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河北固伦特机械有限公司
河北固伦特机械有限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18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尘世记(组诗)——原载《当代人》2019年第2期

(2019-09-24 20:24:20)
标签:

转载

                 尘世记(组诗)

                                       郁葱

 

自醒录之二

年龄大了,就接受了一些程式化的东西,
比如去欣赏一幅画,
总希望那幅画是卷起来的,
欣赏的时候,慢慢打开。
越来越接受缓慢和节制,
不轻易肯定和否定。

这个年龄,面对孩子会真正的忘我,
无论好与不好,再也不拒绝了,
该爱的,爱过的,还爱,
不责怪别人,他们都尽着本分。

对一半甚至更多的东西说不懂,
愿意成为一个无知的人,
不相信陈规旧习,
不纠结于习惯并自欺欺人。
想去找一个更好的世界,在那里住下,
让自己更山水些,更水墨些,更写意些。

只要烂了的东西,就都不相信,
一只烂苹果和另一只烂苹果,
没有什么区别。
这个年龄像空气,几近透明,
看什么都不模糊,
你越深入那些可知不可知,
就越懂得人微不足道,
——
人就应该微不足道。

越来越觉得人就是世界上多出的雨滴,
于是就感慨,
能看得清雨,看不清其中那一滴雨,
能看得到人,看不懂其中那一个人。
看着一个城市和那么多人的云卷云舒,
越来越孤单,难以名状的孤单。

“要造一片草原,只要一株苜蓿和一只蜜蜂,
一株苜蓿和一只蜜蜂,还有白日梦,
只要白日梦也可以,如果蜜蜂不够用。”
这是艾米莉狄金森的诗。
我一定不是那草原,我只是旁观者,
我不如那叶子,那叶子单纯地生长着,
它们的思维和欲念没有那么多。
是啊,世界上的事情,
本来就没有那么多,
而我越来越知道自己,
一如霓裳,一如尘埃,
一如繁花,一如残絮。

这时候,那些树那些草那些飞鸟,
以及许多优雅的生命,
它们看着我和同类,
一声窃笑。

2017928 

 

我的衣兜常是空的

幸好,我的衣兜里面常是空的,

如果它总是满着,
就坠了,就涨了,就重了。

俗别往里装,怨别往里装,
恨别往里装。
固执可以往里装,偏执不要往里装,
稚气可以往里装,

而轻狂不要往里装。

装进去一些随时可以取出来的东西,
比如良善,比如智慧,
还有尊敬和尊重,
这需要单纯与真,需要懂得宽厚和容忍,
需要懂得放下。

我的兜里不装现金,也没有支票,
它大部分时间空空如也。
也装过一些隐情,一辈子不想示人,
也有过一些私密,每次想都会羞愧。
其实谁的衣兜里也会有一点不堪,
有污垢了就洗干净,
用心洗,用清水洗。

不装别人的东西,

衣兜里有自己的钥匙,
有一块手绢,总是干净的一块手绢,
衣兜里有温度,那是我的体温。
有时候快满了,就掏干净,
有的扔掉,有的给别人。
不让兜里有重物,
是为了不增加身体的重量。

衣兜深浅,无碍内心,
深也不多装什么,浅也不少装什么,
不怕丢什么,
你就是不丢,最后能剩几何?

许多时候总觉得衣兜里空着,
空着多好!
世界太脏,而衣兜里干净,
那里面有什么,有多少,
终会忽略不计。

2016
86

 

与己书

 

这生活啊,该敬重,

敬重世间万物,

越微小的东西越敬重,

哪怕它是一只虫子,

别在心里蔑视它们的弱小。

 

站着说话,对尊贵者平视,

对卑贱者低头。

不听人夸,不怕人骂,

人说恶淡然,说善亦淡然。

 

迎着光走路,但不仰视,

别怕风吹,什么高度上都有风,

站在什么高度就被什么风吹,

站在山顶上,就有山顶的风吹,

站在山坳里,就有山坳里的风吹。

 

尽量不大声说话,除非面对权贵和小偷。

记着一句话:“浑水不蹚”,

可自己就浸在浑水里,

不染俗尘,也难。

 

不踩青草,不走青草上踩出的路;

遇到草香,就尽量深呼吸,

那青涩的味道,一年中没有几次;

散步的时候,躲着那些没人牵着的狗;

尽量回答孩子的问题,无论他们的问题多幼稚,

别骗他们,孩子们会把你的话都当成真的;

不写那些空泛的句子,让别人昧着心赞美。

睡不着就醒着,等到天亮,

窗外是什么颜色,就爱什么颜色。

 

给捡垃圾的老人让路,

记着他和你同样的尊严,

对孩子要有笑意,

没有企图的为别人做事,

——总觉得,有些人,

一定是别人需要的人。

 

留着朋友的信,它会变成记忆和寄托。

有闲时,或者遇到烦躁和无聊,就读书,

别在意,在意与不在意,生活总是繁杂。

繁杂的时候,你就尽力把它转化为简单。

 

人就是这样,

越走,背负的东西越多。

放下了也就放下了,最终你会明白,

你曾经在意的那些重量,

或若飞絮,

或若轻羽,

或若微尘。

 

20141231

 

冬日序曲

 

2016年,还没有见到阳光,

想像中的阳光应该是红色的,

应该是金色的,

应该是白色的,

应该是黄色的。

这个灰黑色调的城市,

寂静的没有声音。

 

无论窗外迷蒙成什么样子,

还是要写一些真实的文字,

这些文字没有必要属于谁,

也没有必要属于什么时间。

雾霾让不远处的楼群成为了影子,

突然想画一幅画,涂一些抽象的色块,

越艳丽越好,

它们点染不了什么,

只是让自己还相信,

色彩和体温和光泽和想像,

依旧还是那么多。

 

这么早,天就黑了。

这么快,天就黑了。

看不清天地,看不清阴晴,看不清远近。

 

让我透过缝隙一窥世界的样貌,

让我在窗外的浓霾中,

寻找到那个“缝隙”,

我知道那些缝隙其实无处不在,

而且,使世界本来的“样貌”变得支离破碎。

 

很纠葛的深霾的一年就快过去了,

这更显得阳光普照的短暂。

总是愿意在一些日子里朴素温和,

不一定严谨但要敏锐或者迟钝,

要粗粝或者细腻,

要觉得有价值或者容易忘却,这很矛盾。

不知道更久远的时间里会有什么意义,

但我知道,许多东西在改变着,

许多东西,无可改变。

 

无可改变。

天地,且混沌且明亮。

 

201611

 

(原载《当代人》2019年第2)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