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阿里 第十八集 第六章 百劫重生 庄敬自强

(2006-11-11 23:45:54)
分类: 阿里布达年代记
  不管我个人意愿如何,最后仍是不能不接受有队员脱队的事实,尽管我后来点查帐目,发现茅延安不只拖欠我的赌资,甚至还故意报错几次追迹者公会颁下的奖金,私扣差额,中饱私囊,贪污了好几大笔款项,这些事情一时之间也都莫可奈何,只能暂且记下了。
  诚如茅延安所说,天宽地阔,有缘自会相见,在我把账簿阖上后不久,心里就已经有了决定,那就是下次碰头的时候,我要用这本账册狠狠敲他脑袋,绝对要这个乌龟王八蛋头破血流,忏悔今天贪污我们的钱不还。
  (妈的,真是太大意了,居然让这个家伙管起帐来,早知道他要我一起出钱下注赌马的时候,就不该相信他的内线情报,他搞不好每次都赢,然后骗我说输,趁机又佔我便宜。)
  不过,恨归恨,不良中年脱队之后,确实有些事情很不方便,一些本来可以扔给他的事情,变成要我亲力亲为。在我们这个团队中,阿雪和羽霓可以相互取代,我和茅延安也可以彼此支援,但茅延安离开后,一些本来属于他的工作却没有别人能干,像是一些动脑不动力的任务,就只有由我一肩扛下。
  原本我是打算,前往伊斯塔的这一路上,让茅延安来死死盯住娜西莎丝,不要让她有什么不轨举动,毕竟伊斯塔人居心叵测,我可不敢天真到相信娜西莎丝会顾全大局,在抵达伊斯塔之前不对我们动手。娜西莎丝虽然狡猾,但不良中年也奸诈似鬼,除非娜西莎丝存心破脸,不然绝对可以看得住娜西莎丝,让我过上一段清静时光。
  结果,不良中年提早跑路,我为了不让娜西莎丝接触阿雪和霓虹,就只能拿自己当肉盾,去堵住娜西莎丝的视线。
  如果不计这个伊斯塔魔女的危险性,和她对峙周旋是还满有意思的,因为娜西莎丝确实是个才貌出众的美人。
  为了避免引人注目,娜西莎丝易容改扮,换下了伊斯塔女性的传统服装,头发在脑后紮成一束,穿着一件亮黑色的紧身皮衣、一条黑色的低腰紧身长裤,尽数显露出她火辣性感的身段!滑嫩的脖颈、宽肩、细腰,还有挺翘圆润的臀部和一双线条优美的长腿,果真不辱伊斯塔魔女之名,即使穿得简简单单,清清爽爽,但还是看得人眼中快要喷出火来了。
  由我负责与娜西莎丝交涉,这点相信也符合她的需要,因为娜西莎丝最觊觎的目标就是我,旅程中甚至闲着没事,就跑过来问两句当身家调查。
  “法雷尔家的玄武真功名动天下,源堂元帅更是凭此打遍世上无敌手,为什么提督你却不练呢?”
  法雷尔家的血统、玄武真功的盛名,已经变成我所背负的两大原罪,外人似乎是只要见到我就喜欢问一句,实在让我极度烦闷,现在听见娜西莎丝又这么问,我才要还口,她就已经抢先说话。
  “哦,我忘了,江湖谣传提督你自幼体质虚弱,不能修习武技,但是看你现在红光满面,神采奕奕,就算幼时有什么暗病,现在也应该已经治好,没有理由不修练家传神功啊?”
  “哼哼。”
  我乾笑了两声,没给娜西莎丝好脸色看,心里却暗暗佩服她的眼力犀利。
  当初我不能修练武功的特殊体质,是被当年前往第三新东京都市时的心理创伤所影响,如今我已经解开部分谜团,记忆解封,月樱也回到我身边,再没有什么心理创伤可言,如果要修练玄武真功,那当然是没有问题,可是……
  “哦,我忘记了,提督你本人也身负天下无敌的技艺,有六大暗黑召唤兽随身,家传的神功自然不被你放在眼里。”
  “哈哈哈哈。”
  我再次乾笑起来,因为这魔女确实把握住我的心思,至少把握住了一半。六大暗黑召唤兽、玄武真功,两者都修练到全盛状态,究竟谁强谁弱,没打过根本不知道,目前也没有资料可以判断,但有一件事却是非常明显。
  就算我对自己的聪明才智有点小自负,却也心知我不是什么武学天才,又早过了习武的黄金时间,现在要去修练玄武真功,起码三五年后才有个小成,要练到足以在江湖上逞威风,肯定会练到四十岁以后,我放着已经有相当成就的地狱淫神不用,跑去从头开始练武,岂不是个超级大傻瓜?
