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搜寻家书,差点写了检讨书

(2016-02-19 00:00:20)

搜寻家书,差点写了检讨书

               庞壮国

 

    正月初八杨宁舒编辑给我打电话,省报副刊想开辟一个版面,《家书》,请我拿文章。我满口答应,感觉自己收藏的三四十年的十几捆手稿,里面肯定有给亲人的信件。还感觉使用了二十多年的存储百万文字的电脑里,也会星星点点备份了家书。

    翻箱倒柜。搜索查找。从凌晨一点钟翻找到清晨六点钟,我没有找到家书。

     四五个小时白忙乎,我一下子瘫坐在地板上,顿觉我这个六十六岁的写字人大半辈子属于没心没肺。满脸是汗,无地自容。静下心来,想给杨宁舒写一份检讨书。检讨自己半辈子没有好好写家书,写了星蹦的家书也没有好好保管。这种行为上纲上线近似于对亲情的漫不经心,对民间文字的麻木不仁。

    省报副刊的点子多么温馨多么厚重,家书啊,杜甫说家书抵万金。我不但对不起省报,也对不起已经流去的日子。

    自己捋一捋曾经的日子,应该写过这样的家书。上世纪七十年代,爹妈在内蒙古岔子山,我在龙门农场,期间应该有我汇报当农业排排长,问候老爹在岔子山放羊的事情。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在大庆父母在齐齐哈尔,也应该有我怎样刻苦写诗,老爹怎样刻苦写长篇小说《马占山演义》的情况。上世纪九十年代,我跟随中国皇帝剧组挖掘素材,创写脚本,行走在陕西、河南、安徽、江苏、山东、河北的风水人情里,我的女儿才四五岁,也应该有问询女儿想念女儿的书信。

    后来电子信件和手机短信代替了手写的家书。生活让高科技和信息化给整的,几乎没有手写的家书了。

    我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努力爬高,努力埋头,仍旧搜查一面墙大书柜里的各个角落。突然发现一个蓝色文件盒子,里面是塞得满满的书信。大多数是报刊杂志编辑和诗友文友写给我的。那些署名让我感到亲切也感到颤痛。韩作荣、刘子成、韩梦杰、白航、雷雯、李冰牧、李风清、鲍雨冰、宋歌、朱红、林子、岛子、韩乃寅、陆伟然、马合省、刘益善、赵丽宏、罗继仁、鄢家发、流沙河、林染、杨牧等等等等。这些给过我勉励给过我指点的师长兄长们,有的已经驾鹤西翔,有的已经垂垂老矣。

    更让我惊喜的是,我父亲庞镇的三页墨迹夹裹在这几百张字纸里。读之,泪之,烫之,疼之。抄录如下——

“壮国、XX:

“许久未回信。主要是忙乱,夜里又写点什么。想你们会很好的。《海燕》一诗,主要是对十一大后深有所感。有(对)被迫害的歌唱家和诗人及老革命者的怀念,同时也对油田的建设者寄予敬意。这是我真挚的情感,而和自己的向往联系起来。也许到2000年我的骨灰早已变成绿草的脚垫,然而那也是幸福,但无知了。

“寄去几张报,但我满意的很少,奈何。你合之《海燕》(的诗),嫩报激流副刊小陈拿了,可能发吧。《蝴蝶》一诗没发,原因以后告诉你。

“你母很好。最近可能按政策开40%工资,嫩报答应了。新和华学习很紧张。

“最近写了如下:一,改了旧稿《初出茅庐》,写一个老干部重新上任,处理各种遗留问题。题为《第一次午餐》,上班不久解决职工生活和“帮四人”胡闹遗下的问题。二是写了《喷香的小米饭》,从生活(入手)解决谷子种子问题。三,改了去年作的散文《温得勒的春雨》,此稿已寄黑报,估计他未必用,主要是最近《百花园》不景气。

“就谈此。

“祝好。

“父镇  九月廿日中午”

    我爸庞镇写这信的时候肯定是在1984年或者1985年的秋天。因为我是1983年10月从齐齐哈尔的嫩江日报社调进大庆市文联的,从事专业文学创作。当时不叫作家,叫做创作员。我爸在齐齐哈尔日报社在副刊部任主任。从打1945年他参加工作就在黑龙江日报(那时报社在北安)当记者或者编辑。省报在五十年代初从齐齐哈尔迁移到哈尔滨,我爸留在新创建的齐齐哈尔日报,报社的农业、工业、商业、群工还有资料室都干过,都是科室小头头。老爹作古二十年了。二十年之后读老爹的信,好像天上人间没什么距离。雨滴雪花从天上往人间洒,羽毛尘埃从人间往天上飘。家书啊,带着呼吸和体温的雨滴雪花羽毛尘埃啊。

    因为寻找到我老爸写给我的这封信。我可以向省报副刊交差了。也不用写检讨书了。我想提一个小小建议,不妨把《家书》专版再扩大扩大,办成《民间通信》,能够开掘的社会题材,能够网络的各层人士,会多起来。

 

搜寻家书,差点写了检讨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别找
后一篇:歌词:肇州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别找
    后一篇 >歌词:肇州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