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彭_奇安
彭_奇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275
  • 关注人气: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重读陈渠珍《艽野尘梦》旁批绝句十六首

(2014-05-20 22:52:51)

重读陈渠珍《艽野尘梦》旁批绝句十六首


重读陈渠珍《艽野尘梦》旁批绝句十六首

        彭 奇安 


凤凰县的陈渠珍,在这本书里回忆了年轻时,担任清军驻藏部队军官的经历。尤其叙述与藏妻西原的故事,诚血泪之作。欲先了解梗概,请跳过下面的诗,参看附录。


其一:

《自蓉入藏》

浮寓成都几度春。

家山入梦泪沾巾。

无端献策随军去。

却把成都当故人。

注:仄起首句入韵。用平水韵(下同)。

 

 

其二:

《打箭炉》

武侯凿路虎耳涯。

虎耳过罢日渐斜。(斜此处音xia)

已恨炉城无食处。

炉城还献酥油茶。  

注:平起首句入韵。


其三:

《望昌都》

朔风削面马蹄残。

飞雪凝冰剑气寒。

暮辞甘孜仍险道。

昌都遥望泪难干。

注:平起首句入韵

 

 

其四:

《奉额驸钟颖之令查抄藏王家产》

去年打马浣花溪。

半岭霜红眼欲迷。

今日查抄藏王府。

依然打马过兰畦。

注:平起首句入韵

 

 

其五:

《初见》

藏姬十五唤西原。

惆怅心思立北垣。

只为檀郎多情顾。

一显身手矫如猿。

注:平起首句入韵。

 

 

其六:

《完婚》

杀罢番兵月已沉。

中军帐绾百年心。

红灯高挂边关夜。

宝剑弯弓压古琴。

注:仄起首句入韵。

 

 

其七:

《随夫出征》

夜静山高怪鸟飞。

乱石嵯峨道相违。

只今惟有千年树。

犹待唐朝公主归。

注:仄起首句入韵。

 

 

其八:

《战波密》

二十余战骨成山。

两次救夫毙愚顽。

试问西原曾怕否。

杀通波密伴君还。

注:平起首句入韵。


其九:

《令妻返城避寒》

军中入秋气渐寒。

怀抱新妇置马鞍。

回望夫君不肯去。

蹙娥眉对紫金冠。

注:平起首句入韵。


其十:

《部队哗变后重逢》

已有叛军杀抚台。

团圆岂料陷兵灾。

茫茫雪月逃何处。

望断天涯汉官哀。

注:仄起首句入韵。


其十一:

《出亡》

藏女辞家誓从君。

母赠珊瑚泪纷纷。

今生莫论来生事。

惟见白山起黑云。

注:仄起首句入韵。


其十二:

《误入荒漠》

飘零荒漠泼残生。

纵有随从百余丁。

一日饿亡十三人。

慰妻只说凤凰城。

注:平起首句入韵。


 

其十三:

《士兵食殍》

西原万里从夫君。

手毙野狼补毡裙。

忽闻帐外相詈骂。

争烹手足肉难分。

注:平起首句入韵。


其十四:

《抵达西宁后西原揽镜大哭》

今我形销一纸鸢。

不离不弃证前缘。

妾心事夫如明月。

水远山长为君圆。

注:仄起首句入韵。


 

其十五:

《西原死》

雨打窗台窃窃鸣。

皆为亡灵寄语声。

何如抛却人形去。

并作牦牛度此生。

注:仄起首句入韵。


 

其十六:

《陈渠珍》

当时落难命如毫。

发迹为王跨宝刀。

领袖湘西三十载。

忆妻最是泪嚎啕。

注:平起首句入韵。


2014.5.18.周末读书随记。






 

 

 

 

 

———可有可无的分割线—————


附:阿细写的该书的随笔


《一个军阀与一个藏女的爱情故事》

 / 阿细


这样的一个下午,泡上一杯菊花茶,和我一起来听听这个老的故事吧。

     遇到他那年,她十五六岁,明眸皓齿、艳若桃李。那天,与往日并不甚不同。天高、云淡,草原上遍是野花的清香,少女们长长的毡裙如斑斓的蝴蝶在风中翩翩起舞。

  那天,她和一群天真烂漫的藏族少女一起为客人表演马上拔竿。鞭策疾驰、裙袂飘飞,在马经过立竿的时候俯身,轻盈敏捷的身姿让众人大声叫好,她一气拉拔五竿,精湛的马术让他瞠目结舌,更让他惊呆的是她灿烂的笑脸。远远地,她望着他笑,身上的银饰在阳光下明亮着她的笑容。瞬间,这个叫西原的藏族女子便深深嵌入了他的灵魂,至此一辈子也不曾离开过。

