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名人面对面』罗琦:“只要还能唱歌,就还好”

2014-02-14 17:34:24评论 罗琦 我是歌手 摇滚

她的经历起伏波折得像是只存在于小说中的人物,不久前,她站在《我是歌手》的舞台上,重回公众视野,熟悉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乐坛的歌迷们应该会感叹一声:罗琦回来了!17岁少年成名,18岁被刺瞎左眼,22岁因毒瘾发作被送进戒毒所强制戒毒,1998年,23岁的罗琦远赴德国,从那时起她似乎就从我们的记忆里消失了。淡出乐坛的这些年她经历了什么,她是如何度过那些常人看来那么困难的沟沟坎坎,罗琦这一路走来着实不易,我也很想和她聊聊这其中的酸甜苦辣。

罗琦不是一个健谈的嘉宾,采访中她的回答常常是比我的问题还要短,这是我见过的很多搞艺术的人相似的特点。聊天时我和罗琦说到了这个感受,她说因为她把想说的都放在歌里了。确实音乐对于罗琦来说意味着太多太多,力量、快乐、希望,我不知道如何来准确形容这样一种给予,舞台之下的罗琦有点内向、敏感,会自卑、会胆怯,而一旦站上舞台、音乐响起,她就会瞬间敞开、爆发、闪亮,眼睛受伤后她大概用了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就从心态上完全接受了这个事实,因为觉得自己还能继续唱歌,就还好。能找到生命为之绽放的对象——音乐,真的很为罗琦高兴,当然更为她高兴的是,一个小生命的到来将会给她带来更多新的喜悦和力量,罗琦说她计划今年要出一张新的唱片,还要举办她一生中的第一场个唱,再加上这个新生命的到来,新的一年她将生出三个宝宝,非常值得期待。


『名人面对面』罗琦:鈥溨灰鼓艹瑁突购免

罗琦(中)、经纪人姜树(右)


接受左眼被刺瞎的现实

许戈辉:16岁的时候就只身来到了北京,用现在的话讲叫“北漂”了,那段日子现在回想起来有什么让你特别印象深刻的?

罗琦:那时候有一个词叫“穷摇”,就是经济上面肯定是非常的不富裕,但是精神非常非常快乐。甚至有的时候都不挣钱,但是大家根本就不看重这个,经常就是好多人挤在一个屋子里,就是听音乐、聊音乐,有一把琴,一起进行创作。然后第二天起来,所有人把身上全部掏一遍,钱凑一块儿去买早点,可能也就一两块钱,还得跟卖煎饼果子的大爷赊个帐什么的,说明天还你。

许戈辉:后来你们指南针乐队火了以后,应该也会去参加各种演出,生活方式改变了吗?

罗琦:后来整个国内的摇滚圈的商演就比以前要好了,之前是没有,而不是说不演。但其实生活方式也没有特别大的改变,相对来说,可能就是每天身上有个十块钱、二十块钱的。

许戈辉:也是在那段日子,在一个朋友Party上你的眼睛受了伤,年少成名,还那么年轻,遭遇这样的打击,你是怎么面对的呢?

罗琦:它已经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了,我能做的就是去接受它,然后从中尽量的去得到一些好的东西,不完全是负面的。除了这些无法改变的事实之外,我相信我能够从这个事件中,从精神方面,提升自己、完善自己。当时也就是一个星期左右吧,不能说完全说过去了,但是已经从心里决定了用这样的心态去接受这件事情。

许戈辉:在这个过程中有过特别绝望的时候吗?

罗琦:没有,说句实话,当时我觉得只要我还能唱歌,我当时最担心的是无法再唱歌了,但是我的乐队告诉我就是会为我写一首歌,还能继续唱歌,我们的那些梦想还可以去实现,我当时一下就觉得,还好,我还能唱歌,这是真实的想法。

许戈辉:为什么唱歌对你来说这么重要?

罗琦:因为它能带给我快乐吧,它能带给我力量。

 

找到给自己安全感的爱

失掉一只眼睛的罗琦并没有沉沦,不久,指南针乐队就推出了他们的第一张专辑《选择坚强》。但是坎坷的经历还没有结束,1997年在南京机场转机时罗琦的毒瘾发作,她吸食毒品的事实被公开曝光,结束了在南京一家戒毒所的强制戒毒后,1998年罗琦远赴德国。

许戈辉:去德国之前,你的音乐道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这样的状态和你选择出去有关系吗?

