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大勇
马大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7,072
  • 关注人气:6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李锴年表

(2008-12-05 16:13:54)
标签:

杂谈

 

康熙二十五年丙寅1686年 一岁

十月二十日戌时生,《李氏谱系》,铁岭市博物馆1991年据康熙刻本校订排印。

生于蜀地。《尚史序传》:“锴生于蜀。”(以下凡引李锴文皆出《李铁君文钞》,因仅两卷,不再标明卷数)

 

康熙三十九年庚辰 1700年 十五岁

二月,父李辉祖因事革职。《圣祖仁皇帝实录》卷一百九十七《康熙三十九年二月》:“差往湖广审事之郎中刚五达、宋超故违圣训,在地方贪取财贿……总督李辉祖不据实题奏,应将原任湖广总督、调补刑部侍郎李辉祖革职……得上旨曰……喀尔喀、李辉祖、俱着革职。”

由监生补授本旗银库笔帖式。《李氏谱系》,铁岭市博物馆1991年据康熙刻本校订排印。

 

康熙四十年辛巳 1701年 十六岁

约在是年,从吴下蒋丹园先生受举子业,余暇则命录杜诗,且录且读。锴读八股文则意恶,好作韵语,私吟之。《祝豫堂诗序》:“吴下蒋丹园先生者授仆举子业,余暇则命录少陵诗,且录且读。不肖读时艺辄意恶,而顾乃好其余闲作韵语,私吟之。”

按:上文以下有“年十八,走大漠,力役辛苦,遂肆为之以自遣”之语,故系此事于是年。

兄李锟以事戍卜魁(今黑龙江齐齐哈尔),锴念其老病,请假省视,居匝月别去。《黑龙江志稿》卷五七《流寓》条。李锟谪戍时间见《李氏谱系》,铁岭市博物馆1991年据康熙刻本校订排印。

 

康熙四十一年壬午 1702年 十七岁

三月十七日,锴父辉祖卒。方苞《二山人传》。《含中集》卷三《墓祭作》:“三月十有七日,直先大人忌。”

缘事去笔帖式之职。《李氏谱系》,铁岭市博物馆1991年据康熙刻本校订排印。

 

康熙四十二年癸未 1703年 十八岁

为父守孝后,自请兴屯黑河,谋赎兄罪也。《黑龙江志稿》卷五七《流寓》条:“康熙四十一年……锴自请兴屯黑河,逾年始归。琨以运饷劳,赐还。”又见方苞《二山人传》。

走大漠,力役辛苦,遂肆为诗以自遣。《祝豫堂诗序》:“年十八,走大漠,力役辛苦,遂肆为之以自遣。”

按:《焦明子传》自称“十九走天下”,盖举其范围而言也。又按:清代黑河有四,张玉兴先生从李锴诗集吟咏如居庸关、云冈寺、青冢、瀚海等判断为直隶口北之黑河,非今黑龙江之黑河。见《清代东北名诗人略考》,《明清史探索》,辽海出版社2004年版,页602。然此处尚有疑问,盖李锴存诗,约自三十岁起,故诗中提及地名系奉使所到,非自请兴屯黑河时事也。

 

康熙四十三年甲申 1704年 十九岁

自黑河还。出处见上。

 

康熙四十六年丁亥 1706年 二十一岁

南河效力,工竣议赐七品顶戴。《李氏谱系》,铁岭市博物馆1991年据康熙刻本校订排印。

 

康熙五十一年壬辰 1712 二十七岁

在通州。《黔石图歌》:“壬辰,予徙潞。”此“潞”指通州潞河。《含中集》卷四。

 

康熙五十四年乙未 1715年 三十岁

正月十八日,出使苏勒图河一带,见阿拉布坦卒悍马壮,人负火器佩刀。《含中集》卷二《正月十有八日雪中奉使之绝塞》。《题友人边事后》:“兵事之先,锴奉使至苏勒图河。”

案:阿拉布坦于康熙五十五年派遣大策凌敦多布侵袭西藏,是为与清廷兵事之始。李锴曰“兵事之先”,故暂系此事于是年。

八月二日,南归遇雪。《八月二日南归遇雪》,《含中集》卷二。

十一月六日,无锡顾衡文为题李锴诗文,后刻于《含中集》卷首。

 

