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雅丹
陈雅丹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1,500
  • 关注人气:1,1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穿越时空----我的罗布泊之旅[长篇连载](九)

(2006-05-22 13:13:06)
分类: 南极.罗布淖尔

穿越时空----我的罗布泊之旅[长篇连载](九)

小翠鸟与大沙暴(1997年11月12日—14日)

 

今天,我包了一辆大卡车带着小董和老周去阿不丹村,据36团百岁罗布老人告诉我,阿不丹村建造于1925年左右,位于喀拉库顺南部,米兰河与阿不丹河的交汇点,他的祖先罗布人从更北部60公里处迁来后,过着打鱼、狩猎的安定生活,他们捡野鸭蛋或将蒲草与鱼打成酱食用。那时的阿不丹村水深可以没过人。50户人家房屋连成一片,墙有1.5米厚,村边还长着不少胡杨树。据说水干之后,干枯的芦苇、蒲草当柴烧了三年,连根也烧了两年才烧完。可见当年是相当富足的。老人那时还是个孩子,据说后来一场瘟疫毁了这座村子。

如今这里满目苍凉,到处是残垣断壁和动物的残骸。我们还捡到了破渔网并看到一只搁置在门边的木桨。

在一个低矮的沙堆边,有一只干渴而死的小翠鸟安详地躺在那里,向导阿曼告诉我,这只小鸟是误入这个地区的,它肯定是拼命飞想飞出这个地区找到水,却终究没能如愿......生命是何其脆弱,没有水,它就无法生存;生命又是何其顽强,只有一丝希望,它也要挣扎着去获取。这只秀美的小鸟,在它生命的最后一刻,它该是怎样奋力地飞翔着呀!年轻的罗布人向导阿曼把小鸟轻轻举起,在蔚蓝的晴空下,它如此美丽,仿佛还活着,我们的眼睛湿润了。想到为了生存,罗布人一次又一次迁徙;想到罗布荒原上见到的小小的蒲公英种子;想到巨大的盐碱块下一排排破土而出的红柳幼芽,在那绝无生命的死地,明摆着无法生存,却依然尽情绽放着生命短暂的辉煌,你无法想象那些戈壁滩上的红柳们生命力有多强,随着沙风一次次袭击沙包不断的增长,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将根不断地向荒漠深处扎下去、扎下去,最后长成巨大的红柳包。还有那些野兔子,它们跑得干渴了,就将荒漠里的骆驼刺齐根咬断,吸吮着那仅有的一点水分,然后继续向前……呵呵,忘不了的阿不丹,一闭上眼,我就能看见你的残辕断壁!

14日,我们又出发了,从米兰36团向东奔敦煌而去。离开米兰古堡不久,上午10时多,我们遇到了大沙暴。狂风骤起,飞沙走石。道路两米之外难以分辨,流沙在地表作蛇形运动扑面而来,坡路上流沙从坡顶倾泻而下,犹如瀑布一般,车窗两侧沙石尘埃急驰而过。许多人的帽子被风刮跑了,兰色车牌刹那间被沙子打得只剩下白。。。。。。

为捕捉这惊心动魄的场面,我与新疆电视台编导纪林坚持摄像,大风随时会把人吹倒,砂石打在脸上、身上劈啪作响,此时的我,全身心沐浴在那壮丽无比的英雄主义氛围里。

风雪交加中,我们到达宿营地,天已微黑,冻僵的人们立即冒雪搭帐篷、做饭、发电。晚上10时多,疲惫的司机们已经入睡,棉帐篷外风雪呼啸,惦念着先行一天的刘雨田一行5人以及今日本该会合而未来的赵工,担心着他们那单薄的帐篷如何度过这狂风暴雪之夜?

小董小声对我说:“别人以为我来新疆玩呢,不知道有这么苦。”

出来半个月了,却觉得过了好久好久似的。

愿寒流早日过去,愿全体平平安安,我在心里千百遍地祈祷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