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彭_奇安
彭_奇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319
  • 关注人气: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黄桷坪的奇葩之:《谭睿》

(2014-04-21 14:12:18)

黄桷坪的奇葩之:《谭睿》

  彭 奇安 

201449晚,本来已经睡了,辗转反则——把自己当烧饼翻了几翻,回忆起前几天见谭睿。左右是睡不着,起来作个文,骂几句,心里才痛快。

作为知青,我们同在黄桷坪插队几年,我十分珍惜同侪情分,才会这样吧。我一直不认为我们是同学(当然,川美学生处档案上是这么认定我们的关系)。我的意思是,我们更像单干户,玩得好的同学随机组成互助小组,生产上一块儿提高技能,思想上一块儿进步,生活上一块儿吃吃喝喝。遇到问题,就向生产能手们(老师)讨教,也可向劳模啊,生产队长取经(成了腕儿的老师)。挺好的,至今怀念。

前几天,利用周末,专门去成都当了回“四川宣慰使”。起因是这样的,最近我爱上了玩微信。东一下西一下,就和原来的老知青个别搭上了线。谭睿说他最近婚姻遇到不愉快,此处删去八千四百五十三字。我和陈琳在微信上马上来劲了,说周末去成都陪他摆龙门阵,喝茶去。结果,等我订了机票,陈琳这个瓜娃子却说要带学生去安徽写生,并赌咒发誓无法改变。没办法,“四川宣慰使”的大印,于是扎扎实实吊我脖子上了。

甫一见面,还好,彼此模样都没长变形,且有往好方向发展的喜人趋势。毕竟十年未见了。更为可贵的是,一开口,我们就知道,彼此的矫揉造作,还顽固的存在着。这就是老相好的力量,十年算个屁,好比我们才从食堂打完饭出来碰见,心底暗暗骂对方一句:瞧他那瓜兮兮的样。

我说:怎么回事啊。

他说:车上说嘛。

可上了他的车。他就不说正题了。大谈谁谁谁的画现在卖得好啦。说上次他去北京,某某某开了宝马的跑车来接他。一会儿又说,某某的单幅拍卖过两百万,哦,他也是我们峨影厂的呐。一会儿又骂陈琳,如今也四处参展,卖画呢,新工笔花鸟啊,土豪们喜欢。

要命的是,我也很八卦,很快和他一道骂骂咧咧,又是羡慕,又是不屑。显然,我忘记了“四川宣慰使”这份差事,一句话也没问他家庭婚姻的事。倒是对某某某的婚事很八卦。我说,他结婚没。他说没,但快了,他不是北京户口,买房用的女友身份证,这下好了结定了。我很不良善地说:他这就叫炒房变成房东,炒股结果变成股东,瓜娃子不是喜欢到处谈爱噻,结果谈成人家老公。说罢我俩一阵坏笑。然后,又交换了许多某某某的八卦,心里才踏实点、舒服点。

总之,一路上,我们不知怎么的,变得怨声载道,成了一对毒舌男,骂成都的市政建设,骂马来西亚航空公司,骂挡在前面开的慢的汽车。当超车过去时,我们不约而同发现那车是女的开的,于是,我们又不约而同发出嘲弄女司机的大笑。这难道,就是所谓的默契,所谓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吗。

反正,我俩见面的畅谈,很矫情。一路上我们的这种诡异表现,好像背负多大冤仇似的。让我想起样板戏《红色娘子军》里的一句唱词,我以括号的形式改了一下:向前进,向前进,战士的责任重,妇女(男人)的冤仇深。

中午,吃吃喝喝是自然。下午,看完张大千的精品展,我们才渐渐消停下来。晚上,喝喝吃吃是必然。

直到月亮挂在空中,我们在浣花溪边的石头上坐下来,才认认真真说会话。他们四川人苏东坡也干过这种事,半夜起来,念无与为乐者,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怀民亦未寝,相与步于中庭。所以,按做作的说法,我们今晚互为张怀民。我们的话题,到底离不开柴米油盐酱醋茶,以及各类旖旎事。人过三十,逼近中年,没有谁做得了谁的宣慰使,我不过是他的镜子,通过我,他能正正衣冠。他于我,亦复如是。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

他是搞油画的,但言谈中,似乎对水墨很感兴趣,不过这是好多搞油画绕不过的情结。我感觉,他根源上可能受了水墨市场的诱惑,水墨渐渐好卖了。这不丢人。画家就不能把他们的才华横溢转换成财大气粗么。这不但正义,简直正义得金光灿灿。

他问我还搞创作么。我说怎么不搞,现在造人就是最大的创作。他呵呵了我:你原来还是有点小灵气的。我说,你等着吧,等我生完小孩,迟早要弄一批创作,吓你一跳,急个蹿蹿。

后来,我离开成都,他因为要上课,没有来送我。我口占了一首《浣花溪赠别谭睿》,希望他从情感的伤痛中走出来,要团结爱人,要好好画画。毋庸置疑,我这么爱玩微信,自然用微信传给他的,可惜机场没有wifi——浣花溪笼惆怅客,青城山讶圣人悲。盟山誓水俱往矣,了罢烟花了翠微。

还漏了个小场景,补在这里吧。那天晚上,我们在浣花溪边的石头上,像一对老闺蜜那样打良心讲,一时失语。我抓紧问了句:某某某真开上宝马的跑车了哇。他好像也在等我这句,马上说:真的咧,哎呀,不过不是一次付清,按揭的,贷款的,前几年他也苦得很。我说,那就好,那就好。然后,我们心有灵犀又百无聊赖、意味深长地对视了一眼。

2014.4.10




(注:题图为杜甫草堂潘天寿书“柴门”)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