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赵继波
赵继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675
  • 关注人气:1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诗歌,诗人的精神手杖

(2007-06-13 15:27:23)
标签:

诗歌评论

分类: 读书小札
            诗歌,诗人的精神手杖
                    ——读曾是刀客长诗《策杖山岗》
   
    实际情形就是这样,这是一个无比浮躁的人间世,有太多的现代诗歌总是让人失语,不是不愿意说话,而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多作者在张扬着一己个性的同时,也肆意地破坏着读者阅读诗歌的兴趣。而在这样的大环境中,进行一场彻底的对传统的精神皈依,丢开曾经无比鲜明的自我个性追求,以另一种温和的姿态瞩意世间万象和生命状态,似乎更能让人想起佛家所说的“平常心”。
    ——“我已经放弃了一切的浮华与虚荣,独自/离开人群,策杖高高的山岗/看蓝天上的一缕流云,看充盈春天的/河岸与溪流,还有/乱石,穿空……”
    初次读到刀客的长诗《策杖山岗》时,我首先想到的便是艾略特曾说过的一句话:“诗不是放纵感情,而是逃避感情,不是表现个性,而是逃避个性。”之所以会这样想,是因为这首长诗通篇透露着一份内敛、沉静的气息,这种气息给我的最初感觉就是,刀客是在有意识地进行着一种对自我个性的逃避和人格的超越,在这样的超越中,他试图利用诗歌这一独特文本回到更加真实的自我,同时也回到一个人类最真实的生活世界。因此,也正是这种看似“无我”的状态让诗人对世事更加洞明起来:“我闭上左眼,看见一张冷漠的侧脸/闭上右眼的时候,我看见了/生活背后的一切底色。”
    我想诗人之所以选择“策杖”一词来作为题目,也正是要透露一种自我个性的旷达和坚韧。就像当年的苏东坡,在经历了众多的磨难之后,反而更加潇洒、孤傲不羁地走在了风雨人生路上:“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而在《策杖山岗》中,刀客已经将古人的这种旷达心境延伸开去,以一种置身事外的抒写笔调,反观着、咏叹着世间种种状态,由心灵渐渐渗透到对多种事物的具体呈现和还原,从彼世界到此世界,不断地俯身捡拾着生命以及人类生存空间里的众多意象,诠释着情感、思想、感觉、意义和语言之间众多隐秘的联系,进而对生命本身进行着彻底的反思,而这时候的“山岗只是一个名词。它在我的脚下/能够感觉到时间在缓慢地凝固成石头,面容下/流水沉溺于流淌过去……”
    但这种回归的过程是带着痛楚的,因为它毕竟只是从一个人的内心世界开始,当这种策杖而行的旷达,遭遇到一个物欲横流的时代,遭遇到人世间那么多在权势、金钱面前卑躬屈膝唯唯诺诺的灵魂,诗人的呼喊也会变得有些焦躁和犀利起来:“城市密码:一个天使疯狂的出生地/一个广泛使用现金购买贞洁少女和梦幻被无限腐朽的市场。”在这里,你不能再说“在本质上,诗歌是彻底无用的,”不能再说,诗歌一旦遭遇到现实,“它就像幽灵遇到阳光,消失得无影无踪。”(法国现代诗人勒维尔迪语)。这时候的诗歌其实已经成为诗人的一柄精神手杖,它不单是支撑起了诗人的个人胸怀,同时也在支撑着人类那原本脆弱的心灵世界,当现实世界道德的准绳被人为地破坏以后,诗人的内心却因此而强大起来。
    从个人的欣赏角度来说,我更喜欢这部作品的第7至13节,因为在这里,诗人一反上面稍显压抑的愤懑,进而给读者呈现出另一个清新的世界。这样的世界是属于自然的,它有落满山坡的野花,有相互依偎的石头,有吟唱着忧郁歌谣的甲虫,有充满着人间烟火气息的田园生活,还有翱翔在长空的苍鹰和蜿蜒而去不知所踪的山路。尽管在这些描写自然的诗句中,依然透露着一些作者避免不了的个人感伤,但它是如此的质朴,能够让人在体会诗者那份失落情怀的同时,又唤引出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向往,生命是绚烂的,生命是充盈在峡谷深处的一条隐秘河流,时光里的歌唱因此而生生不息。
    或许也正是因了这些自然世界的沁染,诗人的心灵和眼光愈加清澈起来,他让自己的感性思维获得了最大限度的飞翔,在一次次地对过往和现实的回望和反思过后,终于“学会在深夜里谦虚谨慎,祈祷和祝福每一个活着的人//在灯下抚摸真实的内心,铺一张纸/提笔,记录宁静有始无终的诗行”。其实,我更愿意把这些透露着诗人内心宁静和净澈感悟的诗句,当作是另一种形式的歌唱,而非箴言。就如同那两节置于整部作品后面的献歌,诗人在告诉你世界因为一种旷达的心境而重新获得安宁的同时,也在告诉你,他正在“离开此岸黄昏,努力向彼岸的晨曦跋涉”,尽管“没有谁的眼睛可以照亮无限的未来”,但“变幻无穷的白云必将与安忍不动的大地并肩永存”,有了诗歌这柄精神的手杖,我们没有理由放弃希望,没有理由不去“等待那一缕永恒燃烧的、不被命运摆布的阳光!”
    
