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雅丹
陈雅丹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1,420
  • 关注人气:1,1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穿越时空----我的罗布泊之旅[长篇连载](七)

(2006-05-16 12:42:57)
分类: 南极.罗布淖尔

            穿越时空----我的罗布泊之旅[长篇连载](七)

雨田和李东(1997年11月8日)

 

在我们探险的大部队中,还有两位徙步的勇士,他们每天出发比大部队早,回来得晚。

刘雨田是个个性很特别的探险家,他长发飘飘,身披淡绿色哈达,穿件红色大氅,大冬天只着短裤。宿营时,一个睡袋,在荒漠里挖个坑就行了,我们在帐篷里还冷得要死,他却没事。他曾孤身走完长城,并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

李东已经64岁了,他从兰州徙步到乌鲁木齐,然后一直徒步到罗布泊,穿越罗布泊后,还将从库姆塔格沙漠一直走到敦煌。

年轻人小何和赵师傅开一辆212吉普车负责后勤保障,为了安全起见,他们的车一路上一直远远地跟在李东、刘雨田后面。

由于我们去楼兰,大部队比原定时间晚离开余纯顺墓一天,派去给刘雨田报信的车又没能追上他,因此那一晚刘雨田在荒野中一直在等待大部队的到来,并不知道我们改变计划。当我们第二天赶上刘雨田、李东时,罗不荒原刮起了大风,只见风中他们的彩色小塑料帐篷随风摇晃着,刘雨田正在准备起程。这时,小何快步跑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昨晚刘雨田写了绝命书,一定要连夜往前走。”他边说边指着远离大路的荒漠,“黑乎乎的,他一个人往那边走,我怎么劝也劝不住,只好死死地抱住他,他扭头给我一个耳光,继续往里走。出了事咋办呀?”他又说,“我和赵师傅就开车死命住里追,总算把他给劝回来了,赵师傅的车也跑坏了,只能挂四档开,别的档位全坏了。”

我满怀歉意地对刘雨田说:“就是因为去楼兰,大部队为了等我,才让你着急,真对不起啊!”

刘雨田却很大度,轻声说了句:“没什么,我不知道你们去楼兰,否则我也会一起去。”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刘雨田这人,表面看上去有些怪,比如:在余纯顺墓扎营那晚,他突然决定夜间徙步出发,而且说走就走,既不带水也不带吃的,年轻人送上烤得热腾腾的土豆,他把土豆向两边一抛,说了声:“这哪叫工作!”便大步流星消失在黑夜中。但是接触多了,却发现他不仅能吃苦,而且心地善良,每次装车、卸车他都抢着干,没坐位,他就坐在卡车顶上。后来在库姆塔格沙漠,他和李东、小何及两名驼工、十几峰骆驼遇上了两场大风雪,迷了路,5天的路走了10天,带去的3天干粮吃完了,只好吃骆驼吃的玉米,刘雨田天天为大家变花样,做炒玉米、做煮玉米……最后玉米也快完了,有人提出要杀骆驼,驼工也同意了,但是李东和刘雨田坚决不同意,他们说:“骆驼和我们同甘苦、共患难,都有感情了,不能杀!”

就这样,一行人生死与共渡难关,连骆驼也通人性,特别的听话,李东的胃病也好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