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似曾相识
似曾相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900
  • 关注人气: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秋逝

(2011-09-26 09:16:20)
标签:

秋天

逝去

文化

分类: 囡囡老妈原创小说集

伸出手,张开五指,夕阳的胭脂红从指缝里流落而下,忍不住眯起了眼睛,心里一阵悍然的失落。

昨天老五说,他要出一次远门,一星期,回来时候给我带当地小吃,他总记得我的好吃。晚上,QQ头像闪动着,他的惦记总是随时在我身边缠绕,不管走多远,老五总不会让我感觉他的离开。

一阵打情骂俏,老五说才走了几个小时,居然会这么想你。我心里波澜不惊,一向被他这样腆着脸哄惯了,就回“一点也没新意的,也不知道换个词。”那边一个大龅牙,龇着,一颤一颤的傻笑,我马上回给他一个敲击榔头的表情,“大龅牙,难看死了。”

“难看?口是心非。”老五回的很快。

接着就上天入地,胡侃海聊,一阵敲击声后,我点了两下88,就去放水,今天想泡个花瓣浴,香香的,顺带可以助眠,因为下午没有午睡,被老五拖了去吃火锅,说是老规矩,给他远行欢送一下,我当然很乐意,因为火锅很让我放纵味蕾的喜好,爱吃什么都可以入锅入口,还有那家火锅店里鲜榨的西柚汁,我一向喜欢。

泡在水里,温暖柔和,用嘴吹着一瓣瓣飘移过来的花瓣,鼻尖被玫瑰的香勾引着,忍不住眯起了眼。以前这时候,老五总坐在客厅,看足球,还很小资的品着茶。老五总说足球和茶绝对是除了我以外最让他爱不释手的,我说大概真排位的话,我是第三位,哈哈小三。他举着杯子的手抖了一下,斜着眼,眯着。
“好球!”我大叫一声。

老五立刻被电视牵了过去,电视上几个哥们还在倒脚,老五知道我耍了滑头,放下杯子,冲过来,我滑开,绕到茶几另一边,继续笑,两个人在客厅里绕着茶几,那时候,最是小孩,也算放纵的。最后,两个人窝进沙发,老五牵着我的手看电视,偶尔会撩起我鬓角的碎发到耳后,朝我的耳朵吹气,痒痒的,常引得我缩着头笑,因为我很怕痒,一点忍耐性也没有,老五说这时候我最像个孩子。老五跟我已经结婚两年了,我们一直没有要孩子,我觉得孩子会让我老的快,老五倒是很想要,他说孩子会让他有成就感,不过我不着急他便也由着我,他说其实我就是他的孩子。

手机闹钟响了,轻悠悠的,一支好听的曲子,是老五给我下载的。下载好了放给我听,我正在啃着梨看《最佳爱情》,韩剧,搞笑,且蛮多帅哥美女,我一向乐意看喜剧和漂亮的人,老五有时候说我是个色女,我说要不色,能嘚吧嘚吧的嫁给你,还不是被你这张脸骗来的。老五一歪脑袋,想想说也对。“自恋。”我继续看继续啃,他过来说:“这个曲子你听听,我刚挑的,以后专门给你当闹钟。”我只注意这电视里车大叔正忙着拉孔妹妹看他的土豆,嘴里嗯了下。不过第二天午觉时,闹钟音乐响起,我迷迷糊糊的,居然说:“老五,我电脑音乐是不是没关哈,你帮我去关了。”说完转了身,抱着丝被,继续睡。很显然,我睡过头,上班迟到了。虽然晚上下班时冲着正烧排骨的老五唧唧歪歪:“你干嘛换我的闹钟音乐,让我迟到。”但终究没换,当然,也没有再出过类似的迟到事件,嘿嘿,其实,那音乐很好听的。

我骑着车,还带着一点午觉的惺忪,骑出小区。马路上车子不多,我很闲散的,让风不停地乱扶额发,哼着刚才闹钟音乐。忽然,一辆中巴车从身边吼着喇叭开过,后面拖着一股黑烟,我忍不住说了句:“拖拉机。”一手放开车把掩了口鼻。忽然,车把一歪,我急忙重新握住车把,心里一阵慌兮兮的,背上有种寒意顺延而上,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寒意让我害怕,一向大大咧咧,胆子非寻常女子可比的我,忽然就很害怕,由心底一缕缕如帐幔般铺开来。刹住车,用脚踮着,往后撸了撸发,甩了下头,看看周遭车子并不多,但是害怕依然让我没法控制的突突心跳加快。逃命似地,狠踩脚踏板,往不远处的单位冲去。

