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大勇
马大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3,828
  • 关注人气:6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梦开始的地方

(2014-02-06 15:44:13)
按:此文因吉大招办约稿而作,发表于教育报学生司主办之《高校招生》2013年12期,作卷首语,题改作《是高三,成就了今天的自己》。编辑的意图可以理解,但我还是很不快,自此再约稿者均备注“如修改需征得作者同意”一句。老舍曾云:“改我一字男盗女娼”,太狠了,我所不取,但文责自负还是对的。一笑。

1988年,秋天,当吉林农安这座小城又一次漫开玉米成熟的香味的时候,十六岁的我踏上自己的高三征途。

颀长削瘦的少年,显得营养不良,穿着也有一点土气,眼光里却闪着剑锋一样的傲气和火一样的雄心,好像随时都能唱出那句歌词:“这世界,我来了——”。现在回想起那种表情当然觉得幼稚,可是也非常神往和怀念,因为那样的青春只有一次,而且永不回来。

高三最后一搏,学习压力自然极其巨大,但似乎比今天的孩子们还略多一点抬头望向窗外的余暇。于是兴冲冲地办文学社,带领大家将征集到的诗歌、散文和小说手写上版,眼看着它们成为一页页散发着油墨香气的“文学作品”,听着全校品题纷纷,褒贬各异,很滋生了一点聚光灯下的焦点感。参与筹办的学校广播站尽管简陋,还会因为偶尔读错字成为全校的笑柄,但那是第一次掌控“话语权”,也是第一次感受到“媒体”的重要性。若干年后回望,这些嫩浅荏弱的萌芽竟全都生长起来了,和现在的我息息相关,难以分割。

更值得说的是一本偶然得到的薄薄的小书——龙榆生先生编纂的《近三百年名家词选》,繁体竖排,没有一句现代文,很能满足我作为文学社长的虚荣心。可是渐渐看进去了,被打动,被感染,而且开始琢磨:为什么几乎所有的书上都只赞誉宋词,而没有人提及这么精彩的清词呢?有一天,爸爸说:“儿子高三了,辛苦”,给了可以自由支配的二十元钱。拿着从未见过的“巨款”,第一反应是跑到新华书店,斩获了垂涎已久的《金元明清词鉴赏辞典》,要为心底的谜题寻找更多的答案。我还清楚记得,那本书花掉了这笔“巨款”的百分之九十——十八元。二十多年后,当我在清代诗词研究领域有一点“话语权”的时候,可以肯定地说:梦,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

严酷的高三并不能遮挡友情和爱情的萌动与生长。当年的那些亲密朋友很多已经渐行渐远,暌隔天涯,可是和我以诗词“唱和”的那一个,我们至今还保存着金子一样的友谊,任何时候见面都觉得踏实温暖。而那个经过再三思忖才给我写了一封信的沉默羞怯的女孩,多年以后成了我的新娘,我们的孩子今年也已经走上高三了。时光迅疾,如马注坡,如蛇赴壑,每每令人伤感,幸亏这些美好的东西都驻留了下来,给人莫大的慰藉。

高三一天一天的滑过,转眼到了报高考志愿的时候。爸妈很开明,丝毫不干预孩子自己的想法,所以我很大胆地把前几个志愿全都填上了“中文系”,后面备注“不服从调剂”。从功利性的角度而言,这种做法实在不值得推荐,甚且有点赌博的意味。但也可见那时我的文学梦多么热切,多么不计代价。

查到高考成绩了,知道拿了语文、历史两个全县第一的欣喜冲淡了数学考砸的沮丧。看着阳光在文史两位老师的脸上慢慢铺开,想起他们平日洒下的汗水,忽然有种想拥抱他们的冲动。最终还是矜持的心思占了上风,陪着傻笑了一会儿就离开了。高三,日夜奔忙的高三,流光溢彩的高三,从这一刻正式画上了句号。

    人到中年,有很多次迂回弯折,有很多个关捩节点,但如果真要找出这半生最值得记下的一年,我想,还是历历如在眼前的高三吧。因为——那是梦开始的时间,梦开始的地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