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甑
阿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2,531
  • 关注人气:9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水葡萄们的风流韵事九

(2006-06-19 10:34:39)
标签:

原创

小说

文化

分类: 原创小说

                

 

  昏迷中,连爵士也不晓得自己曾胡说了些什么?又曾做过些什么样的荒诞梦?只觉得眼前时时好飘浮着一朵白色的云,一层温柔的雾,在一片朦朦胧胧的云雾之中,闪烁着一双俏丽乌黑的大眼睛,时远时近时近时远地,一刻也不曾离开过他。直到第四天清晨,爵士才在一片昏昏沉沉的睡梦中,渐渐苏醒过来。

  这时,大地刚从夜梦中恢复生机,厂医务室的病房里静悄悄的,只有从窗外水漉漉满树翠枝嫩芽,一颗颗婷婷玉立,像沐浴在薄薄的晨雾中少女一样迷人的柳林深处,不时地传来一、二声婉啭浏丽的莺啼鸟鸣声。使得这洁白素雅,空气中飘浮着一层淡淡幽香的小小病房里,更充满了一种春意盎然,朝气蓬勃的气氛,叫人心旷神怡,豁然开朗起来。

  恍惚之中,仿佛又有人悄悄地走进病房,就好唯恐把自己惊醒似的,把一些药瓶热水之类的东西轻轻地搁在桌子上。爵士急忙睁开眼看去,竟见一个穿戴着白褂白帽白口罩的熟悉身影,一双俏丽乌黑的大眼睛,出现在病床面前,正深情地带着一种欣慰惊喜的眼光凝视着自己。

  “您,醒了?”亲切熟稔的声音,好从远处幽幽的山谷深处传来。

  爵士感激地微微点了点头。

  ——这是谁?迷惘之中,爵士不禁又有些呆住了,想挣扎着抬起身来,却被她温柔地阻住了:

  “杰克先生,请别动,医生说,您身体太虚弱了,还需要休养几天才会好起来。”

  啊,是水葡萄!

  这意外的惊喜,使爵士不由得心里一阵激动,脑子里迷迷糊糊的,又要昏厥过去。急得水葡萄赶紧连声呼喊:“杰克先生,杰克先生,您怎么啦,啊?”

  “没、没什么……”听见呼唤,爵士终于勉强地睁开眼睛,艰难抱歉似地向水葡萄露出淡淡一丝苦笑,说:“谢谢!”

  “不要紧吧,杰克先生,要不要给您叫医生?”

  “不,不用……”

  水葡萄这才微微地松了口气。

  那天目睹爵士惨然从毛竹车上摔下来后,不晓得怎的,水葡萄又顿生一股怜悯同情之心。觉得爵士纵然有千错万错,但现在远渡重洋,不辞辛苦来祖国创办窗帘车间,为建设四个现代化出力,猝然之间得了病,身边又没有个亲人,这怎么行呢?更何况他对自己求婚,完全是出于一片真心,虽然闹得满厂风雨,洋相出尽,可对他这样一个从小出生、生活在国外特殊环境中的人来说,又有什么多可非议的呢?因此,出于大家意料之外,水葡萄竟毛遂自荐主动要求服待起病人来。每天不是给爵士换药打针量体温,就是给爵士洗脏衣服洗被单,一连几天,日夜不离爵士身边。累了,就靠在旁边椅子上打个盹;饿了,就凑着从食堂里打来的冷饭冷菜,泡上开水吃一点。这对爵士来说无疑有如做梦一样,他怎么也想不到,在这危急时刻,水葡萄据然会抛弃一切成见,向他伸出友谊之手。而且,这样无微不至地关心自己照料自己。这对水葡萄这样一个姑娘来说,又该有多大的勇气,多广宽坦率的胸襟?不由得心头一阵热乎,嘴唇嗫嚅着想说点什么:

  “我,我……”

  水葡萄却急忙阻止他,低下头,真挚而不无羞赧地说:“杰克先生,请您不要这样,医生说,激动对您的身体不好。其实,这些工作是我应该做的,大家都希望您能早日恢复健康!”

  说得爵士更是心潮澎湃,不能自持,眼泪涮涮地流了下来。

  恰好这时,牛鼻子拎着一篓水果罐头,来探视爵士病情,一见爵士脱离危险,心里立刻一块石头落了地。并亲切地告诉爵士,车间里一切都好,只请他安心养好身体就行了。

  爵士却不无羞愧地喃喃说:“真对不起,厂长先生,这一来,给您们增添了不少麻烦,使窗帘车间的工作受了影响,这一切都是我的不对,心里觉得很惭愧!”

