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冬至:为一只羊招魂

2014-12-21 22:02:14评论 文化 羊肉汤 刘邦 节日 冬至

刘邦还在打江山的时候,旗下心腹猛将樊哙整了一碗羊肉汤给刘邦喝。刘邦大约是饿了,又或许多年未开一次“羊荤”,那一碗羊肉汤,吃得个荡气回肠,鼻涕与口水横飞,香气共骚气一味。据传:刘邦对羊肉汤赞不绝口。那天,刚好是冬至节。

似乎每一个节日和民俗,一定都和某个历史大人物有关系。这个逻辑在中国似乎很吃香——反正历史大人物不会再活转来否认。

后来刘邦当了皇帝。

大约是“每逢佳节倍思羊”,冬至吃羊肉的习俗就从西汉相沿而下,直到今天,山东滕州喝羊汤还名正言顺地列入了地方习俗,很有些玉林狗肉节的意味。

但我估计当了皇帝的刘邦,对那碗羊肉汤已经不稀奇了。羊还是那只羊,人却不是那个人。开国皇帝卸磨杀驴的事,刘邦干得很嗨。燕王臧荼韩信等都以图谋造反被杀,樊哙虽然因是吕后的妹夫而幸免被杀,但刘邦总归是给陈平下了“尽快把樊哙的头取来”的诏命的,理由依然是:有造反图谋。在这个诏命下达时,那碗羊肉汤的情谊和热度,连同新朝建立后的和气,早都挥发得一干二净了。

这就是这碗羊肉汤和一个地方习俗的历史。有些扯远了,现在把话题扯回来。羊肉汤真那么好喝吗?为什么非得是羊而不是其他动物?
  从技术上分析,我认为樊哙不缺乏解好一只羊的能力。但是,我严重怀疑樊哙具备整好一碗羊肉汤的大厨水平。樊哙跟刘邦混之前,以屠狗为业。当年端上的那碗羊肉汤,大约是樊哙就地取材,找不到狗,于是向温顺的羊下了手。作为庖丁出身的樊哙,解羊如解狗。让替狗而被杀的这只羊,既能有狗肉的鲜美,还能有狗肉不具备的其他功能,这是樊哙这个屠夫办不到的。

当然,也有一种可能。就是屠夫和大厨是两位一体,历史上,这样的例子并不少。治大国不是如烹小鲜嘛。当了屠夫打下江山,洗干净手上的血,做个大厨,老子说:这是治国之道。

味道好不好不重要,重要的是刘邦已经叫好了。你能把羊肉换回狗肉?一个节日和民俗,只要和皇权沾上了关系,即使它是一堆臭狗屎,你也得喊:真香。

多少羊儿从此横刀受死,追根溯源,樊哙是功不可没的。

可当年逃过樊哙一刀的那只狗,也没活安生。

贵州花江狗肉,据说源于三国,流传至今,已经登上中国地方名吃的大雅之堂,在花江镇,形成了“花江狗肉一条街”,加上遍布各地的“正宗花江狗肉”招牌,大有星星之火要燎原的架势。从三国吃到今天,算算,多少条“中华田园犬”死于屠刀之下?

广西玉林狗肉节,也有不短的历史。但在2014年,这个狗肉节发生了一点充满人性意味的变化。621日,处在舆论漩涡中的广西玉林狗肉节拉开大幕,旋即出现了首次伤人事件。当晚在一家狗肉餐馆,几名爱狗人士与当地食客发生冲突,在爱狗人士和动物保护志愿者连续多天的抗议活动下,当月的玉林狗肉消费市场受到较大影响,17家经营狗肉的餐饮单位迫于压力主动停止经营狗肉,另有4家违法经营狗肉的餐馆在政府整治中被依法取缔。

圈养在笼子里待宰的狗儿们,似乎松了一口气。

但是且慢,爱狗人士和动物保护志愿者如果只在狗肉节期间出现,其他时段,谁能保证,这些狗儿们不会重新进入爱吃狗肉者的利口?

一个夏天,一个冬天。人们以过节的名义,相继举起屠刀。夏天,狗儿们受屠,羊儿们惊心;冬天,羊儿们受屠,狗儿们惊心。终于,到了2014年夏天,有些人举起屠刀杀狗时,有些人以爱的名义出来吆喝了。政府和民间,似乎都让了一步。

滕州的羊肉汤,会继续喝下去的。没有爱的名义,那只待宰的羔羊,终归是一只羔羊而已。

我佛说:阿弥陀佛,众生平等。爱狗人士和动物保护志愿者厚狗薄羊,这是为哪般?

最后说到大四川冬至吃羊肉的历史,我猜测,这和刘邦与樊哙的这段传奇是扯不上关系的,扯得上关系的,只有阴冷潮湿的天气。以御寒与养生的名义吃羊肉,倒很符合阴阳之道,比起纯粹的喜欢吃狗肉来,显得理直气壮多了。

扯不上关系也罢。四川人从不争名分,只要实际。冬至,羊肉照吃,羊汤照喝,不仅要吃要喝,还要吃出花样、喝出特色、嗨出水平,管他娘的是不是地方习俗,管他娘的众生平等,管他娘的九道轮回。

回头再看冬至节的民间习俗,才知道这一天,除了吃羊肉喝羊汤外,还有吃饺子汤圆的习俗。哪个更好?都好,都有存在的理由。

问题是,我们能说不好吗?这个关涉素食者和肉食者两派的论争,确非本文的本意。我只不过是为樊哙当年刀下那只受屠的羊儿招一次魂而已。

樊哙:好你个屠夫!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