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甑
阿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4,466
  • 关注人气:9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水葡萄们的风流韵事五

(2006-06-19 11:04:52)
标签:

原创

小说

文化

分类: 原创小说

                 

 

  这人正是爵士。

  可一时里,他怎么也想不透这一切究竟又是为什么?

  因为,从他那高傲和目空一切的眼光看来,水葡萄这样一个无疑有如花中皇后,美似月宫仙子的当代佳丽来说,怎么会可能爱上羊脖子这样一个在中国大地上极其平凡极其普通不过,简直可以说是一贫如洗的青年徒工呢?他们之间的往来,纯粹只不过是出于一般少男少女们之间,那种应有的正常友谊和交情罢了。就好自己和别的青年徒工们一样,这怎么能和“爱情”这两个纯洁神圣至高无上的伟大字眼连接在一起呢?因此,纵然对水葡萄近来古怪刁钻暧昧反常的言行有所觉察,可也并不怎么往心里去。

  不想今天只因水葡萄无缘无故地又婉言谢绝了自己的一诚心邀请,不肯和他一起去春游。不晓得是出于妒忌?还是纯属寻根找源,猎奇情切的驱使?竟一反平时那种光明磊落,俊逸洒脱的绅士作风,偷偷地跟踪起水葡萄来。偏偏鬼使神差地又给他撞上了碧水潭畔这惊心动魄的一幕,无疑有如给人当头一棒,把他打的五魂六魄了出了心窍。霎时间,惊讶得呆如木鸡,半晌转不过神来。

  原来,不晓得是由于爵士远远地躲在柳林深处听不清,还是由于猝然之间遇到这样的变故,撞得他昏头转向忘了听?竟把水葡萄还手帕,当成了真的向羊脖子馈赠礼品,私定终身了。这怎么能叫他不幡动神摇,恍然有如隔世之感呢?冥冥之中,深为自己竟会如此粗心大意,麻木疏忽而悔恨不已!

  所幸的倒是,不晓得是由于羊脖子对水葡萄有什么隔阂?或是水葡萄在什么地方得罪了羊脖子?俩人争吵一场却不欢而散了。最后,羊脖子连手帕也不要就拂袖而去,气得水葡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捂着脸,痛心地大哭跑掉。爵士心里顿时酸溜溜的,说不出是惋惜,还是幸灾乐祸?觉得事情也许并非到了山穷水尽,无可挽回的地步,说不定其中还大有转机呢!不免又有些忘乎所以起来。暗暗决心这一回自己再不能一错再错,误失良机了。而是应该认真想一想,如何对水葡萄有所表示,以便重修秦晋之好!

  自此,爵士对水葡萄不仅不见外,反而更加一往情深,处处显得格外殷勤小心起来。而且,考虑到水葡萄遭受如此波折,感情上一定很痛苦,还故意排她单独干些比较轻松愉快的活。第一次破例地把他那架特大的带电脑全自动多功能收录机带到窗帘车间里来,为水葡萄播放一些最新外国轻音乐、圆舞曲。时不时,还给青年徒工们讲一些幽默风趣的外国笑话,逗大家开心,引得车间里,不断爆发出一阵阵欢快的笑声。

  可谁晓得这水葡萄,不知是真的铁石心肠,还是缺筋少心眼?面对爵士的一片真情,竟全然没把这当作一回子事似的。每天上班,不是和大家说说笑笑,一股劲儿往热闹堆里凑,就是有事没事找羊脖子,有枣一竿子,没枣三竿子地乱搭腔。仿佛世界上压根儿就没发生过那天碧水潭畔的介蒂,不存在爵士这个人似的。怪怪!

  把个爵士心中那股子蕴藏已久的妒忌之情,爱情之火,勾引得更加火烧火燎,焦灼难熬起来,终于忍耐不住,滚烫的岩浆一样喷发而出:

  ——马上把手帕当面还给水葡萄,并把事情捅破,看她怎么办?

  那天下班后,水葡萄刚洗完澡,换好衣裳,用一条粉红色的绸带,松松地挽住湿头发,一边轻轻地往后甩了几甩,一边推着自行车,慢慢地往外走去。

  不防爵士穿着一身油腻腻的工作服,不慌不忙地从后面跟了上来,叫住水葡萄:

  “林小姐!”

  水葡萄一见,急忙停住车,关心地问:“咦,杰克先生,怎么您还没下班?”

  “嗯……”爵士迟疑地看了看水葡萄,半晌,才吞吞吐吐地说:“我想陪您走一段,可以吗?”

  说着,也不等水葡萄是否同意,就抢先往前走去。

  水葡萄一时摸不着头脑,又不晓得爵士葫芦里究竟装得又是什么药?只得奈闷地跟了上去。

  这时,工人们都已纷纷下班回家。喧闹的厂房,顿时寂静下来。只有天边万道耀眼斑斓、火一样燃烧着的霞光,染红了翠绿的柳林山峰,一幢幢式样新颖气派非凡巍峨高大的车间、宿舍、办公大楼,四周显得格外空阔静穆明亮起来。而道路两旁那一排排正在吐浆爆芽、新栽的翠竹嫩柳美人蕉,在迷人的霞光里,更是羞答答地,一个个穿上金色晚装的少女,拖着长长的影纱,仍然坚贞不渝,默默地伫立在那里,聆听着头顶不时掠过的一阵阵归雀吱吱喳喳的欢叫,仿佛要把这即将逝去的迷丽晚景,随同淡淡的芬芳,永远挽留在人间似的。

  走着走着,水葡萄不免有些略感不安起来,忍不住停下来,怯怯地问了一声:

  “杰克先生,您叫我……”

  爵士瞧了瞧霞光里的水葡萄,不禁又有些犹豫起来,吱唔了半天,才勉强地笑着说:

  “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有一件事我想问问您 。”

  “什么事?”

