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执着不变
执着不变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08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年度经典微小说:《心碎》感人又虐心

(2020-08-07 23:49:09)
标签:

转载

[转载]年度经典微小说:《心碎》感人又虐心

 


院门虚掩着。

他轻轻推开门,转过迎门墙,看到母亲正坐在窗前的丁香旁,低头掐辫子——将麦秸秆编成辫子。


 

丁香花稠密,一树白,把母亲的一头白发映得更白了。


 

母亲正掐得入神,他喊了一声“娘” !她才听到,抬起头,“唉唉”应着,一脸惊喜。


 

他进屋放下东西,拿个马扎出来,挨着母亲坐下。


 

阳光和暖。记得小时候,他也经常这样,静静地坐在母亲身旁,看她掐辫子。


 

母亲有时用麦秸秆编只蜗牛,让他拿在手上玩。  


 

他告诉母亲,自己下周要去外地封闭式培训三个月,回来后有可能升职。


 

母亲高兴地说:“好事啊,你放心去就是了,我好着呢。”  


 

母亲让他别挂念家里,但他还是放心不下。


 

这几年明显感到母亲的衰老,步子不像以前那么灵便,腰也弓得厉害。


 

父亲去世后,母亲长年劳累,如今艰辛生活的印迹正一点点显现出来。


 

母亲似乎看出他的矛盾:“我啥事也没有,自己蒸的馒头一顿能吃两个呢。你这孩啊,从小就是顾虑太多。”


 

她这样说时,下意识地又挺了一下腰,但不管用,腰还是弯的。


 

母亲起身去厨房给他做面吃,他跟着要去,母亲说:“我自己去就行,你歇着吧。”  


 

面下好了,葱花飘着,鸡蛋卧着。他吃了一口,有点咸。


 

母亲问:“咸吗?”


 

他忙说:“不咸不咸,正好。”


 


碗口贴着一根白发,他趁母亲扭头时,捏起,迅速丢在脚下。


 

“不咸就好,晚上我再给你包些饺子。”  


 

傍晚,母亲从厨房端来饺子,上台阶时,身体抖了一下,差点跌倒。


 

他慌忙站起来去扶。母亲说没事没事,小石子硌脚了。


 

有些饺子上面有草木灰,他吃了,草木灰不脏。有根枯草茎,卧在饺子间,他偷偷夹起,扔了。

[转载]年度经典微小说:《心碎》感人又虐心


 


离家时,母亲送他到院门前。他发动车,从后视镜里看着母亲越来越远。 


 

正要驶出村口,邻居奎婶正扛着镢头从田里回来。


 

他拉下车窗打招呼,奎婶问:


“这么快就走,不带你娘去看看眼睛吗?她现在看不清东西,跌倒好几次,腿都碰青了。”  


 

他急急掉转车头。


 

开院门,进屋门,母亲正背对着他,呆呆站在那里,地上是一地碎瓷,还有几个水饺。  


 

那一刻,地上碎的不是盘子,是他的心.....


[转载]年度经典微小说:《心碎》感人又虐心

[转载]年度经典微小说:《心碎》感人又虐心

[转载]年度经典微小说:《心碎》感人又虐心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