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大勇
马大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5,738
  • 关注人气:6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不傍古人著心史——严迪昌先生古代文学研究述评(六)

(2005-06-15 20:38:29)
分类: 来思集

熟识先生的学界同人大都有此印象:先生平生不作敷衍文字。即或为友人后学为序跋书评,先生亦从无摇笔即来之举,而是审慎考虑切入视角,不作空言。此种严谨的自律其实来源于先生性格中另一重要的特点,即极端的认真。先生不敷衍别人,当然更不敷衍自己。在总结自己的治学之道时,先生屡次谈及“新”的重要性。载于《文史知识》1990年第8期的《筏上戋语》即云:“我二十三岁开始执教,业余读书著文时,给自己规定二条‘守则’。一是读人所常见书时,笔下务必‘去陈言’,不去重复前人已论述过的东西,力求追索一点新的问题以谋得解决;二是读人所不读书时,专意去发现一些在当年特定时空间我的水平、眼光所能发覆的有价值的内容。”在《以累积求新创》中,先生又谈到:“新,指新见解、新创获以及新开拓。文字著作的佳境是:新、深、活、达、美,而五者之间‘新’乃灵魂。熟题新做,深意自见,所谓深度大抵因有新解。”在我理解,“新”大致有二义:其一即所谓“去陈言”,不去重复前人,且不追随已有视角亦步亦趋,从人短长。袁枚尝有语:“双眼自将秋水洗,一生不受古人欺”,先生亦有此豪情,至此境地的。请再举一例。

“一代有一代之文学”之文学史观历经踵事增华,经王观堂先生《宋元戏曲史自序》而成为学界之圭臬,百年来几乎无人能越雷池一步。对其系统化地进行理论质疑的,先生为第一人[9]。在1983年全国清诗研讨会上,先生提交的论文《清诗平议》中已经从认识意义、文体演进、风格建树几个重要方面指出:“我们是不应该虚悬‘唐诗’或‘宋诗’的标杆来绳衡清代诗歌的……不同时代的诗歌相互间存在着无可类比性[10]”,其矛头已指向这一令人望而生畏的庞然大物。在《清诗史》中,先生深化了自己的思考,从学理上对“一代”说发起总攻。先生指出:“由于这一观念的不断被推崇和引申,简单化地从纵向发展上割断着某一文体沿革因变的持续性,又在横向网络中无视同一时代各类文学样式间的不可替代性,终于导致原本丰富多采、无与伦比的中国文学史变成为一部若干断代文体史的异体凑合缝接之著……在文学研究领域内架构任何定于‘一尊’的格局都是非科学的,其本身不符合文学发展的史程实际[11]”。此段论述目的是为清诗价值的重建导夫先路,其意义则又不仅限于此,而

在于从更宽阔的视野反思整部中国文学发展之历史。类此“不傍古人”之典型例证尚夥,皆足以反映先生独立不流的人格与学术品格。

    其“新”的另一层含义先生引而未发,据我体会应该还包括“不重复自己,努力超越自己”。在清代诗词二史撰成并赢得学界的极高赞誉之后,先生并未如有些学者那样自己成为自己学术生命的“终结者”,喋喋不休地围绕一个话题炒冷饭,而是不间断地去观察新现象、思考新问题,新辟畦径,拓新领域。他的一系列著述如《阳羡词派研究》、《近代词钞》、论史承谦、论半缘词、论纳兰早逝与一个词派的夭折等都可视为对自己清词研究的深化与拓展,而对于赵氏“小山亭”、马氏“小玲珑山馆”、兴化李氏诗群、八旗诗群等的细腻体认亦补《清诗史》所未详,至于《清代文学史案》中写红楼、写聊斋、写儒林外史、写叶绍袁的遗民心谱尤其将研究视野展开至诗词以外领域,以求“全景式地探求流变”[12],又或者可视作向自己“羡甚”的“衰年变法”趋近之努力[13]。先生尝针砭那种“自我终结”的现象云:“只抱住自己从事研究的课题以为是最称精华的观念,是种自我封闭进而意欲封闭所有领空于一己心眼中,这无疑对学术事业有害无益,是消极剥蚀行径。保守与狭隘每每共生,均为发展之大害[14]。”其言其行,值得后学深思。

所以,从先生人格风范与学术风范之同一性的角度理解其治学精义,我们不难看到,先生的文学史研究其实亦是他自己心灵史程的一种记录,更是他自己独特而丰富的心灵世界的一种投射。我以“心史”为本文题目,这或许是第一层意思罢。


[9] 金克木先生在《读书》1984年第5期发表的《谈清诗》中曾以“插话式的方式”(张仲谋先生语)对“一代”说进行揶揄,斥之为“皮相之谈”,因为“这好像是指时代精神,其实只是指文学形式;只见表层,未见深层。”

[10] 此文后发表于《文学遗产》1984年第2期。

[11] 《清诗史》绪论之一,台湾五南出版公司1998年版,页2

[12] 先生发表于《文学遗产》1990年第1期的论文题目为《审辨史实、全景式地探求流变》。

[13] 2003114日先生赐札有“古有衰年变法云者,羡甚。人皆难以不衰,然‘变法’则未必尽能”、“袁子才实意欲‘变法’者,若使此老著诗史论一代风气以及主流、边缘,必迥异今人之手眼。慨哉,绝响难续耳”等语,皆意味深长。

[14] 《以累积求新创》,《古典文学知识》1996年第2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