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汝水清凉
汝水清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3,712
  • 关注人气:2,0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郋園、缘督庐与灵鹣阁

(2020-03-31 16:13:25)
标签:

叶德辉

叶昌炽

江标

灵鹣阁

缘督庐

分类: 原创

郋園、缘督庐与灵鹣阁

       历史上的一些人物,虽然天不假年,早早弃世。但因为他留下的纸上经营,却往往还能被人提及,不至于湮灭无闻。比如江标,出生于160年前,被郑逸梅称作江建霞的这个人。昨晚,在老门东六朝松茶馆喝茶聊天,学长胡立新是无锡荡口古镇人。我猛然想起,江标虽然是苏州人,但他自小在荡口长大,他是华家的外甥,他的舅舅叫华翼伦,华衡芳是他的表兄呢。江标与晚清两叶,郋園叶德辉与缘督庐叶昌炽都有交集,且容我一一道来。

    江标有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江标的母亲是继室,但江标只有三岁的时候,他父亲就去世了。江标的母亲带着这三个儿子回到自己的娘家荡口,居然含辛茹苦,把三个孩子都抚养成人,并且还没有耽误这些孩子的功名学业,江标与他大哥同年在会试中金榜题名,这在当时是很了不起的事情。江标的母亲,还有他的外婆徐宜人,为他们的成长所付出的巨大辛苦与心血,江标在他留下的文字中,都有极为真切感人的记述。

    江标在光绪十五年(1889)得中进士,近而立之年,就仕途而言,起步不算太迟。他在翰林院任编修,与文廷式、费念慈等年龄相若,才干相当,光绪二十年(1894)还参加了强学会,他的座师是李鸿藻。因为来自苏州,他与翁同龢、潘祖荫、潘祖年也来往密切,他与潘家还有点亲戚关系。看江标就中日关系所上奏折,条分缕析,振振有词,今天看来,不无纸上谈兵、空疏无当、不得要领,令人有桃花源中人之感。他居然提出来要水陆并进,直捣日本本土,甚至还有在朝鲜半岛抢先登陆的大胆建议,这样的书生论政,颇有张佩纶、吴大澂的气概。

    江标接触实际,感念时事,大概是在甲午海战之后。他去过日本,到过台湾,与不少日本人有密切接触,这对他开阔视野,了解世界大势,应该很有帮助。他有机会得以出京外放,就任湖南学政,给他提供了一个做事情的平台。他协助湖南巡抚陈宝箴大刀阔斧,整顿校经书院,增设史地、算学等学科,推进新学,力求维新,使湖南教育面目为之一新。在这一期间,他与梁启超、黄遵宪、唐才常等来往密切,而最为义气相投者,则是谭嗣同。这一期间,蔡锷、谭延闿都是他的学生。因为江标有学生石陶钧、刘焕辰特别出类拔萃,他有意让他们到上海深造的想法,这一举动,招致王先谦与叶德辉的强烈不满。

    说到叶德辉,还要多啰嗦两句。叶德辉小江标四岁,是光绪十八年进士,晚江标三年。叶德辉,号直山,别号郋园,是湖南湘潭人,但他祖籍苏州吴县,与江标还算是大同乡,他与张元济、李希圣为同年,叶德辉到吏部任职不久便辞官归湘里居,以提倡经学自任,也是著名的藏书家及出版家。

