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甑
阿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2,531
  • 关注人气:9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水葡萄们的风流韵事八

(2006-06-19 10:38:19)
标签:

原创

小说

文化

分类: 原创小说

                

 

  不想第二天刚上班,牛鼻子就派人把她找了去,劈头嚷道:

  “简直是乱弹琴!你是怎么搞的,嗯?你们眼里倒底还有不有我这个厂长,还有不有领导,嗯?今天你不把事情给我说清楚,我饶不了你!”

  一顿连棍挟棒,把水葡萄骂得狗血喷头,昏头转向,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怯怯地带着哭腔声说:

  “我又怎么啦?”

  “什么,还问我?我还问你哩!你说,你们昨晚到底干了些什么,嗯?”

  水葡萄脸上霎时羞得通红,不禁口中喃喃地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昨晚、昨晚……”

  这更证实了牛鼻子心中的疑窦,越发怒不可遏起来,连讽带讥地挖苦说:

  “看来别人没冤枉你吧,我的林小姐,林大姑奶奶,这回你可够给我的面子啊!我多少次叫你注意注意,可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你给我捅下这么大的漏子,够光彩够风流的吧,可是你叫我怎么向人家交代,嗯?”

  望着牛鼻子那副气得发疯的样子,想起自己昨晚的遭遇,水葡萄忍不住感到又委屈又气脑,低下头,恨恨地说:

  “昨晚的事我没错!”

  “什么?”牛鼻子猛地在水葡萄面前站住脚,大肉鼻子几乎顶在水葡萄的额头上,撅起屁股蹦跳着大声嚷嚷道:

  “你没错?你以为你惹下的祸还小吗让人家为你丢下工作,跑到国外去买珠宝,给你跪下求婚,还把人家气得把珠宝掼进碧水潭里去,影响工作,败坏声誉,你据然、你据然还说你没错?你也不去听听人家说些什么!林俏丽啊林俏丽,我今天老实告诉你,要是、要是今后杰克先生出了什么意外事故,你得负全部责任!”

  这一来,水葡萄真的完全怔住了。

  我的妈呀,她原以为自己昨晚这么坚决干脆地拒绝了爵士的无理纠缠,就天下太平,万事大吉罗。谁晓得爵士据然还会闹出一出什么、什么男“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故事来!这叫她水葡萄又怎么解释得了呢?一时里,却心慌胆

  “我我我……”的我不下去了。

  原来,昨晚爵士在窗帘车间向水葡萄求婚失败后,绝望之下,喝醉了酒,竟偷偷地溜出厂,把珍珠项链和红宝石戒指,一古脑儿全都甩进了深不可测的碧水潭。直到今天早上人们发现他时,爵士还醉曛曛地一只手紧抓着空酒瓶,一只手扯着自己脖子上的领带结,迷糊不醒地睡卧在碧水潭畔露水漉漉的青草丛里,满天飞舞的柳絮,白白的厚厚的盖在爵士身上脸上,只大狗熊。一时里闹得全厂说什么话的都有,好这一切全都是水葡萄的故。仿佛一夜之间,水葡萄真的成了聊斋志异里万能的“狐狸精,迷人的骚货,风风雨雨的说得要多难听就多难听!

  消息传到牛鼻子耳朵里,这还了得!

  这几年,随着我国政策的进一步开放搞活,吸引了国际上越来越多的外资深入我国内地进行投资开发,通商贸易,经济往来,技术交流。这对潇湘厂这样一个搞工艺品,以外贸业务为主的企业来说,无疑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受益匪浅罗。特别是创办窗帘车间,爵士进厂以来,面对着外资企业那优厚的待遇,不可限量的前景,牛鼻子更是充满了一股跃跃欲试,大干一番的雄心壮志。但使人忧虑的却是,随着政策的进一步开放,而潮水一样涌进我们这块古老而又年轻美丽,富饶而又单纯贫穷的土地上来的,那些所谓的现代生活,现代文明,蛤蟆镜迷你裙哎哟哟甚至于性解放性自由……也瘟疫似的传染着我们的每一个角落。因此,一方面牛鼻子固然衷心欢迎外商投资,欢迎爵士来厂创办窗帘车间,热情地支持青年徒工们跟爵士学技术,学管理方法;但另一方面,却无时无刻不防范着他们,真可以说是事事注意处处留心,不敢存一丝半毫的侥幸之心。

