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碧云
张碧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205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色味蓬江

(2007-08-01 11:36:34)
 

    这几年韩剧大热,几乎每播一部都会火透大半个神州,其中一部《大长今》的追捧者超过当年火辣辣的“超女”选秀,成了一部韩剧在大陆的收视巅峰之作。我也未能免俗,而且好像中毒更甚,在电视里看了两遍,还租回来一套完整的DVD,继续看。曾经有专家分析过,韩剧为什么这么热。站在我个人的角度,《大长今》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因为它绝大部分的剧情跟做吃的有关。我喜欢剧里面热腾腾的烧菜场面,那些行走在宫廷御膳房的妇人,她们用智慧、巧手、爱心、和对食物的理解及尊重,为皇帝,也为广大电视看客奉献了一桌桌色味俱全的盛宴。

    韩国人对食物的尊重让人感动。除了《大长今》,其他的一些韩剧也有很多场景展示食物,无论是寻常百姓还是达官显贵,无论是简朴还是奢华,食物都能很好地把握住自己的使命。韩国人大概也是在这种气质的浸染下,练就了其不卑不亢的性格吧。

    在江门生活了好些年,从少女变成妇人,我的生活绝大部分时间与厨房为伴。我喜欢厨房,除了喜欢吃,我觉得厨房是女人的领地,一个可以把女人的爱心和智慧发挥到极致的练兵场。我会想着办法把各种各样的美食搬进我的厨房,让它们的色彩、香气和味道为我厨房增添多彩的细节,一个妇人的生活,也会因此变得丰满。

    江门好吃的东西很多,最讨我欢心的要数杜阮的凉瓜了。这里的凉瓜个短而粗,皮厚,表皮的坑洼也比别的品种深刻,更招人喜欢的是它绿如翡翠颜色,经典的做法是豉汁炒凉瓜皮。记得第一次吃是在叱石山脚的一个水边农庄,旁边就是成片的瓜地,一只只胖娃娃似的凉瓜吊在竹篱搭起来的藤架下,绿得直逼人眼。凉瓜是刚摘下来,特别鲜嫩多汁。厨师也好像特别地道,大块的凉瓜皮,炒熟上碟,依然能保持原有的鲜绿。咬一口,苦中带甘,特能消暑。有的人不吃凉瓜,因为它味苦。但人的味觉就是奇怪,越是怪味的东西,要么不喜欢,一旦喜欢了,就会上瘾,就会念念不忘。

    幸好杜阮凉瓜在江门的菜市到处都能买到,想吃随时可以买。而且做法也是层出不穷,什么上汤凉瓜丝,凉瓜剪蛋,凉瓜黄豆排骨汤,甚至还有用凉瓜汁做成的点心。其实除了凉瓜本身,春天的瓜苗一样好吃,虽然味道比凉瓜本身还苦,但苦过之后,又是另一番滋味。到了秋天,瓜熟蒂落,藤也老了,乡下的人喜欢把晒干的瓜藤收集起来做枕头用,这可是真正的绿色产品。夏天的时候枕着睡觉,据说有消暑排毒的作用。去年一个外地的朋友托我寄给她杜阮凉瓜的种子,她在自家的花园里侍弄了几棵,也不知道是水土不服还是管理不得当的原因,反正结出来的瓜就不是那个样也不是那个味。最近她在电邮里说:每到夏天都忘不了杜阮的凉瓜,仅仅餐桌上的一盘翡翠绿,足以表达了夏天的色彩。

    夏天的色彩。我喜欢这样的表达,在这个没有季节特征的城市,其实并不沉闷,只要有心就会有发现。除了凉瓜,在我的发现里,还有另一种美食以其特有的色彩在盛夏的餐桌上起舞,那就是凤眼果。凤眼果严格来说不能算菜肴,而是一种高大的乔木。盛夏结果,成熟后的果实乌黑如眼球,外面包裹着一层天鹅绒般嫣红的壳里。外壳成双成对的生长,形状像豆荚,熟后会裂开露出果实,乍一看上去俨然一双双凤凰的眼睛。把果实摘下来,剥去黑色的外衣,里面是一粒结实如咸蛋黄的果实。小时候在开平乡下也见识过,但没有人吃。第一次真正吃凤眼果是在潮连岛,也不知道是谁发明了把它做成菜,才有了它在盘中餐上的精彩表演。