    叶德辉的父亲叶雨村,据说,在太平天国时才迁居长沙,后以湘潭为籍。叶德辉精于版本目录学,返还长沙后编纂了《观古堂书目丛刻》,撰写了系统的书史《书林清话》,刻印了《古今夏时表》,校刊了《元朝秘史》。由于他学术成就显著,在湖南士人中名声渐高。叶德辉的思想比较保守,于维新运动中反对变法,他辑录《翼教丛编》护卫纲常伦理。辛亥革命时避往南岳僧寺,1915年任湖南省教育会长,发起成立经学会,编写《经学通访》讲义。袁世凯复辟称帝时,他组织筹安会湖南分会,赞成复辟君主制。19274月初被处死。关心中国版本目录学乃至中国文化史学者,恐怕无人不晓叶德辉的《书林清话》,这是一部在近代学术史上与叶昌炽《藏书纪事诗》并行的书林名著。叶德辉经常自称为吴人,还曾主持修纂过《吴中叶氏族谱》。叶家原先略有藏书,他在光绪十二年入京会试时,每天到琉璃厂、隆福寺书肆访书,从此开始了他的藏书生涯。以后无论乡居湖南,还是游览京师亦或滞留吴中,他都随时留心收罗书籍,乐此不疲。光绪年间湘潭藏书大家袁芳瑛卧雪庐书散出,精品多为李盛铎所得,叶德辉在财力和权势上无法与李盛铎抗争,但收拾残零,所获亦十分可观。叶德辉又在北京购得商丘宋氏纬萧草堂和曲阜孔氏红榈书屋旧藏二十箱,至辛亥革命之时,叶氏观古堂藏书已达四千馀部、二十万卷之多。叶德辉之子叶启倬在《观古堂藏书目录跋》中曾描述说:“家君每岁归来,必有新刻旧本书多橱,充斥廊庑间,检之弥月不能罄,生平好书之癖,虽流离颠沛,固不易其常度也。”

    叶德辉治学以经学、小学为主,故观古堂所藏颇多此二类之书,尤以清人的经义著述为多。叶很欣赏陈文述、舒位所撰《乾嘉诗坛点将录》,并有意继起汇辑《乾嘉诗坛点将录诗徵》,故又特别注意搜集乾嘉的诗文集,先后收得有一百多家,他一一为之撰写提要,记述作者生平事迹、诗源派别源流等。叶德辉藏书不佞宋,他十分推崇张之洞《书目答问》以清刻为主、不列宋元旧刻的做法,在其名著《书林清话》中也一再批评藏书家们“薄今爱古”的偏弊。他自己的藏书甚至以咸丰二年桂馥所刻《说文解字义证》为镇库之宝,由此可知叶氏的藏书观。但观古堂亦藏有一些古本,如宋刻《韦苏州集》《南岳总胜集》等。叶德辉说:“宋元本虽不多见,亦时有一脔之尝。”叶德辉的藏书目录有《观古堂藏书目录》四卷,是目初编於光绪二十七八年间。辛亥革命时避乱县南朱亭乡中,他重编此目,以后陆续修订。叶德辉又有《郋园读书志》十六卷,是为叶氏的题跋汇录,一九二八年上海澹园刊,其中第十一至十四卷为《乾嘉诗坛点将录徵目》。

    叶德辉也是清末的大刻书家,曾刻有《观古堂汇刻书》《观古堂所刊书》《丽楼丛书》《双梅景闇丛书》《观古堂书目丛刻》等。叶德辉曾将家藏宋版《南岳总胜集》影摹刊行,据说达到惟妙惟肖的程度,甚至连精於版本的杨守敬也误以为是真宋本而不惜高价购置。

    叶德辉的著述以《书林清话》影响最大。据说,叶德辉有感於叶昌炽的《藏书纪事诗》以藏书家轶事为主,而无历代版刻及校勘故实,乃别辟蹊径,成《书林清话》十卷,以后又撰成《书林馀话》二卷。叶德辉家藏图书4000余部,逾10万卷,重本、别本倍于四库,明刻善本、名人抄校本如《道德经》《六书索引》《馆阁录》《三家诗补遗稿》《辛稼轩词》等亦极珍贵。叶德辉有藏书楼“观古堂”“郋园”“丽楼”等,与傅增湘有“北傅南叶”之称。叶德辉藏书除少部分流散外,大部分被其后人叶启倬、叶启慕售与日本人,这是我国典籍自皕宋楼后又一次大规模外流,国内仅零星藏有观古堂旧物数十种而已,现藏于湖南图书馆,均称善本。叶德辉藏书印有 “长沙叶氏郋园藏书处曰丽楼”“观古堂藏”“吏部司封员外郎”“吏部司封”“焕彬”“叶德辉鉴藏善本古籍”“郋园”“归货斋”“叶氏丽楼藏书”“丽楼珍藏”“直山所见书画”等。