  “其实,”牛鼻子急忙安慰说,“杰克先生,这也不能全怪您,我们也有错误。首先,是我这个厂长,是我们的工作做得不够细致,引起了大家一场误会,今后,我们一定要加强对青年工人们的思想教育!”

  但爵士竟挺认真地说:“不,厂长先生,这一切责任全在我,不能怪大家。关于因此而引起的使贵厂蒙受经济上的损失,均有我向公司方面说明,一切由我承担!”

  “我看这倒不必要,杰克先生,关于因此而引起的延误合同时期的问题,我们也可以向贵公司方面说明一些情况。我们只希望杰克先生能早日恢复健康,走上工作岗位,使我们的合作早一天获得成功!”

  牛鼻子慷慨大度而得体的解说,不免又一次使爵士深深为之感动,点头表示说:

  “厂长先生,谢谢您的一番美意。我想,我们之间的合作一定会成功,窗帘车间的工作也一定会圆满结束,并使您满意的。关于贵厂方面这种真诚可贵的合作精神,我一定要向本公司大力颂扬,以便使我们今后的合作,能取得进一步的巩固和发展!”

  牛鼻子不禁满面得意地呵呵呵笑着,握住了爵士的手,说:“杰克先生,这当然是我们,也是大家所期望的共同目标罗!”

  趁此机会,爵士又面带内疚而真挚的神情向牛鼻子表示,关于那晚在窗帘车间发生的事,希望牛鼻子能向水葡萄表示他对她深深的歉意,并感谢她在他生病期间对他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照料,最后,还极其认真虔诚地说:

  “等我病好以后,一定要在适当的机会,当众向林小姐赔礼道歉,挽回由于我的一时冒失,而给林小姐造成不必要的名誉上的损失,以弥补我所犯下的这一不可宽恕的错误!”

  这一来,无疑又把刚刚沉浸在一片和谐喜悦气氛中的牛鼻子,说得慌了神。说真的,自爵士受伤之后,这几天里,他可没少操了心。一方面,固然担心爵士受如此刺激,万一一时好不了,闹出个工伤至残事故来,先不用说将使厂里经济上遭受更多更大的损失,就是向外国公司方面他又怎么交代?另一方面,不用说他也担心窗帘车间因此而拖延合同期,到时候完不成任务。但谢天谢地,现在终算眼见得爵士经过水葡萄一番精心护理,已基本上脱离危险,安然无恙了。只要再过几天,等爵士养好身体,完成试帘任务,回了国,什么事也就一了百了了。不想现在爵士又要闹腾什么赔礼道歉的玩意儿,谁晓得这一来,枝外生节,又会闯下什么祸?因此吱唔了一阵,牛鼻子笑着脸,正想拿话婉转地劝说劝说爵士,请他就不用多操这份心了,关于水葡萄方面他自有另外排。

  突然听见外面一阵喧闹,人声鼎沸,脚步纷乱,水葡萄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踌躇地望了望爵士,然后附在牛鼻子耳旁轻声地嘀咕了几句。牛鼻子脸上霎时变了色,浑身坐立不安起来,不等爵士询问,就勉强地笑了笑,说没事没事,急忙和水葡萄一起走了。

  是车间里发生了什么意外事故?还是又有人负了伤?爵士顿感不安起来,竟不顾自己病后虚弱的身子,挣扎着爬下床,一步一跌,踉踉跄跄地挨着门走出了病房。

  这时外面早已乱纷纷地围满了一大群人,俩个厂医在工人们的帮助下,正忙着给一个双眼紧闭,嘴唇黑紫,呼吸微弱,浑身水淋淋的瘫在地上冻得抖成一团的人,掐人中弯四肢按腹抠水,进行紧急抢救。爵士霎时觉得事情有些蹊跷,急忙蹒跚着分开人群,挤上前去仔细辩认。

  不想此人竟是羊脖子!

