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大勇
马大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5,117
  • 关注人气:6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锚边小语 ——我与二十世纪诗词研究

(2013-05-31 18:05:59)

二十世纪诗词研究说来甚新,于我却颇“旧”。早在二十多年前还未上大学的时候,刚开始散漫地浏览诗词,起手就是龙榆生先生《近三百年名家词选》,其中不乏“近人”之作,颇为之倾倒。嗣后若干年中,诸如沈祖棻《涉江词》、《郁达夫诗集》、夏承焘《天风阁词》、《启功韵语》等一批书籍不断映入眼帘,几乎是见一本买一本,读一本爱一本。当时肯定谈不上任何学术意识,但对这些才人一开始就比较熟悉,也从来没觉得他们比照先贤先天矮一头。这点朦胧的印象和爱好或者成了一颗深埋的种子,遇到合适的土壤、气候就可以破土萌芽,且慢慢地开出一朵朵小花来。

1998年负笈吴门,从先师严迪昌先生治清代诗词。先生自己就贯通“古”、“今”两界,又耳提面命,特别强调应该打破传统偏见、不可拘守一隅自设牢限,所以虽数年间研治清初诗歌,对二十世纪诗词的偏爱则非但不见淡,反而愈来愈浓稠。同时,也基本没有“狗拿耗子”、“他人瓦上霜”之类的偏狭感,所谓“诗是吾家事”,不管它是古代人写的还是现代人写的,只要是格律诗词,自然应入我指掌。于是经过几年的沉淀,在06年撰写了《通古今之变:研究中国诗歌的一个重要视角》,初步提出了“二十世纪诗词史”的构想,翌年在《文学评论》上发表以后,得到了学界相当热烈的回应,并被《新华文摘》全文转载。坚定信心之余,这种鼓励更进一步凝聚成了我将“二十世纪诗词”作为一个研究方向的底气。此后数年,遂陆续有文刊于《文学评论》、《中国社会科学报》、《社会科学报》(上海)、《文艺争鸣》、《求是学刊》、《吉大社科学报》、《词学》等国内著名报刊,涉及到“文学史的进入”、“现代性的确认”、“学术史的回望与前瞻”、网络诗词研究等一批话题。2010年,“百年词史研究”获得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的肯定后,精神支撑与资金注入都进一步推促了研究的深化。值得一说的是,11年底《20世纪旧体诗词研究的回望与前瞻》在《文学评论》发表后,我意外地得到了九十高龄的刘世南先生所赐手书长信予以表彰黾勉,读到我素来敬重的前辈学者挺劲流美的字迹时那种快慰,其实也不亚于获颁某某奖项或“领军”、“人才”一类头衔的。

诸如“现当代旧体诗词是否可以入史”、“二十世纪诗词的现代性”等外围的、宏观的问题越说越清楚了,个案研究就需要紧锣密鼓地进行。12年初迄今,我的《百年词史19002000》已经撰成“清末民初词坛”、“南社词”两编,30万字左右,尚有六编正在推进当中,预计2015年左右成书,经删削定稿也应不少于70万字。这样的撰述规模其实很令我惶恐,因为担心冗赘枝蔓太多,有效信息量被大大冲淡,但同时,这也令我颇感兴奋:我们一直认为可以被扫进历史垃圾堆的二十世纪诗词写作原来有着如此强大的活性,有着如此超妙的造诣!诗词史已经在新文化运动以后画上句号,这是无数人达成的共识。可我要通过自己的研究说明:这并非事实!诗词史的句号正在变成省略号,甚至是惊叹号!

如果说博士论文写完才算进入学术研究的门槛,那么我只是在巍峨雄峻的学术殿堂中怀着好奇心四处游弋了十二年的一个游客而已。“二十世纪诗词研究”之课题更是仅开展了六七年,时间短,资质差,功力浅,绝谈不上什么水平和成就。但可堪自我安慰的则是:当二十世纪诗词研究这艘拥有巨大前途的航船起锚的时候,我就站在铁锚的边上,是有一点眼光的见证者,也是船上一员全力以赴的水手。船能走多远,吨位变得多大,我无法预测,眼下所做的也只能是奋臂前划而已,因应《吉林大学社科动态》之邀,戋戋小语,立此存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