  遇到她那年,他二十余岁,英武挺拔,是清朝驻藏的一名管带。受邀去贡觉的营官加瓜彭错府上饮酒。那天,与往日并不甚不同。依旧是好喝的青稞酒,依旧有大方的藏族少女在草地上跳着锅庄舞。远处有人在表演骑术,尘扬草飞、喝声不断。初以为是壮汉所为,等马立身前才知是一群美丽的少女。他诧异地凝望着那个连拔五竿的少女,憨直的模样让她忍俊不禁,从没有男子以这样的神态打量她。那一刻,少女的心在扑扑地乱跳着。而彼时,她并不知自己的命运已经和这个叫陈渠珍的汉族军人紧紧系在一起,一直到她生命的终结。

  他迎娶了她。

  他率兵进攻波密,她骑马随征,战场救他性命。武昌起义后,援藏清军哗变,他写纸条与她,期望和他一起东归,并相约在德摩山下相见。这一次,他经历了生命中最漫长最痛苦的等待。高原悲鸣的寒风中,她如约而至,金子一样的笑容照亮着他,温暖着他。他率领官兵百余人逃出,她亦跟在其后,怀里揣的是母亲在她临行前留给她作纪念的珊瑚,而脸上是尚未擦干的泪痕。寒风中,他们策马狂奔,发辫在风中散乱飞舞,如几近暗涌的命运。

  被向导喇叭误导入草原。人马在一天一天地减少,浩瀚的大漠让人绝望,更加残酷地是食粮殚尽,昨日冻死的兄弟,成为今日烹煮的口粮。而她的身体也日渐虚弱,脸色苍白如枯萎的野花。但她依然爱笑,她的笑,是寒夜中淡亮的火光,微弱,但给他以希望。怀中,藏着一小片干肉,是她为他节省的。她说自己耐得住饿,而他要指挥队伍,不可一日不食。况且,她万里从君,他若无,她还能活下去么?

  他的士兵心性大变,欲杀她带来的藏族少年取食,被她坚毅冷酷地阻挡。俯身拿枪,他亦尾随,天明时分,猎来野狼抛于雪上。

  七个月后,他们抵达丹噶尔厅,始前的百余人只剩下7个。寻客栈住下,揽铜镜自照,她号啕大哭,声音极其惨烈悲鸣,曾经明艳如花的她,已凌裂为惨不忍睹的模样。

  在西安。他们借居于友人的空宅中,一面写信要家里汇钱以便回湘西一边快乐相伴居家过日。生活虽拮据但安定,而这也该是他一生中关于她的最后的一点美好回忆。她穿上了汉族女子的衣服,神情羞涩安详。他每日出门谋事,她送他至偏门,然后在家中静静等待。如同沱江边吊角楼上临江远眺的妇人,期待着男人的归来。

  变卖了随身携带的一切贵重物品,包括她的珊瑚和他作战用的望远镜,而因战事原因汇款一直未见踪影。一日夜归,见她面颊通红。问,原来他走之后,她便开始浑身发热,头痛难忍。她一连烧了几日,大病,卧床不起。请医生来看,误诊为寒毒。旅途劳顿加上从小在洁净高原长大的她,刚吃了一服药就现出了天花。

  命运是个巨大的圆圈,他们茫然站立其中,不知所措。

  终于一天,她眶中噙着泪对他说自己梦见母亲喂糖水给自己喝,按照西藏的风俗,梦见这一情景,必死无疑。夜里,朦胧中他被唤醒,听见她泣声道:西原万里从君,相期终始,不图病入膏肓,中道永诀。然君幸获济,我死亦瞑目矣。今家书旦晚可至,愿君归途珍重。

  说罢,瞑然长逝。

  抱住她依旧温热的身体,巨大的悲痛让他几欲昏厥。万里跟随,一路相依为命,而他,连给她殓葬的钱都没有。心如刀绞,号啕大哭。

  在友人的帮助下,他将她安葬在西安城外的雁塔寺。在墓前站到夜深,回到居处,室冷帏空,天胡不吊,泪尽声嘶,禁不住又仰天长号。

  书到此戛然而止。因为他“述至此,肝肠寸断矣。余书亦从此辍笔矣。”

  而时至今日,读来犹可触当时他肝肠寸断的痛。

    后他返湘,成为湘西最高统领,但从此不近女色。1952年,他逝于长沙。彼时,她已在雁塔寺外沉睡四十年。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