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你不可没有父亲  洪予健牧师

(2012-05-24 13:45:31)
标签:

基督教

温哥华

浸信会信友堂

洪予健牧师

天父

父亲

分类: 基督教讲道
你不可没有父亲

洪予健

我父亲于2009年1月18日安息主怀,享年八十有五。24日上午,教会许多弟兄姊妹放弃了週末的休息,参加我父亲的追思礼拜;下午又冒着严寒,到墓地为他送行。这份从主来的爱心,给了我们全家莫大的安慰与激励。我虽然暂时失去了地上的父,但是我没有失去、永远也不会失去天上的父!我们众弟兄姊妹都在教会--永生神的家裡;我们不会失去那天上的父,祂也必保守祂的儿女直到永远。

耶稣基督来到世上,最大的使命就是要把我们带到天上的父家裡去,祂要让我们在祂裡头都成为父的儿女。因为这位天上的父是我们生命的赋予者、供应者、保护者,你若渴慕有这样一个永远的天家,就不可以不成为天父的儿女。所以我说「你不可没有父亲」。

但我们怎么知道有这么一位天父?若不藉着基督耶稣,我们别说无法认识天父,连祂呼唤我们回家的声音都听不到。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的罪献了祭,让父上帝对罪愤怒的审判落在祂自己身上,我们才可以因着相信主耶稣,与天上的父和好,成为神的儿女。

主耶稣是如何引导我们来认识天上的父呢?耶稣在登山宝训中说「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太七7)。但,我们怎么会祈求呢?怎么想到要去寻找什么呢?又怎么知道有一扇门是可以去敲的呢?主的意思很明确:因为天上的父神已经先爱了我们。

我们如何能相信天上有一位父会先爱我们呢?耶稣以地上肉身的父亲作类比让我们明白,「你们中间谁有儿子求饼,反给他石头呢?求鱼,反给他蛇呢?」(太七9-10)。当时耶稣向着一群成年人宣讲,所以祂诉诸他们身为人父的亲身经验,意思是:你知道我说的是真的--儿女若向你求饼,你不可能反给他石头;求鱼,不可能反给他蛇,因为你总期望儿女们能得着好的东西。

这就应了中国的一句俗话「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但耶稣马上却说「你们虽然不好」(太七11)。在神眼中,我们这些为人父母的再怎么慈爱,却仍是「不好」。怎会如此?圣经告诉我们,「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没有明白的;没有寻求神的;都是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罗三10-12)。原来人最大的「不好」是不寻求神。人总是一心为自己打算--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但这并不是真正的良善。在神面前,我们都亏缺了神的荣耀,都犯了罪。这个罪是指我们不在乎神那绝对圣洁的标准,反而自定标准,以「对得起良心」自夸自诩,却很少自问:我这良心是不是已经被玷污、扭曲了?

「你们虽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东西给儿女」。主耶稣指明,人虽堕落了,在为人父母方面,还是受到了神特别的保守。十诫命令儿女「当孝敬父母」(出廿12),却没命令父母「当爱护儿女」,因为在罪性裡,儿女不孝敬父母是常情,父母爱儿女却是真情。如果说肉身父母再怎么不好,尚且懂得舐犊情深,「何况你们在天上的父,岂不更把好东西给求祂的人吗?」这就是主耶稣的重点。祂要藉着世上的父在我们生命中的意义,引导我们来到天父身旁。

你不可没有父亲,没有父亲就没有你,这句话从本体上是恆真的,其真实性在于神设定的生命传承方式。《西游记》裡的孙悟空是从石头蹦出来的,他没有伦理,谁也不放在眼中,所以就大闹天宫。我们现代人从某个角度说,也同样把父性的传承给斩断了。人从哪裡来?进化论说人是从猴子来的,人于是成了无父之类。但我们却从圣经看到生命真正的源头。我们藉着圣经家谱的记载一路追溯上去,才知道人类的始祖、第一个父是亚当,亚当是神按着祂的形像造的,我们也从亚当那儿承受了生命。神的形像是荣美的,可是我们人的作为,常常连自己都不满意。这是怎么回事?原来是始祖亚当犯罪、堕落了,将神那完美的形像破坏殆尽;因此,人类祖祖辈辈都带着这种遭破坏的神形像来到世上。这就是「原罪」。

有人反对圣经的话,不相信人怎么可能有所谓的原罪;但我从自身经历出发,倒很容易就接受了原罪的观念。我自己就是带着政治原罪出生的。记得幼时和小朋友一起玩,大人来了,他先不问我叫什么名字,而是问:「你是哪家的孩子?」一听是洪道修家的,他表情就立刻发生变化:「哦,洪道修家的!」我很快发现,我的价值完全是由「父亲是谁」来决定的。我与父亲是不可分割的共同体,我的命运和父亲的命运是紧紧连在一起的。如果父亲命运不好的话,我也翻不了身。