  谁晓得就在这安装工作即将结束,自己无时无刻不为这帮小爹爹姑奶奶们提心吊胆的日子,就要过去的紧要关头,爵士和水葡萄据然情种未断孽冤未了,闹出一场什么出洋寻宝下跪求婚醉卧碧水潭的活“话剧”来,惹得满厂风雨,无人不晓。这怎么能叫牛鼻子不为之痛心疾首悔不当初呢?愤然之余,牛鼻子更是把一腔怒火,满腹忿慨全部撒在水葡萄身上。俗话说的好,蚊子不叮无缝的蛋,如果,水葡萄能够站稳立场;如果,水葡萄能及时地防范阻止;那事情还会闹得如此一败涂地不可收拾的地步吗?

  望着眼前呆如木鸡,泪水汪汪的水葡萄,忍不住又恨恨地连讽带讥地说:

  “怎么,现在后悔了?不行,迟了,我的千金小姐,如要人不知,只有己莫为,晓得今天,何必当初,我告诉你,今天你就是哭也没有用。从现在起,你马上给我离开窗帘车间,事情不处理好,你就不要上班!”

  牛鼻子不说犹可,这一说,无端勾起水葡萄一番心思,禁不住把满腹委屈痛苦,化作两行晶莹的泪水,断线般地哩啪啦掉下来,倔强哽咽地回答说:

  “不,我偏不,你凭什么要我离开窗帘车间?”

  “什么,把你调出窗帘车间你还不愿意?”

  牛鼻子更火了。前几天,要她呆在窗帘车间,她三番二次纠缠着口口声声要调、要调。现在倒好,闯了祸,把她调离窗帘车间,她倒不干了!为什么?难道说把她从这个是非之地调走,还不好吗?牛鼻子不禁越想越脑,呼地站住身子,把桌子一拍,气势汹汹地说:

  “不行,今天你愿意走,要走,不愿意走,也得走!你不要不到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掉泪!”

  但不管牛鼻子怎么发火怎么威胁,水葡萄就是一口咬定不走,我偏不走,别的什么也不说。只是扭着头,直着眼,一个劲默默地流泪、流泪,激动得胸脯不断地发出剧烈的起伏和抽泣。

  其实,她又能说什么呢?只是凭着一颗姑娘敏感的心,她深深晓得,如果此时此刻真的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走掉,那一切,无形中变成了事实,以后她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这叫她一个姑娘儿家家的往后还怎么见人?何况,她清清白白无端遭受如此蹂躏和耻辱,心里更有一股对爵士说不出的气愤和怨恨。因此,就好铁了心似的,偏要蹲在窗帘车间,瞧瞧爵士还能闹出什么花样来?

  可谁晓得牛鼻子偏偏又不能理解一个姑娘儿家身临其境的痛苦心情,反而认为水葡萄之所以不愿离开窗帘车间,是故意和他为难作,不由得更加气得暴跳如雷,口无遮拦起来,要不是当着水葡萄的面,几乎要骂大街了!

  正值这相持不下之际,门外突然咚咚咚地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窗帘车间的女徒工翠玉,慌慌张张地闯了进来,气急败坏地告诉牛鼻子:

  “厂长,不、不好了!羊脖子要跟爵士打起来了!”

  “什么什么,乌七八糟的,你说谁跟谁打起来了?”

  “羊、羊……”翠玉一下子吓得改不了口,急巴巴的连咽了几下口水,才慑慑懦懦地说:

  “羊、羊俊要跟杰克先生打、打起来了!”

  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连牛鼻子和水葡萄都震呆了,异口同声地问:“为什么?”

  “我怎么晓得?好、好……”

  见翠玉一副猴急的样子,牛鼻子心里不晓得是冒火,还是气糊涂了?却对着翠玉粗声大气地嚷道:

  “那你还冷着干吗?还不马上去给我把羊俊叫来!”

  翠玉胆地乜了一眼牛鼻子,委屈不满地撅着小嘴,低声说:“我怎么叫得动他?”

  “什么,难道他是太上皇了不成,连我都请他不动?”