  不过,想是这么想没错,但我什么想法都被娜西莎丝摸个清清楚楚,这感觉可实在不太好啊。不好的感觉,倒不是因为她猜透了我的想法,而是打从出发以来,我心里的自豪感觉。
  无论从哪方面来看,现在的我都说得上是成功。坐拥四件创世圣器在手,这成绩堪称是追迹者业界的神话,百年内没有人达成过;以团队实力而言,我的小队中有三名第六级高手,阿雪的实力甚至可能偷偷攀上了第七级,这样精锐的一支小队,足可纵横天下,但最令我骄傲的一点,就是这小队里的每个女成员都被我干过。
  钱,我不缺;绝世武功与魔法,在我掌握之中;令世上所有男人垂涎的绝色美少女,我随时都可以抓过来干;权力什么的,我没有太大兴趣。
  截至目前为止,我想要的东西似乎都已经入手,如果要说缺些什么,那就是一点走在阳光下,被人尊重,扬眉吐气的快感,而这快感却在此刻有被满足的迹象,因为距离萨拉城内和平会谈数年后,当初不可一世的娜西莎丝,现在居然对我态度大变,不再动辄威吓,视我如无物,而是小心翼翼地与我交涉,甚至降低姿态色诱于我,显示我在她眼中的份量大增,这种实力获得肯定的快感,正是我长期以来未能得到的东西,一时间竟让我乐得有些飘飘然。
这种感觉实在是非常不好,因为我现在不是去郊游,而是要去伊斯塔卖命,娜西莎丝也绝不是省油的灯,如果我持续让自己大意下去,这次的伊斯塔之行,我九成九会没命回来……
  “提督?法雷尔提督?”
  “啊?怎样?”
  “你想得出了神,没有听见我说话呢。其实我是想建议你,今时不同往日,大家既然同乘一条船,就开抛弃成见,相互扶持,我们没必要继续当敌人的。”
  “哦?这个好笑,不当敌人要当什么?当爱人吗?虽然我们是约定送你到伊斯塔后,你才欠债肉偿,不过你现在如果飢渴难耐,我也很乐意大家先来打几场友谊炮,你爽我爽,互蒙其利啊。”
  “我的意思不是这样。说得明白一点,约翰法雷尔,你的暗黑召唤兽根本没有练成,甚至你也不知道正确练法,如果没有我的协助,你一辈子也练不出暗黑召唤兽来。”
  娜西莎丝傲然说话,还挺起了她高耸的胸部,我心中为之一动。
  确实,截至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掌握暗黑召唤兽的秘密。淫术魔法书里半个字也没提过,黄晶石中的补遗我已经破解六成,仍找不到相关资料,相信剩下的四成资料中,也不会有纪录,法米特确实是将暗黑召唤兽彻底封印,不留下只字片语,不给后人丝毫机会。
  我误打误撞用出过几次暗黑召唤兽,确实是威力无穷,但厉害归厉害,我却仍找不到暗黑召唤兽的修练法,如果再这样子下去,确实很有可能像娜西莎丝说的一样,我这辈子都没法破解暗黑召唤兽的秘密。
  (最重要的是要先抓到方向,大方向只要对了,剩余的枝节就不是问题,偏偏就是大方向难抓,线索千头万绪,也不晓得答案究竟是什么。娜西莎丝说得这么肯定,难道她有方向?这很有可能啊……)
  以伊斯塔的举国之力,数百年来持续不懈地进行调查,娜西莎丝所掌握的情报资源,肯定是远多于我,而这些情报对我确实有极大的诱惑力,所以我“哼”了一声,理也不理,掉头就走,绝不让娜西莎丝看出我的动摇,否则她坐地起价,我更没条件与她交易了。
  不过,娜西莎丝还是从我的态度中看出了些讯息,我一转头,她就笑着说话,“暗黑召唤兽的源头之一是南蛮羑里,与当时的羽族渊源极深,这情报是我的诚意,提督你若是想清楚要合作,再来找我吧。”
  娜西莎丝笑着离开,但她的“诚意”确实给我小小惊讶,南蛮的兽魔术天下无双,与地狱淫神的淫神兽有异曲同工之妙,要说暗黑召唤兽的源头之一是羑里,这并没有什么好奇怪,倒不如说若不是这样才不合理,但娜西莎丝刻意提到羽族,这里头就有玄机了。
  (唔,难道……当初法米特得到羽族的什么帮助或技术,这才开发出暗黑召唤兽?这不是不可能的啊,嘿,如果我娘亲真的是凤凰天女,那羽族就是我亲戚,那时候的羽族就是我先人了啊!)
