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大勇
马大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5,738
  • 关注人气:6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词话三则

(2004-07-05 11:11:35)
分类: 书边杂写

 

郭频伽《清平乐·红袖添香夜读书图》云:“丁丁莲漏,篆缕销香兽。心字渐微虫蜡瘦,催得冬郎诗就。   人间良夜迢迢,劝郎书卷暗抛。只有一枝红烛,莫教负了春宵。” 世人以“红袖添香夜读书”为文人理想境界,读此知必然耽误学业也。一笑。

 

 

    今释澹归《沁园春.题骷髅图》七首为千年词史中不可多得之奇作,几于无篇不奇,无句不奇,无字不奇。然最奇者莫过于其二有云:“任劈波鱼痛,明年昨日;穿空鸟痒,此土他方”,其“劈波”、“穿空”二语,思维之剔刻,令今之先锋诗人见之,亦当失色。予早岁亦尝钟情于先锋诗歌,今弃去有年矣,不道忽于三百年前见之,大奇,大奇。

 

 

秋水轩“剪”字韵风靡当世,原因甚多,其一乃在于其韵字之险便于炫鬻才情。词中若“遣”、“泫”、“茧”、“显”、“扁”、“犬”、“典”皆是也。予尝三和此韵,皆不能甚惬意,聊存之以记因缘而已。

其一作于九一年秋,写赠内子,词云:“人与秋蓬卷。但纷纷,嵚崎困顿,闲情未遣。相见一笑真妩媚,自斯红泪休泫。如冰蚕、心甘作茧。小女已许生相共,更莫问,前事错深浅。携手处,两眉展。  此身全为卿卿显。任江湖,雨打漂摇,风吹圆扁。爱似轻烟怜似梦,生涯白云苍犬。吾二人、庶几其免。且待鹤发皤鬓时,忆少年、韶秀成盛典。水易断,情难剪。*与晓秋订情,各有《盛典》一文纪之。”

其二作于九二年春,写赠马波兄,词云:“奇句连成卷。问茫茫、满腔磊块,恁难驱遣。说到“游戏”已销魂,泪与红烛同泫。将冰心、抽丝剥茧。一笑南行忽回首,看人影柳色孰深浅。平生意,为谁展。    却顾侪辈皆通显。正纷纷、湖翻浪滚,月圆风扁。长歌痛饮当高秋,轻他碌碌鸡犬。狂徒味、吾辈怎免。箫声剑气脱手出,倩红牙、谱入成经典。花作阵,草如剪。*马波兄有著名组诗《游戏与消耗》,传诵一时。

其三写于九八年春,在吴门应博士试,与迪昌师长谈后作,词云:“ 奇花新雨卷。但残春,茫茫百事,谁驱谁遣。先生高卧复高谈,一笑温然破泫。语细细,抽丝剥茧。我亦生涯磨坷惯,兴湍扬、肯较当年浅。酒正醇,眉应展。    衮衮浮世谁通显。吾但眠,林间牖下,随人圆扁。游戏文章谋粱稻,一半空中苍犬。偶狂言,师其宽免。先生定知敝意久,只微醺、闲闲翻坟典。香奁句,何须剪。此日谈及拙作武侠说部《剑圣风清扬》,向先生解释风清扬一夫三妻非出所愿,先生以为无妨。故末句云云。”迪昌师《清词史》指出,此词“茧”字韵位最重要,亦最难见精采,反观拙作,不禁汗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