我父亲原来是蓬勃向上、意气风发、大有作为的青年;他在学习上展现了卓越的才华,1948年在全国的司法官考试中,成为原上海法学院唯一榜上有名者。中共建政后,他生命的光华就中止了。我父亲从上海的法院去到苏北的盐硷地垦荒建场,紧接着政府发佈户口政策,他就再也回不去了。他的法律长才,不但不被使用,反而成了政治上的污点。

我父亲那时才三十出头,这境遇使他整日愁眉不展;长子出生不但不能使他稍得安慰,反而令他更加长嘘短歎。为什么?因为凭他对当时共产政权性质的瞭解,他知道自己已经被定为异类了。一旦被视为异类,再怎么表现也没用了。他不但自己没有出路,连儿女也注定要跟着他受苦。确实,我那时总是紧张地注视着父亲与周遭人们的关係。谁对我父亲好,谁就必然会对我好,他就会是我的朋友;谁对我父亲不好,他也不可能对我好。在当时很幼小的心灵中,我就是这样看待我与这世间的关係。

文革前一年,我无可选择地进了我父亲任教的农场子弟中学读书。无可选择,是因为前一年还可以考县中;但到了我这一年就不得报考,必须在本地农场就学。我入学才一年,文革爆发,我父亲很快遭到批判,最大的现行罪是「鼓吹走白专道路」。「白专」表面的意思是不理会政治与社会责任,只鑽研专业知识;但其实「白」是贴上去的,只要你「专」,一定就是「白专」了。如果一个老师勉励学生好好学习文化知识,那就是走白专道路。我父亲「鼓吹白专」,而我就成为父亲培养白专的典型苗子,名字被贴在大字报上,当作父亲的罪证。

我也有许多同学的父母被批斗了。不少人以此为耻,想自行脱离原罪,生怕家庭的阶级出身和政治背景连累了前途;有些人在上面的鼓动下站出来,表示与父母划清界限,或者在批斗会上当众打父亲耳光,或者领着众人喊打倒母亲的口号。这种人的结局大多很悲惨,有的是父母没料到连儿女也这样对待他,绝望之下上吊、跳楼,留给儿女一辈子的伤痛懊悔;也有的是后来父母被平反了,儿女不知如何再照常面对他们。其实我们若不认地上的父,也不可能认天上的父,不认父母,违反了神创造的旨意。即便真的是父亲不好,他仍然是父亲;他哪怕真的犯了罪,在法律面前要受惩罚,父子亲情还是不能割断;更不要说是为了一己之私,而与父亲恩断义绝了。

当时我给父亲的安慰是:我有底线,绝不说一句父亲不好的话,更不会去写大字报批判父亲。一方面,我知道我跟父亲的命运是连在一起的;另一方面,我知道父亲绝不是大字报上所讲的那个人。认识我的父亲,认识他的品格、他的心,使我不盲从,不跟着领导与群众走。我心裡坚定,情愿跟着受苦,深知我父亲裡面有许多宝贵的东西,是那些人不知道的。

而那位在天上的父,我们之所以不「认识」祂,是因为我们一开始就不「认」祂是父。在无神论教育中,不信神是时髦,信神的人可能会被嗤笑为迷信。怕众人的,就跟着众人走了。然而基督徒都知道所信的是谁,也知道祂将保守我们所相信的一切,因此即使在苦难中,都愿意为祂受苦。

马太福音中耶稣说,人虽然都是不义、有罪的,但是不义之人身为父母,向着自己孩子的情却是真的。这就是所谓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们为人儿女,往往对父母一些过错耿耿于怀,甚至想到都会伤心,其实有些事是我们儿女的问题。求主饶恕我们,开我们的眼,使我们体会父母对我们的那份心。

我父亲对子女的爱是真真切切的。三年人祸饥荒期间,我父亲不顾自己有病、全身浮肿,如果得到一块肉或一片鱼,他就兴高采烈来告诉我们。他高兴的是自己的孩子有点儿东西吃了!他宁可挨饿,也要让我们先吃到。物质照顾方面固然如此,但父亲从他的价值观出发,更是要把他认为最好的东西给儿女--那就是知识。

早在文革开始之前两年,有件事让我父亲深受刺激。他任教的班上有位女学生,在那年的中学会考中,得到江苏盐城地区七个县的第一名;她又是学校裡少先队的大队长,是很优秀的青年。然而没有一家高中敢录取她,只因为她父亲是「历史反革命」。这使我父亲极为伤痛与不平,因为他不由得想到,他的儿女今后在求学之路上的命运可能也是如此。

