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朵雨轩
朵雨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26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夜

(2008-03-17 08:22:31)
标签:

美文

情感

    他是在火车上偶然遇到的她。

   

    她说她在一个城市做事,他后来记不起她在哪个城市做什么事了。从起点坐到终点,二十个小时的硬座火车。林伟。她告诉他的就这些。

 

    年轻。漂亮。粉红色的上衣。发白的牛仔裤。乳白色的凉鞋。五个胖胖的脚趾温暖地挤在一起。他看到的就这些。

 

    火车在黑夜里穿行。硬座火车。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中间隔着火车上千篇一律的小桌。

 

    她是一朵花插在他面前。

 

    车厢里没几个人。都前仰后合,好像在有节奏地睡觉。

 

    很小的时候我就在外面闯荡,因为遭受了一场变故,家庭像一块玻璃,碎了。每月往家里寄一次钱,给妈妈,只寄钱,从来不写信。妈妈看不懂,她眼睛瞎了。我从一个小山村跑到一个小城市,又从那个小城市跑到另一个大城市,腿都跑酸了。

 

    他静静地听她说,听得只看自己的鞋,好像鞋领着他跟她从一个城市跑向另一城市。

 

    火车上冷。即使是春天的晚上。他把外套脱下来递给她。她笑笑,一阵推让后穿在身上。后来他看到她长长的黑睫毛合起来,她明亮的大眼睛像一朵小灯,灭了。再后来,他听到她细微的喘息声,像一阵细雨,敲打他的耳膜。

 

    下车。依然是晚上。她没人来接。独自拉着一个大箱子,在街道上走,一个街道前面是另一个街道,夜太高了,街道很空旷。

 

    他跟着她。她的影子瘦长,是道温柔的倩影,一笔一笔地画在马路上。

你有地方去吗?他问,我快到家了。

 

    她回头笑笑,我第一次来,跟人说好了的。她面露微笑,齿白,唇红,眼影淡抹,古典优雅。

 

    他本想说些什么,她的冷艳让他欲言又止。

 

    两个人并排走着,不再说话,中间隔着一个手提包的距离。

 

   我到家了,他说,想挽留她,还没开口,她先笑了,你是不是早该到家了。

 

    他有些窘。想不起自己的家在哪条街上了。他心口有一丝疼痛,他想问她,你去哪儿在这个城市里有亲戚吗能不能跟我去?

 

    在心里酝酿了好久,又把滚烫的句子咽回肚里,烫得他心口疼。

 

    她不是他的女朋友,或者接近女朋友的人。只是一个火车上偶然遇到的路人。他知道她叫林伟。粉红色的上衣。发白的牛仔裤。腿纤长。她的家在另一个遥远的城市,她把亲人一次次留在身后,一个人在远方的街道上行走,没有方向。

 

    她让他怦然心动,但不知道她是谁。

 

    我到地方了,前面不远,隔一个街道,谢谢你护送我,她再次冲他笑笑。转过身,似乎在犹豫,似乎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走。你真好,她甜甜地说。似乎有所等待。

 

    他木讷地傻站在那里。

 

    我走了,她轻声说一句,转身朝街道的另一端走去。

 

    粉红色的上衣。发白的牛仔裤。背影绰约,渐行渐远。最后,那道倩影慢慢融进夜色,像一滴水融进无边的夜里。

 

    她走过的街道特别寂寞。

 

    要是留下一个地址就好了。多少年了,他常常想起那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女人和钱
后一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女人和钱
    后一篇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