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萍诗校长
萍诗校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5,496
  • 关注人气:2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母亲我轮值

(2019-08-31 18:34:41)

《我的母亲我轮值》

Friday 16th August 2019 Yichun

这篇文字,献给我自己。

我的大妹,从天远地远的南方乘坐高铁赶来,轮值照顾护理老母亲——此时此刻,我重负如释,彻夜难眠。

三年前,我们兄妹五人,华甲年华,外公外婆爷爷奶奶级别的高层协商,彼此相约,每人半年,陪伴老母亲安度晚年……天南海北,天大的事地大的事,自己安排,依序交接,义不容辞。

今天,时值第二轮的第一个半年交接。

我觉得,半年来的护理实践,我应该可以成为在目前居家养老家庭条件下全方位应对老母亲日常生活中护理事务的超龄合格护工了。

回想起,我们这一代人这一辈子所接受过形形色色各的培训教育,屈指可数,可有谁接触过人生最基础课程比如生与死的教育培训?

“我们是一个没有死亡准备的民族。”这句话,刊印在《西藏生死书》中。

这就像我们要趟过一条河,因为不知道河对岸有什么,才心怀恐惧。但死亡,是生命的必修课。它的另一面含义,是生活,是珍惜……

时光老人可以印证,所谓的“死亡准备”的步伐是多么现实与残酷无情……

生存与死亡,其实就是一个过程。生与死,生命过程演変的方式、走向及形式不同而已。

父亲离开人世五、六年之后,母亲明显的老了,她已经丧失了至少一半以上的个人生活自理能力了。比如:

离开扶架,不能站立、不能行走……

不能自已做饭……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伸手哆嗦的感觉。

晚上睡觉,尿频,不能自理排尿……

早上五点钟,雷打不动的生活习惯,老母亲要起床,一声叫唤,声声呼唤,声音响亮,语声急促,生命力的象征,仿佛大事不好,仿佛发生地震,仿佛天崩地裂,不怕吓到上下楼层左邻右居,天刚蒙蒙亮……可怜我儿郎,梦中惊醒,总要穿上长裤吧,总要披件衣衫吧,跑去母亲的房间。呵呵,啥事也没有:她老人家要起床,帮忙扶一下,而已。

吃罢早餐,时钟不到早晨六点钟,或许正是那个特殊年代里大街小巷胡同里电线杆上的有线高音喇叭新闻联播的时候了……雷打不动,准时播报。母亲精神抖擞,我却头重昏涨,眼皮再也睁不开了,倒床便睡。

我的天呀,当地民间谓之为“回笼觉”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有时候想起,人世间怎么还有哪么多的“回笼”好玩的事儿呢:什么回母校读书、什么回单位职位返聘、什么推迟退休、什么老当益壮、什么重振雄风、什么老人家扮小朋友玩“老鹰捉小鸡”游戏……偶尔玩玩,童心未泯,尚属风雅;长久把玩,众起常态,是不是不太正常?

一觉睡到自然醒……才是真享受。

同事、同学分别几十年,相约某日午餐聚会于某酒店。急匆匆,提前做好午饭,请老母亲提前吃饭。在她伸手能及的地方,提前放妥饮水、手纸、手机,以及临时急用的手执式站立用的接尿器具……但愿老母亲在三、四个小时的独居时间里,一切平安。

平安无事,就是最大的幸福。

拿着个老人手机,老母亲总是忘记怎么按键打电话。存了几个电话号码,儿子和女儿,编排好第一位第二位第三位的顺序,教完了,总要自己一个人操作一番吧,练习怎么拨打电话吧……结果呢?

按哪个键啊?

先按哪个键呀?

最后,她还是放弃研究怎么打电话了,再以后,她完全放弃了电话,再也不接什么电话了。

想当年,每天例行晚饭后开电视关电视,找哪个频道看什么电视节目,都是我的父亲一手打理的。我的母亲其实连父亲每天是怎么开关电视一直都是蒙嚓嚓的:什么电源插座、什么电视机开关、什么遥控器开关……怎么那么复杂?!

她己经失去了按键寻找电视节目的能力了,电视机开着,便是了。

早上六点钟之后,除了午饭、晚饭、个人卫生两三次离开坐椅之外,基本上一天十几个小时都坐在那儿,斜在那儿,歪在那儿,看电视倦了,坐着小睡一会儿,醒来,接着再看电视……天天如此。

初始时,老母亲固执,坚决不同意接受什么老人纸尿裤、不接受什么老人开档裤,不接受鸡肉鸡蛋说什么成分高、不接受我替她换下已经尿湿的裤子……

我的老母亲呀,你这也不接受,那也挑踢,我只有一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

我们之间的交流是用当地方言进行的:

娘老子,你咯也不肯,那也不情愿,你的意思是想要你个崽一天二十四小时冒得睡,夜里接五次六次尿日里做三餐饭还要搞卫生还要满屋寻找你觉得存在的疑神疑鬼的人,非要逼得你的大崽我马上就去死……才肯接受?你个大崽在你眼面前死了,十天半个月之后,你还能有什么本事咯样挑挑拣拣,我会跟着我的爹老子你的老公在阴间奈何桥上看你怎么过桥!

老母亲听懂了,从此改变:鸡蛋粥也开始喝了,原来坚持只喝白粥。同意让我替她换下尿湿的内裤了……

有人说,人老了,都会这样。

朋友,你真的很乐意?!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

回想起我的外婆,一生一世先后共生养了十二个孩子,其中夭折十个,唯有我的母亲与一位小姨娘活在世上。小姨娘年纪很小的时候,就被我的外公外婆送给某街坊邻居家去了,穷困生活所逼……小姨娘后来生活在湘江流域的一个铁路运输部门的人家,听说。

我的母亲,大概在26岁左右的时候,就已经生育了六个孩子——可惜的是,我的姐姐,出世三个月夭折。

假如大姐在世,我不用当大哥,排行老二的人生感觉应该多么美妙,本来。

半年以来,老母亲的身体状态继续恶化,已经完全不能站立,不能行走,头脑一时清醒两时糊涂,三句话中只有一句是真实生活中的话,接下来两句话云里雾里超现实梦幻鬼怪魔影般,你还必须当面爬到床下替她查看才肯罢休……

人类个体“死亡准备的课堂作业题。”如果允许我用这样的文字描述的话——这份人生课堂作业,这个过程,有点辛苦。

幸运的是,截止今天为止,老母亲尚能饭食,尚能饮水,有时尚能在旁边有人帮助下排泄大便。比如,当老母亲便秘严重几天不正常的时刻,请问诸位看官大神,你能够想象出,我是怎么样帮助她掏出那节硬棒棒的“屎弹头”的吗?

半年以来,从寒冬到酷暑,老母亲的日常生活过程中,没有发生食物问题,没有发生风寒感冒、没有发生意外跌倒,除了老旧伤口未能愈合之外,没有发生什么新的病患……庆幸。

我的护理我轮值。

我的母亲,祝你好运。

2019年8月17日零时四十分草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