  原来这羊脖子,不晓得是财迷心窍,还是一时糊涂?自得知爵士盛怒之下把珍珠项链红宝石戒指一齐抛进碧水潭后,竟不顾死活屡次偷偷下水捞“宝”去了。今天一早,不晓得是下水时间过长,还是由于别的什么原因,素有“水猫子”之称的羊脖子,却在水里昏了过去,差一点没被淹死。幸亏被附近几个路过的青年农民看见,奋不顾身跳下水去,把他给救了上来。认得是潇湘厂的工人,就直接把人送到厂里来了。

  一时里,人们议论纷纷,关心好奇指责吵成一片。更有许多小青年姑娘们,干脆丢下手里的活儿,跑来凑热闹,东一群西一伙的,进进出出,来来往往,霎时间把个潇湘厂搅得乌烟瘴气。就好变成了一只失去舵把,眼见得就要搁浅的帆船一样,大有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乌云压城城欲摧之势,气得牛鼻子浑身发抖。

  这几天由于爵士猝然之间负伤得病,牛鼻子顾得了这头,顾不了那头,一时疏忽,竟忘了调查羊脖子上次和爵士“打架”的真正原因。可他做梦也不会去想羊脖子迟到,是由于私自下水捞宝的啊。更可恨的是,这羊脖子据然还敢迷途不返,一而再再而三地往陷井里滑去,闹得如今几乎惹出人命来。要是真让他把珍珠项链红宝石戒指捞走,传出去,那还不把中国人的脸都给丢尽了?悔恨之余,牛鼻子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地一个剪步冲上前去,也不管羊脖子醒还没醒,厉声喊道:

  “羊俊你、你给我站起来!”

  在众人的揉搓下,刚刚有些恢复知觉的羊脖子,躺在地上,不禁吓得浑身一哆嗦。困惑地睁开肿得水泡似的眼睛,向四周一张张脸孔望去,终于看清了牛鼻子那张严厉愤怒的连五官都扭歪了的大脸盘。顿时想挣扎着抬起头来,谁晓得身子一软,又无力地倒了下去。

  可牛鼻子望着羊脖子在大众面前如此丢人显丑的这副窝囊狼狈相,不仅没有丝毫同情怜悯之心,反而更增加了他对羊脖子的深痛恶,激动得几乎用颤抖的声音猛喝道:

  “听见没有,羊俊,我命令你给我站起来!”

  真的是被牛鼻子威严的声音所惊吓惧怕似的,或者他想干什么?突然羊脖子咬着牙,用一种出乎意外的惊人毅力,双手撑着地竭力地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推开扶着他的人,从怀里掏出一串耀眼夺目晶莹璀璨的珍珠项链,和那枚光彩灼灼,做工精致的红宝石戒指,虔诚地递给牛鼻子,哼哧哼哧地喘着粗气说:

  “厂、厂长……这是杰克先生,那晚甩在碧水潭……潭里的东西,我……我把它们给捞上来了……请你、请你把它们还……还给杰克先生,让他检查一下有不有损坏了……我、我事先没有和大家商量,就下水,请厂长批评我、我吧……”

  这突然而来的变故,无疑把大家都给惊住了,就连牛鼻子也不知所措地呆在那里,竟忘了该接,还是不接?

  羊脖子却还以为大家不相信他的一番真心似的,急得颤抖着双手,踉跄地往前跨了一步,几乎扑倒在牛鼻子身上,呼吸微弱而痛苦地说:

  “厂、厂长,这是真的,我、我……这是我对杰克先生的一片心意,请、请……”

  不待说完,羊脖子一个趔趄支持不住,捧着珍珠项链红宝石戒指,倒在牛鼻子怀里,又昏死过去。

  急得牛鼻子抱着羊脖子连声呼喊:“羊俊,羊俊……”

  原来水葡萄那晚在窗帘车间所发生的一番举动,不仅震撼了全厂,同时也有力地惊醒了羊脖子那颗沉睡麻木的心,仿佛好自己还是第一次认识水葡萄似的,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痛定思痛,又非免不为爵士所遭到的不幸表示同情。觉得爵士虽然平时仗着自己的特殊地位特殊条件,在众人面前飞扬跋扈,充满了一种绝对优越感,处处呈现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可工作中,那种认真负责,埋头苦干,奋不顾身的忘我劳动热情,又不时地闪现在他面前,使人无不为之感动。不想现在爵士竟由于一时冲动,在醉梦中把价值昂贵的珍珠项链和深有纪念意义的遗物红宝石戒指,一齐抛进了深深的碧水潭,这又将在爵士心中留下多少难以挽回的痛苦和遗憾?忏悔之余,羊脖子不由得暗暗决心,一定要把珍珠项链和红宝石戒指找回来,亲手还给爵士,以表示对爵士的一番敬意,以赎自己以往和爵士之间那些不愉快的无聊的磨擦之罪!

