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大勇
马大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5,117
  • 关注人气:6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学苑自兹憾千秋——记严迪昌先生《清代文学史案》未竟稿

(2012-05-15 12:05:02)
标签:

杂谈

二零零三年八月,严迪昌师鹤归道山,我尝撰挽联数幅哭先生,其中一联云:“人间事失意居多,十常其九,先生对此应一笑;知命年发愿著史,三成其二,学苑自兹憾千秋”,下联是用了先生在《清诗史·后记》中的自述之语,“成”者谓清代诗、词二史,未成者谓清代骈散文史[]。先生逝世时尚未臻古稀年,正值自身学术之井喷期,令人遗憾者当然亦不止《清文史》一部,《清代文学史案》之未竟所带来的损失似犹在其上。

 

衰年变法与时空意识

 

“历代文学史案”之立意发端于浙江教育出版社黄育海、李庆西等先生[],大约一九九九年起,迪昌师受邀撰写清代部分[]。此后数载,先生绝大部分精力均投入此书之撰著。截至零三年四月入院治疗之前,共写成“长短不饬”之史案二十六篇[]。短者精悍,不过五千字,长者铺张,可达两万有馀。虽距离原计划百篇之规模仅得四分之一而已,然而,这既是先生“衰年变法”意旨的集中凸现[],更可从中清晰透见出一种全面深入审辨反思清代文学史的可能性。

在本书《叙意》中,先生开笔即以大篇幅辩说清代文学研究的时空意识问题,并明言:“失去时空感,必失却活力生气,无生命力,自难成其为史”、“清代文学史事的必须重予审辨,并非故作矫造炫能之举,实乃不得已事”,而本书之撰将“不尽以前人诗话笔记之属及官修典籍文献所提供陈说为信实,将一切作家活动、流播过程、群体现象,凡诸毁誉扬弃、兴盛衰败,种种史实均置于具体时空间人文生态中予以辨审”[]。特定时空、人文生态是先生一贯守持的学术理路,晚年所言又尤其明快笃定,切中要害[]。持此眼光和门径,先生将自己心目中“不是史略、史话,更非史论”、而是“具范型之个案与需予辨认的疑似悬案”之“史案”分成六大部分:一、“遗民心谱”编,内含《“长明灯作守岁烛”之遗民心谱——叶绍袁<甲行日注>》、《“新朝服”谳“老布衣”——以方文为中心的遗民诗人论》、《归“奇”顾“怪”——遗民群落之人文典型》三篇;二、“朝野离立”编,内含《从<南山集><虬峰集>——文字狱案与清代文学生态举证》、《百工杂流入<锦囊>》两篇;三、“流派消长”编,内含《蒙叟心志与<列朝诗集>之编纂旨意》、《“梅村体”论》、《金台风雅总持人——龚鼎孳论》、《一日心期千劫在——纳兰早逝与一个词派之夭折》、《“和而不同”之乾隆“三大家”》、《聚讼纷争之“袁枚现象”》、《“阳湖”竞起与“姚恽派分”》、《姚鼐立派与“桐城家法”》八篇;四、“风雅总持”编,内含《往事惊心叫断鸿——扬州马氏小玲珑山馆与雍乾之际广陵文学集群》、《谁翻旧事作新闻——杭州小山堂赵氏的“旷亭”情结与<南宋杂事诗>》、《法式善及其诗龛》、《阮元与定香亭笔会》四篇;五、“人间世相”编,内含《孔尚任之“史心”与<桃花扇>》、《聊斋诗与诗聊斋——“聊斋”论之一》、《亦谐亦庄抒幽愤——“聊斋”论之二》、《吴敬梓病辞鸿博心迹之解辨》、《秉持公心,亦“稗”亦“史”的<儒林外史>》、《曹雪芹及其<红楼梦>人文构成斠原举证》六篇;六、“八旗人文与闺秀才人”编,内含《<西青散记>与贺双卿疑案》、《<东皋杂钞><贺双卿考>》、《八旗诗史案》三篇[]