    坊间盛传,叶德辉之死,直接导致了王国维的自沉昆明湖。陈寅恪在1953121日《对科学院的答复》中写道:“王国维之死,不关与罗振玉之恩怨(周作人取此说),不关满清之灭亡”。李清照《凤凰台上忆吹箫》词曰:“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钱钟书在《管锥编》中拈出这一句式,谓“两非逼一是”。杨度的哥哥杨钧当天也被农会抓去审问,他事后写道:“彼时之余不仅不能救叶,且不能自救,更不能如王国维之自杀。”一代史家陈寅恪在挽王国维的碑文里有如此分析:“凡一种文化值衰落之时,为此文化所化之人,必感痛苦,其表现此文化之程序愈宏,则其所受苦痛亦愈甚。”这句话也成了陈寅恪自己一生的写照。叶德辉,不论如何评说,此人至少是一个版本目录学家、藏书家、刻书家。叶氏自号郋园。郋,许慎故里。

     前文说到了叶德辉有感于叶昌炽《藏书纪事诗》的遗憾,而撰就《书林清话》。这个叶昌炽,比江标大11岁,但与江标同年中进士,他字兰裳,又字鞠裳、鞠常,自署歇后翁,晚号缘督庐主人。叶昌炽,原籍浙江绍兴,后入籍苏州,是晚清金石学家、文献学家、收藏家,历任翰林院庶吉士、国史馆协修、纂修、总纂官,曾参与撰《清史》,后入会典馆,修《武备图说》,又迁国子监司业,加侍讲衔,擢甘肃学政,引疾归,有五百经幢馆,藏书3万卷。叶昌炽学识渊博,著有《语石》《藏书纪事诗》《缘督庐日记》《滂喜斋藏书记》等。郋園、缘督庐与灵鹣阁


      江标对这位同年加同乡执礼甚恭,常以入室弟子自命。看《江标集》中,江建霞写给叶昌炽的信函有61通之多,言必称“夫子大人侍右”,言语之间,体贴入微,令人心热。江标在致叶昌炽书信中,也多次提到郋亭、郋斋,莫非就是叶德辉,或者是汪鸣銮?叶昌炽早年就读于冯桂芬开设的正谊书院,曾协助编修过《苏州府志》。应试及第后,叶昌炽授翰林院编修,入京任职于国史馆、会典馆等处。19021906年,他曾担任甘肃学政。1906年,清朝正式废除科举,主管科举的学政之官,自然也被撤除。叶昌炽从此退居故里,以读书、著述、藏书为乐,他取庄子“为善无近名,缘督以为经”之义,自号“缘督庐主人”。他长于校勘,瞿氏《铁琴铜剑楼书目》、蒋氏《铁华馆丛书》、潘氏《功顺堂丛书》均由他审订。他一生遍访大江南北各地藏书家,囊读历代藏书书目,自光绪十年(1884)开始,历时七年撰成《藏书纪事诗》7卷。又经过七年修订,于光绪二十三年(1897)由江标在长沙雕版刊行。潘祖荫见到此书稿后,击掌赞叹不已。此书起于五代,迄于清末,收录藏书家400余人,附见290余人,被称为“中国藏书史诗”。继此书之后,相继有杨立诚《中国藏书家考略》、吴晗《江浙藏书家史略》、伦明《辛亥以来藏书纪事诗》、莫伯骥《藏书纪事诗补续》、吴则虞《续藏书纪事诗》、徐信符《广东藏书纪事诗》等数种记述古今藏书家著作,次第绽放,但皆以此书为典范,开创了专门藏书家研究的先河。

      叶昌炽富藏书,积至3万余卷,藏书处有“奇觚庼”“治廧室”“缘裻庐”“五百经幢馆”“辛臼簃”“明哲经纶楼”等。叶昌炽编有《治廧室书目》《五百经幢馆藏书目录》,著录精本1000余种。他自己手抄图书达近百种,为抄写《上海县志》,曾“晨兴夜辍,手腕几脱”。他精于金石学,收藏金石亦相当可观,曾徒步走遍平凉、张掖、敦煌、邠州、西宁、秦州、酒泉、庆阳、泾州、宁夏等府、县,沿途所见古碑、旧刻皆亲自临拓,又在敦煌收得写经31页,莫高窟碑拓10余通。