  可是这碧水潭,虽说称“潭”,其实就是碧水河流到这里一个急转弯,沿着山势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河面。因此水深几十丈,四周山势陡峭,悬崖嶙峋,在水底漩成一个巨大的涡形。而且据附近老百姓说,碧水潭底到处巨石裂缝,漩涡暗流,深不可测,暗通地下河,平时就不大有人在这里跳水游泳。因此论水里功夫,羊脖子虽然也算得上是半个“水鬼”,人称“水猫子”,而且还能在水底下睁眼,看得清一、二米之外的东西。但上次跳进碧水潭里,不及十分钟,还闹不清爵士把珍珠项链红宝石戒指抛进水中的具体位置,就累得筋疲力尽,还差一点被卷进漩涡中去,只得两手空空,扫兴而归。

  这一次,羊脖子预先作了充分准备。他先到附近几个老渔民家中,问明碧水潭底深浅暗流的大概情况,和估摸了爵士当晚把项链戒指抛进水中的正确位置,然后回来喝了半瓶白兰地,暖暖身子,才跳进碧水潭里去。凭着他从小练就的一身潜水本事,大约在水底摸索了半个多钟头,终于在一堆腐水草丛里找到了那串白光闪烁的珍珠项链。

  可是,等他再次潜入水中想一鼓作气寻回红宝石戒指时,在那漆黑一团,乱石林立,浊流翻滚的碧水潭底,无疑就大海捞针一样艰难了。羊脖子禁不住翻上沉下,沉下翻上,浮出水面换了十多回气,也还是不见红宝石戒指的踪影。眼看自己渐渐有些支持不住了,羊脖子狠狠心,深深地换了口气,呼地一个猛子往碧水潭深处窜去,只见那颗小小的红宝石戒指,被牢牢地挟在一块巨石的裂缝中。旁边水流湍急,卷着一个巨大的漩涡,羊脖子急忙潜水绕过去,摸着戒指,猛一往外使劲,把红宝石戒指从裂缝中掏了出来。不想由于用力过猛,同时又要躲避旁边的漩涡,右脚蹬在裂缝之中被紧紧地钳住,半天挣扎不出。羊脖子一阵心慌意乱,竟接连喝了几口冷水,呛得几乎憋不过气来,顿时有些手虚脚软,暗想这一次自己死在这里倒还没什么,可这珍珠项链红宝石戒指,又怎么能亲自交给爵士啊?心里一急,脚下猛一用力,终于挣脱出来,不免又连灌了一肚子冷水。

  等羊脖子昏沉沉地浮出水面时,早已是手脚冰凉,浑身无力,只觉得眼前万道金光,天旋地转,一时里分不清哪是蓝天白云,哪是碧水浪花,只得索性闭上眼,四肢朝天浮在水面上,任其飘泊。几次想竭力抓住四周陡峭光滑的崖壁,都扑嗵一声滑了下去,眼看着羊脖子筋疲力尽,支持不住,双手紧紧护住胸前,身子渐渐地往下沉去……

  这一切,全都被站在人群中的爵士看在眼里,听在耳里,此时此刻,望望眼前失而复得,水漉漉地还带着羊脖子身上体温的珍珠项链和红宝石戒指,又望望生命垂危的羊脖子,不禁百感交涉,又悔又恨,踉跄着抢步走出人群,跪倒在羊脖子身边,失声痛哭:

  “羊俊兄弟!羊俊兄弟!我对不起、对不起您 ……”

  说真的,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曾被自己看成眼中钉肉中刺,并无时无刻不为自己所怀恨侍机报复的羊脖子。据然会在自己遭到意外打击时,抛弃个人怨恨,冒着性命危险,二下碧水潭,捞取珍珠项链和红宝石戒指。这不禁深深地震撼了爵士那颗冷漠而又骄傲的心,同时更为自己在爱情上所表现出来的那种自私狭隘专横,为了达到自己目的竟如此侮辱折磨羊脖子人格的低级趣味而颜赧脸红。

  不晓得是由于爵士真挚的忏悔之心,还是出于那大声急切的呼唤,羊脖子渐渐地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发现面前的爵士,不禁动了动头,声音微弱而又断断续续地说:

  “杰克先生,您……您的珍珠项链和红宝石戒指……我没有给损坏吧?”