                                       2007-6-13于聊城

 

 

附:

 

     策杖山岗

 

     作者:曾是刀客

 

      题记:是否时间什么都不说,但我依然这样告诉你?(奥登)
  
 
 1
  
  木叶哗然,纷飞
  如所有的时光闪动着清澈寂寞的光泽
  疾速地坠向山岗背面
  他们一定还会回来,顺便
  在风中带走稍纵即逝的我们。即便
  
  我已经放弃了一切的浮华与虚荣,独自
  离开人群,策杖高高的山岗
  看蓝天上的一缕流云,看充盈春天的
  河岸与溪流,还有
  乱石,穿空
  
  “因为诗歌,什么事情都不能发生”
  直到这一句打开我体内的伤痕
  
  一个在三十余岁还在偷偷练习诗歌的俗人
  被闪烁的词语和抒情的方式
  日复一日地圈禁在山间的屋檐下面,回忆
  
  扩散的、冰凉的、尖叫的一切,都是生活
  方式的冷静存在,拉扯着筋骨朝着欲望的方向膨胀
  精疲力竭成为最终缩回的黑色结果
  悬挂在枯萎得比衰老还要快的纪念碑顶端
  那时候,我就知道坐在广场一角
  观察和尽量的理解这眼前倏然飞驰的所有细节
  直到精疲力尽,喃喃自语:
  
  每一幢摩天大厦水晶般的门洞里
  无数衣冠楚楚的男女走进去,走出来
  除了精致的服饰,暗淡的脸庞
  和跛脚的那个清洁工,别无二致。
  
  小红,我爱你。在广场一角
  常常能听到这一声低低的喊叫
  没有人回应,是不是因为这是一个冰凉的人
  或者是,一朵堕落的花瓣的名字。
  
  在广场闲坐的日子,我学会了喝酒
  却忘记了如何说话。
  
  有人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刻意绕开步伐
  我闭上左眼,看见一张冷漠的侧脸
  闭上右眼的时候,我看见了
  生活背后的一切底色。
  
  下一个清晨,也许
  他们还没有起来,没有经过广场
  我决定离开。
  
  2
  
  “能意识到自己的欲望就叫自由。”
  
  我跳上一辆出租车,中途
  被抛弃在一条陌生的步行街外
  这里,人声伴随着正午的阳光鼎沸,泛滥
  无数暧昧的身影穿梭、晃动,放开喉咙
  撕吼,他们盯着我的眼睛
  仿佛我推开了一扇不属于我的门,看见
  那么多美丽的女人挺着胸脯,如蛇一般逶迤游走
  裸露光滑的肌肤,波涛汹涌
  
  (是谁的口号——
  “吻你爱人的时候,枪不要离手。”)
  
  我应该立即转身,这个城市
  持续的痉挛,还有谁
  会躲在一片黄昏如火的临街窗户后
  独自哭泣,流下清澈的泪水?
  
