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罂粟飘香
罂粟飘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198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释梦人生

(2018-12-25 13:22:08)
       母亲病了,咳喘、胸痛、消瘦、无力,原本老迈的身躯,几乎衰弱得力不能支。周末,带她去医院拍CT,初步诊断结果为“肺部占位性病变”,若要得到最确切的诊断,必须要做胸部穿刺或者下气管镜取活体组织做病理。闻讯后,老家的大哥,哈尔滨的老妹,出差在外的三弟都匆匆地聚来沈阳。日夜陪在老妈身边的二哥说出了大家共同的想法:“这么大岁数了,何必再让她遭那个罪呢?”话虽这么说,当老妈深受病痛之苦,拉着我的手呻吟,向我求助的时候,我心碎了。夜晚几次从迷迷糊糊的浅睡中惊醒,听见母亲在呼叫我,质问我这么大的医院,这点小病就治不了吗?我焦虑万分,连夜思考止痛方案,希望能减轻老妈的疼痛之苦。第二天一早,二哥告诉我给吃了加量的止痛药,一夜安睡,尚可。
    多年来致力于中医保健治疗的大姐,结识了各种同道中人,其中一对夫妻是中医大夫,据说手中有祖传秘方,专治癌症。我听后不以为然,这种江湖大夫太多了,哪有真正攻克癌症的神医呢,我不信。大姐不听我的意见,执意买回了一个疗程的中药,给老妈外敷手脚,内服丸剂,一个星期过后,老妈说疼痛减轻了,一个疗程后,老妈居然能吃能睡,不疼了,虽然仍然咳喘,但是我们完全可以当她是老慢支、肺气肿的症状了。大家商量着,等过了春节,治疗完三个疗程再去医院给老妈拍个片子看看。说心里话,我不相信这种病能治愈,至多是缓解了吧。
     老妈患病,我们兄弟姐妹几个先后重聚,一根藤上大大小小的瓜,即相似,又不同,人生的际遇也是随风云变换、各有千秋。普普通通的家庭中成长起来的人,从根上挖掘,血脉相通,有时候看着他们竟像是看着另一个自己。尤其是大家都围在老妈身边回忆往事、吃着一大桌子家常菜的时候,时光仿佛倒转几十年。六十多岁的大哥神采飞扬地回忆当年,老爸提着木棒满街追着他、棒喝着喊打, 惊得街坊四邻出来围观的场景,全没了当年的惊心动魄,笑得我们几个小的弟妹前仰后合,唯独年长的大姐插话说,那时候她整天为爱惹事的大哥担心,几乎吓出了心脏病,现在心脏不太好,都源于小时候的惊吓。大姐这么一说,我也想起自己略大以后,也知道为家人担心了,二哥从小虽然不怎么淘气,但却总是受伤,还都是特别惊险的那种,从房上跌落;被开水烫伤;长大后开动拖拉机从山顶翻滚而下;乘车遇险;最后这次是从高架上坠落,这一次最严重,骨折多处,居然又重新站了起来。一次次的惊吓刺激,虽然不至于令我心脏受损,但那种担忧紧张确实不堪回首。小弟的人生经历也是一波三折,跌宕起伏。
      每个孩子的成长都不是一帆风顺的。看着一脸祥和,微笑着看着我们吃喝谈笑的老妈,难以想象那些年她是怎么过来的,记得高考那年,我患病在家休学,又急又病,苦不堪言,老妈为我寻医问药,得一偏方,需要红公鸡若干只每日配药煎服,于是老妈每天步行几十里路到农村挨家挨户索购,物资匮乏艰难的岁月,母亲凭着本能拼尽全力把我们拉扯大,如今老妈好多事都忘了,看着我们谈笑,仿佛和她没什么关系似的,不是老妈淡定,是老妈的记忆正在慢慢消失,现在她的思绪时常停滞在自己儿时的时光里,她的孩子们是如何成长的,她已很少提及,经常说起的是她的父母兄弟和小时候陪伴过她的亲属。原生家庭是扎在每个人心里的根,是梦开始的地方。如果把人生之路比作是一条抛物线,最终思维的落脚点大多都要回到离出发点不远的同一平台上,高低错落都被潜意识忽略了。记忆的回归即悲哀又神奇,这多像一场梦,不论情节怎样丰富多变,醒来时除了少许片段和自己温热的身体外,其他的竟都是幻化出来的虚空而已。老妈清醒时,也曾落寞地自语:活着到底有什么意思呢?
         最近读了一本心理小说《释梦人生》,故事的梗概我不想记录了,因为里面的人物命运都不具普遍性,但是小说中好多从心理学的角度,以文学的语言表达出的思想像繁星一样闪光。
      比如“如若你问:人生的终极目的是什么,一名心理医生多半会说:心灵的成长,心理疾病的人回答可能五花八门,但最后多半归结为一句话:找回我自己。而一般人可能会说“赚钱买更大的房子”。因此,医生跟病人倒是一国的,因他们都经由自身或他人的痛楚得知灵魂的存在,并对此发生了深刻的兴趣”。
      又如:“梦,确实具有疗伤的作用。无论得到分析或者没得到分析,都实现着来自无意识的自我关爱。”
      再比如“每一种亲密关系中,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施虐与被虐,并因着施虐--受虐的行为或象征性行为,在刹那间抹杀自我边界,解脱个体孤独感,达到与他人合而为一的愿望。俗话说,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不相爱,完全不存在施虐-受虐的两个人,就像两条平行线一样,没有形成任何对个体而言有意义的关系。”
      像这种即分析别人又关注自己的心灵探索性文字,贯穿小说的始末,不是资深的心理学工作者不能为之。奇妙的是随着小说故事情节的深入发展,女主心理咨询师苏黎的治疗方法和理念从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到回归自然的日本森田疗法,最后居然探索到佛家的静坐禅修、大拜、读《金刚经》的修持方法上,使一直对心理学心心念念、心向往之的我不免有些小窃喜、随之又有几分失望感。窃喜的是自己学佛诵经多年,在心理上越来越稳贴、坚信佛法的力量,在安抚心灵的道路上竟能在这本书里与心理学殊途同归;失望的是于事理上有时我还是很倾向科学,希望借助心理学的科学理论确切地、现实地解决生活中、思想上、社会中遇到的复杂的问题。而深入佛理经藏后,其治愈功能、解释功能远超心理学,那么我又何必绕大弯子舍本求末呢?
      清晨,致力于减肥的老家伙,一丝不挂地去量体重,我问道:“减了吗?”,老家伙笃定地回答“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如此走心的减肥境界,太稳定,是悟了吗?我也是醉了!释梦人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