  一句话,又把爵士勾引得热泪滚滚,哽咽得语不成声地连连点着头说:

  “嗯嗯,没有,羊俊兄弟,我、我谢谢您……”

  羊脖子脸上露出一丝宽慰的笑容,真诚地看着爵士说:“杰克先生,以前我在工作上,给您添了不少麻烦,惹您生了不少气,这一切都请您原谅……”

  “不不,羊俊兄弟,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的不是,您骂我吧,啊?只有您狠狠地骂我一顿,我心里才会好过些,羊俊兄弟,我对不起您!”

  “不,快别这么说,杰克先生,您平时不是常对我们说吗?我们本是炎黄子孙,一家人,是亲兄弟,不应该分你我彼此,那就更不应该说这样的见外话,您说是吗?”

  爵士勉强忍住泪,极认真地点点头。

  羊脖子喘了口气,又说:“杰克先生,我相信今后我们会合作的更好的,这次能把项链和戒指完好无缺地交还给您,就是我最大的心愿了!”

  “可是,羊俊好兄弟,我、我又应该拿什么来报答您?这小小的项链戒指,又怎么能抵得上您那高贵无私的品格呢?”

  “不,杰克先生,这是我应该做的,请您相信,在我们国家里,就是我不做,别的人也会这样干的!更何况,这红宝石戒指还是您母亲留给您唯一的遗物,又怎么能让它这样轻易地遗失呢?”

  羊脖子的话,无意中却一把利剑似的深深地剌伤了爵士的心,不由得双眼一呆,重又忘情地抱住羊脖子大声撼哭起来:

  “不不,羊俊我的好兄弟,我对不起您,对不起我的母亲,更亵渎了这圣洁的红宝石戒指!”

  接着,就泪痕朦胧地给大家说了一个有关红宝石戒指的故事……

  小时候,爵士一家也曾经历过坎坷曲折的苦难生活。他父亲是个穷教授,早在抗战时期,因不堪国破家亡做亡国奴,被迫全家迁徒,到国外谋生,竟因为忍受不住洋人的欺凌和生活煎熬,病死在异国它乡。几十年来,是靠爵士母亲,一个美丽温雅,谙通诗书琴画的大家闰秀,给人家帮工拖地板洗碗碟做粗活,养活包括爵士在内的大大小小五个婴幼儿。这期间,也不乏有许多洋人或东家老板,贪恋爵士母亲美色,以各种各样粗暴诱惑欺骗甚至假借求婚的手段,向爵士母亲施加压力,或做他们的情妇,或抛家私奔。但均遭到爵士母亲的拒绝和抵制,仍含辛茹苦,忍饥耐寒地把他们兄弟姐妹几个哺育成人。充分表现出一个中华妇女所特有的那种不畏强暴,忍劳忍怨,高尚坚贞的伟大传统美德!

  临死前,她把所有儿女子孙们从各地叫来,一仔细地看了一遍,才宽慰地说:

  “我总算对得起你们死去的父亲,把你们都抚育成人了,唯一使我放心不下的就是,小杰克至今还未娶亲。”说着,从自己手上摘下一枚红宝石戒指,递给爵士:“这戒指,是你们父亲当年定亲时给我的结婚礼物。许多年来,在最困难的时候,只要我看见它,就好看见你们的父亲一样,就不会忘记自己是个中国人,就会增添咬着牙活下去的勇气。希望小杰克今后也能把它送给一个你所喜爱,值得佩戴它的姑娘,让你们虽然远隔重洋,也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是个炎黄子孙,是个具有伟大民族美德的中国人!”

  因此,这次爵士到中国来,一直把红宝石戒指带在身边。一方面固然想通过这次来中国创办窗帘车间,为自己的祖国——这中华民族的伟大摇篮,国外千百万华侨心目中的灯塔和骄傲,出一份力,贡献自己一片微薄的爱国之心。另一方面,不晓得是出于自己血统中那种血浓于水的神秘力量?还是从小受母亲影响,有关种种中国女性崇高伟大无私的美好形象,已在他心灵里扎根发芽?暗暗祝愿自己在这次回国期间,能碰上一个为自己一见仲情倾心的姣美姑娘,好交个“桃花运”!

  谁晓得在认识爱上并遭到水葡萄的拒绝后,他也会当年外国人利用金钱权势胁迫诱惑自己母亲那样,妄图用自己的优越条件,和各种雄厚的物质基础,来换取一个中国同胞姑娘纯洁而坚贞的爱!这无疑就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取其辱。悔恨之余,爵士不禁又一次为自己采取如此卑鄙可耻,有如亵渎母亲遗愿的行为而感到无尽的愧疚和谴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