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甑
阿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84,466
  • 关注人气:9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冷美人四

(2006-06-11 21:57:26)
标签:

原创

小说

文化

分类: 原创小说

 

  从此以后,我想大概她再也不会睬我了。

  但不晓得咋会事?这几天,阿奎这小子也好和谁赌气似的,一天到晚,只晓得闷头干活,动不动还爱发牛脾气,连口也懒得开。

  看样子,我想,准是为我的事,连小彩也和他闹翻了。心里更觉得对不起阿奎。

  不久,这无尽的烦恼,才算被一场激烈的“全县职工业余篮球赛”冲散了。一连数日,我白天上班,晚上打球,几乎把自己整个身心,都沉浸在球场上那种杂乱沸腾的紧张气氛中。此时什么情书、照片、爱情、痛苦,全被那无穷尽的声嘶力竭的呐喊、奔跑、焦急,和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代替了。汗水、疲劳换来了我心灵的片刻安宁。

  可奇怪的是,一连几个夜晚,我好发现金水珠和小彩也在球场上。从那四周一片黑压压人群的海洋里,我觉得自己似乎能一眼就瞥见金水珠那俊俏、难忘的脸庞。而且,还好听见了小彩那纵情真诚的欢叫声。甚至,每当我投球入篮,慢跑返回时,就好真切地看见了金水珠,那双湖水一样深澈明媚的大眼,正深情地注视着自己。闪电似的眼光掠过我的面前,就球场上空那耀眼,蓝光灼灼的小“太阳灯”灯光,刺得我心灵隐隐作痛。我怀疑自己的眼光是不是看花了——真见怪!

  眼看球赛到了关健时刻,我们小组出线,参加最后一天的冠军争夺赛,不想狭路相逢,第一场就和素以基础好,投球准而闻名全县的重机械厂“老将队”遇上了。

  这可真是一场硬仗,两支球队打得难解难分。不晓得怎么搞的?几次球到面前,一个失误反而让对方钻了空子,连连得分。整个球场气氛顿时显得紧张、安静下来。场地上只听见短促尖脆的哨子声,运动员们的呐喊声,观众们间或发出的一、二声感叹声。可是,一直不奏效,眼看分数拉了一大截。

  暂停时,我浑身汗淋淋地跑到旁边一看,连开水桶也空了。气得我把茶杯往桶盖上一扣,撕着几个哥儿们的臂膀,咬了一阵耳朵,然后瞪着眼说:

  “阿奎,你得下死劲盯住那个大块头后卫,别瞧他笨得象狗熊似的,妈的,几次进球都挡了我的墙!”

  半场下来,好不容易才拉了个平分。我累得吁喘呼呼的,撑着腰,蹒跚地走到休息角。发现阿奎正拎着胀鼓鼓的一大网袋汽水,一瓶瓶往人们怀里丢,嘴里还连连地喊着:“加油!加油!”

  我奇怪地问:“谁的?”

  阿奎这小子狡猾地朝我眨了眨眼,把汽水瓶往我手里一塞:“管那么多干吗?别问,喝!”

  也许是厂里或工会里什么人送的慰劳品吧?管它谁的,喝!我仰着脖子一口气连灌了三瓶,才算压住了冒在嗓子眼里的那股子火烟。

  还好!打完下半场,我们终于赢来了参加最后争夺冠军的决赛权。走出球场,我浑身骨子都撒了架似的,懒洋洋地扶着车信步落在后面。

  阿奎赶了上来,一边骑着慢车和我并排走去,一边还摇头晃脑得意地吹着他自己胡编乱造的胜利进行曲。

  这一场打得也真够瘾,我自己心里也有几分高兴,但看着阿奎那副得意忘形的神气劲儿,又觉得好笑:

  “嘿,瞧你乐的,就捧了个奥林匹克金杯似的!”

  不料,阿奎把眼光定定地盯住前面,却慢条斯理,认认真真地说:“不!我觉得,这比奥林匹克金杯还宝贵!”

  “哈,说不定人家小彩又和你约上了吧?”我忍不住讥刺了他一句。

  不防阿奎骄傲地点了点头,说:“哈,那当然!”