  离开。如果无法打破一片窗户玻璃
  找到你的慰藉,那就选择进入
  喘息着驰入暗夜的列车
  以此决定:我的死亡与复活
  
  3
  
  脚下的山岗,琐碎的劳作也是最平静的那种
  每一个早晨的床头,一只鸟的鸣叫
  舒缓,柔软
  
  学习做一个简单快乐的人:
  穿着布衣,赤足劳作,与人长时间的闲聊
  在晚风的窗户下写诗,然后
  朗诵给自己听
  
  鸟的鸣叫清脆,持续
  在每天无所事事到处走动的时候
  
  随意推开一扇门,迎面
  看到一个善意的微笑,和我一起坐在门槛上
  看着地上的一只蚂蚁缓慢爬行
  谈论着土地、生活、收成、女人和孩子
  直到黄昏,树影渐渐模糊
  一碗酒才喝到一半
  
  与自然契约:我们获得了共同的宁静
  明净的空气和清澈的性格
  
  让微湿的花瓣洒满屋前的草地
  铜镜般澄明的水面上,一枚
  脉络分明的木叶,注明
  它为了宁静的这一个瞬间也走了很远的路
  
  风从草尖上掠过
  起伏的山岗浮动在一片月光之上
  沉默的石头和隐蔽在缝隙里虫子同在,都藏有
  自己敏锐的秘密,闪动寂静
  而最初的时刻,是谁
  就这样轻易地离开宁静的故乡
  
  山岗。我的返回
  让一棵树在柔软的黄昏里摇曳出春天般清晰的笑声
  
  4
  
  山岗只是一个名词。它在我的脚下
  能够感觉到时间在缓慢地凝固成石头,面容下
  流水沉溺于流淌过去
  
  唯有褐色的鸟群,飞入
  天空,一群又一群炽烈地乍翅远去
  
  天空暗下来,不愿回家的
  少年暗红着脸庞,仿佛水洼中的气泡
  发出不平静的响声:关于城市的灯火、街道、梦幻
  还有时髦少女飞舞的衣裙
  除了这些,还有什么可以激情谈论的话题?
  
  ——上路,让我们上路
  沿着瞳孔里的那一点光亮,进入城市
  进入游廊般的街道迷津。
  
  随心所欲的城市,你的美丽和邪恶一般
  光亮,可以感觉而又从不被年轻的渴望所察觉。
  
  描摹一口红唇,纯真
  枯萎,少女的贞操在霓虹灯的刺痛中凋谢洇散
  湖泊那样明亮的眼睛,被创伤
  呈现出暗紫色的迷幻光芒,一层层地
  赤裸,默不做声
  
  少女,你们曾经是山岗上最明亮的露珠
  不需要映衬,自然光洁
  直到乳房破碎,一寸寸光滑蜷曲的胴体
  拱成一个疲惫的问号,你的眼睛
  从手中抖动的破碎镜面上
  都不敢看到你自己
  
  城市密码:一个天使疯狂的出生地
  一个广泛使用现金购买贞洁的少女和腐朽神秘梦幻市场
  
  一只飞鸟的栖落,在其中绝望孤独而又孤独绝望。
  
  而城市。城市是
  一个山岗少年们永远走不出的话题和成长仪式
  
  身边的山岗,沉睡在地图的深处
  平静如一朵昙花,峰峦起伏
  排成密集幽暗的叶片
  却挡不住夕阳的落下去,甚至也不能成为最后的家园
  
  5
  
  策杖山岗,风逐渐后退消失
  一地的茅草穗子瑟瑟覆盖斜长的坡地,雾落西北
  谁家的母亲,露出灯火后面的白发
  倚门眺望,远方
  
  城市的街道上,飘荡着一条熟悉的影子
  恍惚在路上,伸手无法触及城市复杂诡秘的深处
       如秋风被明亮的玻璃墙阻挡,迈不进去的
  一棵普通的扫帚苗,虽然健康金黄
  依旧属于山岗和村庄,凌晨
  