    叶昌炽在担任甘肃学政期间,托汪宗翰为《语石》一书代求敦煌莫高窟藏经洞出土的碑刻资料,先后得到《大中五年(851年)洪辩告身牒碑》拓片、《宋乾德六年(968年)给水月观音像》、绢本《水陆道场图》、《大般涅盘经》四卷、梵文写经31页等。其中细节,他在《缘督庐日记》都有一定记述。叶昌炽回乡四年后,在《缘督庐日记》宣统元年十月十六日(19091228日)及十二月十三日(1910123日)又分别记道:午后,张暗如来言,敦煌又新开一石室,唐宋写经画像甚多,为一法人以二百元捆载而去,可惜也!俗吏边氓安知爱古,令人思汪栗庵。午后,张暗如来,携赠《鸣沙山石室秘录》一册,即敦煌之千佛山莫高窟也。唐宋之间所藏经籍碑版、释典文字,无所不有。其精者大半为法人伯希和所得,置巴黎图书馆,英人亦得其畸零。中国守土之吏,熟视无睹。鄙人行部至酒泉,未出嘉峪关,相距不过千里,已闻其室发现事,亦得画像两轴、写经五卷,而竟不能罄其宝藏,輶轩奉使之为何!愧疚不暇,而敢责人哉?!

      如此啰嗦,谈过叶德辉与叶昌炽这两叶,对所谓郋園与缘督庐有了大致了解,再来说说江标与灵鹣阁。江标在三湘主持学政,声誉日隆。被人推荐,擢拔进京,参与变法。与江标在同一份任命书上的,还有大名鼎鼎的郑孝胥。但众多周知,变法很快就失败了。江标被革职,永不叙用,交给地方官,“严加管束”。所谓罪名,据说是“庇护奸党,暗通消息”。无官一身轻,本来返回故里,还可以做许多事情。但苍天无眼,江标一病不起,撒手人寰,时在1899年,还不足四十岁啊。

      江标蜚声词翰,博学工诗文,尝刻《灵鹣阁丛书》,世称精本。江标好藏书,先世曾有收藏,兵火之后,遗书不多,他重加鸠集,重宋元刻本、旧校旧抄,所藏皆精品。江标藏书楼有“灵鹣阁”“四经四史四子四集斋”,藏书印有“书画翰林”“江建霞秘藏印”“建庵师鄦嗜好”“萧江书库”“师三达堂”等数十枚。他所藏书部分,在其撒手人寰后,据说多归于盛宣怀。江标刊刻古籍颇多,在光绪中曾刊《灵鹣阁丛书》6集,57种,汇辑经说、书画、目录,地志、传记等方面的著作,此外还有8种介绍西方的政治、学术、民俗之书,被称之“新旧兼收”丛书。江标还编有《丰顺丁氏持静斋书目》,辑有《士礼居藏书题跋记补遗》1卷,著《宋元行格表》《黄荛圃年谱》《沅湘通艺录》等。

    对于江标刻书、藏书,叶德辉多有提及,他在《宋刻书行字之疏密》中如是说道:“吾友江建赮标著有《宋元行格表》二卷,余为校补,刻于长沙,言版片者奉为枕中鸿宝也已”。《列子》八卷,叶德辉得自京华,此书,莫友芝也曾有评说。叶德辉“偶与建霞学使谈次,出示相示,学使询余所自,余告以故,乃知即学使萧江书库物,为境迫质出者。长安居大不易,至于岁寒逼典鬻书画,乃吾人弟一煞风景事。不意此书阅二三年之久,涉数千里之遥,忽与故主相见,不可谓非快事与,因书数语还之。学使为余言,所藏尚有《文子》,与此字同,延津剑合,合浦珠还,当共浮一大白”,这样的书林邂逅,真是令人感慨。叶德辉慨然相赠,豪爽洒脱,也颇显君子风度。但叶德辉在《郋園读书志》中提到麻沙本《盐铁论》中江标的题跋之时,就出语刻薄,毫不客气了:“是则未曾细校,信口欺人之谈,固不值通人一笑也。”