  我一听,倒怔住了,不禁伸手拦住阿奎的车头问:“真的?”

  阿奎踮着脚尖闸住车,故意把头一歪,哼了一声,说:“不相信,拉倒,谁骗过你!”

  我还是忍不住地问他:“这是为什么?”

  阿奎有些丧气地说:“不晓得怎么搞的,前几天我跟你们说的那几句话,会传到小彩耳朵里去。她就骂我自私、不道德、封建意识,说我们不了解情况就胡乱糟蹋人,还算什么团员呢?说她不愿意和我们这样的人交朋友,从此再也不理我了。后来,这事被金水珠晓得了,她就找小彩谈话,还把她批评了一顿。说不该为她的事影响我和小彩之间的关系,传到同志们中间去,多不好,这会影响到我们俩个厂之间刚刚开始的团结!”

  “她还说了些什么?”

  “她还说,其实你做的也并没有什么错,年青人谁不爱美啊?谁又愿意自己所爱的人有污点呢?更不用说她这样历史上有过错误的人,她不能怨怪人家对自己这样自私……”

  这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不用说,这几晚自己恍惚之间的猜疑,那不翼而来的汽水,都得到了证实,并和金水珠联糸起来了。我不禁自言自语似地脱口而出:

  “这么说来,这几天晚上球赛,她俩都在?”

  “对呀!怎么,你都晓得了?”

  我急忙摇摇头。

  阿奎失望地瞅了我一眼,悻悻地说:“听小彩说,金水珠的遭遇还怪可怜的呢!多么好的姑娘,可偏偏要遭到这样……嗨,我真想抓住那混小子,揍他一顿,解解恨!”

  不晓得为什么,听了阿奎的话,我脸上却烫得火烧一样,面对着马路上繁华的街灯,心里塞满一股难言的惆怅,球场上引起的那点兴致,这时早已不晓得跑到那个哇爪国里去了!

  我心灰意冷地回到宿舍,不想发现桌子上,用茶杯压着一张字条,抓起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

 

  大龙:

  (请原谅,我还是喜欢这样称呼你)也许,我不该来找你,但是为了工作,真对不起,我还是找你来了!“五四”青年节眼看就要到了,我们想和你们一起,组织最后一次突击劳动,在“五四”以前把我们的小草地建好。因为“五四”那天,我们想在小草地上,举行一次新团员的宣誓仪式(听说你们最近也发展了一批新团员,我建议最好能一起参加)。同时进行一次联欢会庆祝我们的胜利,你看行吗?请你们团支部研究一下。

  另外,我还要向你提个意见(关于个人的,如提得不正确,就批评)。你听说了阿奎和小彩的事了吗?近来好他俩思想上有疙瘩。你是团支部书记,要关心关心青年的生活,请你做做阿奎的思想工作。小彩是个好姑娘,她对他可是真心的哟!本来,想和你好好谈谈。等了很久,还不见你们回来,我们只好先回去了。大龙,为了工作,把我们之间那些不愉快的事都忘了吧!因为,真的,我真希望在我们青年中间,能有更多的阿奎和小彩那样,开出友谊之花,结满爱情之果!

    握你的手

                                金水珠

 

  不等看完信,阿奎站在旁边,急得连连拍着后脑勺,懊悔地叫着:“哎哟,真该死,错过了!”

  那一夜我却失眠了。

  我不晓得眼前的事又该怎么解说?这金水珠究竟又是怎么样一个人?难道说,她真的并不是我所想象的,和社会上那些曾经受骗上当过的姑娘一样,漂亮而又轻浮?还是这里面另有什么难言的隐情?或者,她本是一个好姑娘,是我不该这样轻率而又粗暴地对待她?这一切全都是我的错?可是,她既不愿和人家谈恋爱,为什么又偏偏要留下我那张该死的照片呢?难道说这只是为了喜欢?

  在我心里仍然是一个百思而不解的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冷美人五
后一篇:冷美人三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冷美人五
    后一篇 >冷美人三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