  翠玉的话无疑有如火上加油,气得牛鼻子七窍生烟,忍不住在心里恨恨骂道,好你个羊俊,上次的事还未了,如今竟发展到和杰克先生也打起架来,这还了得!今天如再不拔拔你这颗刺头儿,那往后还怎么工作?而且,他也隐隐预感到羊脖子之所和人打架,保不定又是在哪里闯了祸?一颗心不由得呼地提了起来,竟忘了眼前的水葡萄和翠玉,急忙风风火火,骂骂咧咧地亲自去找羊脖子了。一边走一边又不无怀疑地想到,刚才还疯疯癫癫醉曛曛地躺在床上休息的杰克先生,怎么一下子又会跑到窗帘车间里去和羊脖子打架的呢?

  今天一早,窗帘车间的青年徒工们,满以为经过昨晚一番波折后,这两三天之内,爵士肯定不会再来上班了。看来试帘工作的头一天,也就这样泡汤了。因此,不免有些城隍山上看火烧,兴高采烈起来。不想出乎大家意料之外,上班铃一响,还没等人们一边余兴未尽地高淡阔论,大声争辩着昨晚水葡萄和爵士的桃色事件;一边三三俩俩,悠哉晃哉地向窗帘车间,那幢高高的喜气洋洋地屹立在一派迷人春色里的新厂房走去。就发现爵士早已穿着工作服,阴沉着脸,一声不吭地站在车间大门口。吓得几个平时跟在羊脖子后面,没少干坏事的调皮捣蛋鬼们,不禁暗暗地冲着爵士背影吐了吐舌头,一个个闭声敛气,悄无声地从他面前溜了过去。

  一夜之间,人们发现爵士明显地憔悴消瘦多了,脸色苍白,神情呆滞,丰润的脸颊,就好被谁用刀削过一样,深深地凹了进去,远远看去,叫人无不为之动容。

  但爵士自己并不由此而感激大家似的,上班之后,一反平日他那种高雅潇洒俊逸的为人风度,变得又暴躁又专横。一边绷着脸,指挥青年徒工们把一批特地从外省挑选来的优质毛竹,卸下车,扛进窗帘车间锯好堆好,作为试产第一批成品窗帘的材料;一边却汹狠狠地抱着肩膀,不断地在旁边来回走动,处处找人家的茬。好今天不管什么人,在他眼里都看着不顺眼,不管什么人干的活,都不能让他称心如意似的,一味地叫人难堪。

  而奇怪的却是,今天的一帮小青年姑娘们,也好特别知趣似的,不是有意无意地远远避开爵士,就是一个个不约而同的只是一味的埋头苦干,唯命是从,而且干得从来没有这样认真仔细过。这无疑更加激怒了爵士那颗孤高骄傲的心,面对着如此春光喜人,和谐欢乐的劳动画图,竟变得越发咆哮如雷,蛮不讲理起来。处处找漏洞,事事寻挑衅,就好不给人家找出点毛病来,不寻出点事情来闹闹,以此达到破坏这统一美好的气氛,泄忿他那痛苦欲绝的心灵,决不善罢甘休似的。

  终于,他意外地发现,在这紧张忙碌来来往往的人群里,除少了水葡萄外,也不见羊脖子!不禁沉下脸来,气势汹汹地大声嚷道:

  “羊俊为什么不来上班,他到哪儿去了,啊?”

  霎时,在场的人一齐停下活来,你瞅瞅我,我觑觑你,似乎直到这时才发现他们中间还真的少了个羊脖子。要在平日,遇到这种事,还不把个羊脖子闹腾得够邪乎的,窜前跳后,评头品足,更会另添一番景色。可是今天,不晓得是怎么的,连个鬼影子也不见,不由得大家一个个奈闷的谁也说不上来。

  这一下,爵士更来劲了:“不行,这还个工人吗?你们不要干了,马上派人去把他给我找来,今天,我非要驯服驯服这匹野马不可!”