不难看出,此一由二十六篇文字构成的《清代文学史案》尽管未竟,却已凸现出不可移易也不可忽视的时代心音(如一、五编),梳理出清代文学流程的基本向度(如二、三、四编),亦关切到某些特定群体的特定人文生态(如六编),覆盖了诗词文戏曲小说等全部重要文类。先生虽自谦“本卷史案仅堪视为初编”,而一个“积‘案’成编、合编成卷,藉见一代文学完貌”的框架已檐牙高啄、呼之欲出。

 

熟题生做与探骊得珠

 

对以上个案略作盘点,当可意识到这部未竟稿的两大特色。一是熟题生做,典型者可举《红楼梦》一篇。作为“清代文学史案”,不可能绕过《红楼梦》,然而不必说五千字,即或两三万字又岂能说清这部巨著,以及数百年来藤缠蔓绕的“红学”?面对这样的“烂熟”之题,先生干脆撩去陈言,从曹雪芹所处时代及其所置身的“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心性、理念、志趣、哀乐相通同相融汇的人文群”入手[],对敦诚等八旗文士冷洌艰危若篱外寒花般的心态予以深刻剖解。于是,诸如“风月谈”、“等梦幻”、“闲慵”、“痼疾”等常见话头便被赋予了很不常见、耐人深绎的味道,从而令人明了:“悲凉之雾,遍布华林”原是“历经由盛趋衰、荣去辱受并被种种斗争驱于边缘化的满洲特定族群子裔们的沦肌浃髓感受”,而能“呼吸而领会之者”“乃一种集体性意识感知,并非孤悬于具体人文圈外之个人的超群体性先知先觉”。对红学稍有涉猎者皆能看出,如此结论诚然是“摆脱惯性思维,跳出已有圈子或模式,换个角度以推动‘知人论世’”的审视,足为时贤后学开一法门。“人间世相”一编,论《聊斋》、《儒林外史》、《桃花扇》等“熟题”,先生皆大抵禀此“生做”手眼,蹊径独辟,特能启人心智。

同样谈满洲人文,纳兰性德一篇也堪称“熟题生做”之典范。纳兰是清代词史研究的大热点,数十百年来,能开掘的领域几乎均被人“深挖细翻”过,难有“剩义”存焉。而先生则在深入体认有关史实的基础上,独具隻眼地阐明前贤未曾发见的惊人论断:被世人目为优游卒岁、吟风送月之纳兰容若原来一直有意与顾贞观等携手构建一个以“性灵”为宗旨的词派,与阳羡、浙西两大派争胜而形成三鼎足之势,不仅有阵容、有理论、有选本,甚至连词派之名目也已齐备,那就是诸多词家胜友流连忘返的“花间草堂”。可惜天不假年,随着纳兰之早逝,这一呼之欲出的词派也就胎死腹中了:“‘花间草堂’遂成为清代词史一椿似存若没之公案,以致每被句读成《花间》《草堂》”[]

应该说,这是纳兰研究的重量级问题,也是清代词史研究的重量级问题,足可称为纳兰研究甚至清词研究之“哥德巴赫猜想”。由此可以想及,“熟题生做”说来容易,实则识才胆力匮缺一端也难措手的。

另一特色我称为“探骊得珠”,实即指对某些具有重大意义的“冷题”之关注,如《从<南山集><虬峰集>》、《往事惊心叫断鸿》、《谁翻旧事作新闻》等篇皆是。相形之下,《八旗诗史案》功力独深,但题目不能算“冷”,反不够典型。“冷题”者,不经见甚至空前之题目也。能够于读书中锻炼出犀利目光,看多一层,看深一层,方能拂去雾翳,走进文学史的深处。以《从<南山集><虬峰集>》为例,《南山集》案发于康熙五十年(1711),李驎《虬峰集》案发于乾隆四十四年(1779)。相距六十八年的这两起著名案狱“恰成为玄烨、弘历祖孙百年间文狱高峰起讫标志,对清代文学史程所发生的影响亦特具认识意义”[11]。先生抽丝剥茧般寻绎戴、李相通心志,终篇得出“毋论怎样,写出并流传,对后世认辨文化与文学历史即是大贡献,虽则不免血腥”之断语。读者自可于全文弥漫的悲壮冷峻气氛中体味清代文字狱之惨酷及对文学生态发生之影响。

