的女工都已是大嫂,结了婚的,家里有丈夫,有孩子,这样怕不方便吧……”

  不想爵士眼珠子狡黠地一转,指着远处一群群来来往往上班,穿戴的花枝招展,风华正茂的少男少女们,笑吟吟调皮地说:

  “这可能吗?厂长先生,不是说中国提倡晚婚?”

  一句话,把个牛鼻子窘得满脸通红,连说话也吱吱唔唔起来,说:

  “嗯嗯……不过、不过……她们大都是有了对象的,怕也不好……”

  爵士却在一旁打断牛鼻子笨拙的解释,真挚而急切地说:

  “厂长先生,其实,请您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您知道,自从我到中国来,最使人感到痛苦的就是莫如于没地方玩,休息之后没有事情干。我只不过想找一俩个姑娘儿陪着说说话,聊聊天,决没有别的意思!”

  既然话说到这个地步,牛鼻子当然不好再说什么了。

  经过千挑万选,盘衡得失,反复考虑,牛鼻子最后决定,就在窗帘车间挑一个——让水葡萄陪同爵士吃饭。下班之后,再抽一点时间给爵士打扫打扫房间卫生,冲冲开水,别再枝外生节,又闹出什么故事来。

  不用说,这正中爵士下怀。

  原来自那次向水葡萄借阅笔记本后,爵士就对水葡萄一见仲情。为了能更多的接近水葡萄,以便聊表自己的一片思慕爱恋之心,爵士却挖空心思,想出了这么个狭法子。以为这只不过是开个玩笑,大不料让人茶前饭后又多了个谈天说地的笑料而已,不会有什么结果。不想老天作美,还真成了一件天下大好事。这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窃喜之余,爵士非免又有些得意忘形,飘飘然起来。

  当下让自己的厨师,把菜肴办得比往常更加丰盛些。就好陪他吃饭的不是水葡萄,而是他陪水葡萄共进午餐似的。

  可是,水葡萄又哪里会晓得爵士的这一番良苦用心呢?总以为牛鼻子让她陪同爵士吃饭,帮助他打扫房间卫生,这也是厂里按排给她的工作,是一种对外宾的特殊照顾,理所当然的“革命需要”,因此,显得格外殷勤小心起来。

  而且,她晓得外国人特别讲究卫生,还特意从职工食堂大师傅那里借来一套刚漂白消毒过的新白围兜、白袖套、白卫生帽。净过面洗过手,把自己打扮得干干净净,个高级宾馆里的小服务员。准备随时给爵士上菜斟酒添饭,听爵士使唤。

  这时,小餐厅里被重新布景得焕然一新。深红色的油漆地板,天蓝色的镂花糊墙纸,式样新颖、富丽堂皇的吊灯下,放着一张闪闪发光的克铬米钢骨小圆桌。上面铺着雪也似白的绣花餐布,满满地摆了一桌子香色味形俱全的丰盛菜肴,和几瓶五光十色,装璜精致的高级名酒。旁边搁着两张轻巧灵便的克铬米钢架折迭椅,几盆幽香扑鼻的紫萝兰,更显得一股春芳满屋的浓郁气氛。

  爵士望着眼前这一番别出心裁的精巧按排,和眼前这穿着白衣白帽白围兜,更显得别有一番风韵,美如“天使”的水葡萄,禁不住心中一阵狂喜。亲自上前替水葡萄倒了满满一杯红如琼浆、晶莹透明的玫瑰酒,高高地举起雕花玻璃杯,要水葡萄和他一起,为他们之间的友谊而干杯!

  这突然而来的举动,不禁把水葡萄闹得目瞪口呆,不知所以然起来,猜不透爵士这又是使得哪国礼节?何邦风俗?因此,非免有些惴惴不安地红着脸,羞答答地推却说:

  “不不,杰克先生,请原谅,我不会喝酒!”

  爵士笑吟吟,意味深长地说:“不要紧,那就少喝点。这酒不凶,很甜,是我特意为您置备的!”

  “不,真的,我一点儿也不会喝!”

  爵士无奈,只得邀请水葡萄一起坐下来共进午餐。这对水葡萄来说,无疑更如晴天一个霹雷,震得她蒙昏了头。慌得忙不迭地往后退去,窘得什么似的说:

  “不、不,杰克先生……我、我……过一会,可以到大食堂里去吃!”

  这一来,倒把爵士给弄呆了,说:

  “那怎么行呢?”他指了指面前满桌子丰盛的菜肴,“总不能叫我自己一个人吃,让您站在旁边挨饿吧?”

  “不,杰克先生,这是我应该做的。过一会,大食堂里会给我留下饭菜的,请您放心好了。”

  爵士见水葡萄还不懂得自己的意思,急忙真挚而恳切地说:

  “林小姐,请您别误会。其实,我请您来就是为了能让我们在一起好好吃吃饭,谈谈心,以便更多地增加了解,增加我们之间的友谊。并不是真的要您来待候我吃饭,从旁为我服务。”

  直到此时,水葡萄才算明白了爵士要她陪同吃饭的真正用意,不免更加惊慌失措,惶惶不安起来,忍不住低下头,一个劲地喃喃着说:

  “不不,杰克先生,还是……还是让我回大食堂去吃、吃吧……”

  最后,不管爵士怎么劝导,恳求,水葡萄就是不肯坐下来和爵士一起吃饭。仍然坚持在一旁为爵士上菜斟酒添饭,尽心尽意地服务。

  一连几天,餐餐都如此。弄得爵士极为扫兴,大伤脑筋,但更不敢表示异议,怕得罪了水葡萄,弄巧成拙,反连这样的机会也失去了。

一天,爵士终于忍不住问水葡萄,为什么不肯同他一起吃饭?他殷勤地指了指每餐更换,一天比一天丰盛的菜肴,真挚地说:

  “林小姐,是不是您不喜欢这些菜?那您喜欢吃什么?只要您说了,我立刻就叫人去办!”