康熙五十九年庚子 1720年 三十五岁

秋八月,养病于盘山。《赠藏山上人序》:“康熙庚子,秋八月,眉山养疾乎盘山。”从此居盘山不出。乾隆元年《辞荐举词科与友人书》:“仆居盘山十有六年矣。”

冬日,与刘东郊订交。《妖梦行哭东郊刘子》:“忆与君订交,乃在庚子冬。”

 

康熙六十年辛丑 1721年 三十六岁

春正月,藏山为李锴购萝村,卜居于此。《赠藏山上人序》:“康熙庚子,秋八月,眉山养疾乎盘山……明年春正月,藏山为眉山购萝村,定居廌峰北。”

案:李锴集中《氿泉记》载云:“康熙庚子春正月六日,李子卜居乎萝村”,与《赠藏山上人序》所说卜居萝村时序不合,《赠藏山上人序》所记较细致,当以此为是。

九月望日,作《廌青山堂记》。《廌青山堂记》。

 

雍正二年甲辰 1724 三十九岁

夏,周京来潞河,得与李锴交。五月十九日,为作《含中集序》。《含中集序》

读陈景元诗于杨生医肆中,因藉杨为绍,识其兄弟。《陈石闾诗序》。

 

雍正四年丙午 1726 四十一岁

三月十七日,祭父李辉祖墓,有《墓祭作》。《墓祭作》:“风树衔悲廿四年”,《含中集》卷三。

三月,会群从子弟于北郭弘慈寺饮酒较射,有《春郊雅集诗》,《含中集》卷三。

 

雍正六年戊申 1728  四十三岁

与陈卫瞻邂逅于石永宁(东村)之南园,遂订交。《陈氏谱系序》:“陈卫瞻者,吴中善士也,其人温纯笃挚,雅好客。岁戊申,邂逅予于石东村之南园,好予,遂订交。”

 

雍正七年己酉 1729 四十四岁

为陈景元作《陈石闾诗序》。《陈石闾诗序》:“岁甲辰,读石闾诗于杨生医肆中,因藉杨为绍,识其兄弟……今隔别且六年矣”。

 

雍正八年庚戌1730 四十五岁

始作《尚史》。《四库全书总目·史部·别史类》:“自序谓始事于雍正庚戌,卒业于乾隆乙丑,阅十六载而后就。”

 

雍正十年壬子 1732 四十七岁

正月十日夜,梦好友刘东郊死,翌日刘果暴卒于旅次,遂作《妖梦行哭东郊刘子》。《含中集》卷四。

 

雍正十一年癸丑 1733 四十八岁

元日,作诗柬藏上人。《癸丑元日柬藏公兼报石范二君消息》,《含中集》卷四。

 

雍正十三年乙卯 1735年 五十岁

九月九日,游盘山西涧,藏上人赴千像寺斋,孤游涧中竟日,有诗《寓西涧藏师竟赴千像寺斋孤游涧中竟日有作》。《乙卯九月九日,来游西涧,西涧主委客去,竟赴千像寺斋,遂得孤游竟日。戊午夏,又至西涧,涧主又赴千像寺斋,时节顿易而踪迹略同,追和前作,再赋此诗》,《含中集》卷五。

 

乾隆元年丙辰 1736 五十一岁

慎郡王允禧与简亲王神保住、宗室德沛等荐李锴应博学鸿词科试,以老病辞不就。《辞荐举词科与友人书》。

作五排上慎郡王允禧与宗室德沛。《上慎郡王二十四韵》,《上宗侯德少司马二十四韵》,《含中集》卷五。

应鸿博试后还山。《乾隆通州志卷八·李锴》。

案:《李铁君文钞》惟录《辞荐举词科与友人书》一通,《乾隆通州志卷八·李锴》则载其应试后还山。据《含中集》卷五,在丙辰及其后有诸多吟咏京师风物如玉泉水、观象台等,又有送周西穆南归武林诗,西穆系周京字,同在征召之列,故可推定李锴曾去应试。

约在是年,陈景中(橘洲)拟刻马长海等三人合集,李锴屡沮之。《与王兰谷书二》:“前年,陈橘洲拟刻三人合集,仆屡沮之。”案:《与王兰谷书》作于乾隆三年,姑定其书之二亦在三年,其中提及“前年”云云,故系于此年。

 