《往事惊心叫断鸿》则选择扬州小玲珑山馆两位主人马曰琯、曰璐为代表的“文商”群体,缕述其“盛世”威劫下养士养心、开山馆为风雨茅庐的一系列史迹,不徒“构架起险恶时世罕见的独具文学历史意义之景观”,更进一步指出:“此一文学文化史上均应特书一笔的人文现象,因为诸多‘时论’之无视、歧视以至蔑视,终致长期熟视无睹”、“兹作小玲珑山馆诗群个案,以剖析文狱酷烈、宫廷恶斗的那个特见险恶的历史生存环境里,诗界之一隅非主流弱势群体怎样蔽风雨以养心自疗,避正锋而冷芒侧现,彼辈貌若闲逸实愤懑潜激,佐证着文士们即使身处如磐长夜亦未尽骨骼软媚、神志迷丧”[12]。在清代文学史程上,小玲珑山馆并非重镇,先生则热切地以两万馀字篇幅钩沉营建出雍、乾之际广陵文学集群值得珍视的“操守力持,个性自葆,人格自我完善”之面貌,并对马氏兄弟等“文商”致以真挚的表彰,得出“言清代文学而轻忽徽商及其子裔对东南人文态势新构变所作出的努力,必难贴近特定时空以梳理整合文学史实”的大判断。故而,此等题“冷”固“冷”矣,分量则不轻。没有对此等“冷题”探骊得珠式的追究,通行的清代文学史不仅会陈陈相因,也难免在很多关节上变成一笔糊涂账。

 

限于篇幅,本文仅能对先师这部未竟稿做一点简单的介绍和分析,诸如行文之高老重拙等特色皆难详说。从以上文字应可想到,倘若天假之年,先生有机会将此一百篇史案全部写出,则清代文学史的面相质地都将会有相当不小的改观。所谓“学苑自兹憾千秋”,遗憾自是难以弥补的,不过,也正是先生在此方向上的卓绝努力带给后来者启迪与勉励,吸引着我们埋首前行,为文学研究逐渐拓辟出寥廓澄澈的天空。

 



*本文撰写多蒙田晓春师姐提供资料,特此说明并致谢。

[] 台北五南图书出版公司1998年版。

[]刘明今《辽金元文学史案》,《解题与叙意》注,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11月版。

[]此书确切的始撰时间暂无明确系年依据,因先生撰写书稿过程中时择单篇刊发于报章,其中最早发表的一篇是《<西青散记><贺双卿考>疑事辨》(《泰安师专学报》1999年第1期)。见田晓春《严迪昌先生学术年谱》,《严迪昌先生纪念文集》,吉林文史出版社2006年版。

[] 先生自谦语,见《史案·叙意》。

[] 03114先生致我一信,语曰:“古有‘衰年变法’云者,羡甚。人皆难以不衰,然‘变法’则未必尽能”。又:2001年先生填写《苏州大学大陆产业科研成果申报书》自评《谁翻旧事作新闻》时亦有“本人意在对自己作又一次突破”之言。

[] 未刊稿,其收入南通文联2009年印行之《霜红簃文存》者非全稿。

[] 可参先生《审辨史实、全景式地探求流变—关于文学史研究的断想》(《文学遗产》1990年第1期)、《筏上戋语》(《文史知识》1990年第8期)、《以累积求新创——我对清代诗词研究的认识》(《古典文学知识》1996年第2期)、《心态与生态——也谈怎样读古诗》(《古典文学知识》1999年第2期)等论学文字。

[] 其中公开发表者十五篇,少数文章发表时与原题不同,不一一说明。

[] 《曹雪芹及其<红楼梦>人文构成斠原举证》,《明清小说研究》2001年第4期。本段下引文皆出此篇。

[] 《一日心期千劫在——纳兰早逝与一个词派之夭折》,《江苏大学学报》2002年第1期。

[11] 《从<南山集><虬峰集>——文字狱案与清代文学生态举证》,《文学遗产》2001年第5期。

[12] 《往事惊心叫断鸿——扬州马氏小玲珑山馆与雍、乾之际广陵文学集群》,《文学遗产》2002年第4期。本段下引文皆出此

篇。

                        本文已刊《中国社会科学报》2012年5月14日“学林”版,发表时有改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独舞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独舞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