隻手无力可回天,但父亲不肯就此放弃。他在家裡为这位女学生义务补习,也同时开始提早培养我。父亲透过各种方法让我们明白:他的孩子就算无法升学,也不能没有知识;就算一辈子出不了头,也不能成为愚昧无知的文盲。于是「知识」成为我们家的好东西,「求知」就是我们家的传统。

在十年的文革裡,那时一方面「读书无用论」高唱入云,另一方面因父亲自己被批斗,怕连累我们也被批斗,所以不再对孩子有所要求。但这时我们的价值观已经形成,社会的潮流、一时的风向已经不能左右我们了。我母亲长期身体不好,我作为长子,正好可以帮家裡的忙。但父亲为了让我专心读书,宁愿自己承担所有的家务;有时甚至让我的妹妹弟弟做,好给我腾出时间。这样的安排竟然也得到所有家人的理解,他们知道大哥的身上承载了爸爸很多的痛苦,父亲的期盼在大哥身上。一个「情」把我们全家紧紧连在一起,各人不再只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这个家、为了父亲的心。大家觉得安慰父亲的心是最重要的。

当儿女有任何成就时,父母会引以为最大的骄傲。文革后恢复高考,我得以考入复旦大学,后来又被评为三好学生。我把奖状丢在家裡,不以为意;但父亲却专门找人做了镜框,挂在牆上。我小妹说,任何人来家拜访,什么都还没谈,父亲总是先请客人观赏观赏这东西。我们虽然尴尬,却也知道这是父亲心中最大的安慰,他觉得一切都值得了!

耶稣基督说祂来到世上,是要荣耀祂在天上的父。是的,子女可以成为父亲的荣耀。我们作父母的总是「望子成龙」,这是人之常情;问题不是出在「望子成龙」这本身,问题出在对「龙」的理解与定义(且先不提中文圣经裡「龙」字的负面象徵):我们究竟盼望儿女成为怎样的一条龙?基督徒父母如果期待儿女成为敬虔爱主的「龙」,那就对了,因这胜过所有的价值。如果只期待儿女有知识、有地位、有丰厚的收入、有骄人的成就,却不在意孩子是否敬畏神,那么最后一切都是枉然。

我父亲那时虽然不认识神,但有一件事让我非常佩服他。在全农场的平反大会上,当军代表宣佈谁被平反时,每一个被平反的人都站起来呼喊「感谢毛主席」、「感谢共产党」、「毛主席万岁」等口号。当军代表宣佈到我父亲,他却一声不吭,什么表示都没有,成为全场唯一的例外。他这样做固然引人侧目,也使人捏一把冷汗,我却鬆了一口气,心裡涌出很大的尊敬,知道父亲尽了最大的努力,不被专制政权夺去作人的尊严与骨气。

父亲让我明白:世上至高的价值就在人自身,而不是抽象的社会、国家或人民。当政府以革命或爱国的名义剥夺个人的尊严和生存的价值时,这才是真正的恶。我在基督裡找到安慰,因为基督降世为人,就是为了救人。祂将个人的灵魂看为宝贵。在基督裡,你给最小的弟兄一杯凉水,就从天父那裡得赏赐(参太十42)。这和我们在国内受的教育正好相反。在官方意识形态中,个人在国家集体面前是淼小、没有价值的,随随便便就可以牺牲掉,其实这个集体只为它的专制领袖存在。这是很可怕的价值扭曲。

父母要把最好的给儿女。如果父母以为给儿女车子、房子、金钱是最好的,这就危险了,因为这等于是在教导孩子「有奶便是娘」,别的富人可以轻易用这些东西把我们的儿女拐走。父母给儿女的,应该是别人不能给的,那就是神赋予父母对子女的爱与管教。

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而神给父亲的职责,就是要他来管教孩子。父母对儿女的影响极大,若怠忽了管教的职责,就亏负了神的託付。圣经中有几处肯定人的经文,都与父亲的职分有关。前面提到的「你们虽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东西给儿女」是一处;另一处是,「我们曾有生身的父管教我们,我们尚且敬重他」(来十二9)。原来,神不但要我们懂得父亲的慈爱,也要敬重父亲的管教,并由此使我们来更好地认识天上的父。

