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蛐蛐
蛐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47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不想写

(2008-05-26 21:00:25)
标签:

杂谈

地震这几天,经历的东西很多,却写不出来。

灾难近在咫尺,死亡触手可及。看着电视里人们历经生离死别,电视外的人哭得惊天动地。隔着一道荧光屏,我们在一瞬间成为了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我们站在离灾难不远不近的地方,战战兢兢地生活着。空气中弥散的悲伤被吸进肺里,我们发自肺腑地疼。

512一天一天远离我们,余震却一次一次越来越近。明明知道我们的城市不在地震带上,我们的房屋也足够坚固,可是余震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要逃,越跑的时候就越想起灾区的同伴们,地震来的时候,他们根本没有跑的机会。生和死,一瞬间。

前几天去医院做志愿者,照顾那些受伤的灾民。一晚上,什么事情也没做,站在床旁边看着老大爷,看他一张一合的嘴,看他起伏的呼吸。他神志极其不清,双手都被绑着,不停在睡梦中挣扎。我把装着水的调羹放到他嘴边的时候,他居然吞咽下去了。有时候恍惚之间我觉得他停止了呼吸,仔细一看,还在动。医生说他可能是个流浪汉,可能在地震之前就已经这样了,不过无所谓,至少还活着,活着就好。sh

隔壁有个老太太,行动不大方便,但是头脑清醒,能说话。半夜十二点过了,我和李姐姐去看她,她还不停地跟我们说,她是灾区清平乡五大十队人,地震时支书背她出来的,她叫张友群(音),儿子邓贤能,媳妇周有琼,地震时儿子媳妇去找孙子,跟她走散了。自己有几个女儿,有个女儿被卖到河南了,她还去过河南女儿的家。老太太絮絮叨叨着,突然外面值班台的电话响了,老太太很紧张地问,谁,谁的电话响了。我们说是外面,老太太“哦”了一声,停了几秒钟,又继续絮叨她远在河南的女儿。在场的都知道,老太太很想儿女,很想家,很想有人来接她回家.

走的时候护士长不停地夸我们,说我们这。。。。。。的一代人,在关键时候还是能。。。。。。呵呵.我还听医生说,成都市有好多学生娃,家长开着车把他们丢到医院门口,他们就自己进来当志愿者,帮着照顾病人,喂饭喂水,端屎端尿。这些孩子,包括我在内,很多对于自己的父母,都没有这样照顾过.曾经有人说我们是ME-GENERATION的一代人,是,我们是ME-GENERATION,但是我们并不是专注物欲,完全自我,政治免疫,事实证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