  “不不,”水葡萄慌不及待地摇了摇头,说:“杰克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

  “哪又为什么?”

  爵士一边固执地追问,一边却用一种几乎哀求的眼光,牢牢地盯在水葡萄的脸上。

  一时里,水葡萄慌不所措,吱唔了半天,却羞怯的低下头去,含含糊糊地推却说:

  “因为、因为……我喜欢在大食堂吃饭,喜欢、喜欢和大家在一起!”

  这对爵士这样的人来说,当然是件极不可思议的事。他怎么也想不通一个中国的普通女工,却不愿接受他这样的盛情邀请,单独和他共进丰盛的酒肴,倒喜欢挤到那热闹喧哗、拥挤不堪、卫生条件极差的大食堂人群堆中去,吃那二、三角钱一盆的素淡小菜?

  但爵士必竟是爵士,他为了达到能和水葡萄一起吃饭,讨水葡萄的欢心。同时,也考虑到这也许只不过是姑娘儿面嫩,不善于和人单独吃饭;或是来源于中华古训的美德,怕有失于对“客人”的怠慢。因此,竟不耻下顾,当下就叫人把酒肴搬到大食堂中去,和职工们一起共进午餐。而且,为了不让水葡萄难堪,爵士表示,从这天起,他自愿和工人们一起排长队,扒小窗口,吃和工人们一样的饭菜,不搞特殊化。

  这一来,不想却乐坏了职工,苦煞了牛鼻子厂长。

  平时,牛鼻子一心只顾抓生产抓任务,再加上:一,他会议多;二,他离家近。一年四季三百六十天,难得在职工食堂吃餐饭。因此,根本无意着心管好食堂伙食职工生活。广大工人为此早对食堂菜蔬单调,饭食花色少,抱了一肚皮意见。曾多次向厂里提意见提抗议,可牛鼻子每次都以研究研究,现在任务紧生产忙等等,一推二五六,不了了之。

  不防现在被爵士这么一闹,坚持要到大食堂和职工们一起同买同吃,这还了得!总不能让人家外宾,也吃这每天千篇一律,二、三角钱一盆的素菜淡瓜吧?传到外国去,那又将造成什么样的国际影响啊?

  因此,牛鼻子不得不亲自下厨房蹲点。要大师父们不惜工本,化力气,来个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尽量地把饭菜搞得花样多一些,好一些。

  不用说,因祸得福,便宜了职工,改善了伙食。一帮以窗帘车间为首、调皮的青年徒工们,更是不无得意地举着手里的饭菜,远远地向爵士眨眨眼,纵纵肩,以示敬意。有时,还故意地凑到牛鼻子旁边,对着爵士的酒杯,也呷上那么两口,长长地叹口气,啧啧两声,用也不晓得从那部电影里学来的、阴阳怪气的腔调,晃晃手,拖腔捏嗓地叫一声:

  “咕得拜哪,您——”

  恰巧这时,从国外购买的大批机器,已陆续运到潇湘厂,窗帘车间开始了更为紧张繁忙的安装阶段。爵士趁热打铁,干脆把水葡萄调到自己身边,作了他的第一助手兼“生活顾问”,每天不离左右。因为,一方面固然是由于这些机器的主要部份,都得根据图纸,重新装配运试,水葡萄不仅有较好的英语基础,能看得懂说明书上的大概意思及机器部件上的英文字母。而且,她的理解能力也很强,加上聪慧好学,一点就透,着实能替爵士解决不少工作上的麻烦。另一方面,也替爵士免除了得给青年徒工们自ABCD从头教起之苦。

  而水葡萄更不待说,自发生一番爵士自愿同甘共苦下大食堂共餐的佳话后,私下里更为爵士那种认真负责,敏捷果断,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所倾倒。觉得爵士虽然身为一个外国大公司经理代理人,却没有一点架子,甘心为祖国吃苦耐劳,拼命地忘我工作,这,无疑已具有一种高尚的爱国主义思想情操。因此,更觉得自己有一种义不容辞,尽心协助好爵士工作,照顾好爵士生活的革命责任感。

  如平时,一旦干起活来,爵士就会变得废寝忘食,显出一股拼命忘我的工作精神来。这时候,水葡萄就会时不时地从旁给爵士倒上一杯热咖啡,送上一块冷毛巾,让爵士擦擦汗,休息休息。再比如,平时遇到工作上的什么困难,爵士就有个双眼盯往图纸,眉头紧锁,狠命地吸香烟的习惯,而有时碰巧双手又沾满油污,每当遇上这种情况,水葡萄就会从爵士的口袋里,给他掏出一颗烟,塞进爵士的嘴里,并帮他点上火。

  这不由得使爵士大为感动,向水葡萄投去一深情感激的眼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