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志平
胡志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734,458
  • 关注人气:31,6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高考”故事

(2016-06-07 09:34:02)
标签:

2016高考

老胡博客

教育

文化

分类: 延边风情

    在中国,高考是每个学生走向社会必过的“独木桥”,牵动着每一个家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沉淀着数不清的酸甜苦辣的故事,甚至一生都摆脱不掉。我没有亲自参加过高考,但我却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年年都在关注、见证、参与着高考,一晃就是整整39个岁月。话还得从1977年说起。


    1977年,对我来说,是终生难以忘却的一个年度。那一年,我高中毕业。那一年,我国恢复了中断10年的高考制度。很遗憾,那一年,我与高考擦肩而过,直到今天,39年过去了,岁月抹平了很多记忆,但是却抹不去当年擦肩而过的那份高考情缘。自打我买了数码相机,每年的高考,我都会在我家附近的三个考点流连,拍下考场门前的场景,算是我对高考情缘的一个记忆。


    我虽是1977年的高中毕业生,只不过1975年就赶上招收飞行员当兵走了,后来又当了四年潜水员,算是上过天,入过海。30多年过去了,我已是一个正科级公务员了,但高考情怀,却始终挥之不去。我读书的时候,正赶上动乱的年代,小学的时候,学习还算蛮好,每学期的各科学习成绩单,除了体育外,门门都是一百分。入了中学,课堂更是槽糕,乱哄哄的,就是一自由市场。也许是看到老师在讲台上的无奈和可怜,每节课,我都尽量端坐静听,其实根本就听不进去。也许我的“虔诚”打动了老师们,我兼任了好几科的“课代表”。那个时候,我只能是回到家里看看“小人书”充实一下自己空虚的大脑。有时坐在课堂上,我总在想一个问题:如此下去,我能拿到毕业证书吗?


    好在我提前当兵走了,也就不必再为能不能拿到毕业证书而犯愁了。1977年恢复高考我也想去报考军校,但没敢去,我知道我不行。为了今后能有一技之长,我开始学写作。我把津贴几乎都花在订阅报刊杂志上了,每天熄灯后趴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如饥似渴地读,一版报纸读下来,生字生词写满几页稿纸,翻字典、词典一个个弄懂,再去看原文加深理解,学得很累很苦,也因为不遵守作息制度而没少挨首长的训斥。也许正是因为有了那几年的“奋发图强”吧,才为我后来从事新闻和秘书工作奠定了基础。但是大学梦却成了我终身遗憾的一个未了情节。因此,每当我看到今天的孩子们兴高采烈地步入高考考场,眼泪就往心里流。


    我弟弟是1981年参加高考的,是我们这个城市恢复高考后的第一个清华大学生,曾经轰动一时。他去北京报到,父母让我去送他,在拥挤的火车车厢衔接处的一个车门口,我们哥俩蜷缩了两天两夜,彼此谁也睡不着。记得他对我说:“哥,我能考上清华,多少也是受了小时候总是见你专心学习的影响。”当时,我就想哭。到了北京车站,我将弟弟送到清华大学的报名处,说:“我就不陪你去清华了。”我走了,没有再回头。我来到天安门广场,站在那里,心里一片失落,大脑一片空白。


    妻子下过乡,她经常和我谈起那个岁月的酸甜苦辣。也许同样是大学梦的遗憾,她把全身心的精力都倾注给了儿子。儿子打小就勤学好问,学习成绩始终名列前茅。初中毕业后考入了我们这个地方的重点高中,我和妻子也举家迁入了这个城市陪读,成为“通勤一族”。儿子酷爱数学,进入重点高中后走上了“奥赛”这座独木桥。尽管成绩还算不错,但是没被选送进大学,反倒耽误了平时的课程,临近高考了,有三个学科还未接触过。成绩下来,不太理想,重点大学是没戏了。儿子沉默了两天,填了一份普通大学数学系的自愿。我和妻子去送他,没进校门,心就凉了半截。面对苍凉的校园,儿子说:“爸,妈,别灰心,我还可以去考研究生嘛。”听了儿子的这番话,我们夫妻就暗下决心,即使砸锅卖铁,也要实现孩子的夙愿,当然,也是我们的夙愿。


    四年,儿子学的很苦,我们也很累。但含辛茹苦的结果,是儿子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的研究生。那一年,我们如负释重,赶在北京奥运前夕,特意去了趟北京,专门去看清华园和北大。读完研,儿子一鼓作气,又考上了博士生。未来,我们一片阳光,我的高考情结,也算在儿子身上得以释怀。看到儿子学业渐渐有成,我感觉到宽慰。像我们这批1977届的高中毕业生们,之所以为了孩子可以吃许多苦,受许多累,而且是无怨无悔,不正是基于当年那个擦肩而过的高考情怀吗?不正是为了更加美好的未来吗?想对今年参加高考的孩子们说:无论考的好坏,都不要灰心泄气,等待着你们的,是春天的季节,只要肯付出,就会有收获。


    去年我在长春市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考点拍高考,东北师范大学传媒学院的两位女学生过来采访我,知道我每年高考都要到考场凑热闹,便问我为什么。我对她们说:“我是1977年中学毕业生,那一年正好是文革后第一个恢复高考,但却与我擦肩而过。我每年都要拍高考,就是为了弥补我的这个遗憾。不过,我当年未能实现的夙愿,儿子替我实现了,他刚刚拿到你们东北师范大学的理学博士学位。”


    德国《南德意志报》报道:你何时会为了得到一点天堂的体验而把生活变成地狱?当你是13亿人中的一员且想属于享受舒适生活的群体时。从07日开始,中国进入“紧急状态”,这几天是高考的日子,也是近1000万中国年轻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两天九个小时四场考试将决定每个学生的未来。学生们为这一刻常年努力学习,牺牲了自己的童年、周末和假期,甚至牺牲了他们的夜晚。中国学生忍受慢性睡眠不足,在高考前的最后一年,这个问题变得更为严重,很多人从早晨到午夜一直在辛苦地学习,全家人也一起跟着受累。父母给他们吃鸡汤、药丸和滋补品。高考的日子里警察封锁考场周围广大区域的街道以便创造安静的环境,整个国家一起跟着兴奋。父母一再告诫孩子,多考几分意味着更好的大学、更好的专业、更好的工作、更多的钱、更大的房子、更好的结婚对象和更好的生活。常年的练习,对很多学生来说,实际上就像一种“噩梦”,这在中国早就成为一个话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