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雅丹
陈雅丹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1,500
  • 关注人气:1,1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穿越时空----我的罗布泊之旅[长篇连载](一)

(2006-04-29 17:30:19)
分类: 南极.罗布淖尔

梦寐以求的沙漠之行(1997年10月29日—31日)

 

1997年10月29日,我登上飞往乌鲁木齐的飞机,酝酿10年之久的罗布泊之旅就在眼前。一切都是实实在在的,不是梦。

我的爸爸陈宗器在1929年-至1934年间两次前往罗布泊工作.一次是1929年参加西北科学考察团与瑞典科学家霍涅尔一起骑骆驼从敦煌经白龙堆丝绸之路中道进入罗布泊,在那里工作达4个月之久,研究了罗布泊的变迁并完成了迄今仍被延用的罗布泊地图。另一次是为勘察通往新疆的公路路线,受国民政府交通部派迁参加绥新公路查勘队,随队长瑞典著名探险家斯文·赫定从尉犁坐独木舟顺孔雀河进入罗布泊,父亲边行进边测量孔雀河流量,研究罗布泊水文、地质等状况,这期间父亲曾三次考察楼兰。

小时候,爸爸的大量珍贵摄影图片,是我最钟爱的伴侣,那穿行峡谷的驼队、朔风中飞舞的标旗、被风撕碎了的帐篷和废弃的古城,就像将那久已逝去的年代沉重的幕帘掀起一个角,使我得以窥视那艰苦岁月的点点滴滴,它们是如此遥远,却又如此吸引人,深埋于我幼小的心灵。

父亲积劳成疾,60岁就离开了人世,那时我刚满18岁,是父亲心爱的小女儿。

我爱父亲,渴望了解父亲。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愿望与日俱增。在此后的日子里,我从父亲的著作、书信中,以及对父亲同事的采访中,像考古发掘一样逐步加深着对父亲认识的深度。然而,总感欠缺,心灵深处总在渴望着什么……

所以从登上飞往乌鲁木齐的飞机的那一刻起,我就渴望着我的罗泊之行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穿越时空,渴望着与60年前的父亲作一次推心置腹的长谈。

乌鲁木齐《新生报》的美术记者周凤彩在机场等了整整两个小时,终于把我和我的学生董红羽接回他家。为了帮我实现宏愿,8年来他费尽心血,光通信就有厚厚的一大摞呢。

听说我到了,60多岁的赵子允赶来看我。他是个老地质队员,有经验的向导,曾多次为国外考察团、联合国考察团带队赴罗布泊、塔克拉玛干等地考察,人称沙漠王。为了我的行程顺利,老赵事先在一个月前进罗布泊工作时,埋好了水、蔬菜、汽油以备急需。有他带队,我一百个放心。

巴州国际旅游总公司经理吴仕广也来看我,他是一位30多岁的年轻的实干家,曾7次带团进罗布泊及丝绸之路沿线地区。这次刚从罗布泊出来,还没歇一歇,又立即从库尔勒赶来。

他说这次探险行动是由巴州旅游局、巴州国旅总公司发起的,并取得了新疆国旅的大力支持。同行的还有著名探险家刘雨田,甘肃离休干部李东,他们将徙步穿越罗布泊。随行一共6辆车,新疆国旅还将同时完成汽车国际拉力赛的测线任务。他们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忙着做出发前的各种准备工作,

对这些热心肠的朋友,

我心中充满感激之情穿越时空----我的罗布泊之旅[长篇连载](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