  被这点发现弄得哑然失笑,我表面镇定,绝不让心里的想法浮上表面,严格遵守交涉原则,抛下娜西莎丝不理,抬头望向天空,想看看羽霓有没有发什么讯号过来。
  通常我们组队行进时,都会让羽霓飞行在高空,几乎肉眼难见之处,不与我们同在。这样的安排,一来是为了侦查方便,羽霓在高空俯视,方圆数十里之内,地面上有什么动静都逃不过她的眼睛;二来是把成员分散,真的遇到什么突袭变故,可以避免被人一网打尽,还可以反过来多出一支奇兵,杀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即使真是飞鸟,长时间飞行也很耗体力,更别说是飞在氧气稀薄的高空,呼吸维艰,普通的羽族女战士,就连要飞到那个高度都不容易,更别说在那里久待了,羽霓一开始的状况并没有好到哪去,拼了命飞上去,十几分钟后就承受不住,不是降落,而是近乎坠落似的摔下来。
不过,什么事情都是一回生,二回熟,只要把这不合理的要求,当作地狱式的锻炼,咬牙多干几次,也就熬过去了。头几周,羽霓每次都是弄得遍体鳞伤,连翅膀都骨折,像是与强敌战过一场,但她从没哼过一声,只要伤势一转好,立刻又开始高空锻炼,持续向地狱式修业挑战。那段时间,阿雪非常讶异她竟有这等决心,结果连带着让阿雪也受到激励,发愤修习。
  其实,什么狗屁决心,说穿了还不就是一个命令一个动作,只要在洗脑的时候加入命令,那么不管有多痛,羽霓都会照命令执行,如果时间多一点,我甚至可以抹去她的痛觉,但少了那种极限痛楚,逼出潜力的效果就差很多,所以我都只是对人身安全作考量,确认这命令不会搞到死人或重度伤残,就让她飞上去修业,藉此锻炼肉体强度,还有延长半兽化的使用时间。
  这方法是不人道,但练武本就是逆天行事,不咬紧牙关花苦功去练,哪练得出什么东西来?要是轻轻松松躺在家里,随便运几下气就可以练成神功,这种人也不叫天才,叫做变态……好吧,这也就是我老爸得到变态之名的理由之一。
总之,这个方法非常有效,如果不是用这种地狱式的锻炼,以羽霓的资质,又没得到什么奇遇,想练上第六级力量起码要二十年后,哪可能这么快就得到突破,还练成碎梦刀?
  现在,高空侦查对羽霓来说已不是难事,我往天上瞥了一眼,并没有看到什么特殊的光影暗号,知道前路平安,便策马来到羽虹的身边,看看她的状况。
  “……左边的山头,有人在跟踪我们,身分还不清楚。”
  羽虹用目光瞥向左侧的山丘,向众人示意。她仍是那么一身赤红色的武斗袍服,精神抖擞,看不出半丝疲态,跨骑在马背上,粉嫩的雪臂与大腿几乎整个裸露在外,艳丽得让人炫目,却又剽悍得令人不敢轻侮。
“这里还是金雀花联邦境内,不会碰上什么大问题,我们出发时行踪隐密,你姊姊又没传什么讯息下来,这些应该仅是小小毛贼,没事的。”
  倒不是我太大意,这些都是非常合理的判断。伊斯塔是当世大国,高手如云,确实不可小看,但娜西莎丝是伊斯塔重臣,本身亦是位高权重,敌对派系要刺杀她绝不可能明着来,能够调派出来的刺客也就极为有限,再加上他们运气不好,之前一段时间碰上白起挡关,来犯者全数被他干掉,不留活口,我事后调资料约略一算,丧命在金雀花联邦境内的伊斯塔巫师,竟然超过两百人。
  能够派出国来行刺,当然不会是小喽啰,这些巫师就算说不上一流高手,也堪称伊斯塔宫廷或军方的菁英份子,就这么被白起随手杀戮,肯定重创伊斯塔的元气,估计在我们进入伊斯塔国境之前,那边是不可能派出什么厉害的刺客团过来了。
所以说,出外靠朋友,有个会帮忙大扫除的朋友,实在是种幸福……
  “那个白起究竟是什么人?真的是伊斯塔人吗?伊斯塔高手的相关纪录中,完全找不到他的资料。”
  羽虹低声向我问话,而我仅是微微一笑,“找不到资料就是不存在吗?那可不见得啊,人家是伊斯塔特别栽培出来的秘密杀手嘛,都说了是秘密,会让我们查到吗?”