  偏偏这时,说曹操曹操就到。

  羊脖子浑身水淋淋地拎着外衣,垂头丧气,磨磨蹭蹭地走了进来,大家不禁都怔住了。几个胆小的姑娘暗地里嘀咕了几声,急忙让翠玉跑去找牛鼻子。

  爵士一见羊脖子身上,那副死不死活不活的窝囊劲,不由得一股无名火直往脑门上冲,大步窜上前去,拦住羊脖子厉声问道:

  “为什么到现在才来上班,嗯,干什么去啦?”

  “玩得痛快吧,那你为什么不再玩下去?我让你玩,你可以玩个一辈子!”

  但令人奈闷的是,羊脖子今天也一反往常那种动不动就和爵士当面顶撞闹磨擦的犟性子,只是默默地瞥了一眼气冲斗牛的爵士,仍然低下头去,一声不吭地任凭爵士在自己面前骂天骂地,挖苦讽刺,横加训斥。浑身晶亮的水珠,挂满了头发眉稍眼角,在阳光下滴滴嗒嗒地,不一会就水淋淋的淌满了一地。

  等牛鼻子颠颠颤颤赶到时,爵士已骂得气竭力尽,言穷词乏,俩人斗牛似的僵在那里,这远远看去,真好刚刚打完了一架。

  这时牛鼻子望着从头到脚浑身水湿,在微寒的春风里,冻得嘴唇发青,牙齿打抖的羊脖子,说不清心里是气是恨,真想上前一把抓住,狠狠地扇他一顿。

  可当着爵士的面,他又不便发作,觉得在事情未调查清楚之前,还是先劝慰爵士几句,让羊脖子进去把湿衣裳换掉,待下班之后,再作严肃处理。同时暗暗下了决心,这回干脆连羊脖子和水葡萄一起调,那怕天塌下来,也要调,再不能留下这几块祸坯拖延误事了。一边想着,不禁走上前去,对羊脖子大声训斥道:

  “你还呆着干吗?还不快去换掉衣裳上班,下班之后,马上到我的办公室里来!”

  一边回过头去,笑着想对爵士说点什么。谁晓得突然之间,爵士又好吃了什么起死回生的灵丹仙药似的,满脸放光,浑身激动起来,竟忘了眼前站着的牛鼻子和羊脖子,双眼直勾勾地盯在远处呆住了。

  牛鼻子心里一机灵,我的天!不晓得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严重的唐山地震,还是埃及金字塔倒塌?急忙随着爵士的眼光,疑惑地往前看去,妈呀,来者竟是水葡萄!这不是存心来凑热闹吗?牛鼻子再也顾不得许多了,急忙抢上前去,压低嗓门,气汹汹地命令道:

  “你来干什么?啊,还不马上给我回去!”

  不料水葡萄据然也吃了豹子胆似的,一反平日她那种一呼百应,喔喔连声的温顺性情,第一次公开违背起牛鼻子的命令来。昂起头,扬着脸,一声不响地从牛鼻子面前扛起一根足有海碗口那么粗的大毛竹,顽强地往窗帘车间走去。

  把个牛鼻子惊讶得目瞪口呆,怒不可遏起来,真想不顾体统冲上前去把她拦住。猛回头瞥见爵士亮晶晶地盯着水葡萄的背影,一副迷迷澄澄痛不欲生失魂落魄似哭又笑的样子,怕突然之间,又会闹出什么意想不到的变来,只得吞声忍气,压住满腔怒火,悻悻不快地离开窗帘车间。

  俗话说,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其实,对水葡萄这番举动,个中含意,爵士又怎么会不明白呢?这不就是明摆着向他表示抗议示威,表白她的立场么!可事到如今,昨晚自己鲁莽的举动,犹如射出去的箭,泼出去的水,还能收得回来吗?不由得爵士悔恨交加,有如油煎刀割一般,把刚才那股面对全厂议论纷纷,百般冷讥,竟不顾自己酒后虚弱累乏的身体强挣着上班的拼命勇气,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绝望之余,爵士狠狠跳上一辆刚开到他身边的毛竹车上,抓起一把雪亮锋利的劈竹刀,死命地朝竹索砍去,准备把那山一样堆在车上的毛竹翻下来。谁晓得是用力过猛,还是身心憔悴,只觉得面前刀光一闪,双眼一黑,顿时火星并溅,天旋地转地往车下栽去。紧随着哗啦啦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爵士被车上倒下来的毛竹压住,什么也不晓得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