  “这几天,您曾掉了什么东西吗?”

  水葡萄意外地呆住了,想了想,迟疑地说:“好没有……”

  “真的没有您再好好想想!”

  水葡萄不禁疑惑地瞧着爵士,摇摇头说:“真的好没有!”

  爵士却从口袋里,掏出那条绣着一朵金色并蒂莲和羊俊名字的紫蓝色手帕,递在水葡萄面前,用一种轻柔但又带着几分古怪的声音问:

  “林小姐,您认识这条手帕吗?”

  水葡萄一见,顿时羞得满脸通红,慢慢地又变白了。不晓得自己究竟该说认识,还是说不认识好?

  望着水葡萄骤然巨变的脸色,一副欲问又止,颓丧泄气的神情,爵士不免又有些沾沾自喜起来,装着一副悯天怜人、毫不在意的神气解释说:

  “其实,是不是您的都无所谓,这手帕我已拾来好几天了,可就是找不到失主。我想,这样的手帕,或许只有您才会有,因此特来问问您 ,要是问错了,就请林小姐……”

  “不……”水葡萄终于忍不住颤颤地回答说:“那手帕是我的,不晓得杰克先生又是在什么地方拾到的?”

  “碧水潭畔的柳树林里!”爵士瞅着水葡萄故弄玄虚地,一字一顿回答说。

  “碧水潭畔……”

  水葡萄惊讶得几乎要叫出声来!这么说,那天的事,爵士他都看见了吗?水葡萄又惊又羞,恨不得此时天上塌下一块来,好把她埋住。不由得勾着头,窘得再也说不出话来。

  小人得志便猖狂!见此情景,爵士忍不住笑吟吟地,调皮地说:

  “这么说来,现在应该物归原主了罗!“

  水葡萄只得红着脸,羞怯地点了点头,咕咕哝哝地也不晓得说了些什么,就想伸手去接手帕。

  不想爵士就好有人跟他抢似的,急忙把手帕往自己怀里一藏,突然恳求地说:

  “这手帕太可爱了!林小姐,您可不可以把它送给我?”

  水葡萄这一惊,非同小可,几乎是不加思索地急急连声拒绝说:

  “不不,杰克先生,这可不行……”

  “为什么?”一见水葡萄如此惊慌失措,一口回绝的神情,爵士顿时脸上有些不高兴。可他还是耐着性子,笑模悠儿,半讽剌半嘲叽地问水葡萄:

  “怎么说,是我不配罗?”

  一时里,水葡萄不晓得又该从哪里开口呢?可抬头望着爵士那满脸执着疑惑不悦的神色,更不敢再冒然拒绝。吱唔了半天,眼见得不说是不行了,这才不得不含糊其词地说:

  “不不……杰克先生,请您别误会,因为,因为……那条手帕不是我的!”

  “不是您的?”

  “嗯,不是我的!”

  “哪又是谁的?”

  “是羊俊自己的!”

  “这怎么可能?”爵士几乎要失声叫了起来,“不是我看您亲手送给羊俊的吗,怎么,现在突然之间又会变成羊俊自己的呢?”

  水葡萄这才明白肯定是爵士把事情全给弄错了,还以为真的是自己拿手帕送人,以表一番衷心呢!一时里又羞又气,说不出是悲是喜?真想不顾一切地把事情的根根源源,枝枝蔓蔓全都告诉爵士,以吐自己的一腔苦水,满腹冤屈。可一想到这又会给自己带来怎么样的后果呢?心里一紧张,不由得两手都捏出了汗。衡量再三,水葡萄觉得事到如今,也只能将错就错,把戏演到底,说不定倒还真能让爵士彻底死了心。因此,以假乱真,水葡萄也就糊里糊涂干脆承认了这条紫蓝色的手帕是自己送给羊脖子的。后来不晓得为什么被羊脖子不小心给弄丢了,恰巧又被自己拾到,替他洗干净,趁礼拜天休息还给他。因为埋怨了几句,不想羊脖子脑羞成怒,一气之下竟不好意思走了,等等等等。真真假假,连裹带挟,霎时间把个爵士说得心灰意冷,凄凄惶惶,朦朦胧胧起来。呆了足足有半顿饭的功夫,才哭丧着脸,嘟嘟嚷嚷地喊了一句:

  “他不是不要了吗?他不是不要了吗?难道您不可以再送人吗!”

  一句话,说得水葡萄心里又是砰砰砰一阵乱跳。急忙低下头去,倔强地噙住直在眼眶里打转的泪花,用晶莹细密的牙尖尖,轻轻地咬着血红的嘴唇,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却极其坚强肯定地说:

  “不,他、他会要的!杰克先生,请您把帕儿还给我吧!”

  说着,也不管爵士是否愿意,伸手抢过手帕,逃也似地跑掉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