“可是……”
  “不用什么可是了,他已经回老家去,不会再在我们面前出现,更不会帮到我们什么,现在我们该作的,就是提高警觉,自己靠自己。”
  我一面说话,一面凝望着羽虹。白嫩嫩的脸蛋上,容光焕发,眼角也看不出泪痕,瞧上去应该是没什么事,很难想象仅仅数天之前,她的精神状态恶化,只要入夜,就像具腐屍般摊在床上,两眼无神,空洞地望着天花板,任别人怎么叫都不理,再不然就是怔怔地躺着流泪。
  那时候,我们大家全都束手无策,不晓得怎么把羽虹从这槁木死灰的状态中拉回,结果最后还是她自己救了自己,从崩溃边缘重新站了起来,主动向我说要随行去伊斯塔,一路上也都显得很正常,与几天之前的样子判若两人。
“你……干什么这样看我?”
  “没什么,只是看而已,不行吗?”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东西,我已经没事了,你不用这样替我担心。过去这几天我想了很多,以前是我太傻,没有能够看出师父他的狼子野心,被他的假面具所蒙蔽,无意间成了他的工具,作了很多的错事,往后我会更加谨慎,更有智慧,这是我所学到的教训。”
  羽虹凝望着道路的尽头,慢慢说道:“只是躲在角落悲伤,无济于事,什么东西都没法改变,我不能再让自己这样荒唐下去。师父的死,确实是他罪有应得,但他是我们姊妹的师父,养育我们长大成人,恩重如山,我要继续我的理念,和姊姊一起伸张正义,贯彻正道,为师父他赎罪。”
  坦白说,贯彻正道不是坏事,只是有点蠢的事,但你喜欢贯彻就贯彻好了,反正每个人都有点自己的独特嗜好,可是,作一件事情不要找两个理由,喜欢作就去作,不要扯什么赎罪或是偿还恩情的,给自己多添不必要的包袱。
赎罪,是一件很沉重的东西,当人背上扛了这样的重物,脚下还能维持正确的方向吗?往往就在不知不觉中走偏了路,所以第一次的错误,不该用第二次的错来弥补,一天到晚想要赎罪,最后只会弄得自己的人生一团糟。
  这些事情,羽虹你不会懂吧?或者你早就懂了,只是故意装作不知道,因为你已经在这条路上走得太远,不但以殉道为荣,甚至还能为乐,这样子恶化下去,我很怕你有一天光赎罪都能赎到高潮迭起,如果真的到了那时候……会怎样我说不上来,所以,我只能继续沉默,然后像这样子静静地看着你。
  “你一直看我作什么?我都说过我没事了。”
  “喔,这个我知道啊,所以我没看你的脸,在看你的胸啊,嘿嘿,你好像还在发育啊,怎么我觉得你胸部比前阵子又大了点?”
  这句话只是为了调笑,让气氛好一点,我还刻意用贪婪的眼神,瞄了瞄羽虹胸部。若是平常,以她的个性,有很大的可能是瞪我一眼,骂上一句,或是红着脸把目光转开,不作回应,但今天羽虹听我这么一说,居然主动挺起小巧的酥胸,迎向我的目光。
  “大了也不奇怪啊,你不是一向都喜欢搓我胸部的吗?摸摸按按的次数多了,自然就大了啊。”
不只是说,羽虹策马一下子靠近过来,就贴在我旁边。
  “呃……这个……正义小姐,你不觉得光天化日之下,你的行为有点……”
  “羽虹是你的小淫女嘛,既然是小淫女,这么作有什么奇怪的吗?以前你干我的时候,有在意过时间和场合吗?”