  一场秋雨一场凉,我隐约听见
  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孩子一口起伏的乡音
  叙述:清早就躬着身,一路朝北
  走进螺纹钢闪亮的厂房,在一群寡言冷漠的人中间
  接受零件分配,接受机房炎热
  像一粒种子准确地找到泥土里的位置,他找到
  一个固定岗位,时间长度等于太阳升起和落下走过的路程
  有时也会延长一些,能看见第二天的日出
  这样的日子,一天能喝很多很多的水
  再潮湿绷紧的皮肤,真令人厌倦
  
  是疲倦,源于每天不停的奔波、喘息
  从清晨流淌的到黑夜的汗水、单薄的衣裳和半饱的肠胃
  日子无处可避,总在天亮前忍不住想到
  回家,想躺回门前坡地的星星草上
  想邻村的姑娘,拍打着胸膛
  迎接下一场露水,沉默的
  
  经历单恋一般疼痛的消耗,对你意味着:
  耸立的黑烟囱、电梯里萎靡的女人、久治不愈的咳嗽
  公寓里的谩骂和呻吟加重了感冒的力量,思想活跃
  绊倒你的恰恰是一个谜,一个
  关于生存与代价的谜,充满无限和虚无的诠释
  在每一颗孤独的心里
  
  《心是孤独的猎手》:
  “人类灵魂将永远都无法得到安慰和治愈。”
  
  6
  
  阳光踏上屋顶,一阵微凉的风
  带着野鸽子出现,这是一个散步的理由
  
  发光的果实悬挂在树的枝桠之间,即将成熟
  在河边,在山岗
  在这个孤独散步者的眼中
  
  那起伏扭曲的山峦,隐藏着
  大地无瑕精深的智慧
  
  群峰寂静,唯一鸣叫的昆虫
  眼中,也可能闪忽着喂养人类童年的力量
  
  一枚落叶在风中飞翔,认真
  抚摸每一条清晰的脉络
  依旧无法触及它寂静无穷的记忆
  
  策杖山岗,与一只鸟相遇
  意味着目睹一次尽情自然的升腾
  
  在石头与石头之间流进来的河水
  不考虑妩媚离去的春天,也不拒绝
  姗姗而来的秋天,除了
  对我的容颜,进行重新的分离和洁净
  仿佛是让一粒曾经走失的沙子,再次干干净净的重返大地
  
