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河北固伦特机械有限公司
河北固伦特机械有限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18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如此红尘(组诗)——原载《大河诗刊》2018年春之卷

(2019-09-24 20:24:34)
标签:

转载

                     如此红尘(组诗)

                                          郁葱

春种地,夏锄草


冬天过去了,这个冬天雪很少,

这样人会觉得孤单。

想像着冬天里,会有一朵雪化在我的身上。

也许春天才会充沛饱满,

融入交汇,丰富起来,

有光泽,有极致的感受。

哪怕生活在边缘,

这什么也不妨碍,

我们一样持久地想,持久地好,

持久地写字。

 

不要牲畜不要农具,

只有要水,种子,

赤着脚,在田里。

小的时候,记得那么多野草野菜的名字,

后来,都忘了。

 

初春的天色是灰暗的,如同浅夜,

雨一直在下,不曾停歇。

那些树们没有摇晃,它们绿着,

叶子饱满起来,

渐渐展开的欲望有着意识流一般的真实。

好像所有的生命都是这样,

植物是这样,人也是这样。

 

早晨夏意,傍晚秋色,

那些绿草的芳香像是春天,

就一会儿,许多青涩的就熟了。

渐渐的,想起来更多儿时的事情,

那时候的草香土香

田野里有垄沟有虫鸣有土坯房子,

有脚印有麦茬柴火垛,

一棵稻秸会长出一篮子稻米,

雨水洗风尘,

万物生颜色。

 

春了,夏了,

生活简单而繁杂的重复。

许多粒阳光和许多颗叶子,

成为枯燥的白天里留下的光斑。

 

2014911

 

那些树

 

总愿意看着窗外那棵静静的树,

总觉得它在创造着什么,

对于这个世界说来,

它比许多声音重要,

比许多色彩重要,

甚至比许多人也重要。

 

那一群草想要说什么?

那一棵树想要说什么?

甚至那个飞起来的鸟,

也未必要说什么。

喜欢安静的下午,喜欢不说什么。

窗外的树,一种树一种颜色,

乍一看它们没什么不同,

仔细想它们没什么相同。

 

看着那些发芽的树,

那些在灰霾中发芽的树,

知道它们不是天生柔弱,而是需要生存。

槐北路192号的银杏树叶儿黄了,一片金黄,

飘逸也缓缓地,坠落也缓缓地,

像平实叙述中的诗意语言。

银杏叶每年这个时候都铺洒一地,

挂在树上的时候,显得华贵,

铺在地上的时候,显得凄然。

 

就想,在这雾里,

我们除了自身的软弱、挣扎和救赎,

还可以看到世态诸多的可知未可知。

思想的意义在禁锢里,如同树的意义在荒漠里。

首先是墙,首先是雾,

首先是未知,然后才是身体和思想。

 

外面的树,再绿也孤独。

我看到一棵树,

它的影子和造型很孤绝很孤傲,

其实我内心一直有一颗树,

其它的颜色,都干枯都破碎。

 

树和叶子上落着俗尘,

没有期待中的雪,

浮世,尽是尘埃。

 

20141029

 

八大处的晚钟

 

这山中,无限峰峦,

近与远,实与空,

尽在一目之间。

傍晚,八大处古寺传来钟声,

无穷之有,无穷之无,

天地再阔大,终为一隅,

看那金色佛塔,

内心拂尽风尘。

 

别以为佛光渐远,

你的心在,他就在。

 

山高了,离太阳就近。

热风吹着,那些树,

比山下的树显得沧桑。

走了这么远,天还是同样的颜色。

我知道蓝色美好,

但我也知道灰色固执。

天瓦蓝瓦蓝,透明的,

清风不腻,像是能从北方,

一直看到南方。

 

昨晚,明月高悬,金黄色的,

听着清净之声,心便淡然。

“正直、和雅、清彻、深满、周遍远闻”,

秋意渐至,草绿叶黄,

尘世间的繁杂,一风吹散。

 

别以为寺门已闭,

你的心开,它就开。

甚至,恰恰在你感觉寺门紧闭时,

佛门已开。

 

或者,熬着就是佛,

或者,走着就是佛,

或者,沉默着就是佛,

或者,佛就是佛。

 

201487

 

现实以末

 

2015316石家庄雾霾,

那天的早晨,我对这个城市说:

“如果要我爱你,

就让我看清你!”

 

我看不清这个城市,

也看不清更多的人,

这个世界纷繁迷乱,

我甚至想像,

它会忽而如一艘江轮一般迅疾沉没。

远处的布谷鸟凄凉地叫着,

总觉得,它今年的叫声,

和以往有什么不同。

 

新华路寂静了下来,

我匆匆在它的一侧走过的时候,

找不到它的光泽。

这一天,走着的人们没有影子,

向南和向北的人们几乎等同。

 

谁也不愿意单纯记录和叙述一个日子,

记录是为了记住,

而一些日子被忘掉了,

这阴霾,从那时便注定了。

天地明暗,冬夏轮回。

 

2015611

天蓝了。广阔的蓝天,如涂如染,

那个上午,白云浩荡,

它急速的在楼群略过,

一个城市都在抬头。

 

那么多的道理,其实我知道,

用一句话,

就会说尽。

 

一直以为自己熟悉了这个世界,

至今才知道,有许多东西,

我真的没有看到过。

 

那不是蓝,

而是,紫铜的颜色。

 

2015615

 

(原载《大河诗刊》2018年春之卷)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