走进办公室,放下包,站在窗前楞着,害怕的帐幔依然在拢着我,可是,我却找不到所以,愣着看着下面马路上有一辆没一辆的车子开过,直到同室的安然进来叫了我一声,问我今天来早了,我才回过头朝她笑了笑,说:“希望年底多发点红包呗,工作态度绝对要好。”

下午我给老五打了个电话,居然关机,这时候正好我们头进来,给我一份五张纸的文稿,说要马上打出来,等下四点半开会要讨论,很快,键盘的敲击声充斥着办公室,工作我一向是认真的,除此以外,我们头说我像个孩子,这是除了老五外第二个男人这么评价我,只是他的理由是我整天像老鼠,悉悉索索的,总是看我不是吃这个就是啃那个,馋嘴猫。等这份文件出来后,又有几分材料要复印,便也忙着复印,装订,一直到下班,我没想起那通关机的电话。

回到家,因为老五不在,我懒得烧,给自己倒了杯牛奶,就着两片吐司也吃的津津有味。忽然想起下午那通电话,于是三口两口吞下吐司,拿过手机开始拨,那头很快:“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很快,我拨了好几通,回答当然一样,冷漠而干脆。悄悄的,那顶帐幔,从心里蔓延开来,罩过我的头,罩进所有的一切,我抖了一下,开始拨于海的电话,那头于海嘴里好像正嚼着什么,含糊地回答我今天没接过老五的电话,于是我又开始打第二个老五朋友的电话,等打到第四个时,我发现我的手在抖,指尖是冷的。从餐厅,转到客厅沙发里,我蜷着身子,举着电话,一遍一遍地拨着老五的号,一遍一遍地听着那头冷漠的回应。一直到了晚上九点半,老五的电话依然没有开机。我突然从沙发上弹起来,抓过放在茶几上的包,冲出门外。

外面的风带着初秋的清凉,包裹着我,我不明所以地颤栗着,居然不知道该往哪边走,只知道脚在走着,走出小区,走在马路边。忽然,手机响了,我看看号,不认识,那头一个男人的声音:“你是夏衍吧?”我应着,抖索着问他谁,“我是某市的***交警大队。。。。。”手机从手上摔到了地上,我没听到他后面跟我讲什么,只知道忽然很冷,原来初秋的风,是这种彻骨的冷。

第二天傍晚,我看到了老五。很安静,像平时睡着时候,带着一股孩子气的抿着唇,那双干净明亮,总带着纯净的笑的眼闭着,唯有额头上有一道很长的血痕,从额头一直蜿蜒如蛇的爬至脑后,头发一半被血糊着,显得格格不入,我忽然一阵恶心。身上穿着前几天我刚买的那件黄色的POLO,衣服大半已经没有黄色可寻,刺眼的彰显着一块块的紫黑色。我也很安静,从来没有过的安静,老五总说我是个闹腾的孩子,没有一分钟肯静下来,除了睡着的时候,并且,有时候睡着的我还会踢着被子往他那里蹭。我没有听到旁边那个警察跟我在说什么,也没听到婆婆的哭,即便当时婆婆哭的已经滚倒在地。我只是安静地拿出一张湿巾纸,轻轻地给擦着那条让我讨厌的蜿蜒向后的血痕,我知道老五喜欢干净,每天总把自己收拾的清爽极了,有时,他突然过来,用手擦掉我吃零食时散在嘴角的碎末,说:“喂,猫,别连带吃了还仙女散花。”我擦着,手出奇的柔和,一张一张的湿巾纸被我丢在垃圾桶,最后,一个人过来递给我一块湿湿的毛巾,我看看他,没说谢谢,只接过来继续给老五擦着,我很想擦掉这条让我恶心的血痕,可是又怕老五会痛。忽然,手碰到了老五抿着的唇,冷冷的,不像平时温而柔,我开始抖了,手里的毛巾滑了下去,最后一点力气从手指尖滑走了,我靠过去,“老五,你怎么关机啊,我打了你好长时间的电话,一会,给我洗碗去。”周围很冷,很冷,很冷。

那几天,我一直把自己蜷在沙发里,手机放着闹钟音乐,不停地放,不停地充电,再不停地放,仿佛老五在耳朵边吹着气,说:“猫,别放了,去睡吧,要不,明天真要变成熊猫阿宝了。”

泪,爬满了脸,浸湿了沙发扶手,浸湿了心里那块空的已经没有的空虚。从那天起,我再也没有骑自行车,也没换过汽车里那瓶老五买的香水,因为,闻着它,我知道老五就在我身边笑着,扶着我的额发,说:“猫,好好开车,别丢师傅我的脸。”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