  这一切,对我
  以及不知疲倦的凝视又意味着什么
  
  成为一个耐心的目击者,让时光
  在体内大声吟唱,行走山岗
  已经是我一生旅程的末端,策杖
  沉思,对残损的誓约无须急于发出最后的天问
  
  7
  
  我就此停止说话,即便显得更加孤独
  不敢肯定,语言一旦离开嘴唇
  将如何的虚度年华
  
  是风,随着秋天返回山岗
  伸手把白云挂上树梢,召唤远去的鸟群
  而那些落满山坡的野花将怎么办
  
  一个稻草人挂满了飞鸟,在旷野里摇摇摆摆地走着
  
  山峰间的夕阳很低,像谁在世界尽头
  一声接着一声,呼唤一个跛足赶着回家的孩子
  
  为什么那些石头、树木,不为所动
  保持各自凝固的方向
  
  只有选择消失在季节后面的人,才不断
  发出子虚乌有式的追问
  
  一对相互依偎的石头,同时俯下身子
  深沉亲吻大地辽阔的胸膛
  树的阴影,更黯淡了,是日子倒退着
  渐渐消散
  
  不知名的甲虫吟唱起忧郁的歌谣,歌声布满裂纹
  起风了,河水突然拐弯
  一岸的芦苇几欲飞翔
  缓缓亮出一对墨绿狭长的双翼
  
  8
  
  张开羽翼,秋天是一个属于漫游的季节
  
  无论走向何方,山岗上干枯蜿蜒的小路
  一棵树分开的枝杈,都会把目光
  猝不及防地引向更远的秋天,目睹
  苍凉裹挟着田野里腾起的烟柱
  像影子一样坐拥大地
  
  一行蚂蚁互相碰着肩膀,拖着一片枯叶
  踩在溜光的土路上,一刻不停
  为了更好地活着
  仿佛柴垛,瓦屋,以及田野尽头
  突然出现的人影,匆匆亮出孱弱的身躯
  
  我在天空的阴影中低头疾走,而这片山岗下
  缄默的性格与深度背后
  究竟埋伏着多少脚粘红泥的坚硬灵魂
  
  身后的大雨即将来临
  
  9
  
  最接近森林的山岗没有自己的名字,虽然
  泥泞赫然的小径上,远去的野象
  留下无数粗拙的脚印,和一棵被拦腰截断的大树
  
  我小心翼翼地接近森林边缘,不止一次地猜想
  它们一去不返的原因
  
  那些守望者,守口如瓶的大树
  深深陷入阳光和时间的往事,不能自拔
  
  长满苔痕的石头,更像一个隐居不出的长者
  坐在树下,垂问一无所知的人
  外面是否发生了什么事情,布满斑点的脸
  坚硬如旷野一般,无懈可击
  
  定位一个方向进入森林,缓缓深入,又徒劳无获地转身返回
  
  深处,呼呼作响的风声突然消失
  蠢蠢欲动的行走,愿望越来越庞大
  却始终无法穿越
  
  10
  
  在大雨来临之前,一个人继续走动
  山鹰栖落的岩石上,将有更多的雷雨从天空中砸下来
  
  那是离去者回家的路径
  那是流淌多年的河流重新一路返回
  这么密集地滋润枯萎,喧哗山岗
  充盈峡谷深处那一条隐秘的河流。时光的歌唱
  三十年前河东,三十年
  河西
  
  一片枯叶飞起来,它
  穿过空地,迎着森林的阴影
  凌空转了一下方向
  
  仿佛一条灵活的鱼
  突然捕捉到出生地的潮湿气息
  
  雷鸣轰然,山岗在那些一闪一闪的光里
  敞开丰满颤抖的胸怀
  
  游荡四方的尘埃一点一点收拢
  紧紧抱着,结伴返回
  
  11
  
  站在屋檐下,看暴雨泛滥黄昏
  肆意流淌,覆盖流年
  渐至的路上
  
  一片白色的羽毛,慌乱遗失在池塘的水面上
  还要坚持多久,天空才能
       看见飞翔

      村庄悬浮在白色的水花里,蕉叶招摇
  如帆,追随着湿漉漉的风
  
  我的身体逐渐黑暗,门后
  有一盏灯光,门上
  有锁
  
  一个在雨中奔跑的人
  疲惫地踩着悲凉与泥泞,卑微时刻
  心怀恐惧:如何才能找到另一把杳无音讯的钥匙
  
  12
  
  从一数到一百,天就亮了
  阳光走在炊烟、旷野、山岗、河流和一丛纯净的菊花上
  
  山谷深处传来的伐木声
  像经过楼梯上的脚步,带着露水从外面回来
  
  静静的台阶,落下枯萎的木叶破碎
  漫不经心的风,视而不见
  
  把门打开,看院墙外的树干抖落最后一片叶子
  光滑的秋天面容,和谐、谦虚和从容
  
  尽管我一直都在和自己喃喃耳语,天空更辽阔了
  宁静,让我一时无话可说
  
  对着无法抵达的深度,虚拟叙述
  一句诗歌,一遍遍的旁白:
  “到底谁能说出,最简单的安宁与幸福?”
  