我家四个兄弟姐妹中,我是父亲管教得最厉害的一个。但弟弟妹妹们从不认为父亲对我不好;相反的,他们认为正因为父亲对我期待最殷,所以才对我最严。他们甚至还妒忌我如此受管教。上农场中学时,我搬去父亲的宿舍与他同住。两个人一张床,我睡床尾,父亲睡床头。每天早晨,父亲做的第一件事是用脚蹬我。我起来了,自己去洗脸刷牙,然后为父亲打水、拿毛巾,把洗脸水从百米远的学校食堂端到房间,让父亲起床漱洗。吃完饭,父亲把碗一放,我就拿着他的饭碗去洗。这是很宝贵的训练。我这个人有很多骄傲的毛病,不过面对位分高的、辈分大的,我还能收敛住,比较注意尊重。因为在早年,父亲用生活常规训练了我学会尊重他、尊重长辈。

文革时,同学鼓动我去揭发父亲。他们说:「你看,他对你不好,他凭什么要你给他打水?他在剥削你,你知道吗?他为什么要你给他洗碗?这是不劳而穫。」我完全不理睬,因我知道父亲不是剥削我,而是在操练我对他要有敬重感。有了这敬重感,我才能伏在父亲的轭下,受他调教。如果父亲由着我养成平起平坐、一言九「顶」的习性,那么他那些很宝贵的学识,就无法源源不断地传授给我了。

这道理我小的时候不明白。当父亲叫我做的事情我不做时,他就拿棍子打我,生气地骂我「可恶的东西」,因为我伤了他的心。又有时我跟小朋友一起在外面疯玩,父亲来叫我回家。我会问:「他们都可以玩,为什么就我一个人得回家?」他说:「因为你是我的儿子!」在这样的调教下,我才知道父亲对我的爱是这种表达方法,他对我的情是这么深。这就是圣经讲的,「管教原是众子所共受的;你们若不受管教,就是私子,不是儿子了」(来十二8)。

我现在信主了,更明白圣经的话是真理,「生身的父都是暂随己意管教我们;惟有万灵的父管教我们,是要我们得益处,使我们在祂的圣洁上有分」(来十二10)。我们的父亲是随己意管教我们的,他的管教按着他的世界观和价值观,诚心地希望自己的孩子具备他认为最重要的能力与德行。惟有那万灵的父管教我们,是要我们得着真正生命的益处。那么神藉着什么来呼唤我们到万灵的父面前呢?也是藉着生身的父为起点,来让我们体会万灵之父的心意。

父子亲情,难捨难分。父亲在世的最后这六年,其实为我们活得好辛苦;我们照顾他也很辛苦。如果只从肉身的生命品质来说,他的帕金森症越来越严重,头脑也越来越煳涂,活着不是徒然吗?但他知道我们捨不得他,他为我们痛苦地活着;我们辛劳地照顾他,也是因为难捨难分的亲情!基督徒反对安乐死,是基于对生命的尊重,也包括承认痛苦自有它的价值,这痛苦就是爱的痛苦。

世上的父与儿女之间尚且有这样难捨难分的亲情,我们天上的父又怎可能轻易地抛弃祂的儿女?世上的父能力有限,我父亲在我文革遭批斗时想保我保不住,如今他人老生病后我想保他也保不住。可是在基督裡,在上帝面前,我们都可以被祂永远保守。神在地上设立家庭,不是没有价值,也不是暂时的,而是指向永恆的。神要藉着地上的父子关係让基督徒明白天上的情景:在新天新地裡,从此再也没有哀哭,再也没有痛苦,再也没有眼泪。因为我们保留不住地上的爱,才知道神给我们天上的盼望是那么宝贵,那么不可缺少;到那日,神在天上要擦乾我们一切痛苦的眼泪。

父亲晚年的感情世界几乎完全封闭在家庭中。长年的政治斗争,使他对外人的信任受到破坏;所以一般人去探望他,他总是客气地点点头,不说什么话。除了家人,没有人能进入他的内心世界。但我最大的安慰,就是我父亲信了主这件事。他信了主,使我能盼望有一日与他再相见;他走了,我虽伤心不捨,还能放得下。神是怜悯我的,因为我与父亲过去的命运太紧密了,所以神给我六年的时间,充分地去回报父亲,照顾他、在心灵上跟他交通。也因为这个病,父亲才真正体会到生命的脆弱、人的无奈,所以当我照顾他时,我给他传的道才会带上一种特殊的力量,他最后才会被主感召,回到天父面前。感谢主!

中国有一句老话「树高千丈,落叶归根」。我们的根乃是在天上,而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做了一件没有人能做的事情:祂把我们和上帝之间隔断的牆拆毁了。祂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使我们得以与神和好(参弗二14-18)。这是何等宝贵的信息!主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裡去。」(约十四6)。人不能没有父亲,让我们都藉着信主耶稣,回到生命的源头,回到天父上帝那裡去!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