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黃亭亭
黃亭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257
  • 关注人气: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自杀宝典(1-3)

(2007-01-16 19:23:17)
分类: 低俗小說

1
  我才不是你们以为的那样!
  每回苏怡这么尖叫,我就知道自己该倒霉了。这标志着她开始犯病,一个半小时内绝不会闭嘴,而且时刻关注我的反应,如果我显出一点点腻烦或呆滞,她就会哭天抢地,同时在我身上拧出无数朵花。
  我不怕疼,说我对疼非常着迷也不算夸张,但我受不了她那副疯婆嘴脸和摧枯拉朽的海豚音。我宁愿她用指甲破开我的脑袋,用刷子使劲洗刷我大脑上的小沟渠。可她到目前还没满足过我。
  其实都是我自找的。当年在sicker.com上我一举被她的帖子打动了。在那个变态济济的论坛里,最不缺的就是遗书啦,自残秘笈啦,852种死相大展出啦,灵魂出窍的经历啦……所有正常和不正常的血腥、玄乎话题,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看不到的。
  她那个动人的帖子非常短:昨天经过赤河天桥,一个老头儿告诉我我活不过28岁。现诚征无偿陪死殉葬者一名,性别不限,年龄不限。爱谁谁,谁爱谁。有意者请联系…….
  我马上打了她的电话,可能是因为无聊,可能因为确实希望发生点儿什么。她接起电话,劈头就说:听起来你是个女的。
  她把我逗笑了。“我本来就是个女的嘛。你有什么意见吗?”
  “难道我能把你打回娘胎,叫你妈重新生你一回?”她确实对我的性别有意见。
   “哈哈,你要是那么在乎陪死者的性别,干吗还要假装大度,写什么性别不限?”
  “我的帖子发了一个多礼拜,你是第一个打电话的。我只好饥不择食了。”她竟然真的有些无奈。
  在那个号称厌世俱乐部的论坛里,注册会员至少有4,000个,居然只有我一个愿意无偿陪死,这个世界似乎确实太虚伪,没什么可留恋的了。
  
  2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概率的事儿经常发生在我身上,我总觉得自己住的不是地球,而是地球仪──苏怡家就在我新住处的楼上。也就是说,即使当天我不在网上认识她,后来也可能会在网下认识她。但如果以后一种方式认识,我们的故事就会完全不同了。这个世界虽小,却很让人摸不着道儿。
  苏怡听说我此刻就在她家楼下,和她只隔了一道水泥板子,倒显得很淡定,说她一会下楼来我这儿坐坐。她压根儿没考虑过我乐不乐意接待她!不过换作是我,我也不会考虑的:一个人既然愿意陪我死,那还有什么事情不愿为我去做?出于本性和习惯,我们通常把自己看得太重要。
  谁会在乎你?谁会?我一边抹去眼角的异物,一边敲镜子,问镜子里的那个赛德。对了,赛德是我的新名字,苏怡刚赐给我的名字。她像封建社会时的姨太太,给我赐了个丫环一般的名字。也许更像宠物狗的名字。我想象着自己人头狗身的滑稽模样:脖子上还戴着一个项圈儿,上面的小铝牌上写着“赛德小姐”,神气活现地跟在苏怡屁股后边一路小跑。我把自己逗乐了。世上可能没有哪个厌世的人会比我乐观开朗。
  笑够了,我回客厅看书,一边等苏怡驾到,但等到昏睡过去了她还没来。我做梦的时候还构想了一下她的样子,仿佛是个美女。在我的潜意识里,如果我陪的是一个丑女人,那我就太犯贱了。不过,如果苏怡真的是个丑女人的话,我还有别的选择,比如──把我和她的关系颠倒过来。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是的,我可以让她陪我死,而不是我陪她死。
  
  3
   我把门打开,看见一个高挑的身影,我知道她是苏怡。
  她很自然地把手指伸进我乱糟糟的头发里梳理了几下,捏了捏我的脸,(好象我是她亲妹妹似的),说:“哎,赛德小姐,你困了?生我的气了没有?”
  我小心谨慎地观察了她的五官,告诉她我没生气。我等了她2个多小时,而她的脸蛋儿,还算对得起这2个小时。至于她对不对得起我这个陪死者,那就要看她以后表现出来的魅力了。我预感到这会是个有趣的游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啦。
  但我对自己的耐心没把握。我痛恨所有连续不断的东西,比如外婆手里没完没了的毛线。小时候我总是用尽办法去弄断它们,剪刀、美工刀、爸爸的剃须刀、菜刀、手术刀、打火机,后来大人把所有工具藏起来,我就用牙齿咬,把牙床磨得血肉模糊。大人们为了这事儿打我踢我骂我掐我,反倒激起我去破坏毛线和类似东西的欲望,外婆再也不敢在我面前打毛衣,后来看到我就躲。我觉得她躲起来的样子很可爱,那么可爱的老人,为什么非要和毛线这种混帐东西在一块儿呢?当然,比毛线更可恶、更阴险的是时间、日子、生活这类东西,它们看不见摸不着,在你活着的时候,你永远看不到它们的尽头!这太可恨了。如果世上有一把能剪断时间的剪刀,我会不择手段地把它弄到手,把时间剪得支离破碎乱七八糟一塌糊涂肝脑涂地落花流水……能在时间的阴影下活24个年头,我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我是怎么做到的?
  苏怡坐在沙发对面的椅子上看我,我也看着她,有点尴尬。我决定逗逗她。我问:“你应该不止28了吧?”
  我以为女人的年龄是最公开的秘密──即使脸蛋儿细腻紧绷神态娇憨天真,她手上的皮肤、经络也能轻易地泄露她的年龄。但时间似乎对我面前这个女人毫无作用。她和时间绝缘。你看不出她多年轻,也看不出她多年老,似乎她出生起就是现在这副尊容,死时也还是这个德行。
  你看过罗伯特罗德里格兹导演的《罪恶之城》吗?她就像里面的伊利亚伍德。电影里,伊利亚伍德被齐根砍断了手脚,他的宠物狗将他活生生地撕扯、吞掉,而他由始至终岿然不动地保持着冷漠僵硬的浅笑。也许这么说你会比较明白:时间就像电影里的那只生吞活剥的猛狗,苏怡就像电影里的伊利亚伍德。
   我想我遇上了一个女神,或女巫。

    (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秘密的爱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秘密的爱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