乾隆二年丁巳 1737 五十二岁

淳郡王弘暻董陵役于兰阳,见李锴,锴有诗上之。《上淳郡王》,《含中集》卷五。

 

乾隆三年戊午 1738 五十三岁

作《与王兰谷书》,自言衰惫。《与王兰谷书》:“锴善役心,素患虚羸,今五十裁过三,且如八十翁。”

祝豫堂复从恿李锴刊刻诗集,锴不可,且申之以责让。祝以为平生所得,散佚殊可惜,乃代佣人录草本。《与王兰谷书二》:“今年祝豫堂复从恿之,不可,且申之以责让,以为平生所得,散佚殊可惜,乃代佣人录草本”。

六月十九日,接王兰谷手书,有选家征诗而已送李锴诗稿之语,绝无所闻。《与王兰谷书二》:“六月十九日接手书,有选家征诗而拙稿已送之语,仆绝无所闻,不知主持春明群雅集者是何人,而所谓友人者为谁,又不知何从得拙稿,所得者又何等也。”

夏,至西涧,藏上人又赴千像寺斋,时节顿易而踪迹略同,因追和前作。《乙卯九月九日,来游西涧,西涧主委客去,竟赴千像寺斋,遂得孤游竟日。戊午夏,又至西涧,涧主又赴千像寺斋,时节顿易而踪迹略同,追和前作,再赋此诗》,《含中集》卷五。

黄即生得小铜印,其文曰“李古物也”。夏,黄集李锴诗题其集,且标印其上,而解赠之。《黄即生得小铜印,其文曰“李古物也”。戊午夏,黄集我诗,题我集,且标印其上,而解赠之,以李归李,符其氏也》,《含中集》卷五。

冬,方苞过遵化州,访李锴未遇。锴以诗投之。方苞《廌青山人诗序》,又见李锴《上方望溪宗伯》,《含中集》卷五。

 

乾隆四年己未 1739 五十四岁

二月,作《青麟赋》。《青麟赋》:“乾隆四年岁次己未,春二月……”

冬,作《寿知蓟州事钱容斋序》。《寿知蓟州事钱容斋序》:“岁甲寅,钱君来牧蓟……今且六载矣……是冬十一月十有七日君之初度也。”

方苞作《廌青山人诗序》,倡言自己受庭训废诗不作经历。《望溪集》卷四。

 

乾隆六年辛酉 1741 五十六岁

约在是年,作《上济斋夫子书二》,请德沛为标题墓表。《上济斋夫子书二》:“锴栖迟廌峰之下二十余年矣,出入起居,日与相狎,精魂神气,遂与此山较然为一。生之所乐,死必归之。锴之所归,舍廌峰无他山矣。今树片石,生为墓表,其标题之者,舍我夫子,无他人矣,傥蒙垂许,则千载以还,廌峰之下传廌青李锴其人者,实由夫子之藉重也。”

 

乾隆七年壬戌 1742 五十七岁

春,方苞以年近八旬,时患疾痛,乞解书局,回籍调整。孟醒仁《桐城三祖年谱》。

五月,李锴至京师,得方苞解组信,“遂同石君东邨上谒,阍人辞方暑,恐起居有所苦,故不敢强,怅惘而返”。《上望溪侍郎书》。

作《上望溪侍郎书》,称颂其“忠君筹国之言、文史之论”,而慰其“江乡之思”。以为方氏“贞谅高简,不为推移,以一心事三朝,用践卿贰,陟尧舜之廷,联皋夔之步,进昌言,承明诰,上下之交,有孚颙若,方之贾傅,所遇悬殊,彼萧刘之徒,又恶能几及乎?”“公老矣,一了此局,行将片帆归里,饮江潄湖,颐养太和,以卒公江乡之思,亦可以优游娱老矣”,并为方苞备一“质素而直”之杖,而以熏炉先献之。

案:沈廷芳《望溪先生传书后》称方苞四月出都,李锴此信则云五月至京师而方仍在,待考。

作《氿泉记》。《氿泉记》:“辛酉,秋溪之北,水津津溢当陆,若蹏涔然。越明年,春冰泮而水不涸”。

 

乾隆八年癸亥1743 五十八岁

四月,作《高寄亭记》。《高寄亭记》:“如师言,请名亭曰‘高寄’,而命锴识其辞。时癸亥夏四月也。”

