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大勇
马大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5,117
  • 关注人气:6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纳兰词选》一

(2012-12-14 19:17:49)
标签:

杂谈

江城子

咏史

湿云全压数峰低,影凄迷,望中疑。非雾非烟、神女欲来时。若问生涯原是梦,除梦里,没人知。

 

【注释】

①湿云:李颀《宋少府东溪泛舟》:“晚叶低众色,湿云带繁暑。”

②望中疑:杜甫《咏怀古迹五首》之二:“最是楚宫俱泯灭,舟人指点到今疑。”

③“非雾”句:写巫山神女事。宋玉《高唐赋》:“昔者楚襄王与宋玉游于云梦之台,望高唐之观,其上独有云气,崪兮直上,忽兮改容,须臾之间,变化无穷。王问玉:‘此何气也?’玉对曰:‘所谓朝云者也。’王曰:‘何谓朝云?’玉曰:‘昔者,先王尝游高唐,怠而昼寝,梦见一妇人曰:妾,巫山之女也。为高唐之客,闻君游高唐,愿荐枕席。王因幸之。去而辞曰: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旦朝视之,如言,故为立庙,号曰朝云。’”又:白居易《花非花》:“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 非雾非烟:指多变之云气。唐彦谦《贺李昌时禁苑新命》:“万户千门迷步武,非烟非雾隔仪形。”

④“生涯”句:李商隐《无题二首》之二:“神女生涯原是梦。”

 

【赏析】

纳兰词大多疏朗明白,不予人枯涩深晦感。此篇却惝恍迷离,颇饶烟水氤氲之致。其“咏史”之题究竟寄托何等样的思绪,颇不易索解。因而后人有断为“不可解”者,亦有径直删去此标题者。此在纳兰词中,属极为罕见之景况。

按其实,咏史乃系古代诗词常见题材之一,作者以史事或历史人物为吟咏对象,抒述一己认知与评断,并寄寓内心悠远之情思。据此则其中脉络似又不难寻绎:作者吟咏巫山神女事,严格说来不当称“咏史”,然也可见作者之意并不在具体人事,而是整体性的抒发一种读史之感受。严绳孙在《哀词》中说容若“究物情之变态,辄卓然有所见于其中”。此词中“非雾非烟”、“ 除梦里,没人知”云云,何尝不是世相演变、物情变态之一种隐喻呢?史事也好,现实也好,站在某一高度看来,其实何尝不如梦似幻、难探底蕴呢?当年白居易《放言五首》之三曾云:“赠君一法决狐疑,不用钻龟与祝蓍。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所抒发的正也是望史而生之疑。诗笔无妨重拙,词笔则需空灵。容若投射向历史深处那一抹睿智的目光其实和乐天老人正可相视一笑呢。

 

如梦令

正是辘轳金井,满砌落花红冷。蓦地一相逢,心事眼波难定。谁省,谁省,从此簟纹灯影

 

【注释】

辘轳金井:李煜《采桑子》:“辘轳金井梧桐晚,几树惊秋。昼雨新愁,百尺虾须在玉钩。”辘轳:井上汲水之具。金井,井之美称。

②砌:台阶。

③“心事”句:谓眼波撩乱,心事难知。王彦泓《戏和子荆春闺六韵》:“懒得闲行懒得眠,眼波心事暗相牵。”

④省(xing醒):明了。

簟纹:席纹。梁简文帝《咏内人昼眠》:“簟纹生玉腕,香汗浸红纱。”容若自作《浣溪沙·咏五更用湘真韵》:“簟纹灯影一生愁”。

 

【赏析】

纳兰“骚情古调,侠肠俊骨,隐隐奕奕流露于毫楮间”(杨芳灿《纳兰词序》),笔墨多端,皆臻妙诣。然而最动人心者,莫过于言情之篇什。这一篇《如梦令》当记少年情事,“簟纹灯影”之对象为谁,在可靠文献面世之前,可不烦考证,关键在于那一种人人心中所有、笔下所无的初恋情怀在纳兰的字里行间绽放出的异彩。首句“正是”二字,乃预谋之辞也,系特地寻找机会在“满砌落花红冷”的金井旁与她相见。既属预谋,下忽接“蓦地”二字,则又意外之辞也,难以相信那心上人真的在此出现,更何况她眼波摇漾,心事难知,怎不教人从此后魂萦梦牵?初恋少年那种千折百回的心态最是微妙,旁人以无数辞藻描摹不得者,容若乃以极轻巧而极锤炼之二十几字尽之。写情入微至此境界者,此前似惟屈原“秋兰兮青青,绿叶兮紫茎。满堂兮美人,忽独与余兮目成”数语。深情与奇才,二者缺一,不能有此绘风妙手。北宋晁冲之有同调之作云:“墙外辘轳金井,惊梦懵腾初省。深院闭斜阳,燕入阴阴帘影。人静,人静。花落鸟啼风定”,纳兰与之造语略似而心境迥别,识者自可辨之。

 

采桑子

彤霞久绝飞琼字,人在谁边。人在谁边,今夜玉清眠不眠   香消被冷残灯灭,静数秋天。静数秋天,又误心期到下弦

 

【注释】

①彤霞:红霞。仙人所居有彤霞围护,此照应下文“飞琼”。曹唐《小游仙》:“红草青林日半斜,闲乘小凤出彤霞”。 飞琼:许飞琼,仙女名。《汉武帝内传》:“(王母)又命侍女董双成吹云和之笙,石公子击昆庭之金,许飞琼鼓震灵之簧。”