  13
  
  漏雨的屋檐上冒起炊烟,烟雾悬浮
  模拟蛇形蜿蜒的山岗
  
  男人坐在门槛上喝茶,看着
  丰收过后的田野,牛羊各成一片
  彼此疏远
  
  女人怀里的婴儿含糊不清地笑着,探出手
  尽力捕捉逐渐清晰的黎明
  干净的笑声飘过池塘,飘过菜园
  
  恍如旭日第一缕柔软的光芒,在敞开的门前
  不停制造花开的声音,一朵又一朵
  
  恍如顺着山颠下滑的轻风,斜张着翅膀
  拂去我唇齿间一夜未眠的忧郁、困倦与饥饿
  
  秋的雾霭浮散潦草,扬长而去
  隐蔽于深处的事物不断清晰呈现,错落有致
  仿佛脱胎换骨
  
  左顾右盼:黎明、朝阳、粮食、回家的路
  幸福没有任何痕迹,一意孤行,为栖息寻找一块合适的土地
  
  我慢慢的回头,转身
  摸出怀里那把磨损的钥匙,一道瘦挺而坚硬的光泽闪动
  
  14
  
  经历了一场黑天暗地的暴风雨,一个男人
  注定选择自己的声音如何安身:
  活着、奔走、抵达、终点、死去,奔流不息中
  是做一块坚硬的黑石头,还是悄悄潜行而过的尘埃
  不能含糊迷离其中
  
  也许,粗糙的躯体已被悄然注定成为一次悲苦的燃烧
  
  15
  
  燃烧过后的乌黑陷入一种怵目惊心的存在,顽固
  
  置面:坚硬如铁的树枝穿透灰冷的风,大块的云朵
  衣衫褴褛,相互紧追不舍
  
  一切道路在抬脚、落脚之间横陈,袖手旁观
  又冷又硬的路渐渐变短,渐生苔痕
  
  想起城市:多少日子的面孔擦肩而过
  面对面的距离拥挤,不冷不热的呼吸或细如蛛丝般的致意
  将你背靠街灯的身体绷得很紧,在无法突围的深井里
  仰望,明年或者后年
  就能在还乡道路上实现的飞翔
  
  高楼窗外所有闪烁的、炫耀的、喧哗的灯火和声音
  一再拖延的翻转,不可触及。拥被独坐
  头发蓬乱的头颅试图枕向童年泥香的庄稼地,呻吟
  脱口而出,潮湿而痛楚
  
  在一个遥远的地方,收获的呼喊肆无忌惮
  金黄的粮食,膨起骄傲的腹部
  
  16
  
  箴言之一:
  
  九月,我决定抛弃了卑微的生活方式
  在风起时,一个人策杖山岗
  
  学会在深夜里谦虚谨慎,祈祷和祝福每一个活着的人
  
  在灯下抚摸真实的内心,铺一张纸
  提笔,记录宁静有始无终的诗行
  
  待到天亮,走到太阳下
  一边为自己的粮食在土地上辛勤劳作,一边
  用心倾听自然的虫鸣鸟啼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凿井而饮,耕田而食。
  帝力于我何有哉?”
  
  17
  
  箴言之二:
  
  山岗在风中停住,一条河流在田野尽头走失
  一块插进天空的岩石
  在转身的时候,伸手将天地连接起来
  黄昏,顿时黯然失色
  
  如同无法相信眼前所见的一切
  再次翻阅起源于山林的智慧
  很难相信,我们只是几乎可以忽略的存在
  
  如一个瞬间、一粒尘埃、一滴水
  最后汇集为一条河流,沿着最古老的河床重复流动
  
  然而,我承认了事实
  仿佛一棵未成熟的青树,站在山岗追忆童年的黎明
  
  18
  
  箴言之三:
  
  起点和终点,是否就如生与死一般孪生同在
  
  这个在时间沙沙中形成的疑问句
  是不是像一阵落日的战栗沿着脊骨跳跃而下
  沉重一对缓缓鼓动的双翼
  眺望天空的眉头嘎嘎作响,发不出声音
  在荒草上跳舞的微笑显得灰白
  而那些和你一排排站着的树,从反复旋转叶子上看见了什么
  
