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彭_奇安
彭_奇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304
  • 关注人气: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黄桷坪的奇葩之《陈立》

(2014-04-21 14:15:50)

黄桷坪的奇葩之《陈立》

911恐怖袭击那年,记得有个尼姑三不三闪现在我们教学楼。楼是民国老楼,挺暗的,木地板。她走路没响动,轻盈,尚年轻。有次迎面,我大胆地看了几眼,灰色的袈裟,模样不俊。我注了意,她是往国画系98级教室去。我扯住陈立:“瞧那里,什么情况啊这是。”陈立也是八卦中人。这个新情况,我俩好奇过好久。后来四处打听,搞清状况了,尼姑不假,无故事。插班进修的。

陈立是个优秀的买卖人。不谈他画画的事。如今艺术家大多满口主义,满肚子生意。倒是商人与僧人越来越爱舞弄几笔。从网上可知,马云、延参法师什么的,一会儿打太极拳,一会儿梅兰竹菊。本质上,都是买卖人。

陈立其实高我们一届。大一读完,他休学做了一年买卖,所以大二就在我们班上。我老嘲笑他是留级生。他的买卖是做酒,自己做。他先是跑到沙坪坝某酿酒培训班学了一段时间,然后买了好多大石缸子,去石柱老家。自己做酒,往四处送。那一年,他赚了几万块钱。当年,他告诉我这个数目时,像一个毒贩把货交给马仔时的凝重——我可只告诉过你一个人,要保密啊。

我和他租住时,他常和我讲生意经。他的皮囊行头,很美院,扎马尾牛仔衣什么的,弄得很有画家范儿。他看书,也极其高深。我跟他系统地精读过沈从文,还有好几本西方哲学书。他对传统美学也有不俗的见解。但这些,都不妨碍他的胸腔里,暗藏一颗热爱做小买卖的心。

我一直怀疑他做买卖有瘾。他才气极充沛,高中时写诗就很厉害,出版社还给他出过诗集,管版税的那种。他画画也很有想法。但他最喜欢研究做买卖。有段时间,我不知道怎么进了校学生会(好像是被版画系袁亮忽悠进去的),于是认识校团委书记陈德洪。他老想要通过我与陈老师认识。他最终的野心是要承包学院的小食堂,或者在男生寝室开个超市。并提前对我封官加爵——雇佣我做跑堂兼伙计,他女友做收钱的。我记得,我当时被他这股子打江山的劲头感染,的确是答应了兼职做他超市营业员的。

他这人德行好。他女朋友很胖,也能天天腻一起。我们一起租房子时,我发现他女友高兴时,敲他几下,吵架时,也打他。每次都是陈立扮矮,去劝他的女友。一劝劝一两个小时,其女友都是气嘟嘟地吃零食。我在旁边都鬼冒火了。她女友还端着,烦躁了,就打他两下。我每次都在旁边扯他走,出门就刺激他:至于嘛,那么胖,那么不进油盐,有啥子味哦,紧讲个铲铲麻烦得很,分手。大学时,都说四川话。我不知道现在川美是不是推行普通话了。那时候,我能说简单的四川话。因为走样,可能近似忠县,石柱一带乡下土音。因为有次租房时,一个嬢嬢把我当成忠县老家人聊了好久。

陈立用石柱口音的川话,追忆了他高中时如何追求女友的。讲了许多他自己感动的细节,应该较老套,不精彩,我都没印象了。我只记得两点。1.高中,她不胖,长得很好看。2.因为恋爱,这女孩没考上川美,复读一年也没考上,现在成教院进修,不能对不起人。他哽咽了。

陈立还接受过电视台的采访。学校把他当成苦孩子,交不起学费,休学赚钱再来读书的励志典型。但事实好像不是这样,前面说过,是他赚钱有瘾,好做买卖。他是个很有主意的人。有着远远超过当年同学的老到。

我们那时候抽的是3.5元一包的宏声烟。常去梯坎豆花吃烧白。我们常远远地看着电厂的两根巨大的烟囱发呆。我们还和刘煜偶尔去游戏厅买币打手摇把的游戏,圆桌武士、街霸、雷龙。

有次,下雨,我和陈立打一把伞,勾肩搭背,各叼一根宏声烟,从交通茶馆出来——我们那时候爱在交通茶馆读书(林国成还在这里办过图书角,我捐过书),《菊与刀》,我就是在那里借陈颖的书看完的(成都铁路局八级钳工,能画一手超写实油画)——我和陈立,在菜市口看见两个小报童打架。其中一个还是跛子,他们把各自背着的报纸打得满地都是,相互抓着对方的脖子,狠狠僵持着,谁也不先松手。我俩很有默契,停下脚步,一动未动,隔着蒙蒙细雨,又隔条街看着。彷佛看见自己。

我能感觉到,我俩都伤心极了。

��2014.4.1


黄桷坪的奇葩之《陈立》



(注:图皆为陈安健老师画的交通茶馆)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