作《溯源堂诗序》,表彰赛音布之诗。《溯源堂诗序》:“岁癸亥五月,督漕顾公用方来读其诗,曰:可传也。虽不多,予其为刊布之。”

 

乾隆九年甲子1744 五十九岁

作《马山人传》,状马长海之生平。《马山人传》:“长海氏那兰,字汇川,清痴其号也,乾隆九年三月卒,年六十有七。”

 

乾隆十年乙丑1745 六十岁

作《东园菊宴记》。《东园菊宴记》:“乾隆十年,岁次乙丑,十月三日,东园之菊既花,主人开广筵速宾。”

作《尚史》成。《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史部·别史类》:“康熙中,邹平马骕作《绎史》,采摭百家杂说,上起鸿荒,下迄秦代,仿袁枢纪事本末之体,各立标题,以类编次。凡所征引,悉录原文,虽若不相属而实有端绪。锴是编以骕书为稿本,而离析其文,为之翦裁连络,改为纪传之体,作世系图一卷、本纪六卷、世家十五卷、列传五十八卷、系传六卷、表六卷、志十四卷、序传一卷,仍于每段之下各注所出书名,其遗文琐事不入正文者,则以类附注于句下。盖体例准诸史记,而排纂之法则仿路史而小变之。自序谓始事于雍正庚戌,卒业于乾隆乙丑,阅十六载而后就。”

 

乾隆十一年丙寅1746 六十一岁

秋,遇卞若谷于京师。《汪青连维硕二君诗序》:“岁丙寅之秋,遇卞君若谷于长安。若谷不甚工诗,而能读三百篇之诗。越一岁,复以计偕来,则携汪君青连、维硕伯仲诗,发装见投。”

九月,作《吉庆草赋》。《吉庆草赋》:“岁维丙寅,九月既望。零雨初涤,气澄沆砀。乾坤絪缊,敛神而王。”

 

乾隆十二年丁卯 1747 六十二岁

塞尔赫卒,为作《少司马宗室塞公家传》。

作《汪青连维硕二君诗序》,赞其古朴。《汪青连维硕二君诗序》:“读二君之作,则异于是,青连疏宕,维硕矫捷,远出婉入,盖得风人之一端焉,信乎非今之声也。”

 

乾隆十三年戊辰1748 六十三岁

将《尚史》具录成袠,藏之盘山之阴牯牛精舍。《尚史序传》。

 

乾隆十五年庚午 1750  六十五岁

诏举经明行修之士,工部尚书赵宏恩、兵部侍郎观保以锴荐,锴以老疾辞。《乾隆通州志》卷八《李锴》。

作《赠藏山上人序》。《赠藏山上人序》:“康熙庚子秋八月,眉山养疾乎盘山……明年春正月,藏山为眉山购萝村,定居廌峰北……二人者,不设主宾,不计日,相思便来,兴尽便返者三十年矣。逮藏山年八十,眉山亦六十有五……”

 

乾隆十七年壬申 1752年 六十七岁

三月三日,招同人修禊于万柳塘,宁郡王弘皎预之。戴亨《庆芝堂诗集》卷五。

 

乾隆十八年癸酉1753 六十八岁

六月五日,卒于通州寓舍。《乾隆通州志》卷八《李锴》。

勇案:关于李锴卒年,其说有二,《乾隆通州志》卷八、《光绪通州志》卷八皆载其乾隆十八年癸酉(1753)六月五日卒于通州,年六十八。而张玉兴先生《清代东北名诗人略考》(《明清史探索》,辽海出版社2004年版,页602)引乾隆《盘山志》卷七,言其卒在乾隆二十年乙亥(1755),《李氏谱系》亦云云。张先生引书未见,然陈梓《删后文集》卷十三《哭廌青山人文》云:“甲戌之秋,祝子人斋趋我漱芳,流涕曰:廌青山人为古人矣”。任瑗乾隆甲戌孟秋为戴亨《庆芝堂诗集》作序云:“余穷于世久矣,既悲铁君、石闾之已没,不得见。”同书金兆燕所作跋文亦云:“甲戌落第后,客居尠欢,求所谓三老人之踪迹而物色之。有知之者曰:眉山、石闾已弃人间,世惟遂堂岿然独存”,可证李锴卒在甲戌之前,应以癸酉说为是。《李氏谱系》为康熙末刊本,李锴卒年系校订者后补,且未言所据,亦不可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