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雅丹
陈雅丹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1,420
  • 关注人气:1,1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穿越时空----我的罗布泊之旅[长篇连载](八)

(2006-05-21 22:46:39)
分类: 南极.罗布淖尔

穿越时空----我的罗布泊之旅[长篇连载](八)纵穿罗布泊成功1997年11月9日-10日)

 

最后的行程极为艰难,连日来大风不停,气温下降,盐碱壳越来越硬、越来越大,这就是父亲说的“碱滩”了。

正如父亲所说:“此碱滩乃古代海底,为史前塔里木盆地之碱海……行一日后,余等皆感足痛,骆驼柔软之足更在碱滩上血汁斑斑矣!……帐篷不易支起……铁钉不易击入,并不能得平放铺盖处。平日骆驼经长途旅行之后自然倒地休息者,至此虽使其下躺,亦立即起立,以碱滩锐利坚硬,不胜其痛之故。汉代大军西行时,经过盐泽困难情形,亦有记载。”(陈宗器《罗布尔与罗布荒原》)

在父亲工作的那个时代,汽车和马是被宣判绝对无法在碱滩上行走的,而如今由于有了测石油时大车(德国的尤尼莫克车)压出的测线,我们的车才能继续向南,条件比过去好多了,然而依然十分颠簸。颠得头皮发麻,只觉得时间格外漫长,空间变得无止无境……不久石油的测线也断了,要自己去找路,远远地我们看见东南方落瓦寨(过去丝绸之路南道的一个地点,但没有人烟)高高的米黄色湖岸和西南方向的黑戈壁。为保证汽车能在攀越湖岸线时平缓顺利,总指挥吴仕广几次下车勘查,汽车不时调整着方向。我与小董也下车,在大风中帮助清除大碱壳,以防汽车底盘受伤。我们看到了车辙右侧李东的脚印和刘雨田左侧行进的脚印。不久我们追上他们,为他们校正方向后继续前进。

傍晚时分,车队翻越了两个陡坡,小胖和高师傅的大车拖着赵师傅坏了的小车也加大马力爬了上来,我们在最后一个路口的土道旁为徒步的刘、李留下了一人一份食物与水,然后来到一片开阔地开始扎营。

半夜李东追上大部队,而刘雨田则一夜未归。吴仕广驱车返回寻找未见,又是一个担心之夜。第二天清晨终于找回脚崴了的刘雨田。至此,我们纵穿罗布泊成功!

赵工说:“一般旅游者只是横穿罗布泊,或沿罗布泊边缘擦边而过,而这次我们是纵穿,这在旅行团是首次。”

我们全体第一次合影,作为这次纵穿胜利的难忘纪念。这时,才想起在北京出发前自己手绘的“雅丹罗布泊之行”红旗还装在书包里,一路上光顾着赶路忘了拿出来啦,急忙取出牢牢地绑在了212吉普车上,风一阵紧似一阵,鲜红的旗帜在风中呼啦啦飘得欢,就像奏响一首胜利的凯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