    说起凤眼果,让我想起一个温暖的场景。先生从小在潮连长大,老屋的院子里就有一果凤眼果树。奶奶还在世的时候,喜欢坐在树下纳凉。她一辈子生养了九个孩子,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已经八十多岁了。一个大家族,四代同堂,她已经记不清她的后代到底有多少号人了。儿孙们都不在身边,她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坐在凤眼果树下,等着孩子们回来。她大概每天都在盼望凤眼果开花结果,盼着它成熟。因为凤眼果熟的时候,也是家里最热闹的时候。我们把果实摇下来,剥了皮,宰几只鸡或鸭,和金黄的果实放在一起炖上一个小时左右,立马就满屋飘香了。凤眼果的吸收了肉的香味,吃起来松软可口,而鸭肉或者鸡肉,和同样吸收了凤眼果的精华,竟能吃出一种别样的野味。潮连的人还喜欢管凤眼果叫“勤婆”,具体是不是这两个字我不清楚,后来在市区的不少大酒楼都有这道菜,叫“勤婆鸭”或“勤婆鸡”。

    一棵树,一间屋,一条老黄狗,陪伴老奶奶度过了余生。现在奶奶已经去世了,树也老了,听住在岛上的姑姑说,这几年很少结果。但也奇怪,潮连岛上种凤眼果的人很多,运气好的话还能在菜市里买得到。每年到了夏天,姑姑就会想方设法弄一些送来给我们解馋。

    过完夏天,我就盼着冬天的到来了。第一阵北风刮过之后,大概很快就能吃上荷塘的油炸鲮鱼丸和大头咸菜了吧。就像和潮连一样,我生命中也和荷塘岛有着某种无法割舍的缘分。因为先生的外婆是荷塘人,我们家一直有一些远房亲戚断断续续地走动。每年冬天,这些亲戚就会给我们送来新鲜的油炸鱼丸和大头菜。记得刚结婚的时候,每次回开平的娘家,爸爸都准备很多腐乳让我带回江门送给亲戚朋友。当时心里很不乐意,又不是什么稀罕,又沉又不好携带。但碍于父亲的心意,又不能拒绝。后来才明白,再卑微的东西,也会有人欣赏甚至想念。

    因为冬天是吃鲮鱼的季节,所以这时候的鲮鱼做出来的鱼丸味道也特别鲜。吃火锅或滚青菜汤是最好的吃法。鱼丸炸出来后看上去其貌不扬,放凉了就会皱成一粒粒面疙瘩一样的物体。一旦放在滚水里煮熟,个儿就变大了,咬在嘴里软绵绵的,却又不失韧性。丸子里面还吸满了汤汁,吃起来就像灌汤小笼包。但煮熟了的鱼丸本身没有什么味道,因为鲜味都沉淀到汤里去了,所以汤特别鲜美可口。过年的时候吃腻了,喝上一口鱼丸汤,肠胃马上就清爽了。我还在市区的一些面馆里见过厨师把炸好的鱼丸切成丝用来做捞面的配料,那又是另一种味道了。

    至于大头菜,倒是餐桌上最普通不过的配角,在众食客的眼中,它甚至算不上一道菜,凭它的先天条件,实在难以在餐桌上独当一面。但在我这里,它因为其地道的咸味特别受宠。我最喜欢的吃法就是用五花肉加辣椒炒大头菜,既下饭又开胃,早餐就着它吃白粥也是不错的选择。还有一次我带了一些回娘家给我奶奶,她老人家竟把大头菜剁碎了,和肉末、葱、虾干搞在一起,变成了开平特色点心“咸鸡笼”的馅料,吃起来既新鲜,还回味无穷。

    食物本是不分贵贱的,它的原始使命是为人们裹腹而存在,所谓的“贵”与“贱”,只是人为附加上去的因素。我想,任何美好的食物,无论是大雅之堂还是寻常百姓家的一日三餐,大概还应该具备它与众不同的气质,以及做的人和吃的人寄予情感的依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又见端午
后一篇:北疆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又见端午
    后一篇 >北疆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