  “那……那倒是没有,唔……你可以再开放一点……”
  “已经等不及啦?要不要今天晚上,我和姊姊一起陪你?或者……再拉上阿雪姊姊,我知道你想拉她一起想很久了……看看她屁股扭来扭去的样子,你一定很想吧?”
  顺着羽虹的言语暗示,我不自禁地望向前方,凝视起阿雪的背影。
  侧坐在紫罗兰的背上,这个背影随着紫罗兰的步伐而摇晃,我对阿雪的胴体太过熟悉,虽然她现在穿戴整齐,但我光看她的身影,脑中就自动透视剖析,彷彿直接看到她的身材曲线。
  我心中大动,无意中偏头一看,恰好对上羽虹的目光,不由得一惊,只觉得那双眼瞳中满溢着妩媚,艳得可以滴出水来,再配上嘴角的那抹笑靥,真是可以让男人整个骨头为之酥麻,争着拜倒下去。
  但这样的艳丽风情,若是出自月樱、娜西莎丝,那倒是没有什么,可是从羽虹的身上流露出来,这就非常不对劲,因为年龄不对,个性也不对,特别是从她眼中的那抹艳光中,我隐约看到一丝邪气,刹那之间的震骇,让我背后出了身冷汗。
  “咦?你怎么了?难道……已经出来了?”
  不是出来了,是被你吓软了,但现在并不是解释的时候。
  “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胆?”
  “因为……”羽虹的声音突然小得多,在我耳边悄声道:“姊姊说,我们这次和那个妖女同行,要对她提防一点,伊斯塔妖女迷惑男人的手段很多,如果一个不小心,你被她给迷惑住,那就糟糕了,所以我们……”
  怕我给别人抢走,这就是独占欲,能让女性对我产生独占欲,这真是令我受宠若惊,可是,羽虹啊,你对我产生佔有欲望,这不但不聪明,而且肯定会让你伤到的啊……
  咦?是羽霓先对她提议的,这怎么可能?我给羽霓设定的反应与思考模式中,应该没有这方面的处理啊!她怎么会……
  “羽虹,刚刚你说你姊姊……”
  我开口问话,半空中却陡然传来一声尖锐声响,只见一道人影破空掠过,飙射向左侧的山丘,跟着就是连串的惨呼声响起,几道血柱喷洒上来,冲得老高,看来都是瞬间被人把头砍掉,鲜血激喷而出。
  “唉,羽霓太急躁了,这种情形本来可以不用出手,那些不过是小小毛贼,现在这样子动手,不但容易打草惊蛇,而且可能暴露行踪,招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啊。”
  我皱眉说话,但羽虹已经张开背后双翼,直接从马背上破空飞起,射向左侧的山丘,去支援她姊姊。事已至此,说什么也没用,我和阿雪、娜西莎丝策动座骑,一起奔上那座山丘,探看究竟。
  当我们上山的时候,那里已经是满目疮痍,死屍遍地,而且没有一具死屍是完整的,羽霓下手相当重,一刀斩过、一爪挥过,就将人体一分为二,边角上有几具死屍变成黑炭,那都是羽虹手下的杰作。
  整个情况就如我所料,仅仅不过是一团小毛贼,虽然这里是金雀花联邦境内,但走在那种大半天看不见人的旷野,还是有可能碰到山贼盗匪,而这群毛贼实力低微,甚至还在评估要否对我们动手,羽霓便从天而降,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羽霓,你太大惊小怪了,你这样一动手,很可能会暴露我们的行踪啊。”
  “对不起,但我是在天上看到异状,以为是黑龙会忍军,所以才……”
  羽霓向我表示歉意,但我却觉得事有蹊跷,羽霓的眼力我绝对信得过,如果她说是黑龙会忍军埋伏,那就一定是有某些理由。
  这时,娜西莎丝和羽虹把周围的屍体看过一遍,发现了这些山贼的身上,确实持有一些特殊暗器,正是黑龙会忍军的标准配备。
“难道是黑龙会忍军改扮山贼,偷袭我们?”
  “嗯,阿雪这想法不错,但羽霓你刚刚动手的时候,这些人像是黑龙忍军吗?”
“不,他们只是单纯的山贼。”
  “唔,以黑龙会的状况,相信也还不至于落魄到要开始贩卖军武,就算真的卖,也不会是摆地摊卖给山贼,所以……我想是有问题了。”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