      至于叶昌炽在《缘督庐日记》中提到自己的学生江标之处,则简直是俯拾皆是,琳琅满目。江标被革职赋闲,好在没有被砍头菜市口,也算劫后余生。但屋漏偏逢连夜雨,江标家中在1899年又遭遇火灾,叶昌炽在《缘督庐日记》中感慨道:“建霞新遭回禄,仅失所有,祸不单行,可怜可叹。”年初遭此劫难,入秋再传噩耗,江标命归黄泉之时,《黄荛圃年谱》尚在案头。叶昌炽五内如焚,“惊怛不寐”,他沉痛地说道:“天生美才,不善用之,摧残沮抑,至于不永其年,良可痛惜。”叶昌炽还谈到江标为其刊刻《藏书纪事诗》,“以此得罪枢要,十年沈顿”。叶昌炽为江标所撰挽联是:藏书纪事,幸附丛编,簜節言旋,张范盛名撄党禁;士礼徵文,遂成绝笔,菟裘未筑,应刘幽愤损天年。到了年底,叶昌炽还有如此记述:“善化俞伯钧同年来久谈,不满于叶焕彬,云建赮在湘士论有去思,皆平情之论也”。叶焕彬,就是叶德辉。叶昌炽在1917年去世,得年68岁,此年,江标已经辞世18年了。叶昌炽这位缘督庐主人在此年212日的日记中写道:灯下捡看建霞遗著,有钱圆沙批《庄子》,缪文子手钞《书说》,翁覃溪、焦里堂校《三辅黄图》,丁俭卿批《文选》,又有《松窗百说》《黑鞑事略》,装一册,后有明皇象山人姚舜咨跋,似是真迹,此本为甲。若拔其尤,脱颖而出也。细读此段文字,平静叙述,娓娓道来,但对自己学生的追思缅怀,都倾注到这样的所谓纸上经营名山事业了啊。

   叶昌炽病逝十年后,叶德辉死于长沙,得年63岁。在叶德辉被杀前五年,1922年夏,与叶德辉也有交集的江标的学生邵阳人石陶钧,来到南京,见到了梁启超。当时,梁启超正在南京六朝松下讲学。他住在成贤街成园宿舍,石陶钧拿出一幅故人遗墨请其题签。故人遗墨者谁?就是江标、江建霞啊。石陶钧此来,不无追忆先师之意。梁任公慷慨命笔,酣畅淋漓,追念往事。石陶钧还找到了柳诒徵。柳诒徵在陶风楼也爽然应允,成其美意。南京成贤街上,还住过一民国名人谭延闿,谭也是江标的学生。江标的灵鹣阁,估计早已经灰飞烟灭了吧?石陶钧的亲家蔡锷,也是江标的学生呢.郋園、缘督庐与灵鹣阁


   顺便提一下江标江标之子江小鹣。江小鹣出生于1894年,他受家庭熏陶,自幼爱好诗书、绘画及古铜器纹饰。江小鹣早年留学法国,先后学习素描、油画和雕塑,于1917年前归国后寓居上海,任上海美术专科学校西洋画教授和教务主任。1919年,他与丁悚、陈晓江等人发起成立天马会,后在留法同学、雕塑家陈孝岗捐物资助下,在闸北设立工艺美术工厂,经营仿铸古董和铜器,1929年在杭州完成《陈英士烈士纪念碑》铜像,同年10月在上海完成《孙中山像》。二十世纪30年代初,与滑田友一起修复江苏甪直镇保圣寺的罗汉像。抗战爆发后,他受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之邀,到昆明为龙云塑像,并在龙云资助下开办一家铸铜厂,不久因辛劳过度在当地逝世,时在1939年,得年45岁。江小鹣擅长人物肖像和纪念碑雕刻,造型严谨,手法洗炼,栩栩如生,其代表作还有《陈三立像》《黄兴像》《蒋介石像》《李平书像》《谭延闿像》《陈嘉庚像》《画家陈师曾半身像》《邵洵美像》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寻找张述祖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寻找张述祖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