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蛐蛐
蛐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53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事情该从哪说起呢?

(2008-04-08 12:40:44)
标签:

杂谈

最近好像发生了很多事,又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
出去看桃花,又从桃花山上全身而退,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朵桃花。
偶然接到一个热线,顺带领导派了一个任务,出差了。回来拼死拼活整,终于哈出来一个节目。据说收视率还可以。据说有奖金。
清明了,放假了。拖了一天才回去,因为我总觉得清明节出门会出车祸。
回去吃肉为主,工作为辅。见到了晚报的雍哥,平时一直麻烦他,想请他吃饭。可爱的雍哥哥很老实地说我要把我老婆喊到起。
雍嫂子是人民教师,刚生了小娃娃,肉肉的很可爱。两口子都很低调,平平凡凡,恩恩爱爱,幸福也许就这么简单。本来是要请他们吃饭的,结果遇到他们家大哥过生日,一家几兄妹率领配偶孩子浩浩荡荡杀去吃大餐,我一个外人很别扭地潜伏在其中,埋头痛吃。好在这个教师家族都很开明,大家嘻嘻哈哈也不管谁不认识谁,大人小孩互相掐,注意到角落上还有一个我,就一个劲让我吃。面对这一桌子陌生人,有一种很熟悉的温暖。人们老是说谁跟谁又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熟悉与陌生之间怎样界定?人凭什么互相信任?很奇怪的东西,说不清楚。
最近发生的事情跟4月的气候一样让人不讨厌。细细回忆那些琐碎的事情,因为不回忆我就会很快忘记。忘记我的青春耗在怎样的岁月里,忘记在我23岁的最后一个月我经历了什么。
回家那两天弟弟一个劲说让我低调,可是自始至终我也没嚣张啊。今天很果断地解决了飘零在我身上那朵桃花的最后一个花瓣,朋友们所说的爱情,允许自己暂时骄傲地视而不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