②玉清:天上。原指仙境,神仙居处。《灵宝太乙经》:“四人天外曰三清境:玉清、太清、上清,亦名三天。”

③“香消”句:李清照《念奴娇》:“被冷香销新梦觉,不许愁人不起。”

④心期:心底期待,心愿。白居易《和梦得洛中早春见赠》:“何日同宴游,心期二月二。” 下弦:农历每月二十二、二十三为下弦月。

 

【赏析】

此篇亦描摹少年情事,后人或据《独异志》“梁玉清,织女星侍儿也”之记载释“玉清”为仙子名,并进而索隐容若“眷一侍儿/宫女”之类,无确证,也无意义。其实此种年少时患得患失的恋情谁无经历?容若为贵公子,亦概莫能外。所谓“为赋新词强说愁”,那一种“愁滋味”实在不必由具体人事引发的。这首小词上下片各有一处“词眼”,上片悬想对方今夜“眠不眠”,实因自己相思难堪,苦不成眠。其一喉两歌,一树双花,笔致自然而用心巧妙。下片则以末句之“又”字最耐人寻思。在这分近乎绝望的期待上面加一“又”字,期待即愈益渺茫,绝望即成倍放大。而“下弦”之意象亦不徒为照映“静数”,更暗示此份情缘将尽。纳兰词多有看似绝不经意而细思不能易之一字者,本篇是也。

 

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

 

〔注释〕

①翻:演奏,演唱。刘禹锡《杨柳枝词》:“请君莫奏前朝曲,听唱新翻杨柳枝”。 乐府:诗体名,肇始于汉乐府,此泛指乐曲、歌辞。

②瘦尽灯花:灯烛燃尽的比喻说法,烛芯于将灭烬时光焰渐小渐暗,故云。

③萦怀抱:愁思积郁胸中难以解脱。周邦彦《氐州第一》:“座上琴心,机中锦字,觉得萦怀抱。”

④谢桥:即谢娘桥,古诗词中一意象,或谓六朝时有此桥名,每指称佳丽游处或曾与之相会地。晏几道《鹧鸪天》:“梦魂惯得无拘检,又踏杨花过谢桥。”

 

【赏析】

本篇为纳兰词名作,其胜处首先在于极度的自然。从风雨萧萧声中的凄凉乐曲,到独对灯花的不眠之夜。从醒醉无聊到无梦能及谢桥的深深怅惘,每字每句皆如溪水潺湲,奔流而下,无一丝勉强造作。我们读之真觉得全然是从肺腑流出的,王国维夸奖容若“以自然之舌言情”,此真可以为典范。然与容若同时的词人彭孙遹说过:“自然不从追琢中来,便率易无味”(《金粟山人词话》),此语甚是。其实容若何尝不追琢?其末句翻用小晏“谢桥”意象又何尝不煞费苦心?小晏“梦魂”二句当年曾使理学大师程颐动容,赞为“鬼语”,容若却在绝顶翻进一层,谓梦魂也受拘检,到不了谢桥。梦本是空幻,如今连空幻之梦竟也落空,则更有何望?是故陈廷焯《词则·别调集》评此词为“哀婉沉着,”言其痛切之至也。

 

那能寂寞芳菲节,欲话生平。夜已三更,一阕悲歌泪暗零    须知秋叶春花促,点鬓星星。遇酒须倾,莫问千秋万岁名

 

【注释】

     芳菲节:花木繁盛时节。武元衡《寒食下第》:“如何憔悴人,对此芳菲节。”

     “一阕”句:李白《寒女吟》:“妾读蘼芜书,悲歌泪如雨”。

     遇酒”二句:阮籍《咏怀》之十五:“千秋万岁后,荣名安所之”。《世说新语·任诞》:“张季鹰纵任不拘,时人号为江东步兵。或谓之曰:‘卿乃可纵适一时,独不为身后名邪?’答曰:‘使我有身后名,不如即时一杯酒。’”李白《行路难》用其意云:“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

 

【赏析】

谭献尝指出:“以成容若之贵,项莲生之富,而填词皆幽艳哀断,异曲同工,所谓别有怀抱者也。”(《箧中词》四)纳兰词的魅力不仅在于那种多情的公子身段,更在于他以满清新贵、华阀公子的身份,而视荣华繁盛蔑如的神秘清远气质。处在节物芳菲之中,容若往往无得意春风之态,反寂寞孤愁,“惴惴然有临履之忧”,正可见出他天然纯真的诗人脾性与不同乎流俗的胸襟。诗人有忧生,有忧世,本篇无疑属前者。于春色烂漫之间,容若心头涌起的却是万物逆旅、百代过客的伤感,不仅要以“一阕悲歌”来倾诉生平,甚而想到白驹过隙,满头青丝将变华发,竟要以张季鹰式的“任诞”来“了却韶华”了!此诚如杨芳灿一序所称三生慧业,不耐浮尘;寄思无端,抑郁不释”,但也绝非毫无现实动因的。赵秀亭、冯统一《饮水词笺校》于本篇说明中系以容若康熙二十三年八月致顾贞观一信,特见眼光。其语云:“弟比来从事鞍马间,益觉疲顿。发已种种,而执殳如昔。从前壮志,都已隳尽。昔人言‘身后名不如生前一杯酒’,此言大是”,可与本词相互发明参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