罗琦:应该是处在了一个十字路口,或者是迷茫的一个状态吧,因为那个时候也是刚刚发生了一个很大的事情,在我的人生中,在我的事业上都是如此,因为南京的那一次事件之后,整个人非常的散,也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到底应该怎么走?然后周围的这种环境,也是非常的乱,会干扰我,所以在有一个旅游的机会下,我毫不犹豫打了个包,就和朋友一块去了。

许戈辉:一次旅游后来变成了是旅居,最终在德国住了下来,又是为什么呢?

罗琦:那就是爱情故事了。

许戈辉:那一段爱情怎么就让你找到自己了,这其中滋润你的那个养分是什么?

罗琦:我觉得就是爱吧,我那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有安全感的爱,被照顾的那种感觉。因为之前一直是在飘着、飘着,然后突然有了这样的新的转变,让自己找到了久违了的那种,特别踏实、特别温馨的感觉。

许戈辉:爱情除了带给你生活上的安全感以外,你自己的音乐事业呢?

罗琦:过了一两年左右,可能这种安逸的日子过久了,舒适感慢慢消失了之后,突然有一天意识到我好像忘了一样东西,就是我的麦克风还有舞台。就开始还是想办法去认识那边的音乐人,然后去推荐自己,希望能够再有唱歌的机会,就好像刚来北京的时候差不多吧。

许戈辉:这个机会什么时候来临的?

罗琦:也就几个月吧,就收到德国音乐人的回信,我给他们听我以前在国内做的音乐,他们给我回信就说,虽然听不懂你唱的是什么,但是喜欢你的声音。然后就见面,聊音乐,给我写歌,练歌,进棚。我觉得只要你真的想要做音乐,然后向别人介绍你自己,总会遇到给你机会的人。


“现在就是天塌下来我都不怕”

年少就已习惯四海为家的罗琦在柏林终于找到了一个心灵可以栖息的家园,在医生的帮助下她成功戒毒,后来她还找到了固定的制作人和乐手,沉寂多年的罗琦终于又找回了久违的创作状态。20043月的一天,正在德国的家中的罗琦接到了一个电话,她接到了一个来自北京的演出邀请,她重又回到了这片熟悉的土地。

许戈辉:2004年那次回来参加颁奖典礼之后,就留了下来?

罗琦:对,就着这么一个机会回来看看家里人,结果没想到很多老朋友都来找,这么着就呆了下来。

许戈辉:国内的音乐是一个大众的市场,你一旦能够受欢迎的话,马上随之而来的就是名、利,会一下子把一个人架起来,但我听说在海外做音乐,经常会是一个小众的市场?这两者你更喜欢哪一种?

罗琦:是的,国外的小众市场和名利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关系,就真的是在做音乐。我觉得我可能更喜欢真正做音乐的那种。

许戈辉:从德国再回到北京,你发现音乐环境到底有了多大的变化?你还能够适应吗?还能够找到当年唱歌的那种感觉吗?

罗琦:我觉得环境的变化和我唱歌没有太大的关系吧。

许戈辉:很多人抱怨说,环境不好了,唱片业要死亡了,你觉得这事儿和你都没关系?

罗琦:我不知道别人会需要一个什么样的环境去唱歌,对于我来说很简单,就是麦克风、乐队,很简单,因为我要的不多,所以我很容易找到我的快乐。

许戈辉:你最近这一段时间特别辛苦,自己觉得累吗?

罗琦:因为参加《我是歌手》这个节目,工作量一下加大了很多。然后也因为现在身体特殊的情况,怀了宝宝,宝宝一天一天越来越大,所以一切加起来就会比较疲累。

许戈辉:有了宝宝,觉得自己有了什么变化?

罗琦:更开心了,然后我觉得最大的一个变化,就是有了安全感,这种安全感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就是以前不管就是自己的事业有再好的转变,都时不时会有一种生存压力感、危机感,但是自从有了这个宝宝,说实话我现在觉得,如果明天我没饭吃了,我都不害怕,这就是我现在的感觉。

许戈辉:可是你没饭吃了,宝宝就没饭吃了呀?

罗琦:我不知道,我就有这样的心理转变,现在就是天塌下来我都不怕。只要和宝宝在一起,就没有什么可担心害怕的,这个对于我来说也是很新的一种感觉。

 

 

凤凰卫视中文台《名人面对面——罗琦专访》:

216日(周日)20:30首播       

217日(周一)13:25回放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