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大勇
马大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5,852
  • 关注人气:6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何黑:江南

(2006-08-26 23:27:56)
分类: 狂慧何黑

每次听到人们提起江南这两个字的时候都会有一种奇异的感觉。那片烟雨迷濛之地可能积聚了我最为复杂的情感和最简洁的生活。

不知为何,开始陷入怀旧。现在怀念的是江南的春天。

第一次明白“阳春三月,就是在那里吧。

一进校园,就是一丛迎春花。这个北方也有,只是要很晚才开。江南的二月,迎春花就已经很是娇嫩。三月,护城河边会有桃花,沿着堤岸一路红遍。我有时坐在木头凳子上,有时跟着桃花走。江南的春天并不总是阴雨连绵,会有一、两个月的太阳,供人在春光中沉醉。我最喜欢那些古老的树。很多都有一百年以上的历史,身上带着自己的数码牌。我喜欢看冬天的树叶和初春的新绿交替着在阳光下闪,时有喜鹊穿梭。偶尔会出现一种白色的稍微漂亮一点的鸟,吱吱呀呀地叫,常常等不及我从它们飞翔的姿势中破译出什么,它们就倏地钻进树林的高深处。再飞出来的,已不是前面那只。

去年冬天盛开的白玉兰愈发洁白庄重,也藏进密叶间,只余一点点暗香。

我们在图书馆侧门的小路上打羽毛球。打累了,换人,我却不下,我换手。呼喊着发挥欢蹦乱跳的特长。

忽然间樱花会开。在第二天的时候,一进来就看到一大片。

我不怎么喜欢樱花,因为颜色有点儿中庸,是那种发白的暧昧的粉。但是看上去喜滋滋的,仿佛传递着某种来自声音的悠扬。不知为何,所有的樱花都令我联想起日本的艺妓,粉白的脸,细碎地攒动木屐,随身携带一把古琴,望见人过来,就坐在花下温顺地拨弄,且偶尔风情地一瞥。

这时就会看到蝴蝶了。在一场盛宴面前又惊又喜地飞。

听人说樱花一周就会落幕。可是我从未留意这个细节。它们不见了的时候,我早把目光投向了别处。

我爱上了钟楼前的那一大片草坪。

不过这片草坪是不让踩的,只能令你的眼睛愉悦,却不能舒展整个身体。我们就到最近的公园去,躺在草地上看人家放风筝。身边常常有小孩子的尖叫,还有一对又一对的情侣。我总是把头枕在别人的腿上,有时就在阳光中睡着。惺忪地睁开眼睛时,天上的风筝已经换了新的一拨儿。

我从来不放风筝,觉得无趣。

看它们飘来飘去,则是另一种心情。

很黑很黑的时候才往回走。这时多半是因为饿了。回来的路上,会买到新鲜的杨梅。用手拎着,趁人不备,就塞进嘴里。把核儿小心地藏在手中。

去巷口吃刀削面。吃满满一碗,还要垂涎别人碗里的汤。加很多葱末和香菜,香极。

然后真正的夜晚开始。迷恋上夜晚的桥和桥下的光影。和着桥上的春风,我们常常散步到凌晨才归来。

那时我并不知道,江南就这样日以继夜地成为过去。

2005.3.1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