  我反向而行,在悬崖上,成为最后一个瘦骨嶙峋的舞蹈者
  
  19
  
  十七年前,还喜欢穿白胶鞋的年轻老师
  常常对着山水、月光吹笛
  直到斑驳的山路被银色淹没
  那排树林后面响起低低清脆的笑声
  
  孤独的老师,如今黝黑着脸庞
  迎着落山的太阳,从墙壁走漏风声的教室里踱出
  背着手,跟在一群回家的孩子后面
  走走停停,静默得像一只长途跋涉的蜗牛
  
  山路湿滑,狭长的影子在身后越走越长
  拐弯的时候,他停下来
  用力伸展躯体,仿佛一棵大树
  尽力把自己的根向下扎
  
  挺立脊柱,身边的孩子们突然大声唱起歌来
  
  满山蛙鸣,点亮他深陷的眼眶
  一对苦涩的灯
  
  大星低垂,泛着幽幽的光,向大地敞开全部
  简洁一生的燃烧
  
  20
  
  那些大眼睛孩子,像布满星光的水面
  总让我们惊叹不已
  
  成长注定要脱离根部的泥土,渴望
  伸向深不可测的远方
  这只是一个期限,即将迎面而来
  像一段陡峭的摊牌

      那些发光的萤火虫,我们的孩子
  如何才能为你们构建一个更适合这个世界的夏天
  
  让我们继续谈论下去,深山夜色中
  残缺的部分,就像无人理会的遍地尘埃
  与生俱来的阴影,一夜
  映白了颅骨上的头发
  
  “阴影是孤独与焦虑的证据。”
  
  21
  
  昨夜行人的脚步浅浅留在泥地上的痕迹,带领目光
  不知要到达一个什么地方
  一种自由出入的抵达,长久困扰内心
  
  忙碌的目光继续走下去,一边
  眺望远方,一边
  窥视藏在暗处的自己
  那么多的风景渴望,那么多的扪心自问
  纠缠不知所措的自己多年
  
  被一场暴雨逼进屋檐下的我,对着山岗
  像蜘蛛一样忙碌,结绳记事
  梳理编织敏感流动的思想,以此感觉
  内心深处自己真实清晰的存在
  
  22
  
  黎明的一声尖叫,打破了
  苍茫的沉寂,大地更加辽阔
  仿佛一面镜子
  让我看清楚一点疑虑,是怎样
  下沉到内心深处,粘住虚弱的瞬间,积累尘垢
  
  应该感谢一场暴雨,发出轰鸣的雷声与闪电
  在额头上进行最后的终结者角力
  让所有不安的质疑,在远离的黑暗中潮湿枯萎
  最终还是没有打败舞蹈的灵魂,今天
  
  站直身子,我还要踏上山岗
  去等待太阳,从深深的谷底喷薄而出
  
  策杖山岗,舒缓呼吸
  等待那一缕永恒燃烧的、不被命运摆布的阳光
  
  23
  
  献歌之一:
  
  当眼睛看到冰凉的水在你脸庞上疲惫地滴下来的时候
  睡眠消瘦,在一群模糊的面孔里辨认不出自己
  
  当经历像一只受惊的鸟,持续不安
  晃动着不安的翅膀,寻找可以栖落的枝干
  
  请相信:在大地山林湖泊的周围
  那些曾经流传的、被遗忘的、或错过的智慧之树
  依旧活着,枝叶繁芜
  健硕的怀抱,将无懈可击地拥抱归来的倦鸟
  
  24
  
  献歌之二:
  
  星星的闪耀来源于一种明亮的燃烧,同时
  也是一种抵达深度的死亡呈现
  
  岩石保存了古老的生存智慧,同时
  也阻碍了河流自由的流淌
  
  变幻无穷的白云必将与安忍不动的大地并肩永存
  一轮太阳照亮了白昼,也是
  一轮月亮照亮了黑夜
  但没有谁的眼睛可以照亮无限的未来
  
  离开此岸黄昏,努力向彼岸的晨曦跋涉
  是否还记得身后有一盏童年的灯火
  被留下来
  
  (2006-09-07——2006-09-17初稿)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芒种记
后一篇:暗流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